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阳光之下》第29集柯滢质问连莲接近封潇声的目的The Confidence EP29【芒果TV青春剧场】

Channel: 芒果TV青春剧场 MGTV Drama
其實
我覺得我們
可以換個思路
不見得非得對柯瀅
採取激烈的手段
這種狗男女之間
無非是相互利用
不見得是鐵板一塊
我們只要叫這二人
離心離德
不就行了
這是你哥留給你的
看來你跟你哥一樣
是個有情有義的人
阿剛
現在你跟小武
也算是我的左膀右臂了
既然想做我的手臂
就要學會乖乖聽話
要不然
我寧願自斷手臂
也不要這些
不聽使喚的東西
明白嗎
明 明白了
來 來 來
董事長這次不計前嫌
那是他人好
念舊情
你不要再一根筋了
連個遠近都分不清啊
你哥以前
跟的也是董事長
不是董事長他爹
你抱大腿都抱錯人
蠢吧你
還有啊
以後你別老在屋裡邊
自己裝深沉
那手機玩多了
對眼睛頸椎都不好
多出來跟兄弟們
鬧鬧玩玩
對吧
武哥你看他呀
他喝太慢了
可着一個人灌是嗎
換一個 你灌他
來 來 誰怕誰
划拳
不用划 直接干
怕你啊 來來來
華子
槍哥最近什麼情況
人也見不着
打電話也不接
我也不知道
我們也好長時間
沒見過他了
真的
喝一個吧
來 來
你你 拿拿起來
封先生
對不起啊
我來晚了
東西呢
封先生
您看現在
是個什麼情況
警方正在調查
車廠負責人攜款潛逃
集團已經發布了
重金懸賞線索的通告
你現在躲那地方
是二叔給你找的
我要是你
最先躲的就是二叔
還有
以後別遲到了
看什麼呀
你還沒上網啊
上什麼網啊
這你都不知道
你趕快上網搜一下
看一下熱搜南洲
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
立刻馬上
把網上那些
亂七八糟的東西
全部給我撤了
就這樣
你到底怎麼想的
我覺得這個事
很奇怪
對於男女緋聞
你 我 連蓮我們
都不是公眾人物
如果沒人爆料
沒有人會盯着我們
而且還摸得這麼清楚
把我和連蓮的老底
都揭出來了
我算是聽明白了
你說的意思就是
封老爺子背地里
算計我們
想要離間你和我是嗎
我想不到別人了
接啊
說要見我
想都不用想
肯定要跟你掰扯
緋聞這事
你別去了 我去吧
我出面更好
直接說清楚了
省得她誤會我
好啊
那就拜託你了
這樣
我叫阿剛跟你一塊兒去
好吧
連蓮真的喜歡過楊雨澤
是的
你到外面等我吧
怎麼是你啊
他在開會沒時間
就讓我來了
小姐你好 要喝點什麼
很失望嗎
你這話什麼意思啊
網上的
全都是謠言
是誹謗
我跟封瀟聲之間
什麼事都沒有
那些照片
是他帶我去找奧新車的
技術總監大衛時候拍的
我今天之所以約他來
就是想跟他一起
商量一下
關於網上的流言
該怎麼處理
免得有些人多心了
還以為
有人要跟她搶金龜婿呢
我遠比你想象的
要了解你
以你的性格
如果你看到網上
這些亂七八糟的流言
要麼你就置之不理
要麼你就會直接來找我
解釋清楚
你絕對不會去接觸
那個跟你有緋聞的男人
而今天你繞開了我
直接約封瀟聲
連蓮
為什麼
你想要接近封瀟聲
到底是為了什麼
還行
還是我認識的那個柯瀅
連蓮
我不管你是為了什麼
你聽我一句勸
不要摻和封氏的事好嗎
離封瀟聲遠一點
越遠越好
不可能
喬宇至今沒肯露面
連一個電話都不接
邢老師對我
更是閉門不見
他們花了那麼多的時間
花了那麼多的心血
現在卻像老鼠一樣
躲了起來
你覺得
他們只是為了
編假新聞奪人眼球嗎
還有你
百般阻撓
不讓我調查封氏
