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老版《三国演义》 第二部赤壁鏖战第42集美人计(主演: 孙彦军、唐国强、鲍国安、吴晓东、陆树铭、李靖飞、洪宇宙、魏宗万、张光北)| CCTV电视剧- YouTube

Channel: CCTV电视剧
建安十四年(公元209年)
刘备诸葛亮趁周瑜回柴桑养病 孙权兵败合肥之际
一举夺取零陵,武陵 桂阳,长沙四郡
正在刘备欢庆胜利的时候 襄阳派人来报,公子刘琦因病身亡
公子自幼丧母 继母又每每加害,如今刚刚独立
却又夭亡,实在令人悲伤
生死分定,天意难违
主公,务要节哀保重 尽心置理荆州防务
现孙权收兵合肥,撒回南徐
周瑜若闻公子刘琦夭亡 定要索取荆州,不得不防
主公,东吴鲁肃大人到
军师,今日鲁子敬前来 定是为了荆州,这…
主公只管迎接,如他提出荆州之事 亮自有话答对
哦,皇叔,诸葛先生
我主闻说令侄去世 特备薄礼,派我前来致祭
周都督也再三致意 皇叔和诸葛先生
好,将祭品收下 是
子敬一路辛苦,后堂叙话
噢,上次我到荆州,皇叔曾有言 公子不在,即还荆州
今公子已然去世 我想皇叔决不会食言
不知几时可以交割? 这…
子敬远道而来 是呀,子敬一路辛苦
多日不见子敬,甚是想念 理应先叙旧情,再慢慢商议
子敬兄
子敬
为今日相见,再饮一杯
来,请 请
皇叔
皇叔!诸葛先生!
我为人一向不尖刻 但事关国事,难循私情
依我之见,还是先将 交还荆州之事,定妥为好
否则不好向我家主公交待!
子敬好不通情理 非要逼人和你争辩!
提起疆土之争,谁是谁非 恐怕不能全凭东吴自说吧
自我高皇帝斩蛇起义,开基立业
使天道还复于正统 至今已有四百余年
我主乃中山靖王之后 孝景皇帝玄孙,当今皇上之叔
难道不该分封领地?
再说,刘景升乃我主兄长 第承兄业,又有何不可?
先生,我…
孙仲谋乃钱塘小吏之子 素无功德于朝廷
依仗势力,占据六郡八十一州 仍然贪心不足,反倒想吞并大汉疆土
我倒要问问子敬
刘氏天下,姓刘的倒无份 姓孙的反要强争 可有这番道理?
况且赤壁鏖兵,我主多负辛劳 众将血战抗曹
怎可把功劳单单记在东吴帐上?
若非我在七星坛借来东风 周郎岂能建立半点功勋?
那时江南一破 休说二乔将置于铜雀台上
连子敬家小也只怕不能保全哪!
适才我主不便应答
是以为子敬乃高明之士 不需细说
奈何子敬兄太不体察人意!
军师
先生之言,不能说没有道理
只是对鲁肃甚为不便
有何不便?
昔日皇叔当阳受难之时 无路可走
是我引荐先生过江 去见我家主公
孙刘两家才同心破曹
后来周都督要兴兵取荆州 又是我再三劝阻
皇叔说待公子去世,就还荆州 也是我全力担保
如今翻脸变卦 这叫我如何回复?
此事吴侯与周都督 必然迁怒于我
我死不足惜 只恐惹恼东吴大动干戈
那时皇叔亦不能安坐荆州 岂不被天下人耻笑?
曹操挟天子之名,奢百万之众 我不以为意
岂怕周郎?
既是子敬不好交待
我劝主公立一纸文书 写明暂借荆州
待另行图得立足之地时 便将荆州交还东吴
如何?
不知夺得何处城池 方还我荆州?
中原之地急未可图
西川刘璋黯弱 我主既将图之
一旦得到西川,那时便还
那就请皇叔写个文据
子敬
这回还需先生做保人
请先生在此处画押
好,即如此,我便作保
可我是主公这里的人 难道自家为自家作保?
麻烦子敬也押个字 回去见吴侯时也显得郑重
我知皇叔乃仁义之人,必不欺我
子敬回见吴侯,善言申意 劝他休生妄想
若不准我文书,我翻了脸皮 连八十一州也要夺来
哎,子敬是极明事理之人 两家和气为重
休叫曹贼看了笑话
终是我这老实人两边为难
主公,夫人病情加重 请主公速回
主公且放宽心 速去探望
子敬! 皇叔请便,先生请便
子敬你又中了诸葛亮之计谋也
为何?
名曰借地,莫实是拖赖
取西川便还 如若十年不取,岂不十年不还?
