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吕芳 奴婢在
将浙江奏报的两份奏疏拿来
这里有两份奏疏
都是奏报浙江贪墨一案的供词
一份是赵贞吉谭纶 署名呈递的
这份 朕半个月前就看过了
你们也都看过了
另一份是朕的那个儿子
举荐的海瑞呈递的
昨夜送到宫里
朕没有开封没有看
吕芳
奴婢在
将海瑞的这份急递
让严阁老 徐阁老看看封口
君父如天 天不看 臣焉敢看
皇上有旨
命你看看封口
不是叫你拆封
臣奉旨看了 确未拆封
臣奉旨看了 确未拆封
主子 两位阁老都看了
确认并未拆封
太上道君真言
治大国如烹小鲜
有些事你们作不了主
朕也作不了主
上天可以作主
警若这两份奏疏
一份朕看了 你们也看了
一份朕没有看 你们也没有看
我们看过的这一份
君臣可以作主
没有看的这一份
只有让上天作主了
赵贞吉 谭纶这份奏疏
一一列举了郑泌昌 何茂才
贪墨国帑搜刮民财诸般罪名
审问详实
铁证如山
严阁老
臣在
因该二人都是严世蕃举荐的
你就不要过问了
臣头口罪
用人之道 贵在知人
两京一十三省的官员
都要靠你们来举荐
有实心用事者
如胡宗宪
有顾全大局者
如赵贞吉
这些都是好的
像郑泌昌 何茂才这等硕鼠
竟也荐任封疆
严世蕃的两只眼睛是不是全都瞎了
严世蕃无知人之明
臣奏请革去他的吏部堂官之职
严世蕃举荐的人也未必都是差的
譬若那个高翰文
去了浙江以后
就没有和郑泌昌何茂才他们同流含污
倒被革职关在了诏狱里
一篙子打倒一船人
镇抚司那些奴婢是如何办差的
这是奴婢失职
奴婢这就叫镇抚司放人
是不是让他回翰林院复职
当然官复原职
徐阶
臣在
赵贞吉是你的学生
谭纶是裕王的府里人
他们朕名的奏疏就交由你票拟批答
不要在内阁拟票
带到裕王府去
把高拱 张居正也都叫上
郑泌昌 何茂才如何拟决
还有胡宗宪 戚继光等一干有功将士
该如何褒奖
你们一起拟个条陈 呈司礼监批红
以示朕一秉大公
今日中元
朕要祭天
你们也要回去祭祖
都退下吧
启奏圣上
臣尚有二事请旨
眼下大局无非两端
一是充实国库
二是东南剿倭
改稻为桑所用非人
江南织造局今年五十万匹丝绸
万难织成
前方军需各部开支均已告竭
臣奏请鄢懋卿南下巡盐
清厘盐税
充作国用
准奏
胡宗宪东南抗倭 已届决战之局
臣闻报 有走私刁民名齐大柱者
曾有通倭之嫌
不知是何人所派 现今潜入军营
就在胡宗宪身边
此人倘若 真是倭寇的奸细
则遗患巨大
是否请徐阶
徐阁老
和兵部一并查处
准奏
还有吗
老臣叩辞圣上
王爷 徐阁老到了
让王爷久等了
二位久等了
浙江的奏疏先给我们看看
徐师傅请坐
请吧
这是我们半个月以前看过的
徐阁老
昨天海瑞急递的供词呢
海瑞所呈上的供词
是不是被淹了
不是被淹了
那在哪里啊
是被皇上
烧了
烧了
那里边写的什么呀
海瑞的奏疏到底是什么呀
你总得告诉我们
你不要问了
列祖列宗的江山社稷
我们还要不要啊
大明朝的天下苍生
我们还管不管啊
阁老
你总得给我们说句话吧
我说了你不要问了
逼死了徐阁老他也不能说
知道里面写的是什么对你有什么好
对我们有什么用处
王爷
王爷
肃卿
不是我不愿说
海瑞急递里到底装的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
严阁老 司礼监也不知道
皇上也不知道
昨日那份八百里急递送到宫里
皇上连封也没有拆开
今天 当着我们
便烧了
徐阁老
我想问一下
