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阳光之下》第34集连莲怒扇柯滢The Confidence EP34【芒果TV青春剧场】

Channel: 芒果TV青春剧场 MGTV Drama
老油槍雖然是嚴重燒傷
但是由於我們出警迅速
搶救及時
醫生告訴我
他目前
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了
沒死啊
我說肖隊 你怎麼不
上來就跟我說這事呢
就是想看我哭嗎
我是不是暴露思想了
我開始同情
違法分子了
對不起 對不起
我錯了
知道就好
對你我們也想過了
也不能要求太高
老油槍醒過來第一句話
就是說他要自首
要坦白交代
提供證據全力配合我們
太好了
還有
老油槍說有一副麻將
可以作為查明
申世傑身份的證據
我們對他那裡
進行了搜查
沒有發現那副麻將
估計是已經被人偷走了
老油槍被搶救
過來的情況
對封瀟聲還要封鎖消息
對外就說他人已經死了
以防他們狗急跳牆
明白 放心
你這狀態還行不行啊
別讓封瀟聲
看出什麼破綻來
要不然你撤出來算了
我跟你說啊
我們對你的人身安全
可是非常重視
不 不 不
肖隊
我沒事
你看
我現在
這個情緒非常穩定
我向您保證
沒問題
咱們下一步
您看
時候也不早了
你該
我知道了
大哥
出事了
槍哥
被二叔殺了
我就帶着強強
去見槍哥
中途發現
有人跟蹤我們
我就想打電話
提醒一下槍哥
沒想到電話一通
對面就
已經是求救的聲音
你們還沒趕到
車就已經爆炸了
你看到是誰放的火了嗎
沒看着
那你們怎麼知道
就是二叔乾的呢
誰不知道
現在二叔找槍哥啊
槍哥之前得罪了二叔
二叔現在就要抓他
之前告訴我了他要跑路
不是二叔下這毒手
還能有誰
我知道
二叔是您親叔
你們是一家人
不該當著面
說這話
對不起
我是你哥
你不跟我說
還能跟誰說
好 哥
那我實話跟您說
二叔他就是個渾蛋
槍哥之前跟我說過
千萬不能相信二叔
他對你再好都不能相信
之前的傑哥
刀尖哥
全是二叔殺的
刀尖我不清楚
不過之前那個申世傑
是被警方擊斃的
和二叔沒關係
沒關係
你知道之前
是誰指使刀尖兒把傑哥
出賣給警察的嗎
不是別人
就是二叔
你想想
當初傑哥那麼為他賣命
他就這麼喪了良心
要把傑哥給滅口
和今天槍哥的
這個事一模一樣
老油槍告訴你的
槍哥之前偷摸跟我說了
說之前傑哥
帶着倆兄弟
本來都已經逃了
也是二叔
暗中使壞
傑哥才走了回頭路
折了倆兄弟不說
自己也讓警察給斃了
小武
不管怎麼樣
封猛也是你大哥的親叔
你這麼說了
你讓他怎麼辦啊
小武
回去休息吧
陰謀
他們一開始就是個陰謀
他們先把我往死路上逼
逼得我走投無路了
再假惺惺地
伸出手來撈我
然後把我
弄成現在這個模樣
給那個病死鬼當替身
豎在公司里當傀儡
當靶子
當牌坊
那你還能怎麼樣
血債血償嘍
只有拿到
袁芬芳手上的真賬本
我才能知道他們怎麼
通過關聯公司走賬的
雖然是越快越好
但是袁芬芳不是傻子
你一定要小心
別讓她起疑了
你是有什麼
想對我說的嗎
你怎麼知道
他一提瘦狗 老壺
情緒就會失控
申世傑這個人呢
自私
心狠
瘦狗的屍體
是他親手燒的
老壺
也是他親手殺的
但他卻認為
自己是最重兄弟
最講情義的
錯都是別人犯的
就算是自己犯的錯
也都是別人逼的
老油槍死之前
我也瞎了眼
真以為他是個
重情重義的江湖大哥
他為什麼殺老油槍
老油槍之前
賣給他一個視頻
要了二十萬
現在
要給他一個秘密
勒索他三百萬
封瀟聲就是申世傑
是申世傑
你是說
老油槍
要賣給他一個視頻
應該是跟車廠有關的
我猜的話
那車廠
是誰指使老油槍去燒的
二叔
車廠就是個空殼子
眼看着事情要敗露了
封老爺子
讓二叔去把車廠燒了
二叔指使老油槍動的手
那照你這麼一說
我們只要找到視頻
就可以證明
車廠是個騙局
就可以
把封氏集團繩之以法
就算能證明
車廠是個騙局
封老爺子
也可以把責任
推到封瀟聲身上
封瀟聲還能接着往下推
最後落到他們身上的
根本沒有多少
這麼不痛不癢的
有什麼意義啊
只有找到真正
他們殺人放火的證據
才能給他們定罪
我在下面喝杯奶茶
要給你帶一杯嗎
不用了
快上來吧
連蓮走了
那我得避着點啊
