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老版《三国演义》 第三部三足鼎立第51集义释严颜(主演: 孙彦军、唐国强、鲍国安、吴晓东、陆树铭、李靖飞、洪宇宙、魏宗万、张光北)| CCTV电视剧- YouTube

Channel: CCTV电视剧
这鬼天气成心跟俺捣蛋
去摘几个果子 要是让张将军看见,那顿鞭子
这么热的天,摘几个果子 还犯的了杀头罪?
快 快点
且住 爹,你让我去
不能去,不能 你让我去呀,不能让他们糟蹋桔林啊
不能去 你让我去呀
兵荒马乱的,你不要命了
我的桔林啊 住手
你们都给我滚出来
俺有言在先,此番进川不同往常
路上决不许抢掠百姓分毫财物
你二人竟如此大胆,犯我军纪
将军
说 该当何罪?
将军,将军
跪下
说 该当何罪?
该,该鞭打四十
你们两个自己违反军令 差点让俺老张也违反了军师将令
权且记下这顿皮鞭
下次再犯,一块算帐
起来,把果子都送回去
谢将军开恩,谢将军开恩
都给我听着,以后谁敢再犯军令
抢夺民财,就提头来见俺 听清没有
听清了
赶路
这是谁的军队? 好象是刘备刘皇叔的军队
好人,好人啊 是啊
好箭法,大人刀法,箭法俱精 威风不减当年
如主公不听张松之言
迎刘备带兵入川
哪有今日丢关失地之事
真是引狼入室,自取其祸
大人,张飞军马 已在巴郡城北下寨
进军竟然如此之快
张飞沿途军纪甚严
投降的郡县皆秋毫无犯
所过关隘大都望风而降
我这巴郡城却要挫挫他的锐气 来人
备马 是
慢,大人,据未将所闻 张飞确实勇武过人
当年独居长板桥头,一声大喝
吓得曹军大将夏侯揭肝胆俱裂 倒撞于马下
曹操百万大军,人如潮涌
马似山崩 望风而逃
大人身系重任,不宜涉险
还是深沟高垒 避其锋芒坚守为上
坚守未尝不可 但张飞既然率兵来此
必不肯轻易退走 迟早还不是要与他一战
彼军远道入川 日久粮草难以为继
况且张飞性如烈火 一旦被激怒,必大肆酗酒
鞭打士卒以泄其愤
那时军心必然生变,再乘机攻之
岂不事半功倍
入川以来,一路关隘十有九降
不知此关守将何人 竟敢顽抗
细作已探得情况
这巴郡太守名叫严颜,年逾六旬
能开硬弓,善使大刀
传言有万夫不挡之勇
他已经在城中扬言 说将军进得了西川,过不了巴郡
老匹夫也敢口出狂言
立即派军使入城,告诉严颜
张飞想说什么?
张将军说了 进城告诉严颜老匹夫
早早开城投降 饶全城将士百姓不死
若不归顺定要踏平城郭 杀个鸡犬不留
大胆狂徒,与我拿下 是
两军交锋,不斩来使
回去告诉张飞匹夫
我西川只有断头将军 没有投降将军
割去耳鼻,轰出城去
放开我
放开我
将军,将军,将军
备马
严颜匹夫,欺凌军士是何本事
有胆量就爬出城来
尝尝你张爷爷丈八蛇矛的厉害
我们坚守不出,看他怎样
放箭
严颜老儿,放箭算什么本领?
是好汉就下来与我拼个死活
看来,是该笑
张飞连日作松懈不备状
想用这顽童伎俩骗我出战
真真可笑
他如此急于求战,足见粮草不多
看来,这缩头乌龟硬是当得
真真气煞人也,去拿酒来
张将军 你不是与诸葛军师击掌明誓
取川路上 军前再不饮酒了吗?
严颜老儿如此恼人 俺哪还管得这许多
快去,快去,与俺取大瓮酒来
是,是
快去
俺这瓮好酒珍藏多时 竟丧于你手
混帐东西
将军饶命,将军饶命
将军
你先委曲一下吧
来呀,把他押到巴郡城下
定是百般求战不得,旧习复发
大人我军若乘此杀出城去定 能一举破敌
此乃张飞之计,休要理他
看看热闹岂不是更好? 请的乐工来了吗?