不惜當眾誣衊誹謗
把自己演變成一個
卑劣低級的潑婦
連蓮
柯瀅
就像你說的一樣
你遠比我想的要了解我
這句話反過來
也是一樣適用的
你是什麼樣的人
我太清楚不過了
你今天所有的變化
全部都是因為
認識了封瀟聲
之後才發生的
到底是因為什麼
不說沒關係
我自己找答案
如果我告訴你答案
你可以
不摻和封氏的事嗎
不能
前段時間
我在新聞發布會的門口
見到楊雨澤了
他的狀態非常不好
渾渾噩噩的
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我作為你們倆的朋友
勸你一句
別因為你的自以為是
把他的人生都給毀了
見過了
還能怎麼樣
沒當眾吵起來
就算不錯了
我也真是納悶
怎麼跟這姐們兒
當了這麼多年朋友
她應該是對車廠的事
還有疑心
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
讓她離你遠一點
別跟她離得太近
不管怎麼樣
她還是我的朋友
對了
我有點頭疼
今天不去公司了
我先回家休息
不坐後面了 坐前面吧
已經跟你們老闆說過了
不用去公司 直接回家
進來
哥 你找我
哥 你別這麼看我
怪瘮得慌的
不用 不用 不用
我準備給你派一個工作
行 您說
不管什麼事
上刀山 下火海
一定給您辦妥
幫我搞定一個女人
女人
誰呀
公司的財務總監
袁芬芳
這個恐怕
不行
必須要做
為什麼
因為她手裡
另有一套秘密賬本
在我離開公司
這半年期間
公司的首席執行官
王長君
夥同奧新車廠負責人
徐峰等人操控公司
假造合同 購貨單
大額轉移資金
所有的證據
全部都在裏面
對於我
還有封氏集團
非常地重要
我試試
聽小安說你會功夫
真的嗎
哪兒學的呀
家裡
家裡
我們村
家家戶戶都練武
還真有這樣的村啊
我以前在書上看過
我以為是人編的呢
可不是編的 柯小姐
都是真的
我們老人說呀
我們祖上
都是一些武林人士
當年跟着義和團北上
護駕
後來
落地成村了
我們子孫
也都個個練武
那你哥
也會功夫嗎
我哥功夫比我都好
你哥長什麼樣兒啊
跟你一樣
這麼高大嗎
那可不是
我哥跟我可不一樣呢
我哥
人長得帥氣
好看
腦子又好
不像我
又蠢又笨的
你不蠢也不笨
你是實誠
阿海
比阿剛機靈啊
那可不
阿海跟了董事長很多年
司機兼保鏢
最得董事長信任了
去哪兒都帶着
袁總監
腳怎麼了
誰啊你 真是
我的天哪
胎爆了
孟總
我沒有認出你來
什麼孟總不孟總的
叫我小武多好
我幫你把備胎換上
不用不用
我可以叫維修工來的
沒關係
幾分鐘的事
又不是什麼大活兒
那個 好
別過來
小心碰着你
你看
怪不好意思的
還這麼麻煩你
離遠一點啊
搞定了
這個能堅持幾天
但最好還是去店裡
把原胎補一下
實在不行啊
換一個
安全
給你
擦擦手
謝謝你啊
大恩不言謝
開玩笑呢 別介意啊
女孩子家
別每天工作到這麼晚
一個人回去路上不安全
走吧
你這腳沒事吧
用不用我送你
沒事 沒事
你確定
沒關係
我的衣服
對不起啊
謝謝 謝謝
慢點啊
慢點開
拜拜
這麼晚還不睡啊
熬夜毀顏值啊
過來 坐這兒
怎麼了
我問你
網上說的那些事
是不是真的
您嚇死我了
我以為什麼大事呢
網上那些新聞
人家柯瀅是當事人
人家都不相信
您老可好
您自己還信上了
我跟柯瀅什麼關係啊
別人不清楚
您也不知道是嗎
還我跟她一起搶男人
那要搶也是我跟男人
一起搶她好嗎
行了 我就問了你一句
你看你這小嘴兒
喯喯喯的
那網上還有照片呢
之前不是跟您說過了嗎
確實是
為了調查封氏的奧新車項目
我跟封瀟聲
