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老版《三国演义》 第三部三足鼎立第49集刘备入川(主演: 孙彦军、唐国强、鲍国安、吴晓东、陆树铭、李靖飞、洪宇宙、魏宗万、张光北)| CCTV电视剧- YouTube

Channel: CCTV电视剧
建安16年(公元211年)
益州牧刘璋
邀请刘备统兵入川 助其抵御张鲁
刘备五万大军一路号令严明
对百姓秋毫无犯,颇得西川民心
刘璋得报,从成都特意赶到涪城
准备亲迎刘备畅叙同宗兄弟之情
休要再言
玄德是我同宗兄弟 岂能夺我基业?
主公,此去涪城 乃是赴刀剑丛中
必为刘备所害,万万去不得啊 主公
黄权食禄多年 不忍主公受他人奸计
还望主公三思啊
我意已决,不必再言
主公,主公,万万不可
万万不可前往啊
当断不断,无益于主公之大业啊
主公,主公!
万万去不得啊,主公!
出城
主公
主公,主公!
主公,停车
主公!
主公,怎么回事?
是从侍王累,他说主公若仍不听从劝告 他就割断索帛,撞死于城下
拿谏章来
益州从侍,臣王累 泣血恳告
窃闻良药苦口利于病 忠言逆耳利于行
昔楚怀王不听屈原之言 为秦所困
今主公轻信张松之言 欲迎刘备入关,恐有去无还矣!
倘能斩张松于市 绝刘备之约
则蜀中老幼幸甚 主公基业幸甚
大胆!
我迎刘玄德来就是为抵御张鲁 保护西川百姓祖上基业
你竟敢祸乱人心,一再污辱我
究竟是何居心? 为什么这么大胆?
主公,多多保重!
臣去了
主公,念王累一生忠心事主
还恳望将其厚葬
此去涪城,路途尚远
此间之事,就请别驾悉心料理吧
出城
前面就是了 主公到了
主公,刘皇叔到
主公,请
承蒙兄长远来相助 一路劳苦,请先受小弟一拜
关山阻隔,戎马倥偬 你我兄弟竟多年无缘一见
今得相会,真是大慰平生
此乃军师庞统
道号“风雏”尚有文武诸将官
请玄德兄入城畅叙 请
皇兄请看,这就是涪关
主公 今日席上,看刘季玉为人如何?
季玉乃诚实之人 我也当以诚相待呀
季玉虽善,其旁张任 刘瑰等将却皆有忿忿之色
以统之计 明日主公设宴答谢季玉
可于帐外埋伏刀釜手百人 听主公掷杯为号
就在席上杀了他 而后大军直取成都
如此,则刀不出鞘 弓不上弦,西川一举可得
迁延日久 恐反生不测呀!
季玉诚心待我 岂能忍心如此
况我初到蜀中,恩信未立 若行此事,必令天人共怒
公此谋,虽霸者亦不为也!
明公,某等非为自己
与刘季玉亦无私怨 只是顺应天命而已
明公远涉山川
驱驰兵马而来此地 进则有功,退则无益;
若因一时不忍,迁延时日
一旦机谋泄露,反为他人所算
不如趁此天与人归之时
出其不意早定大业!是为上策
主公,孝直所言极是
望主公三思,切莫坐失良机
恩信未立之计,不可操之过急
此事无须再议 二公早些歇息去吧
可笑黄权、王累妄想猜疑
根本不知我宗兄刘备为何样人
如此仁人君子前来相助
那曹操、张鲁何足为虑
若非张别驾尽心 岂不失之交臂
主公
此时欢喜恐怕为时尚早 刘备柔中有刚,其居心究竟如何
尚不可知 还须提防为是
方才席上我就看出 你们几人面色不对
你等为何如此多疑?
吾兄分明是至诚君子 哪里会有二心?
便有二心
区区数万兵马对我川中 数十万将士又有何能为?
