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中国》第9集:佛变——佛教的本土化改造China EP9丨MGTV

Channel: 芒果TV纪录片 MGTV Documentary
建康城的皇宫旁
矗立着一座雄伟挺拔的寺院
名为同泰寺
寺庙对着皇宫的方向开了一道门
名为大通门
公元五二七年
三月初八
清晨
钟声回荡在皇宫和寺院之间
上朝的时候到了
大臣们像往常一样准备奏议国事
六十四岁的萧衍
却突然脱下朝服
换上事先准备好的僧服
在初春的薄雾中
他跨步穿过大通门
走进了同泰寺
面对错愕不已的百官和僧众
萧衍一脸肃穆的说道
此刻我的身份不再是皇帝了
我是一名僧人
生在帝王家
总要比寻常人
经历更多的沉浮沧桑
作为皇室成员
兰陵萧氏贵族公子萧衍
本是个博学多才的文化人
他年轻时因为文采出众
与著名才子沈约 谢朓等人
并称“竟陵八友”
名重一时
有人形容他
六艺备闲 棋登逸品
阴阳纬候 卜筮占决
并悉称善
草隶尺牍 骑射弓马
几乎无所不通
在声色瑰丽的南朝
琴棋书画诗酒花的日子
似乎没有尽头
但更为远大的前程
已经在等待他的出场
萧衍的祖上
就是“萧何月下追韩信”
那个著名典故的主角萧何
声名显赫的汉朝开国宰相
带着先祖的威名和血脉传承
他很快走向仕途
此时萧衍正值而立之年
气宇轩昂 踌躇满志
在朝中
他参与了几次重大的谋划设计
得到夸赞 赏识
权位不断高升
不久
北魏皇帝拓跋宏带兵南征
他献上奇策 大破魏军
文武全才的萧衍
被视为国家栋梁
历经百余年的战乱后
中国南北双方的对峙
暂时还看不到结束的时间表
北魏政权一同统北方半个多世纪
多次试图南征而未果
在南方
萧氏建立的齐
已经取代了
南朝的第一个政权刘宋
萧衍就是南齐的皇室宗亲
身处变幻莫测的大时代
最不缺少的
可能就是创造历史的机会
主动地
或者被动地
南齐的平静日子并不长
齐明帝萧鸾疯狂屠杀萧姓宗室
东昏侯萧宝卷更是疑心过重
几乎将朝内大臣全部处死殆尽
时任雍州刺史的萧衍
也出现在猎杀名单之中
消息传来
萧衍果断起兵
从肆意纵情的文学才子
到王朝血雨中的隐忍权谋
一片厮杀博弈之后
信使快马飞奔而至
南齐最后一个皇帝的禅让诏书
送到萧衍手中
这意味着
公元四七九年才立国的南齐
只存在了二十三年
就要改朝换代了
公元五零二年四月
建康城旌旗浩荡 鼓角悠扬
萧衍成功登上帝位
创立梁朝
史称南梁
成为皇帝的那一刻
他的内心依然还是紧张的
亲眼目睹前朝亡国的这位新帝
格外懂得权利的
翻云覆雨和转瞬即逝
眼前的这个烂摊子
该怎么收拾
怎样才能让王朝避免短命的结局
南方需要一个新秩序
这片富足之地需要一个新权威
萧衍吸取南齐灭亡的教训
勤于政务
不分春夏秋冬
他总是五更天起床
批阅公文奏章
在冬天把手都抖冻裂了
作为一个皇帝
萧衍的节俭也是出了名的
他不讲究吃穿
衣服可以是洗过好几回的
一顶帽子戴三年
一条被子盖两年
吃的也多是蔬菜和豆类
而且每天只吃一顿饭
太忙的时候
就喝点粥充饥
萧衍很快从一个自由烂漫的文人
变成一个勤勉自律的皇帝
他要操心的事很多
为了广泛纳谏
他下令在宫廷门前设立两个盒子
当时叫做函
一个是谤木函
一个是肺石函
普通百姓想要给国家
提什么批评或者建议
都可以往谤木函里投书陈情
功臣和贤才如果没有因功受到奖赏提拔
都可以往肺石函里投书申诉
萧衍登基后
国家运行势头向好
但有一件大事让他心中郁结
却一时找不到办法
南朝皇族缺乏家教门风
既不懂高雅情志
也不懂仁义孝道
只知道放纵胡闹的快活享受
宫廷里充满暴戾之气
动辄兵戈相见
