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我在香港遇见他08 | The journey across the night 08(曾舜晞、颜卓灵、周澄奥、冯建宇、吴启华、巨兴茂)

Channel: 优优独播剧场——YoYo Television Series Exclusive
这是我接触过的一名患者
她是一位二十四岁的年轻女性
因为精神分裂住院
在住院的过程中她不肯吃饭
导致血钾指标低下
医护人员只能帮她输液
但她很抵触
在反抗的过程中
她抢过针头
直接把它插进自己眼球里
这是她第一次通过自残
来达到反抗的目的
可是通过眼部手术
康复之后
她又再用异物
插到了自己眼球里
之后她的家人
被迫把她接出医院
但是在一年之内
这种行为
又发生了三次
直到眼球完全失明
很多时候
我们都想吃甜品
但是为了男朋友
必须减肥
虽然很不乐意
但是
我们也忍住不吃
这可能是一种自律
但是男朋友还是不乐意
还是觉得你太胖
非得要跟你分手
好说好劝也没有用
你很痛苦
没有办法
只能选择伤害自己
来让他感到害怕
或者是愧疚
这就是一种自残的行为
刚才那个女患者
当她第一次用针扎进眼球
这种
还是一种有目的得自残行为
但之后那四次伤害
已经完全演变成为一种
完全没有明确目标的行为
在这样的自虐过程中
患者的焦虑 紧张
不安情绪被转移
反而在精神上得到了满足感
李嘉
陈教授
喝点热水
这是蜂蜜杏仁
能缓和情绪
谢谢
我坚果过敏
以前
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吗
是我今天上课的内容
刺激到你
还是
你最近遇到什么压力
今天您上课的时候
我脑袋里面一直出现一个画面
一个女人
疯狂拿缝衣针扎自己
胳膊上全都是血
还冲着我笑呢
你母亲
我也不确定是小时候看见的
还是之后臆想出来的
经常出现吗
高考的时候压力比较大
出现过几次
但从大学到现在
基本没再出现过了
你最近
哪方面压力比较大
其实都还好
比我刚来香港的时候感觉轻松多了
出现这个画面的时候
你有什么感受
四肢僵硬
喘不上气来
感觉喉咙被人卡住了
那你的处理方式是什么
找一个没人的地方
一个人呆着
需要多长时间平复
几分钟吧
陈教授
像我这样的情况
是不是有点问题啊
偶尔的情绪失控
很难说明是什么问题
如果在一个月内
连续发生几次
马上来找我
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
每个人都有
躲不过的坏消息
只有看到它
面对它
用勇气去谈论它
才能有机会对抗它
明白了
谢谢您
突然出现的情绪失控
让我再次警醒
别人的时间
可以用年来计算
我的时间
只能用天
只能用小时来计算
甚至应该分秒必争
宿命真的存在吗
已经被老天写好的
就不能更改了吗
遗传基因就这么强大吗
我不知道
可我内心深处
总有一个声音时不时响起
他叫我不要妥协
不要认命
哪怕是条夜路
也要一头扎下去
不要回头
陈教授
您到底带伯莎去哪儿了
她回来之后
精神非常紧张
拒绝进食
拒绝吃药
态度非常不配合
跟平时一样
去海边转转
没什么特别
一路上
没有什么反常吗
安静
您每次教训了她
她都这样
很紧张
很害怕
生怕您
林禾
你今年三十二了吧
一个人在香港也不容易
也是时候
找个女朋友
成家立业了
在医院的工作
在外面诊所的工作
加上平时的研究工作
也够你忙了
陈教授
谢谢您的关心
但是您有没有想过
伯莎是我的好朋友
也是我的大学同学
是我把她介绍给您的
如果她没有和您在一起
她还会像现在这样吗
我从来不会做没有意义的假设
在命运面前
我们都很渺小
没有希望的人和事
我觉得
没有必要浪费太多时间
陈教授
希望您
多抽些时间去看她
有人吗
有人吗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
刚去了趟图书馆
到底怎么了
你们家张叉叉卖关子
非得等你回来
快进来
东南亚流传了几百年的圣物
很多因为堕胎
流产
或者意外死亡的孩子
他们的灵魂
