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阳光之下》第24集柯滢噩梦不断连莲与母亲撕破脸The Confidence EP24【芒果TV青春剧场】

Channel: 芒果TV青春剧场 MGTV Drama
二組就位二組就位
五組就位五組就位
嫌疑車輛沒有動靜
各小組注意
沒有我的命令不准行動
收到
六組就位
沒有發現接頭人
這老金和小武的車
還沒查到
隊長
這仨肯定是誘餌
這貨肯定
在老金和小武的車上
宋警鐘
馬上排查
所有通往山區的省道
你親自去啊
上山區高速快點
我說電力大哥
這前面
應該沒有檢查站了吧
咱什麼時候交車
快了
小心
挪開
我自己去啊
大哥你看
我這細胳膊細腿的
哪兒挪得動啊
再加上你看這外邊
這麼
是吧
什麼
這錢誰給啊
不是
什麼情況
肖隊
各小組詢問要不要抓人
繼續跟
沒我命令不准動手
通知邊防
協助查找老金和小武
無論如何也要找到他們
開車
小心點
快快快
跟上
這是乾什麼
折騰一圈
又給我原封不動地
送回來了
幫朋友一個忙
聽說請大師算過
必須送現金過去暖暖場
生意才紅火
那我還得重新清點一遍
不夠麻煩的
劉社長
儘管清點
少了算我的
來趕緊搬
多來點啊
多來點
楊律師
今天高興啊
無論如何得多喝兩杯
謝謝
與誠
猛子
你們兩個都辛苦了
今天呢
咱們先小小地慶祝一下
等他日大功告成
我們再好好地
喝頓大酒
好好喝啊
謝謝老爺子
謝謝二叔
有什麼情況
立刻向我匯報
這一夜
你們啊辛苦了
你的判斷完全正確
你說的那個
借了山民的電話
向你報告情況的人
是我線人
那個小
是他
及時地報告了
運輸的地點
立了大功
沒問題吧
為了不打草驚蛇
下手的地點選擇了公海
放心吧
黃金全部被我們扣留
一克都沒有流失
那就好
那就好
那個小武
現在在哪兒
兩種可能
一種是跟上他們了
要不然
他不可能不跟我聯繫
還有一種可能
就是他被發現了
被滅口了
大哥
真不是我胡說拍馬屁啊
就你這招太高了
弄得那幫人是團團轉
每一次
我一想起來他們啊
我就
猛子
得意不猖狂
失意不喪志
要記著
謹謹言慎行
我記著
記著呢
與誠啊
你那邊還要抓緊時間
他們要的
咱們給了
咱們要的
他必須給我們
盡快地辦妥
明白
公司內的事
我跟你說了你也不懂
等回頭有時間
我會慢慢地給你講的
明白明白
對了大哥
那個阿聲
最近弄的那個什麼
奧新汽車現在挺火的
奧新汽車現在挺火的
有好多人給我打電話
托關係說看能不能給
要不你給阿聲打個招呼
給我弄個十輛八輛的
不是那
那些關係戶咱得維著
公司內部的事啊
你還是少摻和
我這我沒摻和呀
咱自家產的東西
我又不是不給錢
不是
這點待遇我還拿不到啊
二叔
車的事公司是有計劃的
得一步步來
不能隨意打亂的
按計劃啊
按計劃
他把那女人
還往公司裡帶呢
這兩天好像是沒有
什什麼女人啊
多多我多我多嘴了
我錯了
誰啊
怎麼回事啊
什麼
疤臉
不到底怎麼回事啊
不都說了都
都穩了嗎
那你怎麼出來的
好知道
出什麼事了
那個
貨被緝私給扣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是說都出公海了嗎
誰傳來的消息啊
疤臉
那他現在人呢
貨被扣了那麼他呢
你說呀
那個
疤臉說
本來都都挺順利的
這眼瞅著
就快到公海了
沒想到這海警出來
說說巡查
這這貨
貨就就被扣了
疤臉沒被抓
會不會是他
借緝私的名頭
吃了咱們的貨
不那疤臉他不敢
他沒那膽
再說了
這個海警什麼時候巡查
他也做不了這主啊
那麼多眼睛看著呢
主要是因為
他沒在那貨船上
他在另一艘船上
那海警也登船了
查著沒什麼事
就把他給放了
所以貨扣了他沒事
大哥
這走私這事吧
它多少還得看點運氣
你你放心啊
那船上人甚麼都不知道
他們就是被抓了
也不會牽扯到咱們
二叔說得也對