有過那麼幾次接觸
您所說的那個照片
就是他為了帶我
去見那個
奧新車的技術總監
當時在酒店拍的
人家技術總監
就住那個酒店
你說的是真的
那不是真的
還能是假的嗎
您也太逗了
誰家親媽
還懷疑自己閨女
我不是不相信你
您要是相信我
還能跟
審犯人一樣地審我嗎
我不是怕你
一時年輕衝動
做出什麼不該做的事嗎
您閨女現在也不年輕了
氣也沒那麼盛
我能洗澡去了嗎
不能
封氏的事
你就別再插手了
我已經
跟你說了好幾次了
有調查組在調查
就算它有黑幕
遲早是會被揭開的
那要是真有黑幕的話
我就要去做那個
揭開黑幕的人
你不可以
我為什麼不可以
連蓮哪
封氏的事太複雜了
不是三言兩語
就能說得清楚的
你看啊
你這個孩子正直 善良
嫉惡如仇
這都是很好的品質
媽媽也特別為你驕傲啊
但很多事情
不是你一己之力
就能解決的
你調查封氏
沒有問題
但絕不是現在
慢慢來
要等待機會
您是不是
知道點什麼呀
我當然知道
那您告訴我
我能告訴你嗎
我有保密守則
工作中的事
不能跟任何人說
我跟您白聊半天了
那您呢
就繼續守着您的
保密守則
可我有我的職業追求
調查真相
揭露黑幕
就是我的職業追求
行了
您什麼都別說了
我現在必須要去洗澡
這幾天怎麼
沒見柯小姐來報到呀
說是學校里
好像有什麼考試吧
不得不回去了唄
還回什麼學校呀
我要是她呀
趕緊把學校工作給辭了
一心一意
盯着咱們董事長
省得被撬走
安秘
你是還不知道吧
我聽說
那位連記者
可是正兒八經的白富美
市裡領導的千金
跟咱們董事長門當戶對
就咱們董事長
這樣的男人啊
女朋友可以隨便談
最後
娶回家的
還得像連記者這樣的
名門閨秀才行
柯小姐不已經
是未婚妻了嗎
未婚妻
她自己認為的吧
你什麼時候聽說
封家認她了
據說封老爺子啊
連門都不讓她進
根本瞧不上她
夠了啊 你們倆
小心禍從口出啊
你好 董辦
安秘 找你的
喂 你好
丁部長
好的 我知道了
小心禍從口出
好好乾活
我還沒跟你說完呢
你說
那個 聽說
我還聽說那個
進來
董事長
之前安排的
文字訪談記者
已經到了
公關部的丁部長
打電話問
現在是不是
要把她叫過來
我們一會兒都什麼安排
有兩個會議需要您參加
那就讓他們先等一下
先把記者請過來
那個
董事長
快去吧
今天
來你們公司這一路
大家看到我
都感到很奇怪啊
你好 封先生
不用這麼客氣吧
又不是第一次見面
那倒也是
不過先說聲抱歉
之前跟你約好的同事
突然間生病了
我是來替她班的
怎麼樣
今天
可以接受我的採訪嗎
還是說
你覺得不方便
再重新另約時間
等我的同事病好了再來
小安
給連小姐倒杯咖啡
好的
開始吧
第一個問題
奧新車廠這次火災
對封氏集團
帶來了怎樣的影響
是危機
也是一場機遇
這話怎麼說呢
時間快到了
大家檢查一下姓名
學號
準備交卷了
余澄波
外邊等我一下
那個關係
和你很好的女孩
叫苗苗的
現在在會所兼職
你知道嗎
知道
為什麼去那兒
幼稚
愚蠢
你們是把別人
都當傻子是嗎
你知道那個地方
有多危險嗎
萬一你們出了任何事
沒有人能救得了你們
現在馬上告訴苗苗
離開那兒不準再去了
如果還要去
我就去學校舉報她
我不是跟你說過嗎
我的私人問題
不用你管
柯老師
封瀟聲真的是申世傑嗎
亂說什麼呢你
莫名其妙的
苗苗姓陳
她父親叫陳瑾岩
柯老師認識嗎
柯老師一定認識對不對
柯老師曾經
去找過陳警官
告訴他
封瀟聲就是申世傑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
余澄波
你還記得
你自己在倉庫的遭遇嗎