故而史家评论
“宋齐多荒主”
时衰世乱
不仅皇家道德举止失范
整个社会也人心颓丧
萧衍感到
这才是对他执政的最大考验
萧衍内心是焦虑的
什么样的思想
才能拨开层层迷雾
如阳光一般照进人们心中
萧衍本人与道教的渊源极为深厚
他与当时最著名的道教宗师陶弘景来往深厚
新王朝的名号“梁”
就是陶弘景提出的
每逢吉凶征讨等大事
萧衍都要派人去陶弘景那里咨询
时人称其为“山中宰相”
但萧衍认为
道教
并不适合作为一个国家的意识形态
它更像是一种自我的修炼
道家成仙得道的理想
只适合于极少数的个人
并不利于国家统治
对于普通大众也缺乏足够的吸引力
与道家有密切关系的玄学
在魏晋曾风靡一时
但随着东晋的士族势力
被南朝的军人政治瓦解
玄学也一同失去了土壤
萧衍的另一个选择就是儒家
他出生世家 饱读诗书
自立国以来
一直在推行儒家伦理
他下令成立了国子学
要求皇子和皇族宗室都前去受业
他还御驾亲临
举行祭拜孔子的仪式
亲自讲授儒家经典
并将自己编撰的《孔子正言》
《五经讲疏》等著作
作为国子学的辅导教材
同时
萧衍将礼仪
与国家制度结合起来
抽调饱学之士组成制礼班子
历时十一年
制定了超过八千条的“五礼”体系
涵盖了国家 社会
和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汉代通过独尊儒术
政通人和 光芒万丈
萧衍希望
这也能为自己的王朝
注入精神力量
但是东汉后期
儒学快速衰落
成为被嘲笑和反叛的
腐朽对象
此后经历三百年动荡
萧衍面对的儒生
早已不是原来的儒生了
没有了先秦时期
昂扬勃发的气象
也没有了汉朝盛世中
以天下为己任的风范
在萧衍看来
这样的儒家
也难以支撑一个国家的
精神世界
那么
还有第三种选择吗
佛教
公元前六世纪
至公元前五世纪
生活在古印度的
乔达摩·悉达多
创立佛教
人们尊称他为
释迦牟尼
佛教希望教徒
能按照释迦牟尼的修行之道
重视心灵和道德的觉悟
超越生死无常的烦恼
最终获得解脱
后世研究表明
最晚不晚于东汉初年
佛教从不同的路径传入中国
这是中国历史
乃至世界历史上的一桩大事
当中原王朝
一统天下的帝国时代
黯然结束后
陷入迷茫与恐惧的人们
迫切需要精神安慰
随着佛经翻译日益发达
中国本土高僧积极讲传
魏晋以后
佛教开始大规模传播
到了南北朝时期
由于社会普遍空虚
佛教广为流行
既成为上层社会的寄托
也成为普通大众的慰藉
萧衍自幼信佛
曾倾注大量精力研究佛学
他的小名“练儿”
就取自佛经
灵光乍现
他决定
全面采用来自遥远异邦的思想
解决中国的问题和困局
在萧衍登基整整两年后的
佛祖诞辰日
他下了一道
《舍事道法诏》
他向全国臣民公开宣布
萧衍
大梁皇帝
在菩萨面前发愿
决定迷途知返 皈依佛门
并将带领全体民众一道
脱离欲望的苦海
获得人间太平
萧衍正式宣布
将佛教定为国教
他希望用佛教的悲悯
来荡涤整个南朝弥漫的戾气
《舍事道法诏》
萧衍签署的这份诏书
意味着国家意志
信奉佛教
将不再是一种个人选择
但只是下了诏令
还远远不够
佛教的教义本身
是脱离世俗和皇权的
而萧衍需要一个
既适应皇权统治
又便于向民众推广的佛教
萧衍冥思苦想
如何在形式和精神内涵上
对佛教进行改造
他决定从日常生活入手
于是
他把改造佛教的第一步
放在了饮食上
梁朝立国十一年后
一道旨令突然从皇宫传出
要求从今以后
僧尼们不能再吃肉
只能吃素食
这让僧人们迷惑不解
迅速有人站出来反对
在一片沸沸扬扬的
喧哗争议中
早有准备的萧衍
连续抛出了他写好的四篇
《断酒肉文》
宣扬自己的素食主张
他提出
佛经提倡慈悲为怀