哼,这等文书,如何中用?
先生还为他作保! 他若不还,主公必怪罪于先生
刘玄德总不会负我吧
刘备乃世之枭雄,诸葛亮精于谋略 他们恐不像先生这般忠厚诚实
这…
子敬,不必忧虑 先生是我的恩人
当年领兵起事,路过君家 求助粮草
当时子敬仅有两郡米 却将一郡米相赠与我
此情永生难忘
子敬如今有困难 我岂能袖手旁观
方才随从来报,说刘备夫人 甘氏病故 正在安排殡葬
我有一计 定教诸葛亮双手献上荆州
大都督计将安出?
刘备丧妻,必将续娶 主公现有一妹,极为刚勇
侍婢数百,居常带刀 房中摆满兵器,虽男子不及也
我今上书吴侯,教人去荆州 假作说媒,诱刘备前来入赘
只要将他赚到南徐 便将他囚入狱中
那时再叫人去讨荆州 换回刘备
如此,多谢都督相救
待我赶回南徐禀报主公 即日派谴使者前往荆州,前去提亲
此事非一人不能胜任
不知何人
请向主公转达 到荆州提亲非吕范吕子衡不可
主公还要节哀,以身休为重
甘夫人久病卧床,痛苦不堪
今已仙逝,超脱人世之苦
亦是好事
夫人与我相伴数十年 患难与共
我心中的忧伤,实是难以排解
东吴吕范先生已到荆州 现在府门外
军师,吕范来此何故?
这位吕子衡,早年追随孙策 跋涉辛苦,患难与共,很受重用
现在孙权对他也很信任
噢,原来是亲近之臣
派此人前来 恐怕有我们难以预料的原因
闻听皇叔丧偶 吴侯特派我前来致祭
中年丧妻,乃人生之大不幸也
是啊,人若无妻,如房屋无梁
玄德公乃堂堂皇叔 岂可中道而废人伦?
先生,此话怎讲?
有一门好亲,不知尊意如何?
甘氏与我多年患难与共 如今尸骨夫寒 焉能忍心议亲?
皇叔 我主有一小妹,貌美而贤淑
若两家共结秦晋之好 那曹操便不敢小视东南
此事家国两便 请皇叔勿疑
只是国太钟爱幼女,不肯远嫁 请皇叔到东吴完婚后,再回荆州
此事吴侯知否?
我主不知,我怎敢造次来说媒?
我年已半百,吴侯之妹正当妙龄 恐不相配
皇叔,吴侯之妹虽为女子 其志胜男儿,极有抱负
长说,若非天下英雄,决不出嫁
今皇叔名闻四海 正所谓美女配英雄
岂会以年龄差异而嫌弃?
公且少留,待我考虑一日 再做回答,如何?
好,悉听尊便,暂且告退
恭喜主公
有何喜事?
吕范虽说是来提亲 然而真去江东,恐怕凶多吉少
主公完全可以应允这门亲事
东吴招亲 显然是周瑜为讨荆州 而施的美人计
然而此去看似凶脸 却吉顺无咎,主公但去无妨
哎呀,周瑜害我之心由来已久 岂可只身轻入虎穴?
周瑜虽能用计,岂能出我所料 亮略用小计可使周瑜半筹不展
吴侯之妹又属主公 荆州也万无一失
此去事关孙刘联盟之大略 可谓一举两得
可去?
可去
可去?
可去
好 为了社稷大业,只好冒险前往
我说军师 还是不去为好
主公
我教孙乾前往江南说合亲事 再令子龙随从保驾
主公尽可宽心过江
主公,请
哎,军师
我思前想后,此事总觉不妥 我看还是不去为好
主公不可
前日我与吕范过江,见到孙权
他言道,愿将小妹招赘皇叔 并无异心
他专侯主公前往成亲 今日如若又变卦,岂不惹他人耻笑
公佑言之有理 我看主公不必迟疑
主公,请
子龙,来
子龙保主公入吴 好生带上这三个锦囊
这囊中有三条妙计
须在紧急时刻依次拆看
只要照计而行,必会逢凶化吉
好,记下了,军师 好
立刻派人先去东吴纳下聘礼 一切应用之物装在船上
好 军师,请留步
好,请
既是招亲 为何无人前来迎候?
是啊
主公
好,就照军师妙计而行 是
主公,刘备已到南徐
既然刘备已到南徐
子衡,快去江岸迎候
将他迎往馆驿居住,等候发落
如刘备要见军侯,则当如何?
就以国事繁忙推诿 是
刘备上岸以后,切勿惊动市民百姓 不得走漏半点儿风声
快去
快去禀报主公
皇叔有失远迎
皇叔
皇叔大驾光临 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皇叔,请
新娘是哪家闺女啊?
