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毒妃001鹤染新生【淘漉出新专辑啦!【京涛拍岸】免费听哦!】
February 23, 2021
Drop Subs Here
First line starts at Updating... Updated

Channel: 丸子小説
第一集
東秦
天河28年
早春,
這一年的冬季很長,
已經過了立春節氣,
卻還是在兩日前下了一場大雪,
雪雞兩尺地動天寒,
白鶴染是被人用針扎醒的,
亦是恢復的那一刻,只覺四周寒風凜冽,戈面如刀,
他很詫異,
明明都被人一槍打死了,這怎麼又活了過來?
明明死時是盛夏,
這拍臉的冰霜又是怎麼回事?
他的兩隻胳膊被人反置在身後,雙膝跪在厚重的雪層裏,
耳邊傳來兩個年輕姑娘的聲音,
妄想回覆分去大小姐敵女的尊榮。
白鶴染
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8年都沒能把你給病死,也是命大,
但是命再大,今日也到了頭。
二小姐
別怪奴婢們心狠,
要怪就怪你生在文博功夫,
要怪就怪你死了親孃還佔着敵女的位置,
背後的針扎感又來了幾下,他想回頭看看身子卻動不了,
眼睛也睜不開,就只有意識是清醒的。
那兩個人說的話他每個字都能聽懂,
連在一起卻又不明白,
還不及多想,身後又傳來一句,
你去死。
從今往後
文革功夫只有一個迪女,
他被人從背後推了一把,前方竟是萬丈深淵。
該天殺的
他在墜落一半的時候全身能動,徹底清醒過來,
大量不屬於他的記憶涌入腦中,伴着巨大的刺痛,他彷彿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東秦王朝,
文國功白興言,14年前吧檯大叫贏取方國郡主脣於蘭4年,
蠢魚來生笛,女白鶴染,
後期兄長奪敵失敗,淪爲階下囚,蠢於蘭自此鬱鬱寡歡。
原本看中陳奕來翻國郡主地位的文國功夫也如臨大敵,火速休慼,
連帶着對江江兩歲多的小女兒也不願繼續撫養,
一妻一女流落街頭,
數月後脣於蘭將年幼的女兒送回文國宮府門口,求文國宮白星年將其養大,然後自己一頭撞死在門柱上。
那小女兒自此受了大刺激,身子一直不好,成了文國功夫的恥辱。
三年前,
府上幾位小姐相繼染了風寒,
有話傳出
說白鶴染病氣沖天,繼續留在府中,恐過了病氣給旁人,
於是府上連夜將人送出京城,扔到一個生活在北邊小縣城的旁支族人家裏明月養病,
大量信息灌入進來,他驚詫之餘就只剩一個念頭,
這是穿越了嗎?
冠耳風聲突然終止,
山崖見了底,
他沒摔成肉餅,落入了水潭之中。
白鶴染塗染心經,
這不是鯨魚,山崖下面是一眼溫泉,
而是鯨魚它居然落進了一個人的懷裏,
可惜那人沒能接得住他,
他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像個鐵球似的,
從那人懷裏滑過一下,然後就咕咚咕咚的往下沉了去。
他變得出
扎在背上的針帶了毒,
也可以很精準的判斷出是什麼毒,甚至還知道這句身體的原主就是因爲這種毒而死,
只是如今靈活換成他千年成旗的起義血脈也隨之而來,
這種毒於他來說根本沒有任何意義,倒是背後的針扎的渾身難受,
關鍵不止針扎的難受。
他不善水性掙扎間還很不巧的碰到了一個不該碰的東西,
均木練精了,
好好的泡個溫泉,突然就被砸了,
光砸還不夠,
居然還
咚咚咚咚沉了。
這一刻他的內心是崩潰的。
白鶴染起初根本沒反應過來抓到的是個什麼東西,