這要是碰着了
不是大麻煩嗎
你放心吧
你派小武監視我
他就在我旁邊呢
我還能幹嗎啊
來 小武
給你們老闆彙報下情況
大哥
我這出來買包煙
剛好碰見柯姐
對 湊巧碰上的
她非說我受你旨意
過來監視她
你說我找誰說理去
行了
你們兩個一塊兒上來吧
走吧
他這個人多疑
你在他身邊
一定要小心一點
你也是
他是不是有什麼病啊
有病
什麼病啊
我不知道啊
他帶我去過一次老中醫
抓藥的妹子
說他一直在吃中藥
那是治什麼病
那妹子不肯說
你幹嗎
演啊
接着演啊
割腕自殺這一套
你也想得出來
搶個男人你夠下本啊
你聽好了
封瀟聲是我讓給你的
我服了
我認輸了
行嗎
沒事吧
大哥
柯瀅呢
你來干什麼呀
你給我出去
連蓮打的
搶男人的下場很正常啊
我這隻挨了一巴掌
算我佔便宜了
你幹嗎去啊你
她打我這一巴掌
正好我們互不相欠
兩清了
你別給我惹事了
說到底
是誰說
這手腕是我自己割的
為了搶男人
假裝割腕 以死相逼
這麼低級的事情
我聽了都很生氣
更別說是連蓮了
這一巴掌
都是你惹出來的
我不找你就算了
你要再敢去招惹連蓮
我跟你沒完
身體要緊
放心去吧
工作上的事啊
不用擔心
生活上呢
如果有什麼困難
儘管向組織上提出來
我們
想辦法解決
謝謝楊書記
謝謝組織上的理解
和關心
我爭取早日康復
儘快回到工作崗位上
您留步
回去說
再見 楊書記
小范 你回去吧
注意安全啊
你這是要出差啊
我想出去玩幾天
你和那個封
封瀟聲
我跟他已經掰了
腳踏兩隻船
被我發現了
媽不是
早就跟你說過了嗎
感情這事勉強不得
你條件這麼好
又這麼年輕
以後
會有更好的等着你
出去玩两天吧 散散心
注意安全啊
放心吧
又不是第一次自己出去
連蓮
身上錢夠嗎
您想支援我
巧了
我今天剛發工資
沒多還沒少嗎
不用了 媽
您的錢自己留着花吧
我的錢夠用
也好
夠花就好
注意安全
我這是公車沒法送你
自己打個車走吧
走了
再見 媽
要不
咱們想辦法
先送連蓮出去
讓他們總編
給她找個外派的工作
這孩子從小嫉惡如仇
她要是
真發現一點蛛絲馬跡
脾氣一上來
再來個大義滅親
那就真全完了
不管她了
先脫身再說
袁總監好
這些董事長的簽名
都是偽造的吧
這都是老爺子的意思
就算
我把款轉出去了
也瞞不了两天的
董事長一定會知道
而且他身邊那個柯瀅
很不好惹
這些就不用你操心了
老爺子那兒
自有辦法應對
怎麼
不敢了
不是
那就抓緊去辦
辦完了
把之前的賬本
也都取出來
給老爺子送過去
不好意思啊
不好意思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你到底要干什麼
我本來想給你一個驚喜
我看這麼晚了
大家都下班了
你那燈還沒關呢
我給你買了
最喜歡的咖啡 結果
我這裙子怎麼穿啊
你幹嗎
我給你買身新的
我不要你買
走吧 走吧
我自己可以買
今天實在
是太不好意思了
沒關係 沒關係
都怪我太不小心了
沒事
我們去這家看看吧
好 走
你平時喜歡
什麼顏色的衣服啊
喜歡什麼顏色的衣服
都可以
都可以啊
您好 歡迎光臨
你好 你好 你好
裡邊請
這藍的
看你眼神
我就覺着不喜歡
這個
這有點老氣
這個好 這個好
這個顏色好
款式也不錯
你覺得怎麼樣
你確定嗎
我確定啊
先試穿一下
試試 試試 試試
好的
這邊請
那紅的也不錯
我覺得
我覺得你穿這種亮色
特別襯你的膚色
真的
快試試
來來 我幫你拿包
謝謝啊
沒事
客氣什麼
來 給您
裏面請
你快試吧
那我試了啊
慢慢試
姑娘
我想把那個紅的
也拿過來給她試試
好的
您稍等
謝謝
會不會有點緊啊
沒有啊
我覺得剛剛好
要不要試下這件呢
不用
就這件 完美
買單
好 別別別
我自己來吧
怎麼能讓你買單呢
這件必須我送你
就當我給你的補償
買單
那你到樓下來找我
聲哥
這個電話號碼
我已經反覆確認過了
就是市刑警隊
肖同斌的電話號碼
八點半左右
對 八點半
我早晨親眼看見他
在便利店打的電話
坐會兒吧
我去吧
柯姐 聲哥呢
在裡邊
你怎麼在這兒呢
武哥
我沒什麼事
我這不有點情況
跟封先生彙報一下
你是不想
在這兒看見我呀
還是看見我
你緊張啊
緊張
我緊張
我有什麼好緊張的
這什麼意思啊
出什麼事了
你緊張什麼
你心裏
