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阳光之下》第25集封潇声与封老爷子正面对决The Confidence EP25【芒果TV青春剧场】

Channel: 芒果TV青春剧场 MGTV Drama
這两天我要
準備學校的期中考試
公司那邊我就先不去了
好啊
我給你一個建議
這段時間會可以開
任何文件不要隨便簽
不論誰給你的
知道了
有什麼不懂的
隨時電話我
沒事我走了
柯瀅
我知道
雖然現在說這些
可能沒什麼用了
但是我
還是想跟你說一句
對不起
之前發生的那些事情
阿瀅
沒什麼事我就掛了
阿瀅
阿瀅
放人
叫他們停車放人
你這是在跟誰說話
我在跟你說話
封勇
叫他們放人
把包給我
是我沒有把事情辦好
不怪你
是有人瘋了
失策呀
當初就不該
找這麼一個亡命之徒
阿聲
竟然還以為
把他從死路上撈出來
多少
會感點恩
好控制些
是阿聲心太善
他哪裡想得到
這世上
會有這種白眼狼呢
老天不公啊
會不會是他
已經知道自己
不是封家人了
知不知道
都不重要了
我看透了
這就是一匹
不懂人倫的惡狼
就算是他親爹
該咬
他照樣下嘴
那接下來
記着啊
欠我條命
明明是你欠我
算我欠你的
把水給我
喝這麼多水干什麼
加快代謝
快點讓藥物代謝出去
喂 媽
你給我打電話了
不是 你說你這孩子啊
我給你打電話
你怎麼不接呀
你那手機
不用拿着當擺設啊
沒有了
我剛剛在上課
我就關機了
我馬上就回來了啊
你往回來呢
那路上小心點啊
知道
放心
睜眼說瞎話
都不用打草稿
逞什麼強
再給他們打個電話
說今天不回去了
這段時間
我父母已經很傷心了
今天是我爸過生日
如果我再不回去
你真的要逼我
斷絕父女關係嗎
來了
別看了
肯定是路上堵車了
愛來不來
你出息啊你
跟自己親閨女賭氣啊
真是
老柯呀
我覺着
那天咱們說瀅瀅的話
說得有點重了
你說年輕人談情說愛
咱們老跟着
瞎摻和個什麼勁啊
人家雨澤
還沒怨恨咱家瀅瀅呢
再說了
這倆人不還沒結婚呢嗎
就是結了婚
那也有感情不合
離婚那一說呢
我覺着瀅瀅
這孩子不是那樣的人
她這麼做
肯定是有她的道理
回來了
瀅瀅
爸 媽
我回來了
就 就你一個人啊
他出差了
出差了
行 行 行
買這麼大的蛋糕
干什麼呀
這吃不完又浪費呀
快去洗手吃飯啊
快去
快去 快去
好嘞
你趕緊啊
把你那個驢臉
給我收起來啊
挺好個日子啊
別惹事啊
老柯 你快看
怎麼了
到底是親閨女啊
快 坐下
好嘞
幹嗎呢 這是
給你爸倒酒
壽星老啊 你這是
快想想
一會兒許個啥願吧
關燈干什麼呀
就這規矩
快許願吧
我希望呢
等等
得默默地許願
不能說出來
今天是我六十大壽
我必須得說出來
你就聽爸的啊
時間真快
一晃就六十了
六十年一個甲子
回顧這六十年
酸甜苦辣
我都經歷過了
該做的
也基本上都實現了
對於過去
我無怨無悔
對未來
我只有一個願望
願我的老伴
身體健健康康
開開心心每一天
對我的女兒呢
願她工作順利
平安幸福
除此以外
別無他求
老伴
吹蠟燭吧
過來坐
有話直說
雖然你
不喜歡現在的身份
可我還是要叫你阿聲
阿聲啊
你有沒有想過
這個女人為什麼要幫你
她跟你
可是有深仇大恨
怎麼可能死心塌地的
幫你查賬
她圖什麼
她圖什麼
就不勞您費心了
倒是您
弄個假車的項目
您圖什麼啊
奧新車不是騙局
那是阿聲的夢想
夢想
他的夢想
就是騙人啊
沒比我好多少啊
阿聲沒有騙人
他建在德國的車廠
馬上就要量產了
奧新車
不是騙局
那是阿聲
對整個人類的饋贈
前年
阿聲發現自己得了病
到去年年底確診不治
老天
留給他的時間太短了
叫他不得不冒進
奧新車
幾乎佔據了
公司所有的資金
為了避免資金鏈斷掉
必須把一切可以騰挪的
資金都拿出來救急
所以
奧新車必須提早發布
提早預定