皇上烧的那份急递
封口盖的是哪几个人的印章
只有海瑞一个人的印章
赵贞吉太世故了
谭子理为什么也这样
不是世故
而是无耻
当初叫人家冲锋陷阵
这会儿我们自己人
又向人家背后放冷箭
他们不要脸
我高拱还要这张脸呐
这次要是朝廷放不过海刚峰
除非先杀了我
这是怎么说
昭然若揭了我的王爷
我大明到了当今
皇上已历了十一帝
奉旨办案的官员审出的供词
不拆封就当着阁揆把它烧了
这可是从来没有啊
供出里面事情的人当然该杀
可审出供词的人还能逃得掉吗
这一烧 皇上不杀海瑞
可严嵩他们会找茬要海瑞的命
肃卿和太岳的担心不无道理
皇上怎么说
天心仁慈
皇上到底说了什么
皇上倒是说了
这一次除了郑泌昌 何茂才
还有尚衣监 巾帽局 针工局
几个为首的宦官绝不饶恕
其他的一个不杀 一个不抓
可正如肃卿所言
严阁老不甘心
他奏请要抓海瑞放了的那个齐大柱
说是此人大有通倭之嫌
在胡宗宪身边必然酿成巨患
皇上准奏了
接着就该抓海瑞了
徐阁老
我说句不好听的话
他严嵩敢在皇上面前如此的颠倒黑白
你老就一句话都不敢说吗
我是不敢
供状都烧了
毁堤淹田 暗中通倭都不敢提了
我还敢说什么
杀了他们两个封疆大吏
只抓一个海瑞平反的小民
皇上立刻就准了奏
我还能说什么
那就让赵贞吉 谭纶再彻查嘛
铁证如山的事实
到现在竟弄得只杀了两个贪官
严世蕃一根汗毛都没有伤着啊
海瑞 两次硬顶
高翰文 王用汲都愿意出来帮忙
可是他们却把海瑞给卖了
羞不羞愧呀
高大人责备的是
不管有什么难处
赵孟静那里我是写过信的
而且说明了是徐阁老的意思
他一个字都没听 实难理解
谭子理为何也这样
他应该不久会给王爷一个交代
那就叫他们立刻明白回话
赵贞吉那里
就请徐阁老亲自给他去封信
谭纶那里张太岳要写信
奸党未除
要是把海瑞也搭上
这个官你们当下去
我立刻辞既还乡
该辞职还乡的当然是我
阁老
都坐下吧
王爷
有几件事还需要向王爷交代
一是江南织造局
今年的五十万匹丝绸是织不成了
严阁老已经奏请
让鄢懋卿巡两淮的盐税
为国敛财的同时
不知又有多少要流入他们的私囊
老夫有负朝野之望
不能扶正驱邪
我信那句话
多行不义必自毙
肃卿叫我给赵孟静写信
叫太岳给谭纶写信
愚以为都可不必
赵贞吉和谭纶
要是连一个海瑞都不保
他们也就连人都不要做了
眼下倒是另外有一个人
我们得保
皇上已经下旨
今日放高翰文出狱回翰林院复职
此人对浙江之事知之甚多
严家父子对他也是切齿痛恨
太岳
你兼着翰林院学士
可以多和他交往
将来必有可用之处
肃卿
你要还有什么责备我的话
等我回奏了皇上再来受责就是
没有谁能够责备徐师傅
无需议了
高师博
张师傅
一切都按徐阁老的意思去办
至于条陈
圣意已经很明白
徐师傅
遵照圣意拟票就是
皇上问及
就说浙江一案办成这样
都是我身为儿臣 有负天恩
遗君父之忧
不忠不孝
有罪是我一人之罪
不要牵及实心用事的臣下
老臣知道该怎么办 该忘么说
王爷 正午祭拜列祖列宗
老臣就不能恭与了
肃卿 太岳
你们身为王府师傅参与拜祭吧
拜祭时 代我向列祖列宗请罪
阁老
高拱不才 有冒犯阁老处
阁老只当 我胡说八道便是了
我坐在这个位子
就当受这个责备
王爷 老臣告辞
儿子给黄公公请安
把人叫出来
到录房说话 是
收拾了 到屋里说话
高翰文接旨
罪员高翰文
原翰林院修撰高翰文
实无经略之才 妄献治国之策
所言以改兼赈 两难自解方略
误国误民
朝议痛恨 朕思痛心
姑念尔虽才不堪用
尚心存良知