取黄金500两,送往成都 赐与张别驾,以彰其功
主公执意不听谏阻,请刘备率兵入川 今又亲迎刘备于此
只恐主公迟早必被刘备所算
我观刘备,不似奸诈之人
只恐庞统、魏延等人心怀叵测
来日刘备请主公去他寨中赴宴 只怕凶多吉少
如有不测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贤弟,请 仁兄,请
诸位将军,请
贤弟,请
列位大人,将军请了
今天我家主公与刘益州聚会于此
未将魏延得陪,实是三生有幸
未将愿舞剑一回 为诸公助兴下酒
贤弟,请
贤弟,请
舞剑必须成双 未将张任愿与魏将军同舞助兴
未将刘封,愿为二位将军助舞 我等愿群舞一回以博列公一笑
贤弟哪里去 兄长,我
住手,都把刀剑放下
我们兄弟相聚,本是饮酒同乐 共叙亲情,又不是鸿门宴
谁要你们来舞刀弄剑的?
哪个不把刀剑放下,立即斩首
还不把剑放下?
尔等也都退下
去掉刀剑!
我们兄弟是同宗骨肉 共商大事
公等不必多疑
看酒!
请满饮
诸公放心 我刘备若有害弟之心
天理不容,其罪当诛
诸公若信得过刘备 就请满饮此杯
主公,张鲁大队兵马 正往葭萌关而来
贤弟不必过虑 愚兄此来本是为贤弟分忧
明日我便统领兵马前往葭萌关 抵御张鲁
贤弟只需随时接济粮草 他事尽管放心
兄长恩德 小弟今生今世决不敢忘
天与不取,人复何为?
今日席上之事,若非备亲自阻拦
必然不可收拾,公此谋为不妥
主公亲统大军入川
日久孙权必有夺荆州之心
统做此安排 为辅助主公 早定取川大计,勿失良机
公用心良苦,备自然知道
却为何如此急迫? 必欲陷备于不义
今后切莫如此
即如此,主公且安歇,统且告退
军师也请早些安歇
刘备统领大兵进入西川
现正驻守葭萌关 助刘璋抵御张鲁
孤有意趁此收回荆州 但虑孔明关羽在荆州驻守
诸公有何良策? 主公
刘玄德早有若诺言 取了西川便还荆州
此时前往攻取,恐为不妥
见了吴侯 国太可千万别提是我报的信啊
我知道
主公
刘备远涉山川,很难及时回兵
主公何不先派兵截住川口 切断刘备归路
然后,统领大军攻击 荆襄岂不是一鼓可下
是谁想害我女儿性命?
国太
你辅佐我儿多年 竟敢出这种坏主意 真该斩首
国太息怒,国太息怒
国太息怒
你妹妹嫁给刘备为妻 现在就在荆州
你若带兵前往攻打 你妹妹岂不性命难保?
母亲
你执掌父兄基业
坐领江东81州,竟然还不知足?
只顾攻城夺地 全不念骨肉亲情,你
母亲教训的是,孩儿遵命就是
我就这么一个女儿
她若有半点差池 我定不与你甘休!
还不给我散了
是,是
还不散了 快 快
主公
子路
国太不许发兵 我看只能另图良策
母命难违,实是棘手
这也不难 可先派人接回郡主
再出兵还有何碍?
她如今已是刘备之妻 岂能说回便回?
主公只需派一心腹 带少数兵丁,潜入荆州
假说国太病危要见亲女一面
郡主能不立即赶回?
好便好,只是…
咒国母生病似有不妥
总是国事为大
况且此计正为成全国太母女之情 有何不可?
刘备之子阿斗现随郡主 可一并带来
然后发书敦促刘备 归还荆州,换回阿斗
刘备平生只此一子,爱惜如命
定肯舍地换子
那时荆州不取自还 岂不是好吗?
确是妙计
纵使刘备不肯
再动干戈,也毫无妨碍了
请慢! 我见夫人
夫人!
夫人,周善来了
快领他过来 是
夫人
你远路跑来荆州 莫非有什么紧要事情?