不是應該很清楚嗎
你想說什麼
好了
有什麼話坐下慢慢說
小武哥
你想喝點什麼呀
不用了
你手也不方便
他剛說彙報的事
跟我有關係啊
把你手機給我
密碼
330083
刪得夠乾淨的
這不是防着袁
最近和那位在一起
我怕她翻我手機
昨天早上八點半左右
你幹嗎去了
八點半
我早上正準備去上班
然後這不接着槍哥電話
我昨天跟您說那事
然後半道
就碰見這貨了
之前他媽生病
我借他五千塊錢
昨兒你是說
專程過來給我還錢的
對吧
怎麼樣聲哥
昨天八點半
我確實看見他
沒騙您吧
不是
你到底跟聲哥說什麼了
什麼騙不騙的
武哥
昨天早晨
你在便利店
打電話給誰啊
便利店
我沒打電話
我手機里刪了
營業廳能查
這錯不了
算了吧 武哥
你根本就沒用手機打
是用座機打的
108
9980 0822
這號碼你熟吧
機主
你哪兒找了這麼個號
跟這兒坑我
陷害我
什麼意思啊
我知道你從哪兒
弄了個號過來坑我
怎麼了武哥
做賊心虛啊
我心虛
我有什麼可心虛的
鬆開
都坐下
這到底誰的號
我真不知道
肖同斌的
肖同斌
就市刑警隊
那肖隊長是吧
不是
我跟他打電話
我也打不着啊
咱這不光
你個渾蛋
我好心可憐你
又是給你介紹工作
又是給你錢
你在這兒坑我是吧
你說
誰派你來的
二叔
封老爺子還是警察
說話
說啊 說啊
誰派你來的
你說啊
誰也不是
我是聲哥的人
你聲哥的人
好了
小武哥
來 喝點東西
這有什麼好吵的
要想知道小武哥
認不認識那個肖同斌
打個電話不就知道了
對 聲哥
咱讓武哥打個電話
電話打過去
一試就知道了
不是
這能試出什麼來
怎麼了武哥
你是怕電話
打過去露餡了吧
滾蛋
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柯姐她出這主意
沒安好心
他們倆合夥想陷害我
您看不出來啊
你那麼清白
那就打個電話
武哥
咱也不用多說了
就說五個字
肖隊
出事了
咱一定要這樣嗎
免提開開
誰呀 說話
肖隊
出事了
出事了
出什麼事了
你誰啊
我小武
小武
哪個小武啊
我小武啊
不記得了
那行 你說
你出什麼事了吧
大事
你們家玻璃
讓人給砸了
聲哥
我覺得他們之間
肯定有暗號
要不然咱換個電話
再試一試吧
肯定能試出來
還想怎麼試
你渾蛋
我好心可憐你
又是給你介紹工作
又是給你錢
你在這兒坑我是吧
不試了
誤會
不是 哥
肯定不是誤會
我早晨真的看見他
打了這個電話
他在便利店用座機
夠了
不是這個電話
真的是肖同斌的電話
我已經反
你先回去吧
過來坐
你說那個楊律師
給那個袁芬芳
拿什麼東西
狗急跳牆 不管不顧了
袁芬芳的賬本弄到了嗎
沒聽說
那得儘快了
等封勇跑了
這賬本也沒用了
這姓袁的
到底能把賬本藏哪兒啊
這我哪知道啊
抓緊吧
儘快搞定她
我盡量吧
您還有事嗎
沒事
那我先走了
走吧
柯姐
我知道你之前
因為楊醫生的事
記恨在心
這罪我也賠了
前两天陰差陽錯
我還救了您一回
對吧
您不記我的好 沒事
麻煩您別再給我挖坑了
容易死人
不是 你去哪兒啊
我被他說中了
我惱羞成怒不行嗎
我告訴你
雖然那個華子
一看就沒安什麼好心
但我看這個小武
更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給你提個醒
提防他一點
你幹嗎去
我洗澡去
用不用我幫你啊
可以啊 哥們
我拿你當兄弟
你還背後插我刀子
良心讓狗吃了
對不起啊 武哥
我也沒辦法
我也沒辦法
我也沒辦法
那誰有辦法
說話
二叔打斷了我的腿
槍哥就給我兩千塊錢
要不是
封先生給我錢治腿
讓我回去監視你
監視槍哥
我也要生活
你要生活
你要生活
是吧
有胳膊有腿干什麼不行
非干這種事
你這麼干
以後有人敢幫你嗎
我真是懶得打你
打你我怕髒了我的手
好自為之
進來
睡不着
過來借本書看看行嗎
還在想剛才那個事呢
你說華子為什麼要撒謊
不難理解啊
都是老油槍的小跟班
一個已經
成了人五人六的老總
開着豪車 追着女人
一個還在
風裡雨里地送外賣
換作是你
你心裏會平衡嗎
你的意思
是華子嫉妒小武
故意陷害他
我可沒這麼說
和封瀟聲有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