咱們計劃得很周密
防火牆夠厚
就算警方懷疑我們
也抓不到什麼把柄
警方要查你
什麼都是早晚的事
那那咱們
必須要穩
不能咱們自己
先亂了陣腳
明白
時運不濟啊
快了
得快啊
餵你好
我不買房賣房租房
所以用不著貸款
起來了
繼續工作了
怎麼樣查到了嗎
謝謝
等你回來請你吃大餐
拜拜
什麼情況
假的
什麼是假的
護照是假的
護照是真的
美國人也是真的
但他根本不是
什麼新能源專家
就一無業遊民
還有過欺詐案底
專家是假的
這麼說
技術肯定也是假的了
關聯交易
什麼意思啊
你看啊
原材料倉庫是空的
車廠並沒有生產
美國專家是假的
那他的技術
也不會是真的
假技術假車
新能源汽車的
國家補貼款
巨額的銀行貸款
還有國企的投資
封氏集團的新能源汽車
根本就是一個
巨大的騙局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
行了你回去吧
你怎麼了
昨天晚上被雨淋著了
哪兒哪兒都不舒服是吧
您今天
怎麼回來的這麼早啊
這不下班我就回來了嗎
您要出國
省裡組織企業家
到歐洲去考察
我也跟著順便出去看看
對了
你有什麼要帶的東西嗎
咱倆說好了啊
別人的我可不管
你我管
還回來嗎
說什麼呢
這次跑了
還會回來嗎
不是
你這孩子你發燒了吧
這不是說胡
回答我
連副市長
您是要去跑路嗎
別鬧
回答我
我不想
被鄰居聽見我的聲音
既然你要要答案
那我就告訴你
這次我去歐洲
是省裡定的
唐副省長帶隊
他點名要我陪同
是因為明年
有可能我要到省裡
去主抓經濟
公務護照
剛發的
你要看看嗎
我的回答你滿意了
封氏電動車的項目
是你主管的吧
你拿過他們的錢嗎
沒有
你是他們的保護傘嗎
不是
你知道這個項目
有問題嗎
有什麼問題
這根本就是一場大騙局
你聽誰說的
你有證據嗎
我不是聽說
是我親眼所見
車廠根本沒有開工
材料庫房也全是空的
外國的技術總監
也是假的
只有騙去的錢才是真的
這都是你調查出來的
沒錯
我現在告訴你
不可能
你撒謊
你什麼都知道
你從一開始到現在
你什麼都知道
你知道封氏集團在違法
你知道他們搞的
是一個大騙局
但你依然為他們開綠燈
保駕護航
做他們的保護傘
為了什麼
你的政績
你的官位
還有你的好處吧
連蓮
我從來沒有否認過
封氏集團可能會有問題
我也跟你說過了
已經成立了調查組
在調查
至於有沒有問題
一切自有公斷
我早就跟你說過
不讓你介入
不讓你介入
你不能單憑表象
你就去判定好壞啊
不是
這盲人摸象的故事
我從小就講給你聽啊
你這麼大了
這點道理還不明白
不讓你調查你非調查
你現在懷疑到我頭上
你就
你就不當我是個副市長
我還是你媽呢
從小到大我是什麼人
你不知道嗎
我有什麼財產
你告訴我
我有什麼財產
除了這個房子
公家分的
還有
你姥姥留下的那個院子
我收了人家甚麼好處
你說呀
我信您的
我信您是因為您是我媽
是我從小到大
最愛最崇拜的人
我自始至終
都以你的清廉
為我的榜樣和自豪
就算像您剛才所說的
你沒有受過賄
可你知道
知道封氏在坑國家
坑百姓
你就這樣坐視不管嗎
你知道他們在犯法
你可以不去製止嗎
那你跟他們有什麼區別
你和那些蛀蟲人渣
有什麼區別
你住嘴
連蓮
媽媽從小教育你
給你講道理
是要把最正確的
道理講給你聽
可是道理是道理
現實是現實
這個世界不是非黑即白
沒有那麼簡單
只不過是
只能考慮自己的利益
有的時候
對嗎
你可真行
從小到大
是您教會我
如何辨別對錯
分辨是非
可現在呢
您又告訴我
這個世界上
沒有對錯可言
沒有是非可分
恭喜你
連副市長
你終於變成了
我最討厭的樣子
小範
派一個人
二十四小時跟著連蓮
還有要告訴封勇
電動車的項目
讓他注意一點
有人開始調查了
進來
董事長
您要的手機買回來了
還有別的事嗎
剛才王總打電話
問您什麼時候在
他有份文件需要您簽署