藉著拿到預定款的勢頭
把銀行的關係捋順
穩定投資人
和供貨商的信心
該延期的延期
該續約的續約
為封氏爭取一個生機
三個月
只需要三個月
我們封家
就可以起死回生
精彩 感人
不過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那是他的夢想
我又不喜歡做夢
我只想要錢
沒錯
誰不喜歡錢啊
你把我擺在公司里
當吉祥物
總不能說
百八十萬的碎銀子
就把我給打發了吧
我又不是要飯的
你想要多少錢
我也算是封家的一分子
為了自家的公司着想
要不這樣
奧新車的預付款
我要一半
現在車輛
已經訂出去兩萬多輛
預售款十幾個億
你要一半
少了點是吧
公司指着這些錢
應急呢
那這錢我不要也行
您先用着
回頭我把我名下的股票
賣點湊合湊合過日子
我聽說這個董事長
賣股票好像
得發布什麼公告是吧
挺麻煩的
麻煩麻煩點吧
誰讓我
是封家的一分子呢
得以公司的利益為重
瀅瀅
先擱這兒
媽跟你說點正事
什麼時候帶小封
回家來見一見呀
你別看你爸不吱聲
他心裏一直想見一見呢
我問你呢
說話呀
我聽着呢
你們倆這婚都訂了
我們還沒見上一面呢
那更別說是
兩家大人見一面了
你這有點不大對啊
他忙
整天飛來飛去的
忙不吃飯哪
找個吃飯的空兒
見上一面
這不為過呀
改天我就約
好不好
老伴
我老花鏡呢
在茶几下邊呢嗎
我怎麼沒看見呢
你自己找吧你
快去吧
我都成了
你爸的機器貓了
你看看
你慢點啊
給我吧
在哪兒呢
這不是在這兒呢嗎
你看看
錢可以給你
公司早晚都是你的
你拿些錢去花
也沒什麼
不過
想跟我談條件
現在有記者
在調查車廠的事
你去把這事給我抹平
我給你一半的車款
連蓮
沒錯
恐怕就是你的那個柯瀅
泄露給她的
我把這事交給你來處理
正合適
不是柯瀅
你現在身在火宅
而不自知
鬼迷心竅
小心點
別玩火自焚
柯瀅的事
就不勞您費心了
搞定連蓮
車款一半
我來幫你放吧
不用不用
我這照片呢
是按時間順序來的
你不知道
還是我自己來啊
來吧
先停一下
吃點水果
來 來 來
電話響了
我來
喂 你好
瀅瀅 找你的
瀅瀅
現在的小年輕啊
拍照都喜歡用手機
或者是數碼相機
到一個地兒
咔嚓咔嚓咔嚓拍了很多
可是手機一換
或者是丟了呢
照片全都沒了
所以這照片呢
還得洗出來
才能保存得住
今天是伯父六十大壽
我打電話問個好
你還好嗎
誰啊這是
沒誰
一個同事
瀅瀅同事
你這張照片照得
真的太好看了
好看
你也不看看這誰拍的啊
這光 這角度
這構圖
這是我底版好
對 對 對
我找媳婦能找錯得了啊
瀅瀅
吃個水果
媽 我不吃了
我減肥呢
減什麼肥
你看看你現在
瘦得跟紙片似的
來 吃一口
你這洗了多少張照片
你把手機里的照片
全洗出來了嗎
是啊
我到網店去洗的啊
網店裡洗照片
又便宜又簡單
還給咱們送到家
太好了真是
老柯啊
你說你洗了這麼多
這影集裝不下了呀
還得買個新的呀
咱先裝裝看
要能裝不下呢就得去買
我給你講啊
去買的時候可注意啊
跟這個買一模一樣的
要不然咱這
放的時候放不整齊
瀅瀅
雨澤跟你說什麼了
他祝我爸生日快樂
我接個電話
我去接個電話啊
還在你爸媽那兒啊
有什麼事嗎
我就在你爸媽家樓下
你下來就能看見我
多好啊
其實這孩子真的是
我 我學生
出了點事
我可能得走了
我得去處理一下
趕緊去
孩子事重要
什麼呀
這麼晚了
你讓你爸送你去吧
不用
也不是很晚
我也特別想陪爸
把這個生日過完
但沒辦法
誰讓我是老師呢
學生的事最重要
對不對
對 對 對
趕緊去
路上小心
放心吧
不用擔心 好 好 好
注意安全啊
生日快樂
好 好 好
謝謝 謝謝
我走了
拜拜
拜拜
我先走了
注意安全啊
拜拜
其實你沒必要
專門接送我的
下午鬧了那麼一場
封老爺子
應該暫時不會動我
我已經到門口了
你可以回去了
你幹嗎
