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中国》第12集:盛世——大唐盛世下的繁荣气象China EP12丨MGTV

Channel: 芒果TV纪录片 MGTV Documentary
阿倍仲麻吕的家人
忽然出现在码头上
怎么连去世多年的爷爷
也在朝他挥手
许多大船
在暗夜中疾驰而过
去大唐
去长安
去看世界上最富庶
最繁华的地方
是他的最大心愿
见识各种模样打扮的人
那些写出灿烂诗文的人
满天星星
和好看的飞天舞女
奇幻
眩晕
恐惧
焦虑
隆隆的鼓声由远及近
阿倍仲麻吕渐渐醒来
他知道
自己又梦见家乡
和前往大唐的颠簸旅途了
此时
长安正在五更的晨鼓中苏醒
伴着三千鼓声
宫城
皇城
和108坊的大门
次第开启
前去早朝的官员
正在赶往皇宫
沿街的早点铺里
烛光闪耀
炊烟升腾
天渐渐亮了
这一年
阿倍仲麻吕二十八岁
他在长安
已经驻留了整整十年
但此刻的他
来不及感伤怀想
长安城里的曦光
勾勒出鸿胪寺的飞檐曲线
生动 漂亮
这里是接待
前来大唐访问的
各国使者的
时辰不早了
阿倍仲麻吕
飞快地起床
洗漱
戴上一个精致的护身符
他已经吩咐自己的随从
不必早起陪在前后
这样会让他分心
他独自
向鸿胪寺大门外走去
今天
他要参加唐帝国
一年一度科举考试
进士科的最后一门
也是最难的一门
能一路挺进进士科考试的人
凤毛麟角
这可是唐帝国科举
万众瞩目的宝塔尖啊
公元七一七年春天
出身日本奈良名门望族的
阿倍仲麻吕
因学识出色
被选拔为前往中国的留学生
当时日本遣唐使的航线
大致分为南北两路
因海上凶险
航海技术还不发达
遣唐使的每次出访
都是生死考验
船毁人亡的事件屡屡发生
但年轻的阿倍仲麻吕不怕
而且
他们使团的四艘船都非常幸运
从日本港口
一路惊涛骇浪
渡过大洋
靠泊在宁波码头上
之后
这支五百五十七人的使团
辗转来到长安
阿倍仲麻吕他们
是唐帝国迎来的
第九支日本遣唐使团
彼时
正值唐玄宗在位的
开元初年
盛唐的景象
深深震撼了
这批雄心勃勃的年轻人
阿倍仲麻吕决定
留下来 深入学习唐朝文化
阿倍仲麻吕很快被安排到
当时的“国立大学”
国子监太学学习
他在这里潜心攻读
礼记 周礼 仪礼
诗经 左传等儒学经典
春去秋来
不知不觉中
他在长安读书的日子
过去了十年
他的聪颖
与对中国文化的理解力
一直是国子监
众多学生中的佼佼者
渐渐的
他生出一个执念
希望和中国儒生一样
报名参加
国家举办的科举考试
唐帝国的答复格外大度
外国人
可以和中国学生一起读书
那就应该一视同仁
也可以参加
帝国的科举考试
于是
阿倍仲麻吕
一路过关斩将
终于咬牙
考到了进士科的最后一场
时务策
距长安两千公里的敦煌郡
太阳已经升起
照耀着这座西部的繁华城市
风沙无法掩盖
敦煌的奇异色彩
这里的阳光
更加炽烈
这里的人
也更加明丽 率真
李巧儿梳洗完毕
神色间有些飘忽的忧伤
她穿过堂屋
蹑手蹑脚
来到丈夫翟生睡觉的房间
她静静地
注视着眼前正在熟睡的丈夫
她已经很久
没有这样做了
他们都是敦煌本地人
祖先都是从遥远的中原
先后迁居而来
李家几代人
都履职于戍边卫国
丈夫家则是世家大族
翟姓
在当地深孚众望
但婚后的日子
过得越来越索然乏味
于是李巧儿说
我们分开吧
丈夫有点吃惊
他知道
妻子这样说的意思就是
要离婚了
他有一瞬间感到绝望
但很快就想通了
人各有志
不可强求
这就是唐帝国
中国历史上最豪迈
也最豁达的日子
对于婚姻
同样少了许多清规戒律
合得来
两情相悦