就应该不吃任何肉食
这样才能不堕入地狱
而僧众却认为
戒律中
“无有断酒肉法
及忏悔食肉法”
因此大家不愿执行
“禁断酒肉”的诏令
萧衍熟谙佛经
他立即引用
《大般涅盘经》中
“不得食一切肉”的经文
进行反驳
但萧衍的理论
并未让僧侣们信服
认为他将佛教的教义
变成了戒律
佛教传入中国后
一直在不断本土化
以适配中国的社会现实
而这一次它面对的
是治国的需要
激烈辩论后
仍然没有结论
萧衍使出了最后的手段
那就是他手中的皇权
从即日起
不得再饮酒食肉
否则
将依照国法治罪
从此
佛教史上出现了
一个特殊的现象
汉传佛教徒不吃肉只吃素
祭祀活动也改为素祭
古代天子祭祀时
讲究宰杀牛 羊 猪
三牲全备
成为“太牢”
这在《诗经》《礼记》等
典籍中都有记载
萧衍决定
让神明祖先们改变习惯
用水果 菜蔬 面食替代
不可挑战的皇权
继续成为萧衍
强力推行佛教改革的利器
甚至在平日里
萧衍还命太医
不得以虫 畜入药
织锦不许加入鸟兽之形
以防破碎后引起内心的伤感
这种慈悲观
不仅是对印度佛教
教义的重大发展
而且与儒家的仁德观念结合
极具中国特色
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切实融合
使佛教这一外来文化
在中国逐渐浸润人心
萧衍的改造行动远没结束
一个以萧衍为中心的
建康教团逐渐形成
其中既有得道高僧
也有皇室成员和社会名流
讨论的话题
涉及佛教义理和管理
还有国家的重大决策
相当于是以佛教
为基础的政治顾问
公元五一九年
经过七年时间反复讨论
《出要律仪》
《在家受菩萨戒》等戒律
陆续推出
在萧衍看来
这些戒律和“五礼”制度一样
都是国家治理的工具
“五礼”规范人的社会行为
戒律规范人的个体心灵
从此
僧侣和信众
被赋予全面的标准和要求
从家僧制度 僧官体制
到各种仪式和行为
甚至内心世界
佛门清规逐渐定型
包括素食 僧服 独身等等。
佛教在中国
拥有了一整套
可操作的制度和模式
原本
印度佛教
独立于世俗世界之外
无须敬畏家人和政治
经过萧衍的调整后
仁义孝道和忠君爱国
成为中国佛教的特点
佛教徒同样尊敬父母
中国还渐渐出现了
“护国寺”这样的寺院
宣传爱国主张
就这样
来自印度的佛教
经过萧衍的皇权意志
自上而下推广
终于实现了
中国化的系统更新
不过
萧衍并不满足于此
他身体力行
做得十分彻底
他正式受菩萨戒
取法名“冠达”
带头遵守佛教一切戒律
萧衍真的做到了
从此他有了一个新的称呼
菩萨皇帝
显然
他希望成为中国历史上
第一位真正的
政教领袖和模范
不仅是一个象征权力的帝王
更是百姓爱戴的偶像
由于萧衍的大力推动
崇佛 信佛之风
在整个南朝弥散开来
建造的寺庙
很快就接近了三千座
仅在建康就有五百多座
僧侣超过十万
几乎每十人中
就有一名僧人
多年以后
唐代诗人杜牧这样写道
千里莺啼绿映红
水村山郭酒旗风
南朝四百八十寺
多少楼台烟雨中
为了让外来的佛教
与中国本土的道家 儒家
都能为治国所用
萧衍提出了
“三教同源说”
特别是以儒学
作为自身佛理的立论基点
为佛教的中国化
做了富有创造性的理论阐释
这为日后的
儒 释 道三教合流
奠定了基础
丰富了中国文化的多样性
萧衍的重视和投入
使得南梁的文化发展到了
整个南北朝时期的巅峰
他年轻时的文友沈约创立的
“四声八病说”
如同给优美的汉语谱曲
为唐诗的绚烂绽放
开辟了道路
大批诗人 文学家
和《昭明文选》《文心雕龙》
《诗品》等著作的涌现
塑造了中国人的文艺观
光耀千秋
萧衍执政最繁荣的时候
南梁总人口达到两千一百万
