Chinese Zero to Hero
《阳光之下》第36集二叔带人抄封潇声家The Confidence EP36【芒果TV青春剧场】

Channel: 芒果TV青春剧场 MGTV Drama
找到了
幾個地方都找過了
老家也去了
都沒有
公司的人說
袁芬芳走的時候
特意交代了一句
說自己下午三點回去
但一直都沒見人
還 還有
還有什麼
公司的人說
最近一陣子
袁芬芳和事業部的孟輝
走得很近
孟 孟輝
就是
就是那個小武
沒想到啊
養了這麼多年的
遇上個小公狗
一樣忘恩負義
你要什麼條件
畜生
你去
把猛子
給我叫過來
去呀
聽你的聲音
你在野外是嗎
繼續猜
懸崖
你把見面地點
約在了海邊懸崖
申世傑墜崖的地方
我猜對了吧
有的時候你挺可怕的
把我摸得太透了
你們男人哪
可真難伺候
笨點呢你們又嫌棄
聰明一點你們又害怕
那要不這樣
以後我盡量多裝裝傻
記住
要美元
人民幣
我可給你弄不出去
明白了
老爺子
這坡有點陡啊
您的腿
他這是成心的吧
我有那麼老嗎
封老先生請
這個地方怎麼樣
喜不喜歡
這是你當初
落崖的地方吧
也是我重獲新生的地方
也許我說了你可能不信
在你剛回來的時候
我是真情實意地
想要把你當成阿聲看待
你無父無母
我無子無女
湊在一起
正好是一家人
而且
你長着一副
和阿聲一樣的臉
頂着他的身份
看着你
彷彿覺得
阿聲還在
別鋪墊感情了
直接進入正題吧
說吧
到底想怎麼樣
奧新車的預付款
我已經給你留了一半
你還想加
胃口是不是太大
比起您我還差得遠
剛才不是你自己說的嗎
無兒無女
所以這錢
給誰不是給啊
錢給你
不過
你起碼得
等國內的錢都出去之後
我知道你們
已經轉出去不少錢了
不差我這點
這公司和學校都去過了
沒找着人
我估計啊 那東西
肯定在阿聲家裡呢
我現在帶人往那邊走了
要是給了你錢
你立刻轉頭
把賬本交了出去
怎麼辦
無論如何
這次我一定
得抄了那小子老底
二叔帶人去家裡了
你還真想
跟我同歸於盡啊
小子
是你做事不留餘地
明明可以雙贏的事
你卻非得把人
往絕路上逼
他們在拖延時間
老東西
等着我
快啊
快 哥
快走
二叔帶人去家裡了
堵門口了
我出不去
你別著急 先去書房
我到書房了
但是我不知道密碼呀
1029
密碼是1029
開了
剛才我還看見人影了呢
趕緊給我搜
他們知道我在家怎麼辦
阿瀅 你不用慌
我要報警
不能報警
等我回來
難不成
你要回來給我收屍嗎
這樣
桌子下面右手邊
有個暗板可以活動
你自己摸一下
怎麼樣 出來了嗎
出來了
接下來怎麼辦
你從小區北門出來
我現在過來接你
等着我
都找仔細了啊
剛才明明有人影呢
進來死活就是找不着
奇了怪了
你個蠢貨
叫什麼叫
死不了
賬本找到了嗎
還沒有呢
那就別找了
申世傑回去了
別碰上他
他來了更好
我正好順手
連他一塊兒給宰了
他身上帶着槍呢
趕緊撤了
都聾了
趕緊走
走了 走了
趕緊走了
給我打
殺了我 你也活不了
告訴封勇
想要賬本
明天五億美金
打到我海外賬戶
公司的事
我就再也不插手了
你想錢想瘋了吧你
你有 有話
好好 好好說
你沒事吧
他呢
他留在家裡收拾殘局
讓我過來接你
他肯定會
把門鎖密碼全部換掉的
那密室真的在書架後邊
裏面到底有什麼東西
我沒看清楚
太慌亂了
我還沒顧得上看
今天的事情
他怎麼跟你解釋的
他說他不是真的封瀟聲
只是封老爺子
找來的傀儡
他跟你承認
他是申世傑了
沒有
他可沒這麼說
明白了
走吧
小武
我勸你這两天
不要和任何人接頭
他一定
會派人緊盯着你
好的
我知道了
就這樣
這幾天
你就不要跟我分開了
還有你小武
小心點
這幫人逼急了
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放心吧哥
我沒事
你這個廢物
依我看
他徹底解決了就完了
你媳婦呢
準備得怎麼樣了
訂的是下周四的機票
下周四
還有五天
來不及了
可不是來不及了嗎
就這麼幾天的工夫
什麼都來不及拋
不能等到下周四
不能
還要早啊
你去找盧二
這都什麼時候了還走貨
這回咱不光要走貨
還要走人
你從回來
就一直睡在這兒嗎
是啊
為什麼
為什麼
因為害怕
怕被警察抓
怕被人報復
你一直是這樣嗎
坐吧
這房子是你租的
你今天怎麼這麼多問題
柜子里的東西
你都看過了吧
看過了
那你就知道
我所有的秘密了
然後呢
我再也不會放過你
如果我
不知道你所有的秘密
你會放過我嗎
不會
那不就得了
你在喝中藥啊
我想喝瓶水
你哪兒不舒服啊
心火旺 肝火旺
整夜整夜睡不好覺
有問題要抓緊時間治啊
別耽誤了
什麼意思啊
還不想見我呀
盧二
你以為
把自己養得肥肥胖胖的
就可以躲一輩子了
要不是我大哥保着你
你早死八百回了
還跟我耍心眼兒
你不就想掙個錢跑路嗎