都住在一种娃娃里面
叉叉干嘛不开灯啊
开了灯还有气氛吗
要气氛干吗啊
让你们身临其境
才能更真切的体会
我想要表达的主旨
你神神叨叨说这么大堆开场白
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李嘉
我知道你不信这些
我也不信的
可是
阿诚是你的朋友
也是我的朋友
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
走向深渊
不是
我没养这些东西
不是你
是冯珊珊
冯珊珊本来有个弟弟
但是在很小的时候
出意外死了
过了没多久
冯珊珊就高烧不醒
她们家迷信
请来了一位神婆
神婆说
她弟弟
有怨气
不愿走
为了救冯珊珊
神婆就施咒
把她弟弟的灵魂关进了娃娃里
结果
很快
冯珊珊就病好了
懂了吗
她平常带着的那个娃娃
锁着的就是她弟弟的灵魂
所以
我要表达的主旨是
情况危急
离冯珊珊远一点
叉叉
你平时说
我可能还会信
但你现在这个说法
真的
实在是太假了
你觉得我骗你
我为什么要骗你啊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打听的呀
谁啊
冯珊珊室友
她室友怎么知道的呢
当然是冯珊珊说的了
那么最重要的问题来了
李嘉
你平时最爱分析了
你说一下
像冯珊珊这种人设
她怎么可能
会把这么隐秘的事情
告诉她的室友呢
的确不会
可问题是
她这么理智成熟的一个人
为什么会随身携带这样的娃娃
对啊
为什么
可能
她真的有一个弟弟
她跟她的弟弟感情很深
平时带着娃娃
就是为了要纪念一下她弟弟
很合理
这个理由无懈可击
好了
今天东南亚文化普及大会
正式结束
睡觉
完了
对了
可能今天晚上我会梦见珊珊
到时候
我帮你问问她
晚安
走着瞧
你这朋友看上去精明
实际上单纯得像个白痴一样
早晚得出事
学生证
签个字吧
谢谢
不好意思
没事
您好 我问一下
您这个从哪儿来的
女更衣室的垃圾桶里捡的
你看
好好的
也没过期
丢了太可惜了
李嘉
这么急找我干嘛
阿诚不见了
学院讲座也没出现
电话也没接的
怎么回事
今天周三
该不会是
找那个冯珊珊打什么网球吧
死性不改
那个冯珊珊真是个危险人物
为什么这么说
都用娃娃养自己弟弟的灵魂了
这么可怕的邪术
还不危险
除了这一点呢
我总觉得那个冯珊珊
早晚会伤害阿诚
阿诚这个人嘴贱心软
但他绝对不会伤害人
那个冯珊珊不一样
总让人觉得不真实
背后肯定藏着什么
你觉得她藏着什么
我哪儿知道啊
大哥
我是凭直觉的
但我直觉很准的
珊珊 擦擦汗吧
真贱
浪花四溅的贱
你们怎么来了
你又怎么在这儿
打网球啊
打球
当球童吧你
你要走啦
我还有事
刚好四个人
来场双打吧
不用了
我正好和珊珊一组吧
身体不会说谎
她在本能的拒绝邀请
李嘉
一起玩吧
学姐
刚好四个人
要不就打一场球吧
明明抵触我们的邀请
却又不好意思拒绝
她只是在假意维持
她的成熟和礼貌吗
好样的珊珊
你没事吧
那个白痴到底是谁的朋友
再来
来啊
需要休息吗
不需要
冯珊珊不喜欢别人冒犯自己
更不喜欢别人比自己强
她有很强的自控能力
总是习惯把真实的情绪隐藏起来
叉叉
你没事吧
故意的吧你
我看
痛吗
我陪你去医务室吧
你去哪儿啊
我得走了
对不起啊
你就在这儿等你朋友吧
等他们回来你们继续
一起吃饭吧
不用了
要不
等他们回来
打个招呼再走
怎么说
你也不小心伤到了人
还痛吗
那咱们走吧
别管他俩了
我不想看见那个冯珊珊
她就是故意的
对不起啊
我不该答应打这场球
害你受伤了
没事
我只是想看看这个冯珊珊
底线到底在哪儿
那一球
她的确是故意的
不过不是针对你
而是想赶我们走
喝水
今天天气挺闷的
估计也快下雨了
你去哪儿啊
捡球
你觉得她为什么非得周三的时候
到外面的球场打球呢
她应该是不想碰到任何认识的人
只想在陌生地方
找一个陌生人
痛快地发泄一场
有必要吗
活得
这么压抑
虽然她藏得很深
但性格里面
确实有非常偏激的一面
珊珊
冯珊珊
冯珊珊
珊珊
对不起
对不起
我错了
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别人呀
