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老版《三国演义》 第1部群雄逐鹿第21集官渡之战(上)(主演: 孙彦军、唐国强、鲍国安、吴晓东、陆树铭、李靖飞、洪宇宙、魏宗万、张光北)| CCTV电视剧- YouTube

Channel: CCTV电视剧
汉献帝建安四年
东吴孙策身亡
其弟孙权继而坐领江东
孙权与北方曹操谋和修好
断然拒绝了袁绍 提出的结盟抗曹的请求
汉献帝建安五年八月
袁绍起兵七十万攻伐曹操
这就是历史上 著名的官渡之战
孙权虽绝我情意
又能奈何于我
这威武之师,天下谁能敌?
报主公 曹操起兵七万前来迎战
营寨扎于官渡
前军已向我进发
曹阿瞒真不自量力
区区七万人马 妄想御我七十万大军
岂非以卵击石啊
传令三军,加速前进
一战定决雌雄
主公,万万不可急战速进!
大军势盛,何出此言?
主公,我军虽众 而勇猛不及彼军
彼军虽精,而粮草不如我军 我军有粮,利在缓守
若能旷待时日 则彼军不战自败
我军若速进急战 正中曹操下怀
望主公三思啊
田丰乱我军心 已被我打入死囚牢中
大军方动尔等又惑我军心 真是可气之极
主公不辩忠言,于战不利
左右拖下 将这惑我军心之徒斩了
号令三军
主公不辩忠言 于战不利
主公且慢 主公
三军未战 先斩谋臣恐于军心不利啊
不如暂且拘押,待日后发落
主公,张将军言之有理啊
主公 破曹之后再发落不迟
且将沮授,锁禁军中
待我破曹之后 与田丰一并治罪
主公 不辩忠言,于战不利,主公
三军加速前进 将七十万大军
东西安营,以拒曹兵
主公 不纳忠言,大事必败啊
主公 不辩忠言,于战不利
不辩忠言,于战不利
丞相还在观望等待?
袁绍气盛而来 本应当取进攻之势
今却以盾牌以前阵,其意在守啊
袁绍可取守势 丞相却不能如此
我军精锐,一以当十 应以急战挫其锐气,攻其骄横
若迁延日久 粮草不敷,事可忧矣
丞相以七万之众 阻挡七十万敌军
必须当机立断 稍有迟疑,军心怯矣
袁绍
我于天子之前,保奏汝为大将军 今何故谋反?
汝托名汉相,实为汉贼 反诬人造反,罪恶弥天
我奉诏讨逆!
我奉衣带诏讨贼!
擂鼓
杀贼
主公,曹操已败退至官渡下寨
退至官渡下寨
官渡为许昌咽喉所在
曹操此举 是为扼住我咽喉
阻我进兵许昌
真乃妙策
传令三军 移军逼近官渡下寨
令兵士时时挑战
不让曹操立稳脚步 使其有喘息的机会
官渡在谁手 许都便可置于谁之掌中
主公,我认为 可拨兵十万守官渡
逼进曹寨筑起土山
令我兵士视寨中放箭
日夜袭扰 曹操若弃此而去
我得此隘口 则许昌指日可破
此计甚好,传令
各寨选精壮军士 加紧修筑土山
困曹操于官渡 人言曹操善于用兵
我却要让他进退两难
是  尊命
来了
快了
吃吧吃吧
巡长,看哪
走吧!
丞相
文若先生可有信来?
官渡相持已有月余 虽说是互有胜负
然而袁绍毕竟兵多粮足 如此下去,军心必散
如今许都空虚 倘若袁绍分兵攻击许都
又何以拒敌?
既然急战不胜
不如…早退
以便整备军马
日后再做一击!
我说了许多,先生为何不语?
丞相,我此来是想 献‘霹雳车’之策,不想丞相…
如何?
不想丞相已有退兵之念
丞相想想看
我以七万兵马 抵挡袁绍七十万大军
在官渡想持月余 丞相虽未取胜 却也不曾被袁绍大兵所憾动
这岂不正说明 袁绍之势不过如此而已吗
丞相
信使已从许都回来 带来荀彧先生的来信
袁绍悉众聚于官渡 欲与明公决胜负
公以至弱当至强 若不能制,必为所乘
是天下之大乱也
绍军虽众,而不能用 以公之神武明哲,何向而不济?
今我军虽少,画地而守 扼其喉而使其不能进
情见势竭,必将有变 此用奇之时,断不可失
画地而守 扼其喉而其使不能进
情见势竭,必将有变
此用奇之时,断不可失
有理,此机断不可失
丞相 荀彧先生信中有何高见?
死守官渡
扼其喉而使其不能进
可眼下却是这般情景
官渡相持已有月余
正所谓“情见势竭”
只要我们能坚持住 不放过任何可乘之机
就能应荀彧先生 所言“必将有变”四字
现在当务之急是 稳定军心,振作士气
对了 方才子扬先生曾献一计
子扬先生
使足了力气 让老贼吃一箭
怕有二、三百步远
丞相,发令吧
外面何人求见?
丞相 主公
我二人以不请自到
二位先生为何浑身是土?
丞相,日间见袁军于土山后掘抗
便知此乃袁军不能明攻而暗攻 发掘地道欲从地下透营而入
丞相放心
刘晔先生指挥军士绕营掘堑 使袁军地道无用,空费军力
丞相,怎奈我军粮草也已告竭
我也正为此事 给文若先生写信
让他在许都速办粮草 星夜解赴军前接济
丞相,徐晃将军求见
丞相
公明有何急事
丞相,部将史涣出营巡哨 抓获袁军细作
查问中得知
袁绍令大将韩猛 押运粮草至军前接济
韩猛不过匹夫之勇啊
若遣一将引轻骑数千 从半路击之
断其粮草 袁军自乱
好 公明可率本部兵马先出
我随后再命张辽 许褚引兵接应
袁绍粮草被劫 若派兵马来救援
此时我两处兵马 即可夹击之
在下这就回去准备 告辞了
快,要赶在天亮到达大营
前面来将是谁?
