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老版《三国演义》 第三部三足鼎立第64集安居平五路(主演: 孙彦军、唐国强、鲍国安、吴晓东、陆树铭、李靖飞、洪宇宙、魏宗万、张光北)| CCTV电视剧- YouTube

Channel: CCTV电视剧
众卿免礼
请丞相坐于塌侧
陛下
朕自得丞相,幸称帝业
只因知识浅陋
不听丞相之言,自取其败
如今悔恨成疾,死在旦夕
太子软弱
不得不以大事相托
望陛下善保龙体 以付天下之望
愿陛下善保龙体 早日康复
众卿暂且退下
丞相观马谡之才如何?
此人堪称当世英才
不然,朕观此人,言过其实
不可大用,丞相当深察之
此乃朕之亲笔诏书
烦丞相交于太子刘禅
叫他莫以此为常言
凡事更望丞相加以教导
陛下
朕不读书,粗知大略
圣人云 鸟之将死,其鸣也哀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朕本想与卿等
同灭曹贼,共扶汉室 不幸中道而别
愿陛下将息龙体
臣尽效犬马之劳
以报陛下知遇之恩
丞相
丞相
朕临死之前
有心腹之言相告
陛下有何圣谕?
卿之才十倍于曹丕
定能安邦定国,成就大事
若太子刘禅可以辅佐 则辅之
若太子不才
丞相可自立为成都之主
陛下!臣怎敢不竭股肱之力
继忠贞之节 继之以死乎!
陛下
陛下
陛下
丞相快请起
请起
陛下
唤刘永、刘理
父皇
尔等切记朕言
朕亡之后
尔等兄弟三人 皆以父事丞相,不可怠慢
快拜丞相
相父
请起
请起
陛下
臣虽肝脑涂地
也难报陛下知遇之恩
陛下
有请众卿
陛下
朕已托孤于丞相
令太子刘禅以父事之
卿等切不可怠慢
以负朕望
子龙
子龙
陛下
陛下
朕与卿于患难之中
相从至今
卿念在与朕是故友
早晚要多多看顾我儿
勿负朕言
臣愿效犬马之劳
众卿
朕不能一一嘱托,愿皆自爱
陛下
蜀汉章武三年(公元223年) 四月二十四日
刘备病故于白帝城 享年六十三岁
刘备已亡,朕无忧矣
何不乘其国中无主 起兵讨伐
陛下,刘备虽亡
但托孤于诸葛亮
亮感刘备知遇之恩 必尽心竭力,扶持幼主刘禅
陛下不可仓促兴兵
陛下,不乘此时兴兵 更待何时
仲达所言恰合朕意 以卿之见
联当如何进兵
若只起国中之兵,极难取胜
须用五路兵马 共大军五十万,四面夹攻
令诸葛亮首尾难顾 然后可图
哪里有五路兵马
仲达,国中焉有五十万大军?
岂非笑谈
在懿看来,五十万大军 唾手可得
仲达有何妙计?
陛下可修一书信
遣使臣前往辽东鲜卑国
见国王轲比能,赂以金帛
令其辽西,羌兵十万
从旱路取西平关,此一路也
再修书遣使携官
赏赐之物直入南中见南王孟获
令起兵十万攻打益州 永昌、牂牁、越嶲四郡
以击西川之南 此二路也
再遣使与东吴修好 许以割地
令孙权起兵十万
攻两川峡口,直取涪城 此三路也
还可差使至降将孟达处
令起上庸兵十万,西攻汉中 此四路也
然后命大将军曹真为大都督 起兵十万
由京兆径出阳平关取西川 此五路也
共大军五十万,五路并进
诸葛亮纵然有吕望之才
亦难阻挡
此计若成
乃如巨石压卵之势 西蜀焉能抵挡?
众卿
陛下
传旨差使下书,兵发五路 合击蜀国
陛下
曹丕已调集 五路大军来犯西川
请陛下速做决断
丞相可曾知晓
臣已先将此事报知丞相
但不知丞相 为何数日不出府门
我等前来探望丞相病情
为何不让入内
先帝托孤于丞相 今主上初登宝位
曹丕尽发五路大军 前来犯境,军情至急
丞相何故托病不出呢?
诸位大人,诸位大人
丞相自感身体欠安
明早可至都堂议事 诸位大人请暂且回府
皇上驾到
陛下
陛下
丞相现在何处?
小臣不知
丞相钧旨,令我挡住百官 不得随意入内
丞相安乐否?
臣不知陛下驾到
罪该万死 相父请起
今曹丕分兵五路
犯境甚急,形势危急
相父为何不肯出府视事
陛下,请 相父请
陛下
陛下
曹丕五路兵至 臣焉能不知?
方才臣并非观鱼 乃有所思也
相夫将如何退敌?
番王轲比能,南王孟获
反将孟达,魏将曹真
此四路兵马,臣皆已退去了
俄!五路兵马已退去四路了?