我都答应过你了
我会去找你的
我会去找你的
我会的
他只是我的师弟
我跟你说过了
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别人呢
我答应过你了
我会去找你的
我错了
他只是我的师弟
我怎么可能
阿诚
阿诚
阿诚
阿诚
是不是已经走了
阿诚
阿诚 阿诚
阿诚 阿诚
这么大个人了
怎么让人这么不省心啊
到底走没走
好歹说一声啊
怎么样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还是关机
李嘉
阿诚 阿诚
下雨啦
不知道躲一躲吗
冯珊珊人呢
她生气了
娃娃
娃娃脏了
又是娃娃
我不是故意的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什么都别说了
跟我回家
没事
我衣服已经干了
阿诚有点发烧
晚上得注意一下
要是烧得更狠了
得送医院
我先走了
别送我了
你去看眼他吧
叉叉
你还穿上吧
把手给我
谢谢
路上注意安全
回去之后先洗个热水澡
千万别着凉了
走了
拜拜
拜拜
冯珊珊这个人看上去非常冷静
非常自律
可她心里面
却有一份藏不住的自傲
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喜欢阿诚的礼物
为什么要收下
收下了
为什么还要扔掉呢
还有今天在解剖室里面那个血迹
到底是不是和她有关
还有这个
这个又是谁给我的呢
今天在网球场
她跟阿诚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娃娃
娃娃脏了
谁啊
阿诚
你怎么下来了
阿诚
阿诚
李嘉
我好难受啊
珊珊
昨天晚上阿诚烧的很厉害
我叫了救护车
我不是故意的
他起得很急
差点就肺炎了
你去哪儿啊
我去找那个冯珊珊算账
还是我去吧
你留在这里照顾阿诚
她对你有敌意
还是我去吧
李嘉
小心点
冯珊珊
昨天发生了什么
我们不在的时候
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不管怎么说
大雨天把他一个人扔在雨里面
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他是三岁小孩吗
不会自己躲雨
昨天回来就发烧了
人还在医院呢
所以呢
昨天从网球场到家
他一路都非常惊恐
神情也恍恍惚惚的
他情绪为什么突然这么失常呢
我不知道
我只是告诉他
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了
至于他淋雨 发烧
那都是他自己的问题
不是我的责任
你要是不喜欢他
一开始就别接受他的礼物
我已经扔了
冯珊珊
你好 是冯珊珊吗
您的快递
谢谢
冯珊珊
要是阿诚给你带来什么困扰
我替他向你道歉
不过
不管因为什么
你要是伤害了他
我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那也麻烦你告诉他
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希望他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
包括你
也包括那个玩滑板的女孩
胡说八道
冯珊珊
绝对单身
我跟了她七天
没电话 没信息
不是在实验室
就是在图书馆
身上半点恋爱的气息都没有
李嘉
这一点我绝对可以跟你保证
一个人有没有谈恋爱
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不然我这香港小哪吒
中介小天后白混了
又要去哪儿啊
我去查查
她男朋友到底是谁
不是跟你说了吗
绝对没有男朋友
活着呢
神经病
起身了
给你凉了点粥
谢谢
你怎么了
别碰我
你到底怕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