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老版《三国演义》 第1部群雄逐鹿第9集孙策立业(主演: 孙彦军、唐国强、鲍国安、吴晓东、陆树铭、李靖飞、洪宇宙、魏宗万、张光北)| CCTV电视剧- YouTube

Channel: CCTV电视剧
当曹操与吕布大战于山东之际
退居江东的孙策正悄然崛起
孙策在其父孙坚死后
谋图大事
他先将母亲及家小安置在曲阿
而后率领父亲旧部
出征为袁术攻打庐江效力
来来,诸公请
报,孙策攻打庐江,大胜而归
未将参见将军
胜利归来,好,好哇!
伯符(孙策)果然英勇呵!
全仗将军虎威!将士用命
说得好
今日此宴正好为伯符接风洗尘啊
来人
看坐
谢坐
伯符,坐
伯符
谢坐
我若有儿如孙郎,死而无恨啊
来来来,诸位,请饮此杯
主公如此喜爱伯符 你何不认他作义父啊
打人
伯符
这是为何?
老将程普、黄盖 来看望将军已到府门
不见,谁都不见
是!
父亲当年纵横天下,是何等英雄!
而我今日却,我…
父亲
父亲
父亲为何这样看着我?
是在责备我吗?
白天在席上
受人戏弄 不能拔剑相拼只是忍气吞声
老将军不肯走 一直在这等候呀
令尊在日多曾用我等
君若有不决之事,何不问我等
而在此独自伤感
君欲图大事
何不向袁术借兵,前往江东
名为搭救母舅,实为图取大业
借兵?
那袁术疑心重重怎肯借兵
难到就…
就如此久困于人下吗?
伯符果有干大事的胆略 必会成功
拿酒来
是!
明公
伯符有话但讲,我定为你作主
策常想先父之仇未报
而今老母弟妹皆在曲阿 危在旦夕
故而
报父仇,救母危 此仁子之道,自当为之
我敢向明公借雄兵数千 渡江救难
此事不可性急啊
待我腾出兵马时 自然会为你做主的
不过,这借兵嘛
明公,现有亡父留下的传国玉玺
明公若肯借兵与我 我愿留此为质
伯符莫非戏言
明公
好,我借兵三千,马五百匹与你
汝的职位卑微,难掌大权
好,我表你为折冲校尉殄寇将军
好,明日即兵发江东,如何?
多谢明公
来者莫非是周郎乎
伯符兄
果然是周郎
伯符兄,公瑾
伯符兄
公瑾
伯符兄
伯符兄
弟前往丹阳看望叔父
不想路遇兄长,真乃天意
我刚离开袁术 便遇到公瑾这才是天意
兄长在袁术帐下,能攻善战之事
弟早有耳闻
不知此次出征,又是受何使命
此番出征,非受袁术之命
乃受生父亡灵之愿
我欲先到区阿 征讨刘繇,以报父仇
袁术待人一向疑心重重
此番…将兵马与兄
看来袁术待兄长不薄啊!
这兵马不是白送的
是我向他借的
借的?
袁术借我兵马
是以先父留下的传国玉玺为质
玉玺?
莫非…火烧洛阳皇宫时
尊父从井中打捞上来的传国之宝
正是
不妥呀
不妥
只怕是日后退了他兵马
那袁术也不肯将玉玺归还啊
不会!
断然不会
如果不是他不还我玉玺
而是我不还他兵马呢?
兄长切勿戏言
为些许兵马怎能 与那个传国玉玺相比呢
兄借兵马
莫非是要
当今,诸侯相争
天下大乱
那玉玺在袁术这种人手中
不过是想作几年皇帝梦
兵马在我手中,就可以开疆扩土
总有一天,我要尽得江东 六郡八十州
完成先父未尽的大业
兄长有此大志 小弟愿校犬马之劳
公瑾,我得公瑾大事成矣啊
兄长有如此大志
只是这些兵马 远远不够
当尽揽江东人才
兄长可知道江东二张
二张
一人乃彭城张昭,字子布
另一人乃广陵的张宏,字子刚
此二人皆经天纬地之才
因避乱隐居于此
吾兄何不骋之啊!
好!愚兄将亲自登门骋请
兄长,此番攻打曲阿 千万留神啊!