難道你還要
把我每個房間
都檢查一遍嗎
你不是已經裝了探頭了嗎
調監控不就行了
別裝傻了
累不累
趕緊收拾東西跟我走
什麼意思啊
我什麼意思你應該知道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
我們之前的合作
還算愉快
我不想有任何的改變
我想
聽話
收拾點東西
去我那兒住
作為交換
我可以答應你
只要你去我那兒
我就不去你父母那兒
到底怎麼回事
一句兩句
也跟您說不清楚
跟蹤疤臉的時候
掉溝里了
困了两天
還好讓一農夫給救起來
要不然小命都沒了
這不回來趕緊洗個澡
換身衣服
我就過來見您了
什麼情況
發生什麼了
這幫孫子
欺負我是新人
故意把貨往我車上放
然後一路指着我
往雲蒼山開
後來疤臉
和我一起搬一棵樹
他把我扔那兒自己跑了
我這一路
讓他們當傻子耍了一道
又是受驚又是受累
五千塊錢
就想把我給打發了
老子才不幹呢
再說了
我還沒弄明白
他們到底運的什麼貨
哪有臉回來見您啊
於是我就一直跟着疤臉
翻山越嶺
後來終於弄明白
他們到底運的什麼貨
又從哪兒走的貨
別賣關子
運的什麼
黃金
睡不着
能去你書房借本書看嗎
去吧
書房門沒鎖
封先生
您跟柯小姐同居了
你剛才說
他們運的是黃金
黃金啊
全裝電磁葫蘆裡邊
一共二十多個人背
看的什麼書啊
小說
聊完了
聊完了
走了
走了
書借給我看
我先下去睡覺了
剛才偷聽來着
為什麼
好奇啊
換作是你
你不好奇嗎
都聽到什麼了
走私 背貨
黃金
不過說來也很奇怪啊
封氏的錢明明可以通過
對外投資的方式
轉移到國外
為什麼要用
這麼原始的一種方法
肯定還有別的事
很聰明嘛
思路很清晰
再聰明
不還是被你扣在這兒嗎
別鬧了
你要真對我有什麼想法
就不會讓我住客房了
謝謝你的書
這篇稿子
為什麼不能發呀
沒有為什麼
為了你好
我不需要
你知道這篇稿子發出去
會牽扯出來多少人嗎
不只是封氏集團
會陷入輿論漩渦
還有相關的
政府部門和人員
甚至連你的母親
連副市長都會受到波及
小連啊
做事之前
要前思后想一下
考慮考慮後果
不能只憑一時的衝動
我不是一時衝動
我已經想得非常清楚了
都考慮過了
總編
您還記得
我剛入職的時候
您對我說過的話嗎
我都記着呢
一字不差地記着
我記得您曾經說過
雖然
我們生存的這個世界
陽光普照
但也有很多細小的地方
是照不到陽光的
他們被烏雲遮蔽着
被荒草掩蓋着
被洪水阻擋着
有多少人在困惑之中
不停地摸索
而我們
是手拿火炬的人
我們的存在
才能給他們生存的希望
您說過的
有信仰才有自由
苟且不如死去
所以這篇文章
必須得發出去
把所有我們知道的一切
都公佈於眾
不管能牽扯出多少人來
他們應該為他們的行為
付出代價
哪怕
她是我的母親
喂 師父
喬宇啊
你跟連蓮調查封氏的事
進行的怎麼樣了
都已經出稿了
那就拿過來讓我看看吧
就現在過來
正好我在家
對了
你就自己來啊
別帶連蓮那姑娘
她太鬧了
我見着她呀就頭暈
總編
你先回去吧
這件事我再考慮考慮
這還有什麼可考慮的呀
連蓮
我理解你現在的心情
也希望你理解一下
我的處境
好嗎
那好吧
希望您能
儘快地做出決定
看什麼都不用幹活了
好球
再來 再來 再來
來 來
給我
好 好球
這邊
我再防一次
能進
你們打吧
來 我有事找你
拜拜
我拿衣服
怎麼樣
我爸有錄音的習慣
他覺得案子有疑點
都會記錄下來
這個想法很離奇
但是她很恐懼
也很認真
她還當著我的面
跟在封瀟聲的後面
喊申世傑的名字
封瀟聲並沒有什麼反應
但是後來的在視頻當中
我發現
封瀟聲聽到申世傑
這個名字的時候
他的手下意識地
做了攥拳的應激反應
這說明
封瀟聲和申世傑
很可能是有聯繫的
申世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