說吧 多少錢
二哥
我真的是不想再干
兩百萬
這不是錢的事
四百萬
太危險了
上次都已經死了人
那警察能善罷甘休嗎
一千萬
一千萬
準備好
後天就走
後天
不 不 不
絕不可能
後天就走
這些人終於又要行動了
這次要讓他們
一個都跑不了
這個封銳馳啊
一直跟國外的
大毒梟撣越有聯繫
之前走私出境的那筆錢
就是走的撣越這條線
我們懷疑封家
有個基地
在撣越的保護下洗錢
這次
他們又玩這一套
封銳馳現在還留在國外
應該是
為了接應封勇兄弟出逃
肖隊
你把封瀟聲
和申世傑的關係
調查的情況
跟李組長彙報一下
兩年前
封瀟聲被診斷出
患有癌症
但是他
一直對外封鎖消息
直到今年三月份
他藉著考察
新能源汽車項目的借口
親赴歐洲
卻在西班牙
待了長達半年之久
這是我們能調查到的
根據情報显示
3·17墜崖死去的
並非申世傑本人
真正的申世傑
在懸崖下調包之後
登上了由南洲
開往西班牙的貨輪
經由水路抵達了西班牙
在一所莊園內
遇到了封瀟聲
並接受了整容手術
經過了六個月的恢復
和短暫的培訓之後
他以封瀟聲的身份
重新回到了南洲
成為了封勇
操控封氏集團的傀儡
從軌跡上來看完全吻合
如果現在的封瀟聲
是申世傑假扮的
那麼之前死的又是誰
我已經派人排查了
封瀟聲周邊
所有的社會關係
根據調查显示
他的司機兼貼身保鏢
朱見海的可能性很大
這個朱見海
跟了封家八年
今年三月份
突然得暴病死了
十分可疑
我們準備
圍繞他提取
脫氧核糖核酸
與山洞里提取到的
脫氧核糖核酸樣本
和屍體進行比對
爭取儘快落實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
封瀟聲可謂是用心良苦
知道自己已經活不了了
找個替身
穩住國內的局勢
封勇加快出逃資金
申世傑作為替死鬼
真是
捨命不舍財呀
國內我們該收網了
國外警方那兒
也要抓緊聯繫
提供情報的人
現在什麼情況
聲哥
你覺着
封老爺子跟二叔
真能老老實實地
把錢給咱們
他們好不容易吃到嘴裏
都咽到肚子里了
怎麼可能
那麼輕易地吐出來
我覺着也是
那你還給他們三天時間
有什麼用啊
盛飯去你
不是
去啊
沒事 我自己來就行
好 我知道了
坐啊
誰給你打的電話
你除了送了連蓮
一條價值千萬的項鏈
是不是還送了她
一個傳家的鐲子
那鐲子不是我送的
人家要送回來
讓我去拿
自己送的東西
還是自己去拿比較好
你覺得呢
算了
還是你去吧
小武
一會兒
陪你柯姐出去一趟
要是連蓮敢作
不用跟她客氣
坐下吃飯吧
知道了
跟上
好嘞
那個人只跟了我一天
今天早上
開始不再跟我了
不是連蓮約你吧
沒事 自己人
快進去吧
雨澤
瀅瀅
楊醫生
沒事
你們倆不是鬧掰了嗎
你才掰了呢
所以
我只是你跟封瀟聲之間
交戰的炮灰對嗎
連蓮 說句實話
你是不是
喜歡上封瀟聲了
沒有
那你為什麼生氣啊
因為我
討厭別人把我當傻瓜
新聞發布會那天
楊雨澤來找我
這個事兒是不是
你透露給封瀟聲的
你這麼做的目的
到底是什麼
很簡單
我要驗證你們兩個
到底誰說的是真話
誰在撒謊
到底是封瀟聲有罪
還是你有病
連蓮
我問你最後一個問題
如果不是我搞破壞
你是不是真的順水推舟
就跟他訂婚了
就算訂婚怎麼了
那也只是個形式
連蓮啊
我們這麼多年的好朋友
我該說的
我能說的我全都說了
你選擇相信我
還是相信封瀟聲
我隨便你
言盡於此
保重
柯瀅
我再問你最後一個問題
楊雨澤哪兒去了
去省城查死去的申世傑
到底是誰
調查的事情
應該交給警方去做
可是空口無憑啊
我們只能先查
查到了線索再交給警方
那我去幫他
傻子
竟然
懷疑我們之間的感情
回頭再跟你算賬
原來你們之前那巴掌
是故意演戲
給封瀟聲看的呀
不然呢
我和柯瀅十幾年的感情
豈是一個臭男人
就能破壞的
好演技
佩服 佩服
你們查得怎麼樣了
沒有朱見海的死亡記錄
所有醫院我都找了
沒有
不光醫院沒有記錄
連火葬場
也沒有阿海的火化記錄
也就是說
封瀟聲帶回去的骨灰
到底是誰的我們不清楚
也有一種可能
他帶回去的
根本就不是骨灰
等等
你們說這個阿海
就是阿剛的哥哥
他不是早死了嗎
就是阿剛的哥哥
我懷疑當時墜崖身亡的
那個申世傑
其實是阿海
屍體面部損壞嚴重
也是有意為之的
想要知道
跳崖的到底是不是阿海
找肖隊驗證一下
不就可以了
怎麼驗證啊
阿海沒有留下任何證據
我們靠什麼做驗證
阿海死了
他弟弟阿剛還在啊
可以通過
脫氧核糖核酸檢測
看倆人是否有親緣關係
手機借我
這事交給我吧
你們不用管了
還有
封猛又要找盧二走貨
狗急跳牆
你們要小心點
喂 大鐘
河北你不用去了
朱見海有個弟弟
現在就在南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