留神
曲阿城中有一勇猛小将 复姓太史,名慈
勇猛小将
比我如何?
比你
其勇猛与兄长不相上下
果真如此
我倒要会他一会
看来兄长求人心切啊!
孙策率十三骑,偷看我营寨
这是孙策诱敌之计,不可妄动
慈愿为前部先锋,捉拿孙策
你懂什么
孙策休走!
谁是孙策 你是何人?
我是东来太史慈! 前来捉拿孙策!
你就是太史慈?我正要会你!
你是何人?
我是孙策
你们两人一起上来我也不怕
跑的不是好汉
太史慈将军!刘繇将军接应来啦
孙策将军,公瑾来也
主公
主公
主公,今日好险啊
莫非周公瑾兵到,我们就…
太史慈果真是条好汉
太史慈与主公大战一百回合 枪法不乱
难能可贵啊
我定能收复此人
只恐不易呀
且慢 展开我看看
还不拿下 是
别动
主公,此物留之不祥啊!
将此袍挂于帐上
主公
妙妙妙
公瑾,这是何意
我想伯符兄保存此袍是 大有深意啊
请解其意 贤弟且慢
待我收服了太史慈再扔不迟
明日进攻时我率一支人马 偷袭曲阿如何?
好,就这么议定了
孙策头盔在此
孙策你有胆量就出阵与我一战
小心
主公挟死一将,喝死一将
真乃霸王再生啊
刘繇已破,我誓要活捉太史慈
闻得太史慈在泾县招募精壮 已得两千余
声言要为刘繇报仇
他急切之中,所招俱是山野之民
未经训练,不堪一击啊
我只要生擒太史慈
诸位还有何良策
此事容易
我军可分三路 从西北南三面攻打泾县
只留东门放行
再于东门外二十五里处设下埋伏
太史慈逃到那里,人困马乏
必然被擒
此计甚好
周泰
未将在
你于今夜率先爬上城去点起火来
不怕他太史慈不跑
遵命
黄盖 在
你率领人马在各个要道 口设下埋伏
或挖陷坑或用绊马索
务要生擒太史慈
遵命
好,周泰已经得手
务必活捉太史慈
攻城
太史慈你往哪跑
活捉太史慈
为何如此对待将军
松绑
将军受惊,策之罪也
我盼将军,如旱苗之望甘霖哪
我素知将军乃真丈夫
刘繇鼠辈,不能用子义(太史慈)为大将
才有此败!真是屈煞将军啦
部下若有得罪子义之处
看在孙策面上,还乞见谅
败军之将,安敢望此
我欲得江南
遇到子义这般敌手
真是寝食难安啊
我与子义只觉相见恨晚
此生,不能与子义共图大事 实为憾事
子义,为何只在门口
快请进来帐啊
子义,你我此次交战
你若把我擒拿,肯加害否
未可…知也
好,爽快
我俩交战之时,若无援兵相助
你我这样下去,能定输赢否
未可…知也
爽快!爽快!
子义,我自用兵以来,未遇敌手
子义你乃真英雄啊
子义此袍便是见证
我要此袍警示自己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我飘零江湖,未遇明主
将军如果不弃
我愿在将军帐下,效犬马之劳
今得大将,大事定成
来来,快摆酒宴
为子义压惊!
刘军大败,军心涣散
我想回去收拾余部,以助明主
不知能相信否
感谢将军忠诚之心
好,今与主公约定
明日正午,带兵而还
一言为定
子义告辞
主公
闪开,让子义出营
这是为何
主公,昔商鞅变法时 曾立木为信?
我等效法前人
立此杆为信
待到正午时,看那太史慈可归否
主公 已到这般时刻不见太使慈回来
主公真不该把他放了
主公不该轻信那厮
你看天已至此还不见踪影
八成是早跑了
天到几时了
即刻正午
众将莫急嘛
我与子义约定的是正午相见
时辰未到 怎么能断定子义不来呢?
来,随我出去看看
我来迟否?
恰到正午,子义乃仁义之士啊
请看
公瑾
那日神亭岭大战之后
我将扯碎的战袍挂于帐中
众人不解,唯公瑾深知其妙
今日当着子义和众将不妨讲明
且慢!
来!众将随我来 为子义接风洗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