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阳光之下》第31集封潇声真实身份浮出水面The Confidence EP31【芒果TV青春剧场】

Channel: 芒果TV青春剧场 MGTV Drama
陈奶奶
没事吧
情绪刚刚稳定下来
睡着了
柯滢是不是
知道你身份了
大概猜到了点
今天这事
实在是
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啊
苗苗怎么说的
她能怎么说
她就说她在会所打工
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这孩子呀
气得我是真想揍她
太能找事了
算了
谁通知的柯滢啊
那个叫余澄波的
苗苗的同学
也是柯滢班上的学生
他联系不上苗苗
后来听说封潇声
把苗苗给带走了
一着急就联系了柯滢
好 我知道了
柯滢回了自己家
看今天这情况
柯滢是有危险
你们最好
找人保护一下她
放心吧 我有安排
你可不要贸然插手
今天发生了
这么倒霉的事
封潇声说不定
连你也给怀疑上了
你要多加小心
还有
柯滢那儿
你也不用太担心
封潇声目前
还不敢把柯滢给怎么样
董事长
这是未来三天的
日程安排
有一些时间上的冲突
我们已经尽力协调了
董事长 咖啡好了
还有一些具体的调整
需要您亲自定夺
明天晚上的慈善宴会
一个月前
就已经发出了邀请
一直在等您的回复
这杯咖啡撤了吧
她最近有事 不会来了
姓柯的
已经都带着警察
找到会所去了
有意思
有意思啊
咱们这儿
还没来得及下功夫呢
他们竟然
自己
就闹掰了
这么看来
老天爷
还是站在咱们这边的
他哪配跟您斗啊
格局差太多了
不过就那位
有仇必报的劲儿
他就这么放过
那个女人了
暂时还没有什么动作
毕竟刚报过警嘛
那也不应该呀
对了
那位
这两天
跟连副市长的闺女
走得挺近的
他们还真的
勾搭上了
不会是
成心做给咱们看的吧
不会
这事安排得很周密
连莲那儿
已经认定
是她的对头做的
不会联想到咱们身上的
那柯滢呢
什么反应
奇怪了
她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连公司也不去了
又回学校上班去了
封老先生
才行完针
气血未稳
千万千万不能激动啊
好 好 好
不激动
不激动
您走好啊
董事长
您看要不要
对那个姓柯的
做点什么
专访的稿件
我已经传给安秘书了
我希望您能百忙之中
亲自过目一下
以免出了什么偏差
最后再说我坑了您
天地良心
我对您只有敬仰
没有任何偏见
好的
有什么事再随时联系我
这么认真
废寝忘食了
假装跟我不熟
行了啊
不用再想着办法
来糊弄我了
事情我都已经弄清楚了
你清楚什么了
弄清楚
你跟封潇声之间
都是假的
你根本就不爱他
你是被他的权势所迫
不得已
才向他屈服
妥协
就这些了
不然呢
连莲
我跟你说了很多次了
离封氏远一点
离封潇声远一点
你就是不听
你偏要掺和进来
不见棺材不掉泪
既然这样
我就满足你的好奇心
今天我把所有的事情
都告诉你
没错
我和封潇声是假的
我根本就不爱他
我很恨他
我恨不得杀了他
想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他就是申世杰
今年三月份
差点杀掉我的那个劫匪
申世杰
如果真是这样
你为什么
一直憋到现在才告诉我
为什么
我不信
如果真是这样
你干吗不向警方求助呢
你到底在想什么
你把自己
当成落难的公主
想要自己复仇
还是你有阴谋论
你在怀疑警方
再或者
你得了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你爱上了
差点把自己害死的劫匪
到底是什么原因
你告诉我
到底是因为什么
因为
我承担不了
任何一点风险了
不管是我爸妈
还是杨雨泽
我不能因为我
再让他们
承受任何一点点伤害
一点点危险
哪怕那些危险
只是潜在的