请,请
新娘是哪家闺女啊?
各位父老
吴侯派吕范大人为媒
到荆州邀我家主公刘皇叔到此 与吴国千金完婚
好,请各位让个道,让个道了
闪开
皇叔,请先在馆驿安顿 吴侯一有空闲,便来拜见
噢,好,请便,请便
告辞
去乔国老府上 对
请问乔国老府第往何处去?
跟我走吧,跟我走 我带你们去
刘备拜见乔国老
刘皇叔亲临,老朽蓬荜生辉
来来,请请请
久闻国老德高望重 今日得见,刘备三生有幸
皇叔言重了,言重了
一份薄礼聊表心意,请国老笑纳
皇叔,礼重了,礼重了
晚辈久闻乔公之德誉 渴慕已久,相见恨晚
想孙刘两家患难与共,唇齿相依
赤壁一战,协同破曹 才有这三分天下
老朽素来敬重皇叔
本当早日前往荆州拜见
不想反而有劳皇叔屈尊来至舍下 老朽受之有愧
国老务德高望重 备略表寸心,实在不成敬意
老朽今日得见皇叔风采 果名不虚传
国老过奖了
敢问皇叔,此来南徐有何贵干?
怎么?国老
如此大事都不知道?这
国老
吴侯派吕范往荆州说合 已将其妹许配皇叔
结秦晋之好
看不起老朽了
看不起老朽了
乔国老到
国老多日不来了,快快请来
哎呀,国老
国太
近来气色如此之好,越发年轻了
哎,今日特来向国太贺喜
我有何喜可贺
令爱已许配给当今皇叔刘玄德为夫人 这难道还不是大喜事吗?
哪个讲的? 这等大事,我怎么不知道?
哎呀,南徐街市早已消息传遍 不然我怎么会知道?
来人 在
快到城中给我打探,速速回报 是
多亏国老给我报信 不然我还蒙在鼓里 看茶
你办事如此不利 刘玄德来此招亲 竟然满城皆知
怎奈诸葛亮他诡计多端 防不胜防
主公
严加防范
不许刘玄德擅离馆驿半步
来人
主公
后院即刻封锁,刘玄德到此结亲 务必不准透露国太知晓
这是 仲谋孝敬我的上好名茶
请国老品尝
果然味道不寻常
不过 我更想喝令爱的喜酒
此事定是讹传
国太,招亲确有其事
街市之上人人皆知
馆驿内张灯结彩 刘皇叔已然到了南徐
两个媒人,我方是吕范 荆州那边是孙乾
把仲谋给我请来
母亲唤儿前来,不知何事?
母亲为何如此?
母亲 何故如此悲伤
下站
汝把握看作何等人?
母亲从小抚养我长大 如同亲生母亲
汝还知道这些?
我姐姐临终之时将汝托付于我 我抚养你兄妹长大,谈何容易
如今尔做了一邦之主 就不把放在眼里了?
孩儿怎敢?
母亲有话明讲,请勿动怒
我岂能不怒?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此乃古今常理
汝将妹妹嫁给刘玄德我身为尔母 此事为何不禀告于我?
事后为何又瞒着我? 难道汝妹妹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吗
这话从何谈起?
汝还想隐瞒不成?
南徐满城百姓 哪个不知?哪个不晓?
汝只想瞒我一个人
国老
仲谋 我也知道了,今日特来贺喜
母亲,你错了 此是周瑜之计
他为讨回荆州,特定此计
其意是赚刘备过江加以拘禁 再逼诸葛亮拿荆州换人
如其不然,便杀死刘备 并非真的要嫁我妹妹
好个没有出息的东西 行此下作之事
都是国老那称心的女婿 身为六郡八十一州大都督
竟拿不出个象样的计策 却拿我女儿使美人计
如若杀了刘备 我那宝贝孩子岂不成了望门寡
将来如何嫁得出去?
岂不误我女儿一生吗?
这…母亲
仲谋
好糊涂
若用此计,即使讨了荆州 也会被天下人耻笑,这如何行得?
此事只怪周郎
来日见了,我必骂他
国太,事已至此
光骂周瑜也无济于事
不如将错就错
索性真的招下刘玄德为婿 也免得出丑
你看如何?
不可不可 刘备年老,妹妹年少,恐不相当
刘皇叔乃汉室宗亲,当世豪杰 若招了这门女婿,也辱不了令妹
此事万万不可
不必相争
可于明日在甘露寺 约见刘玄德,待我相看
如不中意 任凭处置
倘若中意 我便做主将女儿嫁他
这…
既然是母亲的主张 我便去准备
仲谋
在国太相婿之前 可要好生看待刘皇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