就在一起
合不来
渐生间隙
那就一别两宽
往前看
自由与宽容像风一样
轻松 舒适
而美好
日上三竿
西市沿街商铺陆续开张
长安城逐渐充满世俗的活泼
在公元八世纪
长安城中的西市
是全球商品的集散地
高鼻深目的米福山
来到他的商铺时
看到伙计们正在麻利地
卸下临街的门板
准备营业了
米福山是个气场十足的商人
在长安城里的商业街区
名声不小
只要一看到他的模样
就知道他是个粟特商人
粟特人原本是
生活在中亚阿姆河
与锡尔河一带的古老民族
从中国东汉时期开始
就往来活跃在贸易大通道
丝绸之路上
他们富于冒险精神
一直是东西方贸易交流的
重要担当者
他们兴商贩易
在运输商品的道路沿线
建立了一系列的商业聚落
他们给中国带来了
珠宝 香料 药材 金银器
也带来了音乐 舞蹈等艺术
还传播了各种宗教信仰
同时
他们也把中国的
丝绸 瓷器和茶叶
贩卖到西域各国
粟特人的传统习俗是
所有年满二十岁的男子
都不可以待在家里
必须出去学习经商
他们大多数都会
前往长安历练身手
他们勤奋 努力
脑筋灵活 随机应变
诚实而聪明的积攒着财富
之所以这样做
就是为了能长久生活在
这个自由而开放的国度
因为这个帝国
允许所有外商在各处
买地建房 立店经营
米福山与妻子
都是粟特人的后代
他们已经成了长安居民
选择在城中两大市场
东市和西市之一的西市
做生意
为这个城市的商业繁荣
贡献了自己的努力
今天是个值得期待的日子
米福山一手组织协调的
西亚商队
按照计划就要到达长安了
他喊来两个精干的伙计
要他们出城
在商队的来路上打探
春天已经在路上
来往的商队
总是载满了金钱和欲望
公元八世纪
世界充满变动不安的气息
拜占庭帝国内乱不止
法兰克王国在扩张与战争中
达到鼎盛
中东沙漠中的阿拉伯骑兵
狂飙突进
展开新一轮征服世界的战争
东亚大陆上
唐朝正运行在
欣欣向荣的开元十四年
据帝国户部统计
今岁
户 七百六万
九千五百六十五
四千一百四十一万
九千七百一十二
李巧儿原本计划
上午就带着丈夫
去和自己的父母
商议离婚事项
但敦煌郡太守派来的差人
突然找上门
一件当地农民与戍守部队
发生纠纷的突发事件
要求她丈夫前去调查和调解
翟生是当地的治安官
他不能不去
倒是李巧儿通情达理
说你去吧
公务要紧
翟生离开后
李巧儿也骑马出了门
初春的风还带着寒意
她飒丽的样子非常动人
在唐帝国的西部
这样的风情
总是不经意地流淌
正午时分
李巧儿独自一人
来到热闹的城里
她进了一家熟悉的店铺
老板娘是她的多年好友
一个波斯后裔
李巧儿告诉好友
她要离婚了
好友有些惊讶
但并没有反对
那个时代的宽容与通达
超乎后人想象
《唐律·户婚》中
专门有协议离婚的条款
也就是男女双方自愿离婚
被定义为“和离”
若夫妻不相安谐而和离者
不坐
而提出离婚者
不只是夫方
妻方提出离婚的
也时时可见
女方再嫁不为失节
唐代妇女也不以屡嫁为耻
帝国的众多公主中
再嫁的就不在少数
李巧儿她们坐在店铺里
看着街上人来人往的景象
身披袈裟的西域梵僧
匠人 马戏团的
放假出游的
戍守边疆的
职业军官和他们的女人
驮着丝绸绢匹的驼队
小商小贩 本地人 外地人
买东西的 闲逛的
这和李唐政权
深受胡风影响有关
唐帝国的皇室
源自关陇军事集团
有胡人血统
多民族的交汇与融合
使得人们天然地对各种事物
都保有接纳的胸怀
在婚姻上也是如此
开放并且开明
在这样的时代与社会风气下
唐代妇女积极参与
社会各个层面的活动
不少妇女活跃在
农业 手工业 商业等
生产领域
她们不仅为国家创造财富