建康城就有一百四十万
秦淮河边市场云集
整个长江下游的商业活动
风生水起 一片兴盛
建康城
和同一时期的罗马城
被后人并称
世界古典文明两大中心
《南史》写道
自江左以来 年余二百
文物之盛 独美于兹
此时的梁朝
进入南朝历史上最强盛的时代
在与北魏的数次战争中
梁军甚至一度占领洛阳
在与北方的比拼中
树立起无可辩驳的正统地位
后人曾这样形容梁朝
在阴雨连绵的南北朝时期
犹如乍晴的朗朗天空
然而
乍晴的朗朗天空下
总有隐秘的角落
在酝酿下一个危机
萧衍执政以来
对皇族一直非常宽纵
这埋下了繁华盛景
衰败的祸根
皇室成员不仅没有
成为萧衍的肱股之臣
助他一臂之力
还接二连三的背叛了他
他的六弟私通永兴公主
也就是他的女儿
谋逆篡位
并试图在萧衍斋戒时刺杀他
事情败露后
永兴公主无颜再见父亲
自尽身亡
萧衍却依然不忍心
责罚自己的六弟
家庭悲剧接连发生
次子萧综
是萧衍与前朝东昏侯
萧宝卷的妃子所生
实际并非他的亲生儿子
但萧衍
依然对萧综宠爱有加
萧综成年后
从母亲口中得知自己的身世
却从此疏远萧衍
后来更在梁魏交战时
投奔北魏 改了名字
表示要为东昏侯服丧
最终客死异乡
所有这些
似乎都在嘲笑
他为使人心向善所做的努力
萧衍最终
原谅了弟弟和儿子
但他的内心已然万分虚空
这个世界上
似乎只有在佛门
他才能找到一块容身之地了
于是
在公元五二七年
三月初八的这个清晨
他选择遁入空门
接下来的四天时间里
萧衍住在一间普通的僧人房间
睡在硬板小床上
用土碗吃饭
每到晨钟暮鼓
他都虔诚地做功课 念经文
甚至还和寺庙僧人一道
打扫佛殿
四天之后
同泰寺内跪满了文武大臣
他们坚称
国不可一日无君
希望皇帝能以国家为念
继续操劳国事
一整天过去了
夕阳西垂
萧衍终于同意了
大臣们的请求
但条件是
国家得拿出十亿钱
将他赎回
很快
赎金进数送达
得到住持允许后
萧衍重新成为皇帝
返回建康皇宫后
萧衍宣布大赦天下
并改年号为大通
后来
这样的场景又出现了三次
分别是公元五二九年
五四六年和五四七年
萧衍出家的时间
也越来越长
最后一次出家时
长达三十七天
身在佛门的日子
他坚持独对青灯
虔诚礼佛
四更天就起床念早课
每天只吃一餐
而且都是简单的菜蔬
最后
都是以国库出资
十亿钱的代价
将他赎回
公元五四七年
萧衍最后一次舍身同泰寺
在寺院里
他亲眼看到一次雷击
瞬间摧毁了
他精心建造的九层宝塔
萧衍震惊不已
面对残毁的宝塔
他苦苦思索着上天的旨意
思索着
自己作为一个帝王
和一个信徒的
是非功过
传说
萧衍曾见过
印度高僧菩提达摩
达摩渡海东来
到达南中国
萧衍和达摩之间
有过一场对话
萧衍问达摩
我自登基以来
建寺 渡人
写经 造像
不可胜数
这有何功德
达摩回答
并无功德
这句回答对萧衍来说
十分残酷
他自认为做了那么多佛事
应该已积累了极大的功德
他心中失望
接着又问
为什么并无功德
达摩回答
这只是人天小果
有漏之因
好比人的影子
看起来像是有
其实并非真的有
萧衍再问
那究竟如何才是真功德
达摩回答
清净智慧 圆融无碍
本体空寂 无法可寻
功德
绝不是世间的有为之法
所能求到的
萧衍向达摩三问功德
却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夸赞
他心有不甘
换了一个话题
问道
那什么才是圣人所求的
最高义谛呢
达摩回答
世间空空荡荡
哪有什么圣人
萧衍追问
那对着我而坐的人是谁呢
达摩说
不认识
两人话不投机
达摩起身离去
萧衍博学多识
达摩的话中之意
并不难领悟
刻意而为 并无功德
无功利心 才有功德
