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老版《三国演义》 第1部群雄逐鹿第23集大破袁绍(主演: 孙彦军、唐国强、鲍国安、吴晓东、陆树铭、李靖飞、洪宇宙、魏宗万、张光北)| CCTV电视剧- YouTube

Channel: CCTV电视剧
建安七年 公元 202年
曹操进攻袁绍 袁绍吐血身亡
临终,废长子袁谭而立幼子袁尚 因而挑起了袁谭,袁尚兄弟相争
袁尚围攻袁谭 迫使袁谭委派辛毗 为使臣 投降于曹操
佐治,我有意回军相助
但不知袁谭之降诚意如何?
非真
如此说乃是假意?
非假
明公勿问真与假 只论其势可也
袁绍连年丧败,兵革疲于外 谋臣诛于内
兄弟谗隙,国分为二 加之饥馑并至,天灾人困
无论智愚 皆知此乃天灭袁氏之时
今明公提兵攻冀州
袁尚若不还兵救冀州 则失巢穴
若还兵救冀州,则袁谭追袭于其后
以明公之威,击疲惫之众 如迅风之扫秋叶也
况天下之患,莫大于河北 河北既平,则霸业成矣
愿明公…赐酒
恨与佐治相见太晚矣!
天下之患,莫大于河北 河北既平,则霸业成矣
有佐治作袁谭请降使者 无论其降义真假
准降
降将袁谭 参见丞相
你身后二将何人?
吕旷 吕翔拜见丞相
你二人可是骨肉兄弟
我知你二人原在袁尚手下 今日为何降他?
丞相,袁尚知丞相引军渡河救我
急忙引军还冀州
命此二将断后
我在阵上问他们
先父在日,我并未慢待二位将军 今日何从我弟而见逼也?
二将闻言,愿意归降
我又告诉他们 勿降我,可降曹丞相
故引二将军前来 专候丞相发落
汝父在日,虽屡屡吐血而厥 却从未屈膝于我
你二人尚知怜恤袁氏骨血 不忍他兄弟相残
今封为列侯,随军听用
谢丞相
起来吧
丞相
袁谭敢再问一句 何日攻打冀州 讨伐袁尚
方今粮草不接,搬运劳苦
你暂居平原,我屯往黎阳 待粮道通后,方可进兵
汝二人自今日起已是他人属下 还愣在这干什么?
滚开
报!
袁尚令尹楷屯兵毛城 欲通上党粮道,前锋已扎下营寨
报!
袁尚令沮酷守邯郸 留审配与陈琳守冀州
已连夜起兵攻打平原
看来,袁尚果然是决心先破袁谭 然后攻我
袁尚大军逼近平原 袁谭告急
来的好快呀 诸位
许攸许大人从许昌来了
丞相,袁尚已起兵急攻袁谭
丞相却坐守于此 莫非欲待天雷击杀二袁?
我已料定矣
曹洪
末将在
你率军先发,直攻冀州
我自引一军先攻毛城,后取邯郸 你我于冀州城下会齐
众将听令 在
三更造饭,平明起兵 此番必得冀州
真乃天雷也
曹操举兵,袁尚大败
只得派遣预州刺使阴奎 至曹营请降
丞相
袁尚军大败,溃走五十里
现有预州刺使阴奎 奉袁尚之命
替袁尚前来请降
前次是兄长派人请降
此番又是弟弟派人请降
准降
张辽 徐晃 在
袁尚知我准降,必无准备
命你二人连夜劫寨 不使其有片刻喘息之机
不管袁尚是死是活 明晨我必亲往寨前受降
准降?
丞相,我二人奉命连夜劫营 袁尚尽弃各种辎重,往中山而逃
随他去吧
众将 在
随我回军攻打冀州
审配
你主袁尚已败逃中山 冀州势穷,末日已近
为何还不快快投降
莫非要等漳河之水 把冀州城全部冲光
叔父,你已经在这里站了两天两 夜了 还是到城楼里歇息一下
当年先主在时
河北何其强大
如今,先主故,袁谭降
袁尚回军救城
却连城都没进,就败走中山
卑职已将辛毗家属老小八十余口 全部提来
把他们请到这儿来 遵命
带上来
冀州势穷,末日已近 为何还不快快投降
冀州城内人等追随审配终归一死
有愿暂审配而献城者 实为救臣民于涂炭的功臣
攻进城后,曹丞相将论功行赏 叔父
救救我,大人
有愿斩审配而献城者 实为救臣民于涂炭的功臣
攻进城后,曹丞相论功行赏
别叫了
父亲 父亲
父亲
父亲
如入冀州 休得杀害袁氏一门老小
军民但有降者,皆可免死
母亲…啊…祖父大人
叔父
叔父,要是信不过小侄
我去城中请陈大人替你
你不能再硬挺下去了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
叔父…
都闪开
丞相,你看,徐将军生擒了审配
朝这边来了
徐将军且慢请功
贼杀才,你也有今日
贼杀才
贼杀才
扶起来,带去见丞相 你也有今日
审配
你可知献门者是谁?
乃是令侄审荣
小侄暂与城共存亡,城陷时
他已先我一步为国损躯了
我…前日至城下 城上箭弩为何如此之多?
审配只恨其少
我知你忠于袁氏,不得不如此
今肯投降否?
不降
丞相
我一家亲属八十余口,尽遭此贼杀害
我就是再鞭此贼八百回
也难雪我恨,丞相
我生为袁氏臣,死为袁氏鬼
不似你等,谗诌阿谀之贼
可速斩我
好吧,我成全你,还有何言?