只有孙权这一路兵 臣虽有退兵之计
但须有一能言之人出使东吴
因未得其人,故而熟思
相父果有鬼神不测之机!
愿闻退兵之策!
先帝以陛下托付于臣 臣安敢旦夕怠慢
军机贵在使人不测
岂可泄漏与人?
西番国王轲必能 因兵犯西平关
臣知马超祖居西川
素得羌人之心
羌人以超为神威天将军
臣已先派一人星夜驰檄
令马超紧守西平关
伏四路奇兵,每日交换
以兵据之,此一路不必忧矣
南王孟获,兵犯四郡
臣已派魏延领一军左出右入 右出左入
为疑兵之计,南兵恃勇少谋
必不敢进犯
此一路亦不足忧矣!
孟达引兵出汉中
达与李严曾结生死之交
臣回成都时 留李严守永安宫
臣一作一书,只做李严亲笔
令人送与孟达
达必然推病不出 此一路亦无忧矣
曹真一路如何?
曹真兵犯阳平关
此地险峻,易守难攻
臣已派赵云引一路兵马 前去把守
只守不战,以逸待劳
曹真若见我军坚守不出
不久必自退矣
弹指之间,相父已退四路大军!
此四路兵俱不足忧
臣尚恐不能全保
又密调关兴,张苞二将
各引兵三万,屯于紧要之处 为各路接应
此几处调遣之事 皆不曾经由成都
故无人知晓
只有孙权这一路兵 臣料其未必敢轻举妄动
若四路兵胜,其必来相攻
若四路兵退,其怎敢孤军犯境?
因此,臣须用一舌辨之士
径往东吴,以利害说之
阻孙权进兵 但未得舌辨之人
故而踌躇
何劳陛下圣驾来临?
陛下
相父不必运送
陛下慢走
丞相
魏兵五十万进犯 有何退兵之策
是 有何退兵之策
丞相
请邓芝进府 是
今蜀,魏,吴鼎足而立
欲讨魏,吴二国 以公之间,当先伐何国?
以愚意论之
魏虽汉贼其势甚大
急切之间难以动摇 当徐徐缓图
令主上初登宝位
民心未安,当与东吴联合
结为唇齿,一洗先帝旧怨
此乃长久之计也
未审丞相钧意如何?
我久欲使人往结东吴
无奈终未得其人
公既明此意
出使东吴之任,非公莫属
曹丕欲起 四路兵取四川
约我东吴起兵接应
若得西川土地,各分一半
伯言,卿意如何
曹丕坐镇中原 急不可图
今若不从
必为仇敌 吴侯可勉强答应
一面整军预备
一面探听四路军情
若四路兵胜
则发兵接应
先取成都,此为上策
如四路兵败,再作商议
郡芝前来,孤当何以对答
杀关羽,败刘备
吴蜀结怨甚深啦
如今曹魏与我修好
吴王只有联魏伐蜀
方可安宁
吴王千万不可中
诸葛亮之退兵之计
错过伐蜀之良机
吴王得罪于曹魏 必有后患
宣西蜀使臣邓芝上殿
参见吴王
为何不跪拜
上国使臣 不拜下邦之主
好不自量
尔要掉三寸之舌 效仿郦生说齐乎?
殿前油鼎,乃为汝而设
皆言东吴多俊杰 谁想…
满朝文武却惧怕我一介儒生
孤何惧尔一匹夫!
既不怕我 为何设下油鼎,武士?
尔要为诸葛亮作说客
来说孤绝魏向蜀,是否?
我乃蜀中一儒生
特为吴国利害而来
而吴王却陈兵设鼎 拒一来使
何其小肚鸡肠
退下
赐坐
吴国有何利害?
愿先生赐教
吴王,曹丕曾遣使来吴
约大王起兵伐蜀
可有此事 有
吴王并未发兵 而想坐观成败,对否?
不,因军需未办 故未出兵
出兵,不能胜
不出兵,必开罪于魏国
此时,吴王是骑虎难下 进退两难
稍有不慎,便危在旦夕
岂能说东吴无患可忧?
分明是蜀国危在旦夕
汝却让我东吴罢兵
魏吴两家联合
五路发兵,蜀国必亡
届时,魏吴平分蜀地矣
五路大军 已被我诸葛丞相退去四路
张大人可知
危言耸听
吴王 讲
曹丕发出的四路大军 均已不战自退
退下
吴王,诸葛丞相熟知军情 运筹喡幄
故能御敌于千里之外
羌兵素来视马超 为神威将军
丞相用他去挡羌兵
羌兵自然不战而退
南王孟荻多疑心
丞相派魏廷 用疑兵左右周旋
南兵自然不敢冒进
孟达是李严挚友
丞相用李严书信劝之
孟达岂能进兵
曹真一路 赵云已把住各处险道
正所谓“一将守关”
万人莫开
曹真只能不战而回
五路兵马只剩下东吴一路
吴王是愿与蜀和
还是愿于魏和
五路合攻 吴王尚难侧成败 按兵不动
如今吴国势孤力单 能胜蜀国吗
吴王火烧连营七百里
我东吴也曾令 蜀军大败而回
有何惧哉
人称东吴人才济济
今日一见,不敢恭维
如今三国鼎立 一强两弱
只有吴、蜀联合抗 魏方可势均力敌
否则唇亡齿寒 蜀灭吴必亡
如此浅显道理
身为国家重臣 不可不知不晓
既知既晓而违之
是兴国还是祸国?