醒悟过来的萧衍
想去追回达摩
达摩此时已走到长江边
传说中
他回头看到有人追来
随手就折了一只芦苇
丢在江中
脚踏芦苇渡江
飘然而去
萧衍过于痴迷佛教
正在导致他未曾料到的后果
他本想用佛教
来凝聚国家和人心
结果却越来越背离他的初衷
一次朝会上
大臣郭祖深抬着棺材上朝
他指出
大量土地已被寺庙所占
耗资巨大
而且不纳税
许多人为了逃避赋税
而不是因为信仰
不断涌入寺庙之中
众多僧侣
依靠剥削他们为生
养尊处优
加上皇帝宽仁泛滥
官员贪腐严重
日益残暴
萧衍十分生气
他咄咄逼人地
要求朝臣们指认
具体是谁贪污残暴
并称自己的节俭
已经到了极致
从没有浪费国库钱财
面对萧衍的怒气
又有大臣上奏
皇帝的节俭只是小善
而整个王朝贪污成风
百姓生活悲苦不堪
如果放任下去
土地和户口大幅减少
国家十分危险
萧衍用最高权力
重建了社会的思想意识
给梁朝带来足以自豪的
文化和经济成就
他无法接受
自己的克勤克俭
只换来贵胄们的奢靡
他纵容式的仁慈
只换来了贪婪与背弃
这次朝会不欢而散
之后
萧衍听到的批评声
越来越少
每当人们称颂梁朝升平
嘲讽北朝没落
萧衍都倍感舒心
但是
国家的灾难
却没有和批评声一起消失
公元五三四年
延续了一百五十年的北魏政权
分裂为东西两半
北方的混乱中
东魏将领侯景
迫不得已向南梁投诚
萧衍不顾大臣们的反对
收留了侯景
之后又迫于战争压力
答应把侯景交还给东魏
侯景知道
一旦返回东魏
自己将死无葬身之地
他决定铤而走险
带着残存的兵马
转身向建康发起攻击
公元五四九年的初夏
侯景攻破台城
台城 就是建康皇宫
萧衍已经是八十六岁高龄了
他在皇位上
已经坐了近半个世纪
年轻时就棋艺精湛的他
不会不知道
一招走错
满盘皆输
但他似乎并不介意输赢
也不介意
到底是哪一招走错了
参佛多年
他应该早已勘破生死
有史书记录了一段传闻
进入台城后
侯景与萧衍
有过一番奇异的对话
侯景彪悍好武
以残忍狂傲出名
他从北方一路血战南下
现在
他离皇位只有一步之遥
伸手可取
作为胜利者的候景
依然被萧衍的威严和平静
所震慑
你是哪里人
居然敢犯上作乱
臣朔州人
你的妻子儿女呢
还在北方吗
臣妻子儿女都被东魏所杀
只有一人投奔陛下
你过江时有多少人
千人
攻城时呢
十万
现在呢
率土之滨
皆为臣所有
执政四十七年的萧衍
被侯景阮晋五十天后
饥渴而死
临死前
他希望能喝一口蜂蜜水
但没能如愿
萧衍淡淡地发出一声感叹
自我得之
自我失之
这是他一生最后的了悟
得失无常
兴衰有时
梁武帝萧衍去世后
南朝再也没有出现过辉煌
南梁之后
佛教失去了
主宰国家意识形态的可能性
但由萧衍改造的佛教戒律
一直延续至今
据传
菩提达摩一苇渡江后
一路西行
到了嵩山
他在此打坐修行
终日默然 面壁九年
开创了佛教的独特一支
直指人心
见性成佛的禅宗
禅宗实际成为了
中国的本土佛教
后世的唐诗 宋词
元曲 山水画
处处可见禅宗的影子
它不仅影响了中国
也影响了整个东亚地区
佛教进入中国
带来了一种新的思维
而经过不断改造的佛教
成为了中国文化的一部分
据说
后来有人在西域葱岭
见到了完成中土传法
正在西归印度的达摩
与包容的中国文化相结合后
外来文化的传入
才能落地生根
并焕发出新的光彩
佛法西来
完整的诠释了这个历程
北方苍穹下
即将影响
中国未来格局的新力量
正在酝酿勃发
连接起周礼的制度思想源流
深刻融汇多民族的血脉和文化
纵横百余年的关陇集团
为中国历史的再次辉煌
做好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