我相信警方
我相信他们到最后
一定能够
把申世杰绳之以法
可是他们
办案是需要时间的
还有很多的约束
这个时间对我来说
实在是太漫长了
我害怕
所以我等不了
申世杰丧心病狂
只要他有一口气活着
你根本不知道
他会哪一天 什么时候
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
对我父母
对杨雨泽
对我的学生
对你
我没有办法了
我能做的
只有把我自己舍出去
去迷惑申世杰
哄骗他
麻痹他
直到我最终拿到
确凿的证据
彻彻底底地将他
将他们
绳之以法
这中间真的是
发生了太多的事了
可能我一时半会儿
没有办法
跟你讲得那么清楚
也许是我太偏执
是我错了
但我现在只能做
我认为我应该做的事
等时机成熟了
我自然会去求助警方
但现在
我只希望
你能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一个
已经宣告死亡的通缉犯
改头换面
成为封氏集团的董事长
连记者
这样的故事你会相信吗
可她就这么认定了
一心想要揭穿我的伪装
把我送进监狱
可笑吧
更可笑的是
我竟对她心生爱慕
无药可救地迷恋上了她
所以
你就不惜
利用自己的权势
让她离开杨雨泽
待在你身边
其实
我比柯滢
更像个疯子对吧
快开始了
我们下去吧
各位
欢迎来到
慈善回归答谢晚宴
蓝宝石
又被称为命运之石
它象征着
忠诚
纯洁
诚实
和希望
除此之外
它还象征着
不会磨灭的爱情
这件拍品
源于本市的
一位私人收藏
它是由
十二颗
共三十七点六克拉
克什米尔
项链怎么样
喜欢吗
配合四百八十九颗
我不太懂
主要是
我也买不起
珠宝首饰中的精品
这条项链的主人
对我们提出的
唯一要求就是
将拍卖所得的善款
全部捐献给
南洲市儿童福利院
下面
就让我们请出
以千万
拍得这条蓝宝石项链的
封氏集团董事长
封潇声先生
上台发言
感谢大家
把这些钱
捐给儿童福利院
我希望可以帮助到那些
被父母遗弃的孩子
让他们
除了吃饱穿暖以外
也可以像我们一样
可以追求自己的梦想
实现自己的梦想
谢谢
我想借这个机会
把项链
送给一位
正直
勇敢
无畏无惧地
奋战在
一线的新闻记者
很巧
她今天也在现场
她就是
连莲小姐
这项链我不能要
这么多人看着呢
给个面子
很漂亮
您好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没事
就诊记录
和诊断证明都拿到了
做得不错
这样
这样行得通吗
总得试试
那我这儿
你跟我一起走
谢谢连副市长
谢谢连副市长
快去干活吧
这不挺好的吗
您不是一直说
那个女人不靠谱吗
我这不换了一个
应该正中您下怀啊
胡闹
她是连副市长的千金
正儿八经的千金小姐
你没事招惹她干什么
官家小姐
配富豪子弟门当户对
您就是太爱操心了
最近血压没飙升吧
注意身体啊
我觉得
您应该去谈个黄昏恋
别总天天盯着我
我跟锐驰不一样
我并不介意
您找个小妈给我
报纸看了吗
看到了
感觉怎么样
申世杰
你这么做有意思吗
有意思
非常有意思
你要想报复我
你就冲我来
为什么祸害别人
祸害
你为什么要用
这样的词呢
连莲是一个
非常优秀的女孩
性格比你开朗
比你直爽
条件样样比你都好
我为什么不能是
真心实意地追求她呢
你要是真的
想真心实意地追求她
你为什么
给我打这通电话
因为我高兴啊
我找到了一个
比你更好的女孩
我高兴
我想分享给你
对了
作为连莲的好朋友
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一些
她的兴趣爱好啊
为什么不说话
还有
我叫封潇声
不是什么申世杰
柯滢
柯滢
对不起女士
您还没有买单呢
抱歉啊
这边请
宋警官 你在跟踪我
柯老师 我
我谢谢你们的好意
但是我不需要
你不用这样保护我
如果说
这封潇声真的是申世杰
那这一切都讲得通了
说说
这申世杰
是在逃通缉犯
在某些人的帮助下
逃出生天
这整完容后
回到南洲
这摇身一变