它掉下來的地方太高,
下沉過猛,好不容易有個抓頭,那肯定是不能撒手的。
於是緊緊抓住了東西,
以此來穩住自己繼續下沉的趨勢,
說來那東西也奇了怪了,
起初軟乎乎被他一抓之下就起了變化,並且隨着他一起往溫泉底下沉了去,
他睜眼擡頭,半透明的溫泉水裏隱約能看到一名年輕男子憤怒的目光,
瞬間明白過來抓着的東西是什麼,
不由得陣陣心虛,
驚慌之餘一口水嗆進肺裏,
鈞木臉疼得全身都抽筋,
他想掐死這個丫頭,
可對方沉得比他快,
整個人都在他腳底下,
卻偏偏一隻胳膊伸起來死死,抓着他那處一動他就疼,
要自救就得先救他,這簡直是軍墓裏活到18歲做的最艱難的一個決定。
他忍着滿腔怒火將人往上拉了一把,
白鶴染正覺一口氣就要換不上來,突然得酒張口就想說謝謝,
卻又忘了自己是在水裏,
於是40多度的溫泉水就又喝了兩口,
他本來水性就不好,這一連三口溫泉水進度差點沒被嗆死,
終於得救,
一露頭就開始吐水,還不停的咳嗽。
君木林有一肚子火想發,但還是先往後退了,退兩腿夾緊,
他盯着白鶴染,
手臂癢了又癢,真想一巴掌把人拍死,
他倒是動作快,趕緊就轉過身給了他一個後背,
拍趕緊拍快點。
呵呵可是我
ha ha ha ha ha。
君木林也不含糊,
反正憋着火呢正好發泄出來,
於是就聽砰的一聲,白鶴染嗆的水終於全吐出來,
可是緊跟着就是兩聲大叫,
一個叫的是
一個叫的是
什麼東西?
君木領盯着自己沾血的手,
瞳孔縮了又縮,
你背上什麼東西扎人?
白鶴然欲哭無淚,
真被拍進肉裏疼得他直冒汗。
不是說要拍死我嗎?
那就該多十幾分力氣我才能死得掉,
這沒法活了。
想他讀麥白加那是21世紀五大古老家族之一,
則奈傳承到這一代,就只剩下他白鶴染一個人,
守着幾千年積累下來的家業,這句歲月漫長,
無趣的快要長毛,
他經常坐在白家大宅裏一發呆就是一整天,
他很想把自己給堵死,
因爲活的膩歪,
然而他體質特殊,百毒不侵,是了無數次都未遂,
以至於這麼些年他就沒幹別的,就自己跟自己做鬥爭,每天都在做毒品實驗,
唯一的目的就是把自己給毒死。
不過好在白家仇人夠多,他才稍微放鬆一點警惕,就被人一槍打中心臟,
白鶴染很享受死亡,
因爲呢對他來說是一種解脫,
只是沒想到好不容易把自己折騰死了,偏偏又活過來,
這叫什麼事?
白和冉轉過身來,一臉生無可戀的模樣,
他能感覺到這身體並不屬於自己,也能聽出來推自己下來的那兩個人說的話,跟讀賣百家沒有任何關係,
可一切卻又是那麼的熟悉,
恩恩怨怨竟跟前世的百家如出一轍,
這就讓他起了性質。
擡眼看相面前的男子,十八九歲模樣見梅英艇,名謀銳利如鷹,
因憤怒而緊敏的脣顯得有幾分博寒,
可配上棱角分明的輪廓和周身散發的逼人盛氣,展現出來的竟是傲視天地的強勢和渾然天成的高貴與優雅。
最要命的是這男人的一對眼珠子竟泛着一層淡淡的紫光,
邪魅混合着神祕感撲面而來,讓他的小心臟不受控制的撲騰撲騰急跳了兩下,
本想收回的目光就沒收成功,咽了咽口水,忍不住又多看了兩眼,
只是白鶴染能清楚地感覺到這男人也中了毒,且比他所中的毒厲害很多。
他血脈稟異,
自身之血能解百毒,
但同時也是世界上最毒且無解的毒藥,
甚至他摸誰一下誰都會有過敏反應,
這導致他在前世沒有朋友,所以孤單。
之前他與這男人的身體有過接觸,
但現在看來卻並沒有讓對方感到不適,
要不是真上知毒能自動化解,他幾乎要懷疑血脈,沒有隨着他的靈魂一起穿越而來,
他往前湊了湊,
這男人可真好看。
君墓裏讓它整得有點心理陰影,