原来是张高二位将军
若早来一步 粮草岂能被劫
若不是因粮草被劫 败兵回报
主公怎能 令我二人前来救助
都别说了趁徐晃尚未走远 我等速去截杀
太好了
将军快看
你二人稳住阵脚 我去迎他
不好,中曹贼合围之计了
粮草被截 还有脸面回来见我
来人,在
推出…斩首 是
主公
主公
主公,粮草被截 正是军心不稳之时
斩杀大将,岂不更乱
主公
主公 韩将军也曾奋力厮杀
怎奈曹操狡诈
饶恕令他带罪立功
请主公饶恕他
且饶汝一命
还不快给我下去 谢主公
如今粮草被劫 汝等有何对策
主公 乌巢乃我军屯粮之处
必得重兵防守,以防不测
我筹划已定 汝可回邺都监督粮草
不断接济,休让军中乏粮
是,审配领命
淳于琼 在
乌巢乃屯粮重地 须重兵防守
令汝率部前往乌巢 务要小心防范
不得有误 是
主公
何事
沮授先生说 他有急事求见主公
不见
沮先生说是军情要事
天大的事也不见 是
先生如今披枷带镣 可不是主公身边的谋士
请快快说给我听 沮授这边有礼了
我一个小卒 如何敢受先生大礼
先生要听,我就说
韩猛将军押运粮草 半道被劫,粮草尽毁
主公派审先生 去邺都监督粮草
又派淳于琼防守乌巢
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速速告知主公 大祸将至
主公,沮授有一言 愿面禀主公
今日无事,说说无妨
主公怎说无事 大祸将至啊
主公,沮授追随主公多年
当此大祸临头之时
还望主公静心听我一言
正因念汝随我多年 才容见上一面
快快起来,有话且讲
主公
行军之事,粮草为重
岂用汝说
然而主公,如此大事 主公却未放在心上
怎讲!
韩猛粮草被劫 乌巢危在旦夕呀
我已派淳于琼重兵把守
主公,破绽正在于此
汝还在囚中
军情之事,与汝无干
粮草为重,兵家常识
分兵把守,我早已有安排
主公,那淳于琼嗜酒如命,纵饮无度
无思无谋,整日栏醉如泥
如此昏庸无能之辈,怎能当此大任
来人
将这狂徒打入死囚
重枷重镣 主公
没我的命令 不得放他出来
沮授冒死前来进言 大祸将到
要清醒呀,主公
主公…
传令 将那看守斩了,另换一人
那是何人? 往何处押解?
回许先生的话
方才巡哨拿住 这个可疑之人
他自称是做买卖的
却从他身上搜出 曹操写往许昌的密信
现押往大帐去禀告主公
曹营细作
信在何处?拿来我看
如此军情大事 我去亲自禀告主公
这一仗,我们一定 要把曹操灭在官渡
如何?
主公,主公 好消息,好消息啊
如何好消息 让许先生这般惊喜?
确是好消息 一战可破曹操
请许先生快讲
主公,告辞 告辞
许先生快讲
主公,曹操屯军官渡 与我军相持已久,许昌定然空虚
如分一军星夜奔袭许昌 则许昌可破,曹操可擒也
许公,如何知道 曹操的粮草已尽呢?
巡哨兵士捉到曹营细作
携有曹操密信,往许昌催粮
曹操诡计多端
此信恐是诱兵之计
主公
今若不取许昌 后必反受其害
曹操固然奸诈 此信却不能不信
主公万万不可 坐失良机呀
许攸愿以性命来担保
汝怎敢担保 此信不是曹操的诱兵之计呢
许先生 对曹操的心思为何如此了解
主公
说呀
军情大事,我岂敢儿戏
曹操信中已讲的明白
粮草难以接济,军心将乱
官渡难守,这还能有假吗
主公,审配先生 自邺邯有信呈报主公
念 是
承命前往邺郡操办粮草,悉已齐备 不日运抵,已解主公之虑
另有一事特禀主公,许攸
读下去
是!
许攸在冀州之时
曾滥受民间财物 且纵令子之辈多科税钱粮
饱入私裹,今已收其子侄下狱
主公,此为审配诽谤 主公万不可信啊
汝个滥行匹夫 有何面目在我面前献计?
我知汝与曹操有旧交
莫非
今又受他财贿
赚我分兵,好让曹操破我!
我,我
许先生,可有此事?
审配害我,审配害我
我本当将汝斩首
今权且寄头在项 左右
推出去,推出去
今后不许再让他来见我
审配害我
审配害我
审配害我
忠言逆耳 竖子不足为谋
袁绍不纳忠言
以后必为曹操所擒
何不去投曹操呢?
畜牲,人都没得吃 你们还糟蹋粮食
要不是看主公的马
站住
请报知丞相 巡哨兵士拿住这位先生
他说有要事求见丞相
丞相昨晚 与各位将军议论军务
方睡不久 有事醒后再报
这位先生说事情紧迫
不可延误
怎么如此罗嗦
丞相刚睡,谁敢搅扰
孟德
孟德
谁在外面喧嚷啊
南阳许攸来投
好呀
公乃汉相 许攸乃布衣,为何如此谦恭!
不不不,来来来
你我只论朋友 岂敢以名爵相论哪?
来…来,快请,快请
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