不与郑泌昌 何茂才者同流合污
能体治下灾民百姓之苦
朕秉承太祖高皇帝
无心为过 虽过不罚祖训
免究尔罪
着回翰林院仍复修撰之职
尔苟怀报国之心
则有太宗文皇帝永乐大典在
经史子集 从头仔细读去
钦此
我是镇抚司的上差
从杭州押来的
要是宫里认为我没罪
我就回江南去了
扯淡
老祖宗早就有过交代
怎么 他高翰文莫非要弃了你
公公误会了
我和高大人素丝无染
说不上弃不弃的
你们还是生米呀
我说了
我和高大人素丝无染
这是怎么话说的
老祖宗可是有过交代的
高翰文你怎么说
老祖宗真要可怜小女子
就请安排一条官船送我回去
高大人也快拿了东西走吧
孟公公
差使耽误了
让孟公公多当了半个时辰的值
明儿我也替您多当半个时辰
您赶快吃饭歇着吧
宣个旨去了好几个时辰
一准儿是把那个高翰文送回家了
黄公公
忝是同僚 我服你的为人
可也奉劝你一句呀
在这儿当差
也不能太菩萨心肠了
罪过
做了我们这号人还想修成菩萨
十辈子以后的事喽
救一条命算一条命吧
好 我走了
慢走啊
来杯茶
陈公公还没歇着
你不也没歇着吗
难得晒个太阳
也就传个旨 跑个腿罢了
司礼监的事 第一是老祖宗
第二便是你陈公公
当家的是你们
我们歇着不歇着都一样
不一样
你们都出去
去吧
从太宗文皇帝开始
宫里便定了铁的规矩
镇抚司归首席秉笔管
我现在就当着此职
你今天去镇抚司
连个招呼也不跟我打
都说我是个当家的
可又把我的家给当了
黄公公
这事该怎么说呀
是为这个事啊
可当时主子万岁爷
是给老祖宗下了个旨
老祖宗一出宫门便见了我
让我去宣旨 说是立马放人
那时候我如果还来请你陈公公的示
便是违了主子万岁爷的旨
没办法 只好破一破规矩
陈公公若为这个怪罪我
我赔罪
上有主子万岁爷
下有老祖宗
我敢问你的罪
可镇抚司向我报了
主子的旨意只说放高翰文
没有说放那个女的
那个女的在哪里
陈公公这个责问我可是真的听不懂了
主子的旨意里是没有说要放那个女的
可当时抓高翰文的时候
也没有说要抓那个女的
那个女的是陪着高翰文一起进的诏狱
如今既有旨意放高翰文
那自然一并放了
这又有什么错吗
江南织造局的事
沈一石的事
全在那个女的肚子里装着呢
你放了她
是想替杨金水开罪
还是怕她抖了出其他人的事情来
江南织造局里
伺候过杨金水的人多了
和沈一石打过交道的人也多了
莫非就这条理由就都要抓起来
浙江的事
已经够让主子万岁爷心烦的了
老祖宗也不是没有打过招呼
陈公公
咱家求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镇抚司归我管 归我管
你们今天少一事
以后的事情就会都在我头上
那个女的是你放的
我给你面子
你马上把她给我抓回来
多谢陈公公给我这么大面子
可你忘了这个差1吏
是主子万岁爷下给老祖宗的
你陈公公要给面子
你去给老祖宗吧
休要拿老祖宗来压我
我告诉你
老子认干爹的时候
你还在酒醋面局里搬坛子
给脸不要脸
你去还是不去
我也听说
你陈公公是因为尿盆子刷的干净
才被提拔上来的
我是不要脸
可我比戏台上的白脸曹操
要强得多得多
谁是曹操
娘的 你
狗日的 反了你
你想干什么
我打死你 打死你 打死你
打 打死你 打我
好 你敢打我
我叫你打 叫你打 你打我
如何使得 黄公公快撒手
快把陈公公扶起来 好
放开我 放开我 打我
黄公公 你不替自己着想
也得替主子和老祖宗着想吧
你想把万岁爷和老祖宗气死吗
快走吧 快走
放开我 这狗日的
陈公公没伤着吧 我