就变成了封氏集团的
董事长封潇声
为了报复
折磨
恐吓3·14的受害人
就是最初的报案人柯滢
这柯滢识破其身份后
立刻向陈队寻求帮助
在柯滢的要求下
陈队去见了封潇声
那天呢
是我跟陈头一块儿去的
我在楼下等他
回来的路上
陈头还摸了半天我的手
还让我去调那个
封潇声的演讲视频
摸你的手
摸你的手干吗
不知道 他没说
邢苇 你继续说
这陈队去见了封潇声
专门提起了申世杰
这令封潇声
感到十分地害怕
于是
他就筹划了一场车祸
由刀尖出手
假借车祸
谋杀了陈队
刀尖
他为什么
要听封潇声的啊
或许
他是想抱封潇声的大腿
又或者
是有什么把柄
在封潇声手里
当初就是刀尖
卖的申世杰
这刀尖和申世杰
是为二叔办事
他俩是兄弟
特别了解彼此
这申世杰
肯定知道
刀尖很多隐蔽的事
说不通啊
你看
刀尖出卖了申世杰
如果
封潇声是申世杰的话
那他为什么
不找刀尖报复啊
报复了呀
这不是利用完刀尖
就把刀尖给杀了吗
你们想啊
刀尖躲得这么隐蔽
连二叔他们都找不到
他偏偏被人杀了
谁能杀他
谁会杀他
二叔吗
不是二叔
不是二叔
就算是二叔杀的他
也犯不着
给他毁容剁手啊
钱都拿到了
就没这么大仇恨了
真正跟刀尖有仇的呀
是申世杰
就是落海的那个
他不就是
把面容给摔烂了吗
这封潇声杀刀尖啊
有三个原因
这第一
是报仇
这第二是夺钱
这第三呢
是杀人灭口
这刀尖替封潇声办事
一定有所察觉
或许已经发现
这封潇声就是个假的
其实
他就是申世杰
肖队
你怎么看
你的推理逻辑性很强
但只有一个地方扣不上
哪儿
如果说
现在的封潇声
是申世杰
那原来的封潇声在哪儿
还有
那个死了的申世杰
又是谁
这封潇声
替申世杰死了
不可能
申世杰跳崖的那个节点
封潇声正在
会议中心里面做演讲呢
我们是从那儿赶过去的
对不对
所以说
要查这个案子
最重要的一环
就是要找到当初
从悬崖上
掉下去那个申世杰
如果说
那个人不是申世杰
那这个人是谁
当初不是在申世杰
窝藏的地方找到了毛发
指纹那些证据
而且跟尸体上的
脱氧核糖核酸
都对上了吗
那这个尸体到底是谁呢
比小说还玄
我觉得不可能
我倒是觉得吧
那个柯滢可能
脑子有点问题
你知道有一种病叫
PTSD创伤后
应激障碍
严重起来
就跟精神病一样
觉得所有人都想害他
可能那个
封潇声长得某些地方
和申世杰有一点像
她就觉得
封潇声
是申世杰回来找她报仇
当然了 封潇声
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他绝对不是申世杰
你还记不记得那个
案件发生以后
那个柯滢特别怕
申世杰回来报复她
每次见到我们以后
就会说抓到了没有
抓到了没有
柯滢那边什么情况
怼我呀
发现我们跟着她
就怼我一顿
说不需要我们保护
要不
我撤回来吧
队里边那么多事呢
武哥
你在这儿干吗呢
找我啊
走 上楼喝茶去
武哥 武哥
算了吧
我就不上去给您丢人了
不是你
这叫说的什么话
有事
什么事
你手头宽裕吗
能借我点钱吗
我妈那儿查出点病来
现在需要住院治疗
枪哥这阵也不在
二叔那儿也没活儿
所以我
多少钱
问你要多少钱
那您
那您要是宽裕的话
能借我五千行吗
要是不行两千也行
不行我再找别人凑一凑
五千 给你转过去了
谢谢武哥
这么客气干吗
家里人健康
比什么都重要
你最近
就这么待着呢
不待着还能干吗
您知道
我什么也不会
以前跟着枪哥
还能有口饭吃
现在上面扫黑除恶
枪哥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二叔那边也停了
有手有脚 这么精神
还能饿死啊
武哥
要不然
我跟着您混吧
跟我混什么
我这不天天踏踏实实
上班呢
知道我以前干吗的吗
柯老师
柯老师你好
陈奶奶 您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啊
本来应该是我去看您的
您这是
不碍事的
就是腿
有点使不上劲儿
医生说
养一养可以恢复的
苗苗
你去上课吧啊
我跟柯老师聊一会儿