叫他現在過來吧
好的
進來
期中考試之前我會
給你們準備一節答疑課
你們提前把
想問的問題
都準備好
到時候統一答疑
聽見了嗎
老師
能給我劃一下
這個考試重點嗎
那我直接把考試卷子
給你好了
也對
柯老師再見
老師再見
老師再見
有事啊
沒事正好路過
對了
已經查清楚了
那個大衛就是個騙子
而且在美國還有案底
什麼
什麼大衛
郵件不是你發的嗎
什麼郵件
我從來都
沒有給你發過郵件啊
柯瀅
很長一段時間裡
我都覺得
你就是這個世界上
另外一個我
我們相互欣賞
彼此信任
親密無間也無話不說
所以在我的心裡
我覺得我們之間的感情
應該比愛情更穩固
也更長久
但現在
我越來越看不懂你了
我也曾站在你的角度
替你去考慮過
很多種情況
但無論是哪一種
也無法解釋
你現在的變化
我不知道為什麼
你突然變成這樣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你什麼都不跟我說
你到底在隱瞞些什麼
對不起對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
沒事快走
你在聽我說話嗎
我一直在聽啊
那你的回答是什麼
我剛才說了半天
是白說了嗎
連蓮
你剛才說的事
我不能完全認同
再親密無間的朋友
也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
人尚不能
坦然地面對自己的內心
又怎麼能完全
信任另外一個人呢
你說對嗎
還有
每一個人在這個世界上
都是唯一的
再相似的兩個人
也不是完全相同的
你不是我我也不是你
柯瀅
我昨天光腳走路
被玻璃扎著腳了
你說是哪一隻呢
裡面那個是你的人嗎
什麼我的人
連蓮今天到學校來找我
有人在跟踪她
連蓮
她好像也在查
奧新車的事
質問我是不是一場騙局
那你怎麼回答的
你想我怎麼回答呢
你怎麼
今天看起來怪怪的
別總皺眉頭
小心出皺紋
走吧
陪我去拿一下我的包
連蓮出來了快走
別讓她看到你了
沒什麼好擔心的
那小子一看
就是個盯梢的
不敢把你朋友怎麼樣
她到底得罪了誰呢
你聰明的時候
叫人牙癢癢
笨的時候是真笨
她都敢喊
奧新汽車是騙局
你說她得罪誰了
別看我
我都說了不是我的人
想都不用想
是老爺子的人
不過你放心
她媽不是副市長嗎
老爺子心裡有數
不敢把她怎麼樣
封老爺子要是知道
我在幫你查奧新的事
他會把我怎麼樣
那就看你對我來說
有多重要了
腳底有個盒子
送你的禮物
腳底下有個盒子
送給你的禮物
賠你的手機
我我已經換了新的了
這個就沒有必要了
換過來
用我給你買的
算了
別換了
愛用哪個用哪個吧
直行對吧
拜託瑞安
我生病了
我必須得到休息
這是我的權利
我不管你哪裡
是什麼情況
總之我去不了
拜託
我是技術總監
我沒有義務
每天都去展銷會上站台
好嗎
等一下
你們在幹什麼呢
你們這樣是非法闖入
你們知
楊先生
你怎麼突然來了
真是膽大妄為啊
這個柯瀅
看上去不像個善茬儿
殺過人的女人
怎麼可能是善茬儿
別的倒是不怕
就怕她從這個里頭
看出點別的
添亂
謝謝你啊
不客氣
那沒什麼事
我就去忙了
再見
再見
怎麼樣
什麼情況
這個所謂的美國
高科技電池充電技術
其實就是各種研究
拼湊出來的產物
說白了
就是假的
那他們圖什麼
就是騙錢
封先生
小武跟您聯繫了嗎
一直沒聯繫
我這都回來兩天了
一直沒他的信兒啊
你等一下啊
這不槍哥嗎
小武回來了
不是
不是他
我現在
就在小武的住處呢
知道知道
瞞著呢
沒敢跟二叔說
小武失踪了
你讓他幹什麼去了
安全帶
柯瀅
我知道
雖然現在說這些
可能沒什麼用了
但是我
還是想跟你說一句
對不起
之前發生的那些事情
沒什麼事我就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