也使自己的家庭
获得了 可观的收益
午饭过后
好友骑上一匹马
与李巧儿一起缓缓而行
她觉得自己应该陪她走走
李巧儿希望
开个有个性的酒庄
或者很有品味的邸店
同时
创办一个
制作工艺品的小作坊
她有许多好的创意和构思
希望说服自己的好友
能够加入
此时
一个年轻的山西诗人
与她们擦肩而过
他叫王昌龄
正值27岁的盛年
带着一身诗意和豪情
感受着西部的壮阔不羁
在唐帝国
璀璨的文学星空中
他是独特而闪亮的一颗
开元年间
气象万千
火热的年代
像磁石一样紧紧吸引着他,
那也是一个诗歌的盛世
王昌龄先后结识了
李白 岑参 高适
王之涣 王维 孟浩然等人
他们曾一起
和诗对酒 逍遥游历
那些交往深厚的诗友们
才华横溢
留下了无数广为流传的佳句
只有诗歌
才配得上大唐的飞扬
王昌龄豁达 豪放
尤其擅长七绝
由于在首都没有找到
施展才华的空间
于是他投笔从戎
西出长安
踏上了前往
辽阔西部的军旅生涯
中国西部的风景
令人震撼
他有感而发
当即创作了一首诗
这首诗的名字叫
《出塞》
秦时明月汉时关
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
不教胡马度阴山
诗中这二十八个汉字的组合
充盈着青春朝气
和历史感触
更充满了
英雄史诗般的梦想
在那些浪漫的年月
大唐的广袤土地上
许多个诗人正在行走
书写着为后世
永久传颂的不朽诗篇
米福山和妻子
维耶维斯的相识
也充满浪漫的传奇
许多年以前
他们相识于
一次运货的旅途中
米福山要跟随着运输队向西
一队来自撒马尔罕的商队
准备东去长安
商队中一位女子
令米福山怦然心动
一见钟情
他决定放弃既定的商旅
随着同族的另一队
返回长安
后来两支商队同行
他知道了她的名字
维耶维斯
一路上他们相谈甚欢
感情渐浓
等到抵达长安的时候
他们就按照粟特人的婚俗
举办了婚礼
从此
他们相亲相爱
落脚大唐
开始了自己的打拼
午后是客人们
最爱光临的时间
一群漂亮的女子
涌进米福山的货栈
热火朝天
一片欢笑
她们当中
有会跳胡旋舞的西域舞女
有善弹琵琶的歌伎
也有手持团扇的小姐贵妇
长安西市里粟特人的店铺
货物新奇别致
特别受到顾客的青睐
所以
粟特人长时间左右着
长安城里的时尚潮流
美丽新潮的女子身后
总少不了拈花而来的追随者
他们是长安街头
银鞍白马的少年
这些年轻人
让米福山和维耶维斯
晃了晃神
他们默契地想到
自己也曾有过
难忘的青春岁月
而这番情景
在长安是很常见的
米福山的货栈
在西市名气很大
特别是他们出售
用最好的丝绸制作的
优雅服装
还有来自西域的
黄金首饰与翠玉珠宝
米家素以善识珠宝而出名
他们与波斯及回纥商一起
组成了一个松散的联盟
不仅把生意做进了皇宫
还向都城的贵族子弟
商人
及其他有窘况者
资金短缺者
发放贷款
阿倍的考试
从早上一直持续到了下午
最后一场考试
是大唐最顶尖的
学生们在一起
用策论决出各自的前途
气氛自然非同寻常
阿倍仲麻吕很淡定
他思维缜密
充分融合了
这么多年在日本与中国
学习思考的心得
对天下大政有清醒的认识
又对唐朝的
风土人情 民生大事
仪式盛典 时事政策
了然于胸
并有独到见解
如果考试顺利
阿倍仲麻吕在大唐的生活
或许会有新的变化
他已经给自己
取了一个中文名字
晁衡
唐朝与数十个国家和地区
有过正式交往
它广泛接纳
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学者
大胆擢用
客居长安的外国能人
造就了一个云蒸霞蔚的
