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老版《三国演义》 第二部赤壁鏖战第38集诸葛祭风(主演: 孙彦军、唐国强、鲍国安、吴晓东、陆树铭、李靖飞、洪宇宙、魏宗万、张光北)| CCTV电视剧- YouTube

Channel: CCTV电视剧
建安十三年 (公元208年) 冬十一月
孙,刘联合共御曹兵 周瑜定下火攻之计
然而,时直隆冬季节 哪里有东南风
周瑜想到此 突然口吐鲜血,病卧不起
决战在即 大都督却突然病倒
据子敬所言 公谨之病,亮能医之
诚如此,则国家万幸啊!
孔明先生来看望大都督
几日不见,何其病重如此?
人有旦夕祸福,岂能自保
天有不测风云 人又岂能预料
大都督可否觉得烦闷?
应以凉药解之
已服凉药,只是全然无效
风火烧心须先理其气 气顺,则病可痊愈
将气理顺,当服何药啊
亮有一方,可使大都督气顺
果真
愿先生赐教
尔等退下
真乃神人也
先生即知我病 将用何药治之
事已危急,望先生赐教
大都督身系破曹大任
孙,刘既已联盟 望先生不吝赐教
大都督,借汝三日三夜东南大风 可够使用?
休说三日三夜 只要有东南大风,一夜足矣
只是
风从何来?
大都督若要东南风
可于南屏山修建一台 名曰:七星坛
坛高九尺,分三层 再派一百二十名兵卒
归我调遣
届时我登坛祭风 当借来三日三夜大风
助大都督用兵
七星坛…建在何处?
当建在南屏山麓 依山傍水,此乃设坛之地
只是大战迫在眉睫 事不宜迟
今夜已过,明日搭台设坛
我于十一月二十日 甲子日祭风
至十一月二十二日丙寅风息
大都督以为如何?
卧龙先生 拜托了
拜托了
事成之后
子敬
速派遣五百壮士 按孔明先生之意
修建“七星坛”
另拨一百二十人 执旗守坛,听侯调用
孔明先生,一切均已备好 只等先生祭风
子敬可回大帐 协助都督调兵遣将
准备风起发兵
甚好
子敬
先生还有何事?
三日后即可相见 先生神态为何如此?
此番过江,幸亏有子敬兄相助 促成孙刘联盟
亮几番有难,亦依仗子敬解救 亮感激不尽
联合破曹乃两家共同大事 先生此言岂不见外
兵将调遣,须早作安排 切勿疏忽
万一借不到风 还望都督莫要怪我
几番见识先生奇才 我对借风深信不疑
道场庄严,法令如山 守坛将士,不许擅离方位
不许交头接耳 不许矢口乱言
不许大惊小怪 不许心生杂念
违令者斩!
大都督
孔明先生已在七星坛祭风 请大都督登台,点将发兵!
子敬
天行有常,隆冬之际而祈东南风 我心里实在有些担心
孔明登坛祭风,极有法度 想来不虚
再等无妨!
快点 快点
黄老将军 黄盖在
老将军棒伤可曾痊愈 准备如何?
棒伤已不妨事
我已按大都督吩咐 准备火船二十只
大都督请看 请
大都督请看
船头密布特制大钉
船内装载芦苇 干柴并浇灌青油
油上洒硫磺 硝盐等引火之物
每船都用青布油单遮盖
并按与曹方约定之标记 在船头上挂了青龙牙旗
船尾各系一条快船 只等大都督号令
甚好
甘宁,阚泽
二位和蔡中、蔡和等水寨兵将
务必守在水寨 旱寨兵将不许登舟
蔡氏兄弟我自有用处
尔等记住此地方 不可让蔡氏兄弟及降卒进入
是…是
大都督
吴侯船只离寨八十里停泊 只等大都督下令
知道
走,上点将台
众将听令 在
即刻遍告部下将士
收拾船只,军器 帆弩等物,整装待命
号令一出,不得违误 违者必斩
倘若诸葛亮借不到风 岂不坏了大事
暂勿多言
是!
大都督,请用膳
汝等先用吧
大都督,请用膳
先去吧
子敬 诸葛亮好荒唐
隆冬之际 哪里会有什么东南风
岂非捉弄我东吴几万大军
军旅大事,诸葛亮岂敢谬谈 可再稍等片刻
风…风风
起风了
起风了
东南风!
果然是东南风啊
诸葛亮有夺天地造化之法 神鬼难测之术!
若留此人 日后必为东吴祸根哪!
丁奉,徐盛 在
各带一百军兵,分水旱两路 直奔南屏山七星坛
见诸葛亮休问长短 立即斩首
将首级拿来请功
不可,不可 此事万万不可呀
子敬
快快随我点将发令,走 大都督
来,来,喝…
好,好,满上…
喝,喝…
诸葛亮先生安在?