按大人吩咐,已经来了
好,让他们奏乐,命士卒喊话 是
好啊,将军
严颜老儿,是好汉,你就滚出来
爷爷与你战一百回合
张飞匹夫听着 劝你速速 滚回荆州可免一死,不然
我这巴郡城下,便是你葬身之地
严颜老匹夫,早早开城投降
若爷爷打进城去 定杀你个鸡犬不留
严老匹夫,等张爷爷抓住你
定要活剥你的皮,生吞你的肉
你这不知死活的老贼 射箭
倒酒 是
大人,这两天张飞忽然不来挑战
莫非有什么诡计?
张飞一勇之夫,只有顽童把戏
有何计谋可言
不过这两日城外四周小山上
倒有一伙一伙的军士结伴砍柴 不知是何缘故
我也注意多时了 这些人砍柴是假
探路是真 是张飞想找小路绕过我巴郡
大人,这
张飞想同我斗智,岂非自讨苦吃
苦想不走巴郡 只有城西一条小路
可绕道雒城
此路可作诱饵,引他上钩
引他上钩
可派一名精干细作出城 潜入张飞营寨探察动静,尔后
就用此刀割颜老儿肉吃
严颜老儿,我非吃你不可
将军
我在营中巡哨 见一人形迹鬼崇四下窥探
必是严颜军中细作
故将他抓来,请张将军发落
严颜细作
来得好,来得好,立即押来 是
来,来,把酒瓮搬来
将军
快,少罗嗦 是
走  快走
上酒,快上酒
好酒
真是好酒
你是谁 大人,小的不是细作是城中百姓
城中百姓
我都认得,怎就没见过你呀?
大人,大人,您实未曾见过我 我确是城中百姓
你,不是百姓
你,你是严颜
我,我要剥你的皮
吃你的肉 将军,将军
滚开
住手
大人都说你爱民如子 从不滥杀无辜
是那严颜老儿 把城中粮食搜刮一尽
小的没有办法 才混入营中讨口吃的
求大人开恩啊,饶命
那,你是好人喽
确是好人,确是好人
那 那好
就赏你一口饭吃
谢大人开恩,谢大人开恩
明日
随我营中小校,上西山砍柴
你可愿意? 愿意,愿意
愿意?
几位老哥说啥呢?
说啥?说路,绕巴郡的路
算了算了,跟你说也没用
谁说没用啊? 这位老弟可是本地人
这可是咱救命恩人,贤弟
你说这巴郡周围,究竟有没有路
我可不敢说,万一城里老将军知道了 非摘了我这吃饭的家伙
都是混粮吃饭的,谁也卖不了你
好吧,看在几位老哥的面子上 我索性说了
不过几位可千万别说是我说的
那是,那是,不会,放心吧
在这山根底下,就有一条小路
可以绕过巴郡通到雒城
就是遍地荆棘,实在难走
管他呢 只要与将军交了帐就行
走不走,那是他的事
今天这顿鞭子是挨不上了
走,下去探探
今天砍柴,探到什么路径没有?
好,探路有功,重重有赏
谢将军
严颜老儿坚守不战
我军粮草不足,不能与他久缠 事不宜迟
今夜二更造饭,三更起程
我在军前开路,粮草辎重
放在后队,全军随我,绕过巴郡
直取雒城
我料定这匹夫迟早会忍耐不住 必有此念,立即传令
今夜我军也二更造饭,三更起程 去城西小路等他
将军,张飞来了,将军,下令吧
不,放他过去,放他过去
等后面粮草车来时,再杀出去
让他首尾不能相顾
那时看老夫生擒张飞
击鼓
张飞在此
严颜老儿,张飞在此
严颜老儿,中了老张的计了
我用我的假胡涂 骗了你的真胡涂
假老张后面跟着个真老张
张将军
将严颜老儿押上来
走…走…
跪下
跪下
别吵
本将军入川以来一路 关隘无不望风归降
你这老,老朽 怎敢顽抗
刘备奸贼,背信弃义,夺我西川
已毫无羞耻,你等这群鹰犬爪牙
何必口出狂言
你好大胆
立即推出去与我斩首 斩首,斩首
斩首  斩首
要杀便杀,愿砍便砍
还怕你不成
我四川只有断头将军
没有屈膝之辈 走
只有断头将军,没有屈膝之辈
老将军果真慷慨忠义
我不能就这么让你去死
劳将军慷慨忠义 俺久有所闻
今日得见,深为钦佩!
方才言语冒犯 望老将军多多宽恕,切勿挂怀!