唐帝国文化圈
令人窒息的考试结束了
所有人都能看出来
这个日本来的留学生
考得轻松自如
想必会受到朝廷的重用
晁衡
也就是阿倍仲麻吕
被人们簇拥着走出考场
大家争相向他道喜
热情邀请他一起喝酒庆祝
但阿倍仲麻吕
彬彬有礼地婉言谢绝了
因为有人在等他
在这样的太平盛世里
最容易滋养的
就是锦绣文章
和才子佳人的故事
那些敏感而丰富的心灵
坦荡地流露出各自的性情
享受着历史天空下
罕有的明媚春光
申时
伙计来报
西域商队
已经从开远门进城了
米福山和妻子维耶维斯
闻声跑出货栈
那是一个由两百余人
数百只骆驼组成的
超级庞大商队
米家等的货物
就在这支驼队中
虽然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但都是高货值的
这就是财富啊
米福山的心脏
怦怦直跳
在强大的唐帝国
物资流转已经十分发达
国家安定
国力富足
以首都长安为中心
不仅有向西的
陆上丝绸之路
还有向东和向南的
陆路与海路通道
被后人称为
海上丝绸之路的航线
已通行多时
东路跨海
唐和日本往来交通
人员与商货交流不绝
日本全面接受大唐文化
也将日本文化相当程度地
连接于中国的文化圈内
南向
沿着南海岛屿和马来半岛
进入印度洋
既可以和阿拉伯世界相连
也可以直达红海
甚至远及非洲沿岸
广州 泉州 扬州
都曾经有不少胡贾经商
帝国政府
明令鼓励外商来华
并保护外商合法权益
唐朝还在各大口岸
开设税关
商品一经纳税登记
不但可以畅行全国
而且还能享受到损失保险
外贸税收
是大唐国库一项重要财源
镇守西域的军政机关和部队
甚至可以仰赖商税
再加上军垦屯粮而自足
米福山的货栈
今天真是忙碌得异乎寻常
波斯人 回纥人
阿拉伯人和粟特人
进进出出
忙着采购
远道而来的驼队
卸货清点完毕后
米福山又接收了一批
从南方运来的上等丝绸
都是蜚声四海的商品
产自扬州 益州的好货
没出什么差错
所有人都如释重负
就这样
终于收工了
物质的富足
巩固了精神的富足
唐帝国的状态
松弛而平和
天际开始显露出
第一道迷人的晚霞
这是米福山夫妇一天当中
难得的平静时刻
他们坐下来
喝了一杯
从撒马尔罕运来的葡萄酒
酒还是熟悉的味道
彼此脸上的皱纹
却又多了些
他们相顾无言
胸中
被微小的惆怅
和幸福环绕
李巧儿和好友一起
用过下午的茶点
正要走的时候
发现他的丈夫翟生
正朝她走来
看见妻子
翟生露出了惯有的笑容
他说
我就知道你在这儿
愿不愿陪我去趟莫高窟
李巧儿问
什么事
翟生说
家族的家窟需要维修
我要过去安排一下
李巧儿没有什么理由不同意
于是他们骑了两匹快马
朝莫高窟驰去
公元三四四年
一个僧人途经宕泉河谷时
开凿了第一个石窟
供奉佛祖
渐渐地
敦煌的各级官吏
世家大族
高僧大德
也在这里营建
属于他们自己的功德窟
公元六四二年
敦煌郡司仓参军翟通
出资筹建翟家窟
历经二十多年
这座佛窟终于落成
这段历史
李巧儿已经听丈夫
说过很多遍
她知道
主持佛窟营建的
是翟氏家族
在敦煌大云寺出家的
僧人道弘
受道弘委托
从长安来的李工
负责绘制了这些壁画
他们在莫高窟
处理完事情的时候
西斜的的太阳
照耀在山川河谷上
美的惊人
这是他们一起
看过无数遍的
夕阳和天空
李巧儿想哭
傍晚时分
阿倍仲麻吕回到客馆
已经等候多时的随从
奉上来自故乡奈良的家信
信是父亲写来的
信中说
我和你母亲岁数大了
思儿心切
你是家中长子
希望你早日结束漂泊回国
更希望你早日成家
读着信
阿倍的心情
变得有些沉重
思念亲人的情绪