吩咐下去
今天的事要是敢往外泄漏一个字
立刻打死
来了
没有找茬的吧 没有呀
谁敢找咱们的茬
没有就好
老祖宗打过招呼
一定要送回杭州
上船吧
下轿吧 上船了
一张是司礼监的文牒
你拿着它
哪个官府衙门也不敢找你的茬
还有一张银票 老祖宗给的
回到杭州找个僻静的地方住下
千万不要再招麻烦了
老祖宗和黄公公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不值得
杨金水是老祖宗最亲的儿子
也是我最铁的把子
他作的孽就算我们替他偿还吧
别想大多了
朝廷的事宫里的事
本来也没有那么多的缘由
站住
我来给她道个别
请黄公公恩准
见不见他
过来吧
我本不配来送你
也不知说什么好
还是借用稽康那句话吧
广陵散从此绝矣
从此
我也不会再弹琴了
这是我记的一些琴谱
还有昨日买的几件衣服
这些你要嫌弃都可以扔到河里去
包袱里有几封信
是我写给海知县 王知县的
烦请你转交给他们
报个平安吧
刚峰兄啊
也就这些粮食了 装船吧
锥心
十年倭患
毕其功在此一役
可眼下只抄出这么点赃财
也就够前方将士吃不到十天
那就让前方他们慢慢的打
咱们慢慢查
他们多打一天
你我的钦差就多当一天
他们多打一年
你我在杭州就多待一年
一边查赃款 一边游西湖
这可不是人人都能当的美差啊
你说 新的旨意下来
会不会让咱们去查郑泌昌 何茂才
藏在其他官员家里的赃财
那才是一注大财
全是严家和京里大员们
他们在浙江的份子
要是真有这样的旨意
胡部堂这一仗也打赢了
朝堂清流这一仗
也就打赢了
严党不会让胡部堂打赢这一仗
也就一两天见分晓了
全看皇上圣明了
有要紧事跟二位商谈
朝廷的旨意下了
天黑前到的
郑泌昌 何茂才斩立决
家财悉数抄没
赵贞吉 谭纶 海瑞 王用汲
一干钦案人员尚能实心办差
查办江南织造局 浙江布政使司
按察使司 贪墨巨案 颇有劳绩
着立刻将浙案具结呈报朝廷
内阁会同司礼监论功叙奖
什么劳绩 什么功奖
我已经写了请罪的奏疏了
可你们不应该受到牵连
我刚才跟谭子理商量了
我们还另外联名上了一道奏疏
保举海知县出任曹州知州
王知县出任台州知州
小人气长 君子也不能气消呀
朝廷要是不准这道奏疏
我和赵中丞一起辞职
多谢赵中丞和谭大人的保举
但不知让我们出任知州后
还能为百姓为朝廷做些什么
当务一之急
是要为胡部堂前方抗倭筹集军需
秋后了
再苦一苦百姓
将今年的税赋
尤其是桑户的蚕丝税收上来
军国大事
百姓也能谅解 那么多赃款不去查抄
还要再苦一苦百姓
赵中丞谭大人
我海瑞这几个月来作为你们的属下
多有不敬
今后再也不会了
曹州知州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淳安知县
今晚我就写辞呈
母老女幼家里几亩薄田
我也该回去种些稻子了
刚峰兄
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你
鄢懋卿南下巡盐了
第一站就是浙江
你就不想等等他吗
谭大人
我大明朝还有利剑吗
再利的剑握在你们手里
不过是一把生锈的刀
说话难听 请多包涵
你怕严党了
谭大人可真敢说话呀
想留下我也行
你们现在就请奏朝廷
把我调到江西去
我要到严嵩的老家分宜去当知县
赵中丞谭大人
我的辞呈请不要再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