我此来是为通蜀之好 拔云见日
解东吴之危难
而吴王却陈兵设鼎
以拒良言 天下若闻,岂不取笑
今日邓芝就死在吴王面前 以示天下人
不要再来吴国进献良言 也好洗我说客之名
拦住他
吴王既要烹我 为何又拦?为何又拦?
吴王请先生后殿叙话
吴王 请
先生之言,正合孤意
孤欲与蜀国讲和
但恐蜀主年轻识浅
不能全始全终
我主虽然年幼
但有诸葛亮丞相辅佐
吴王乃当世之英豪
诸葛丞相也是一代俊杰
吴王,蜀有山川之险
吴有三江之固
若两国联合,结为唇齿
进则可以兼吞天下 退则可以鼎足而立
今吴王若委贽称臣于魏
魏必让吴王前去朝觐
让太子去魏国充当人质
如若不从,魏则兴兵来攻
蜀国也乘机顺江来取
江南之地 恐不复归吴王所有矣
诸葛亮到底是慧眼识金 用人得当
先生不辱使命,来
孤就与蜀联合抗魏
吴王
众卿,谁愿为使?
臣愿入蜀
惠恕
汝敢前去见诸葛亮?
能达孤之情吗?
诸葛亮也是人
臣有什么可怕的
此乃我东吴才子 姓张名温
官拜中郎将
久仰久仰
不敢不敢
摆宴,以贺吴、蜀通使
永罢刀兵
退下 不可,不可
丞相请
这位是…
姓秦名宓,益州学士
名为学士
不知是否真有学识
蜀中三尺小儿
皆有学识,何况我乎
先生有何学识?
上至天文
下至地理,三教九流
诸子百家,无所不通
古今兴废,圣贤经传 无所不晓
先生既口出大言
请即以天为问
天有头乎? 有头
头在何方?
在西方
《诗》云:乃眷西顾
以此推之,头在西方
天有耳乎?
天处高而听卑
《诗》云:
鹤鸣九皋,声闻于天
没有耳朵怎么听啊?
天有足乎? 有足!
《诗》云:天步艰难
没有足怎么走啊?
天有姓乎?
岂能无姓! 何姓?
姓刘 何以知之?
天子姓刘,天必姓刘也!
请,请
日生于东!
日生于东方,却落于西
先生乃东吴名士
既以天事下问
必能深明天理
密有数理不明 想在先生面前请教
这…
请讲
昔日混沌既分
阴阳分判
轻清着上浮而为天
重浊者下凝而为地
至共工氏战败
头触不周山
天柱折,地维缺,天倾西北
地陷东南
请问
天既轻清而上浮
却何以倾其西北?
又不知天外,还有何物?
愿先生教我
丞相,蜀中果然多俊杰
今日使温顿开茅塞
席间相问,皆为戏谈
足下深知安邦定国之道
何在唇齿游戏
请 请
多谢丞相
张大夫 丞相
此是我主亲自赠送的礼品
望大夫笑纳
如此厚礼
此乃我主亲赐御酒
命亮在此为大夫送行
谢丞相
告辞
后会有期
张大夫 请
后会有期
吴王诸葛丞相仁德,宽厚
愿与吴王永结盟好
今特派邓尚书前来答礼
参见吴王
吴蜀联合,必有图我中原之意
朕当先伐之
陛下,中原之地,土阔民稀
莫如养兵 屯田十年
足食足兵 再伐吴蜀
迂腐之见
吴蜀今已联合 早晚必来侵扰
焉能等待
陛下,东吴有长江之险 非船不能渡
陛下必须御驾亲征
可选大小战船入淮
先取寿春,至广陵
渡江口,取南徐,此为上策
传旨
今曹真为前部 张辽、张和、文骋
徐晃等为大将先行
朕亲率水陆军马三十万 征讨东吴
加封司马懿尾尚书仆射 留驻许昌
凡国政大事 皆听其决断
诸葛亮安居平五路 吴蜀联合
曹丕闻讯大怒
亲率水陆军马征讨东吴
诸葛亮知东吴告急
即令赵云领兵出阳平关 袭击魏国
正当赵云节节胜利之时
蜀国南方发生暴乱
诸葛亮疾书 催赵云火速撒军
返回成都,准备南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