夫人,国太今日忽得急病 夫人即刻回去,还来得及
若是迟疑 只怕就难见国太一面了
国太向来康健 怎么病得如此厉害?
有道是人有旦夕祸福
何况国太年事已高
国太得的是什么病?
这… 小人也说不清
只听吴侯说国太病势沉重 三餐不进粒米早晚只是念着夫人
梦中也总说想见夫人一面 吴侯亲写书信在此,夫人请看
分别方才三年 不想母亲病得如此厉害
夫人,刻不容缓 请赶快收拾起程吧
皇叔远赴西川 府中大事都交军师料理
我须先通报军师,才能动身
若军师说要皇叔回命再走 岂不误了大事
不辞而去,只恐路上会有阻挡
夫人,江边早已备下快船 夫人即刻收拾起程
不等有人来挡 夫人早已离了荆州地界
事到如今,怕也只好如此了
国太还总念叨外孙
吴侯叮嘱夫人务必带去 让国太见上一面
军师知道,只怕不妥
外婆见外孙,乃是夫人家事 人之常情 军师哪里管得着?
这…
主公驻守葭萌关
名为助刘璋抵拒张鲁
实则在当地广收民心
于日后平定西川大为有益
军师
禀告军师,方才后府门 有吴侯府三人 持国书来见主母
娘,我们今天哪去玩?
今天不是去玩,娘带你去看外婆 外婆?远吗?
远 那赵叔怎么不和我们一起去?
你赵叔… 军务太忙,不能同往
我想赵叔
斗儿 你不愿意跟娘去见外婆吗?
娘,我愿意去
斗儿
将军
赵将军,孙夫人和阿斗 被吴府的人接走了
啊,快追
夫人,请
夫人
夫人,请慢走
夫人,请慢走
夫人,请慢走一步
你是何人?敢来拦当主母?
未将赵云,特来为夫人饯行
开船
夫人
快,追那只大船
别笑了
快,快,快划
快摇
弓箭伺候
放箭
夫人
赵叔
赵云,你怎敢这般无礼?
夫人要去哪里? 为何不通报军师知道?
国母病危,不及通报
主母回吴探病 为何要带走小主人
阿斗是我的儿子 我不带走留谁照看?
主母此话差矣,小主人是主公仅 有的骨血
是当年未将在长阪坡 百万军中舍命救出的
今天夫人要背着主公抱走 是何道理?
大胆!
你只不过是皇叔帐下 一个武夫而已
怎敢管我家事?
夫人要走只管走 只是要把小主人留下
你半路闯进我舱中,手持利刃 分明是有意谋反
若不留下小主人 末将纵然万死也不敢将夫人放走
来呀,把他给我轰出舱去! 是
大胆! 把孩子给我抢回来
别伤了阿斗 快点上
加紧摇橹,船到对岸 看他赵云还有何本事
大人,您看
大人,那是刘玄德的船
赶快迎敌
军师有令,请嫂嫂留下侄儿
子龙休慌,张飞来也
翼德
翼德
不许伤了阿斗 看他们能奈我何?
嫂嫂留下侄儿再走
三叔 为何这样无理?
嫂嫂不以俺哥哥为重 私自回家,才是无理
我母病重,我怎能不该去探望?
那嫂嫂也该记得哥哥临行嘱咐
通报军师之后再走 为何不辞而别
三叔若不放我走,我只有一死 夫人
退下 是
翼德,当真逼死主母 决非臣下之道!
嫂嫂既然执意要走 俺岂能强留?
俺哥哥是大汉皇叔 并不辱没嫂嫂
嫂嫂若是还记得俺哥哥的话 就该早回来
娘,早些回来
斗儿
你看 军师妙计,早有安排
军师,军师
小心 好
军师
子龙,今日虽无长阪坡 七进七出
此情之险,将军之威 则胜于长阪坡矣
夫人,咱们什么时候再回荆州?
孙夫人返回东吴,方知是计
从此孙夫人滞留东吴
与刘备再未见面,郁郁而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