我走的时候给你打电话
好吧
快去呀
我会照顾好奶奶的
快去吧
柯老师再见 奶奶再见
其实
一直都想去拜访您
可是
又不知道怎么面对您
你的事
小余都跟我说了
我今天来呢
一是替苗苗
向你说一声谢谢
再一个就是
想告诉你
你想多了
我老太婆还不是那种
不辨是非的人
可是
没有可是
我儿子是警察
有你 他要抓坏人
没你 他也要抓坏人
这是他的工作
也是他的职责
至于
那些人杀我儿子
是为了报复
还是为了
怕我儿子调查他们
杀人的都是凶手
不是你 柯老师
谁有罪
谁无辜
我不糊涂
谢谢您
陈奶奶
余澄波
你站住
装不认识我
认识你
那你为什么不理我
因为
跟你没有什么好说的
你是不是跟他们一样
觉得我在无理取闹
给大家添麻烦
难道不是吗
我是为了找到凶手
为了帮我爸报仇
可结果呢
我知道
你们都向着柯老师
奶奶觉得我不可思议
无理取闹
肖叔叔觉得
我给他添麻烦
就连你
我怎么了
你喜欢柯老师
所以你就觉得柯老师
做什么事情都是对的
我做什么事情都是错的
我是喜欢柯老师
可不是你
理解的那种喜欢
而是敬重
钦佩
爱戴
是仰慕
但她对于我来说
不光是一个授课老师
而是我的一盏灯
一个领路人
在我因为贫穷
而感到自卑敏感的时候
是她告诉我做人要坦荡
要勇敢面对自己的一切
在我被别人
诬蔑陷害的时候
只有她
肯无条件地相信我
向我伸出援手
就连这一次
得知你被封潇声带走
也是她
不顾自己的安危
跑去救你
她本来可以不去的
可以装作不知道
可以装作无能为力
随便你怎么样
被那个坏蛋欺负
苗苗
你怎么就能把其他人
当成傻子呢
我没有
我其实不该骂你的
我之前
不是也和你一样吗
我就觉得自己特别聪明
到现在我才明白
不是我们有多聪明
而是我们太自以为是了
我错了
我知道错了
我再也不给大家
添麻烦了
我再也不自以为是
我再也不耍小聪明了
学长
我想我爸
你觉得
封潇声就是申世杰
他就是
他向我承认了
只是我没有证据
别人都会以为我是疯子
那你
有什么打算
我也不知道
就感觉一觉醒来
突然压了一座大山
壁立千仞
遮天盖日
翻 翻不过去
移 移不走
只有撞得头破血流
我没有别的办法了
每次
好像有一点希望的时候
就会被当头一棒
那要是
后退一步呢
后面就是悬崖
退一步
就粉身碎骨了
那就只有前进了
哪怕撞得头破血流
也要撞出一条活路来
连副市长
日理万机
想见一面
着实不易啊
有什么话
直说吧
我就不兜圈子了
这次找你呢
是为了两个孩子的事
想必新闻
你也看了
咱们都是
有头有脸的人
老是容着这两个孩子
这么折腾
不像样子
既然他们有这个意思
就不如把这事
给定了
休想
怎么了
觉得我家
配不上你闺女
封勇
你是个什么东西
你们封家是个什么东西
别人不知道
我还不知道吗
少打我女儿的主意
告诉你
车厂的事
没找你算账 车厂
车厂怎么了
你心里面不明白吗
要不是我在上面撑着
这公安局
早就找你了解情况
还容得你
在这儿逍遥自在
了解情况
那就好好了解一下
这地
都是谁批的
这补贴款
又是谁签的
我那上千万
喂的又是哪条狗
连智云哪连智云
你当只有我
是那笼中的鸟啊
你也是
调查组来这儿
不光是为了查我封家
更为了揪出
你这样的
大蛀虫
咱们两个呀
早已经
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车厂
这块石头落下来
可不光是砸我的脚
封勇
你这个老狐狸
别生气
连副市长
气大伤身
您的病
确诊了没有
要不要
我给你请两个专家过来
好好看看
别再给您误诊了
领导岗位上需要您
轻易
不能走啊
封勇
你别逼人太甚啊
我没逼您
您想脱身
我理解
可您也得
给我留条后路啊
这跟我女儿有什么关系
大有关系
一 是孩子们高兴
二是
也算是给
你我两家加道保险
一荣俱荣
一损俱损
连莲
你怎么也来这儿了
我还想问你呢
搞什么呀
我也不知道
进去不就知道了
都赶紧过来吧
傻站在那儿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