让他有些伤怀
起风了
天空中的云层
正在堆积
暮色中
李巧和翟生
从翟家窟回家时
刚好李巧儿的父母
也赶到他们家
一份 《放妻书》已经拟好
谨立放妻书 一道
盖说夫妇之缘
恩深义重
论谈共被之因
结誓幽远
凡为夫妇之因
前世三生结缘
始配今生夫妇
若结缘不合
比是怨家
故来相对
妻则一言数口
夫则反目生嫌
似猫鼠相憎
如狼犬一处
既以二心不同
难归一意
快会及诸亲
各迁本道
愿娘子相离之后
重梳婵鬓
美扫蛾眉
巧逞窈窕之姿
选聘高官之主
解怨释结
更莫相憎
一别两宽
各生欢喜
他们很快把离婚的细节
商量妥当
双方都如释重负
从家中出来时
已是晚风微凉
仿佛送行的一曲弦音
李巧儿问翟生
都办好了
翟生回答
办好了
李巧儿起身离开
一千三百多年后
人们在敦煌莫高窟的藏经洞中
发掘出多份
唐代的《放妻书》
无不惊叹于
那个时代人与人之间的平等
惊叹于
整个社会文化和风气的包容
百余字文书
透露出一个伟大时代的
开阔胸襟
令后世无比仰望
而叹惋的盛唐景象
留在了敦煌
用洞窟和壁画
凝固的时空里
也留在每一个小人物
自信的身姿里
一天结束了
零零星星的雨滴
带来了湿润的春意
长安城每天的宵禁
并没有禁止坊内的欢乐
城中的富豪王元宝有个习惯
每逢吉日
就请人来家里吃饭
不论相识还是不相识的
不论士人还是商人
他都会尽心招待
这天夜里
主人很殷勤
有的是好酒和美味佳肴
还有长安
最好的歌与舞
这是只属于唐的身段
和灵动飘逸
在这个盛大华丽的宴会上
每个人都开怀畅饮
每个开怀畅饮的人
都有自己的传奇故事
歌舞场里
好戏刚刚开始
箜篌
琵琶
排箫的合奏乐音
在夜空回响
美酒刺激了
人们的头脑和思维
大家不停讲话
随口作诗
真挚
率性
夸张
任性
驰骋
清扬
侃侃而谈
无拘无束
包容的
宽容的
雍容的
蓬勃的
饱满的
自信的
豪放的
友善的
明朗的
神闲气定的
乐观充沛的
纵情高歌的
意气飞扬的
如太阳般丰富明媚
如星空般璀璨闪耀
欲望和梦想
在盛宴的空气中
穿梭飞舞
毫无疑问
有着无边无际的想象力
历史
积蓄了千年的力量被点燃
照彻了雄浑美丽的
天空与大地
这片被黄河与长江
滋养的土地
孕育了春秋战国时
蓬勃生长的中华文明
在秦汉的淬炼下
跌宕起伏
历经魏晋南北朝的
分裂与融合
经由隋的再次统一
终于
在唐成熟绽放
就这样
在觥筹交错中
那个夜晚
几乎所有人都喝多了
他们沉醉在一个
迷人的春天的夜晚
没有人注意到
风从东方来
万物
以渐次生长
阿倍知道
自己有幸看到了
这个世界上
最强大的国家
最辉煌的景象
清澈闪烁的穹庐之下
唐帝国
正在诗意地运行
盛唐
如同一场永远留在历史中的
文明盛宴
在它的身后
将是中国的又一个千年
人间烟火
山河远阔
新的一天
太阳正在升起
阳光透过窗棂
照在阿倍的脸上
阿倍醉了
这应该是他来中国十年中
唯一喝得酩酊大醉的一次
他不记得是怎样
回到自己房间的
只记得反复念叨着
自己爱人的名字
此刻
他特别想家
但他对这个国度
同样依依不舍
盛唐
是一种风度
即便喝醉了
也是盛唐的风度
从春秋一路走到唐朝
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
逐渐形成
盛唐
开启一段绚烂夺目的岁月华章
璀璨了整个华夏文明的星空
带着岁月沉淀的无上荣光
带着恒久传承的文明基因
中国
铺陈出更加波澜壮阔的历史
迈向未来
敬请关注
《中国》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