老将军乃豪杰之士 久事刘璋暗弱无能之主
大才难展,壮志难酬
实属明珠暗投,岂不可惜!
刘皇叔伟略雄才,宽仁爱士
广结天下豪杰,深得民心
将军身为汉臣
何不趁此良机,弃暗投明?
俺张飞若能与老将军 一同辅佐刘皇叔
共立勋业,实乃幸事
深望老将军不弃
张飞不才 恳望老将军能助一臂之力
败军之将,焉敢受此大礼
将军如此恩义
我严颜敢不以死相报
一路上幸有老将军 相助才得以畅通无阻
翼德与军师分路入川 未曾想到翼德
走陆路竟能先到一步 真乃奇事呀
从巴郡到雒城
一路关隘四十五座 都未动一刀一枪
这全先靠严老将军德高望重
若不是严老将军,我定输与军师
主公,从荆州出兵时亮曾与翼德 击掌打赌
今翼德得胜,令人心悦诚服 可喜可贺
只是可惜
军师,何言可惜
翼德,当初你我打赌 却未说明赌注为何物,岂不可惜
赖帐决非君子所为 我不要军师输金输银
我只要军师与我一瓮好酒
让我痛饮一醉便成
主公,翼德勇武过人 如今又能用谋
真乃主公之洪福也
三弟,日后还须自勉 切不可恃功自傲
大哥放心就是
严老将军,翼德若非老将军扶助 怎能立此头功
请上受刘备一礼
此皆张将军威名所致 老朽归降来迟 何功之有
老将军不必过谦
此甲备已穿用多年
坚韧无比今送与老将军 聊表寸心
主公
多谢主公厚意
严老将军,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吩咐下去摆设酒宴 为严老将军接风洗尘
我已命人去取好酒,为翼德庆功
军师真是言而有信哪
犒军三日,准备攻打雒城
昨蒙差遣,结好荆州
不意主公左右不得其人 以致今日如此
现雒城已破,张任授首
然刘荆州仍念旧情 不忘族谊
主公若能幡然归顺 量刘皇叔必不薄待,望三思裁处
法正奉派不归,卖主求荣
如今竟又为敌张目 逼我投降刘备
真乃是忘恩负义的小人!
怎么,眼看刘备兵到绵竹了
你们就拿不出个主意来
若说主意
主公,目下只有派人速往汉中 求张鲁出兵援助
张鲁于我有杀母之仇,岂肯相救?
可先说以利害
西川有危,则汉中难保 再许以报偿,必肯出兵相救
事到如今,也只好照此一试
没想到 同宗兄弟,竟至如此相逼
真是人心难测
刘季玉毁书拒降,乃是意料中事
既如此主公发兵进攻成都 亦是顺理成章
还有何消息?
有人曾向刘璋献计 烧尽仓米良谷
将巴西、梓潼之民全部迁往涪水以西
坚壁清野以待我军
如此,我军危矣
主公无须多虑
以刘季玉为人,必不肯如此
孝直所言有理
如此可谓万幸
主公,军师 西凉马超今日归依张鲁
现领命来救刘璋,率兵两万 攻打葭萌关甚至急
孟达、霍竣二位将军 报请速速救援
马超久在陇西与曹操周旋 何时又效命于张鲁?
马超英勇非常 须翼德、子龙方可匹敌
既如此,何不派翼德前往?
大哥
主公先莫对翼德说明,容亮激之
大哥
大哥,军师 听说马超攻打葭萌关
我老张早想会会此人 请大哥,军师速速派我前往
军师,说话呀
哎呀,快急死老张了
翼德,不得无礼
军师,如何打算?
马超武艺高强,非常人可比
眼下只有火速去荆州 搬请云长方可与敌
军师好小看人 有我俺在此为何要请二哥
为何发笑?
俺在长阪坡退曹兵百万 入川又立头功
论智论勇,俺哪里不及马超?
军师
当年曹操被翼德吓退 只是因为不知虚实
那马超在渭桥杀得曹操割须弃袍 几乎丧命,天下谁不佩服
只怕是将云长搬来 也未必能胜啊
军师既这样说 我更要去与马超比个高低
亮决非小看翼德实在 是为翼德名声着想
军师,张飞一世不图虚名 只要杀个痛快
此次我一定要去 若不能胜,甘当军令
翼德肯立军令状 任先锋也未尝不可
主公还须亲自督军前往 亮留守绵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