刚刚下坛去了 瞧,在那里
诸葛先生,大都督有请
诸葛先生
诸葛先生,大都督有请
请回复周都督,好好用兵
诸葛亮暂回夏口 容改日再见
先生暂停,有要紧话说
我料定周都督必不容我 定来加害
已预先叫赵子龙来接应 将军不必追赶了
后会有期
我乃常山赵子龙
奉命特来迎接军师 尔等为何追赶
本应一箭射杀 又恐伤了两家和气
只教尔等知道我的武艺
起帆
军师归来也
主公,前者所约军马战船 已办妥否?
只等军师调用
请各位将军中军帐见驾
好 请…
诸葛亮如此多谋 从此我日夜不得安宁矣
大都督待破曹之后再图不晚
诸将听令 在
太史慈听令 在
速领三千军马 直奔黄州地界
切断曹操合肥接应之兵
以放火为号
只看红旗 便是吴侯接应兵到
二军合一 拦截曹操败退大军
甘宁 在
蔡中,蔡和现在何处?
陪阚泽于营帐中饮酒
带蔡中并降将领三百人马 打曹军旗号
沿南岸而走,直取乌林地面
深入曹军屯粮大营 举火为号
只留蔡和一人在帐下 我另有用处
吕蒙 在
领三千兵马直奔乌林地界 去接应甘宁
焚烧曹操营寨 是
凌统 在
领三千兵马直插彝陵界首 见乌林火起便起兵接应
董袭 在
领三千兵马直取汉阳 从汉川杀奔曹操寨中
看到白旗便是接应
潘璋 在
领三千兵马尽打白旗 往汉阳去接应董袭
黄老将军
大都督
老将军安排火船 派小卒送信与曹操
约定今夜来降
韩当,周泰
蒋钦,陈武
各引战船三百只 前面各摆火船二十只
只见黄盖船头火 起便催动火船 冲入曹营水寨
程老将军军随我在 大船上督战
徐盛,丁奉为左右护卫 鲁肃,阚泽留守营寨
子龙 在
你带三千军马渡江 直奔乌林小路
在树木芦苇茂密处埋伏
今夜四更以后 曹操必从此路败走
等他军马过到中间,便放火 虽不杀他尽绝,也杀他一半
军师,乌林有两条路 一条通南郡,一条取荆州
不知该走哪条?
问得好 南郡危急,曹操并不敢去
他必来荆州后投许昌而去
翼德 在
领三千兵过江 截断彝陵这条路
去葫芦谷口埋伏
曹操不敢走南彝陵 必往北彝陵逃去
来日雨过 曹军必在此埋锅造饭
但看烟起 便在山边放火
虽说捉不到曹操 功劳已不小
糜竺,糜芳,刘封 在
三位各驾船只,擒拿败军 夺取兵器
武昌一地最为紧要 公子立刻请回
率领所部之兵,陈列于岸口
曹操败军必有逃亡者 可就地而擒
但切不可轻离县城
遵命
我陪主公坐镇樊口,凭高而望
一则观看赤壁火之壮景 二也遥望今夜周郎成就大功
散帐
军师
大战之际 诸位将军均有重任
为何独独不用关羽
云长勿怪
本想烦请足下 把守一处最重要隘口
怎奈有些顾忌
有何顾忌,请军师明讲
昔日曹操待足下甚厚
今日兵败,他必走华容道 本想派将军前往
有恐将军为报旧恩 放他过去 因此不敢派遣
军师好生多心
昔日曹操之恩
我已斩颜良、诛文丑 解白马之围,报答过了
今日若撞见,已是敌人相逢 岂肯放过?
倘若放过,又该如何?
愿立军令状
拿纸笔来 是
若曹操不从华容道过 军师又将如何?
我亦立一军令状
大哥,你权且收下
云长
此去可在华容小路 高山之上堆柴放烟
引曹操前来
曹操见烟,定知有埋伏 他如何肯来?
岂不闻兵法有 “虚虚实实”之论
只有如此方可瞒过他
云长 截住曹操,休待容情
关羽已立军令状 军师尽管放心
云长
云长义气深重 若曹操果然投华容道时
难保不被他放过
亮有意如此安排
此话怎讲?
主公曾记否 茅庐所议天下三分之大计
目下尚未形成 如今曹操必败,但不可灭
倘若曹操死,北方必乱
孙吴便有机可乘 这对主公统一汉室极为不利
曹操若该命亡 则到不了华容道
如天命不绝,即便换将前往 也拦截不住
既然如此 如何要让云长立军令状
军中无戏言
倘若云长果真放走曹操 岂不是要斩首问罪
江东黄盖可有书信
没有
蔡中、蔡和有消息否?
没有
诸位,大战在即 一切就绪
只待黄盖消息 立即出兵踏平江东
丞相明鉴,丞相必胜
今夜风向突然转变 东南风大起,丞相不可不防啊
仲德,我料定你必来
为大将者 当先察天时,次明地理
方可依法用兵
多算则胜,少算则败 岂能不算计乎?…
孰不知 东至一阳生,夏至一阴生
来复之时 岂无东南风偶起?不足为怪
丞相,江东来人 送来黄盖密书
黄公覆来书,约定今晚三更 押运粮船来降
船头插青龙牙旗
尔等仔细观看 是否黄将军降船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