我主在北,不何使我面南而死
死后葬于城北
多谢
你兄辛评知你降曹 悲愤而死
临终托我城破之日
将你家八十余口尽皆赐死者
乃你兄辛评也
河北义士,何其如此之多!
可惜袁氏不能善用
若能用,则我安敢正眼觑此地哉!
众将随我…
这不是陈琳,陈孔璋吗?
袁绍大起七军伐我之时
你曾为他作檄文声讨于我
列举我之罪状 为何辱及我祖我父?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耳
丞相,丞相,宰了他
好一个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明日,带上檄文
随我同到袁绍墓前 祭奠本初
进城
何人大胆,违我将令
擅入袁府
启禀丞相
是公子在内
大胆逆子,还不下来
父亲
知我禁令否
孩儿知道
为何如此大胆
孩儿知错 但请父亲见过一人
何人?
此乃何人?
此乃袁熙之妻甑氏
好生照料,勿使再受惊吓
丞相
非公子不能保全妾家
愿献甑氏与公子为妻
非公子不能保全你家? 是
你是何人?
敢出此言
妾乃袁绍之妻刘氏
为何如此打扮
这…
既是袁本初妻室 赠与金帛粮米
丞相
何事?
妾有一事相求
说来
请赐妾一死
真我儿妇也
许将军辛苦了
你等无我,安能进入此城?
我等千生万死,身冒血战夺得城池 你安敢夸口
你等匹夫,何足道哉
丞相,许攸无礼,我已杀之
子远与我故交,常相戏耳 何故杀之?
许将军
将子远厚葬之
昔日我与本初共同起兵时
本初曾问我
若事不辑,方面何所可据?
我问之曰足下意欲如何?
本初曰:我南据河,北阻燕代 兼沙漠之众
南向以争天下,庶可以济乎?
我答曰 我任天下之智力 以道御之,无所不可
此言如昨,而今本初已亡
我不能不为流涕也!
河北居民遭兵革之难
尽免今年租赋
许褚
将沮授,审配,辛毗
及河北义士的灵牌摆上
袁谭,袁尚,袁熙
只顾兄弟相残
实属不孝子孙
虽仍残喘于世,死期已近
曹洪,今将他们的灵牌一起摆上 祭奠其父
陈琳
陈琳在
把你当年写的檄文拿出来
司空曹操,其祖父曹腾
与朝廷宦官,并作妖孽
其父曹嵩
乃乞丐携养,因脏假位
贿赂权门
操承劣遗丑,本无德行
更兼狡诈,好乱乐祸
丞相,别让他念了
丞相
念!为何不念?
当年此文传至许都
我方患头风,卧病在床
此文读过,毛骨悚然
一身冷汗,不觉头风顿愈?
才能自引大军二十万
进黎阳,拒袁绍 于其决一死战
真乃奇文如箭!…
此箭一发 却又引得多少壮士
尸陈沙场,魂归西天
我曹操不受此箭
壮士安能招魂入土 夜枕青山!
星光殷殷,其灿如炎
不念此文
操安能以血补天哉!
幕府为除凶逆
提剑挥鼓,发命东夏
收罗英雄,弃瑕取用
故遂与操同咨合谋,授以裨师
谓其鹰犬之才,爪牙可任
而操遂承资跋扈
污国害民,毒施人鬼
历观载籍,无道之臣 贪残酷烈,于操为甚
得曹操首级者
封五千户侯,赏钱五千万
布告天下 咸使众人知晓
圣朝拘迫之难 如律令!
曹操攻取冀州后
袁氏兄弟继续相互进攻
致使袁尚径奔幽州投了袁熙
袁谭尽降其众,而欲复图冀州
曹操大怒,征伐袁谭
袁谭再次向曹操投降,遭到拒绝
被曹洪杀死于阵中
不久,曹操挥师北上
夺取幽,并二州
又西击乌桓,追讨袁尚袁熙
为平定北方而做最后一战
奉孝 丞相
皆因欲平沙漠,使公远涉艰辛 以至染病
我心何安!
丞相,丞相大恩
虽死不能报万一
奉孝,我见此地崎岖
意欲回军,如何?
兵贵神速,今千里袭敌
辎重多而难以趋
不如轻兵兼道以出 掩其不备
奉孝此言极是
如此,我率精兵背道而进
所余大部和辎重且回易州待命
奉孝,你也一同回易州养病吧
丞相
你我二人易州再会
丞相
丞相
沙漠难行,须得一识路者为向导
曹操于白狼山遇袁尚,袁熙会合后
蹋顿等率数万骑前来,乘敌不备
一场突击,杀死蹋顿
袁尚,袁熙只得引数千骑 投奔辽东去了
曹操回师,到易州时
郭嘉已死数日,亡年三十八岁
从征十有一年
丞相
丞相终日哀痛于此
我等实在不忍
袁尚,袁熙既投辽东,一时难取啊
丞相何不先回许都
在此耽搁日久,恐怕荆州刘表又生异心
诸公稍待,无须几时
侯二袁首级送至,即可回兵矣
丞相
丞相
丞相
辽东公孙康遣人送袁尚
袁熙首级而至
啊!这--
果不出奉孝所料
今闻袁熙,袁尚往投辽东 明公切不可加兵
公孙康久畏袁氏吞并 二袁往投必疑
若以兵击之,必并力迎敌 急不可下
若缓之,公孙康、袁氏…
必自相图,其势然也
我初回易州时,奉孝手下
将其临终所封之书与我曰:
“丞相若丛书中所言
辽东事可定矣”
诸君年齿,皆与我相当
惟奉孝最少
我欲托以后事
不期中年夭折,使我心肠崩裂!
奉孝死
乃天丧我也!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幸甚至哉,歌以颂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