他往前他就往後,他再往前,他只能伸出胳膊將人攔住。
站住,
他瞪了他一眼,
你最好不要說話,
這溫泉水裏的硫磺酸是能夠壓制甚至抵消你體內毒性,
但你一說話可就破了功,
再多說幾句,之前的努力就白費了。
君木嶺都無語了,一時間拿不定主意,是該發火殺人,還是該找個角落先躲躲,
畢竟他眼下是什麼都沒穿的,
對方卻一身衣袍利利整整,這不公平,
他十分糾結,
白鶴染這時已經擡頭向上看去,
煙有溫泉,視線上方起了層薄霧,但還是能見萬丈高崖直垂聳立,
自己就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
雖然下風是水,但若不是在墜崖之前,這身體裏就已經裝着它的靈魂,
只怕即便先前不死,這一摔也得沒了命。
他收回目光。
剛纔的事兒
對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
說話間還又低頭往水下瞅了去,
菌木臉胸悶氣短,
你不用說到什麼就去看什麼,呀
他擡起頭
嬉戲鼻子,
一冷一熱之下好像還有點感冒。
總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剛剛那樣的行爲只是人在危難時的自然反應,
我把你
你的那個
當成了居民稻草,
可真怒了。
逗湊。
你敢再說一遍,
這丫頭居然拿稻草來侮辱他,
oh
不是。
他在心中選擇用詞,
應該叫什麼?
木棍。
梳妝。
梳妝也是小梳妝,
他放棄這個話題,
面上有些煩躁,手臂往後面背過去,試圖拔掉背上的針,
可是試了幾次都夠不着,於是乾脆轉過身。
不是問我背上有什麼東西嗎?
就是這些針你能不能幫我把它們拔出來?
絕對不能。
他只不過到邊關去打了一年的仗,如今冬季民風已經開花到這種程度了,
君木連面色沉了下來,
你究竟是何人?
他卻不耐煩了,
是嗎?
咱們平水相逢雖說有了那麼點點肌膚之親,但是情非得已無心之過,
沒必要,因爲這個就要打聽我的老底,要我爲你負責。吧
他說着話轉過身,長髮帶着水花飛濺起來,甩了他一臉水珠,
他深吸一口氣
罷了,不跟瘋子一般見識,
給句痛快話,
能不能幫我把後背的針拔下來?
作爲報答,我可以幫你解讀。
幫我解讀
君木列雙眉緊皺死死盯着前面的女子靜替新升至極點。
這小姑娘能看出它泡在溫泉裏是爲了化解毒性,已經足以讓人驚歎了,
這會兒卻又說能解了他的毒,若非真是瘋子,那便是有些來頭的人。
再看看他自己從掌心到手臂,在這潛心
皮膚,除了因溫泉水而泛起的紅潤之外,並沒有任何不適的反應,這更讓他詫異。
他有外皮從小就害怕女人碰觸,
除了將他養大的皇后娘娘和皇后的女兒君靈犀之外,其他異性只要站他三步之內他就會打噴嚏,
已經碰觸身上還會起疹子。
可是很奇怪,這個小姑娘與她之間何止接近和碰觸,
人家說的沒錯,都已經肌膚之親了,
他的身體卻並沒有任何特殊反應。
當然除了被他握過的地方之外,
也就是說他居然對這個小姑娘沒有產生排斥,
這沒有道理,
喂到底成不成交?
白鶴然有些急了,
溫泉水本來就熱,
背上十幾根縫衣針扎進肉裏,一動就疼,
載着他剛剛穿越過來,還有一大堆事情需要理順想親,
縱使這男人容貌絕世,他眼下也沒心思再多欣賞,
行就行。
不行我再想想別的辦法,你給句痛快話。
一個大男人別婆婆媽媽的,
拼磨嘰。
Drop Subs Here
First line starts at Updating...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