如果你還記得
就去阻止苗苗
你告訴她
關於她父親的事
我會給她一個交代
可是
沒有可是
我作為你的老師
我讓你去做那些事
是非常錯誤的
我給你帶來
那麼大的傷害
我真的很恨我自己
我不想那些事
再給你帶來傷害
我也不希望那些事
再給陳警官的
家人帶來傷害
如果你還當我是你老師
就聽我的
否則
你就是在給我添亂
去吧
最後一個問題
作為一名青年才俊
您是如何看待
個人感情問題的
女人哪些特質
最能吸引你
你和你的現任女友
是怎麼認識的
連記者
這應該
不是提綱里的問題吧
的確不是
是我臨時加出來的
沒關係
如果你不想回答
也可以選擇拒絕
我可以回答
九月份的時候
我們公司
在南洲大學
舉辦了一場捐贈儀式
我作為嘉賓出席
我們是偶遇
我對她
是一見鍾情
所以
就開始追求了
但她當時
是有男朋友的
確切地說應該是未婚夫
那你還繼續追求
不但追求
死纏爛打
好不容易
才追求到的
我們的採訪
可以結束了嗎
圓滿結束
謝謝
封先生
不耽誤你吧
可以再多聊幾句嗎
沒問題啊
一直想問你
上次
緋聞的事
對你
沒造成太大的影響吧
貼子已經刪得差不多了
影響嘛
看來
你們
只管刪帖子
都沒有去查一下
帖子到底是誰發出來的
在查
最早發帖子的博主
是個剛剛註冊的用戶
我們要一同起訴網站
才能獲取他的個人信息
那我知道了
不用去起訴了
我知道是誰
之前
我一直在查
春徽鋼業的事
得罪了不少人
他們想找機會報復我
可是又找不到機會
這次可好
你和我一起
出入四季酒店
讓他們逮着了
搞了這麼一出
你怎麼知道的
他們給我打電話了
問我被全網罵的
感覺怎麼樣
爽不爽
還大言不慚地說
他們有更勁爆的材料
如果我還不聽話的話
就會繼續爆出來
更勁爆的材料
什麼
哪有什麼更勁爆的
那天
我跟你在一起
經歷了什麼
我們心裏最清楚
要說起來
這次是我連累了你們
我應該找個機會
好好跟你和柯瀅
正式地道個歉
不用了
其實
我對你挺好奇的
好奇
非常好奇
因為柯瀅
跟我認識太多年了
她是什麼樣一個人
我最清楚
她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啊
她是一個
外柔內剛的人
乍一看
好像很溫柔
也很隨和
但她骨子里
非常有主見
是她認準的事
就可以一條路走到黑
撞了南牆也不會回頭
所以
所以我才很好奇
你到底是對她做了什麼
能讓她拋棄楊雨澤
如果
像你所說的
只是普通的死纏爛打
應該達不到這樣的效果
柯瀅
在很多事情上
心還是挺硬的
就只是小恩小惠
應該打動不了她吧
這種女人
應該對某些男人
有着自己獨特的吸引力
是嗎
那我
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柯瀅和楊雨澤
當時是誰追的誰啊
楊雨澤
當時是醫學院的校草
有很多女孩喜歡他
也不知道
柯瀅有着什麼魔力
能讓楊雨澤
認識柯瀅不久
就對她情根深種
死心塌地
所以說
柯瀅和你這件事
對楊雨澤的打擊
非常地大
前幾天我見着他了
我差點沒認出來
整個人狼狽不堪
是嗎
你什麼時候
見到楊雨澤了
就前幾天呀
你們封氏集團
召開新聞發布會
我在酒店的外面
見到的他
當時
他的精神狀態非常不好
整個人神經兮兮的
一直躲着人走
說實話
當時我看見他
心裏很難受
干什麼去了
裏面有點悶
出去透透氣
不好意思啊 封先生
不知不覺聊了這麼多
打擾你了
那今天我們就到這兒吧
你干什麼呢
剛監考完兩場有點累
隨便吃了點東西
那你還回公司嗎
中午我就不回去了
我現在想找個地方
做個水療
放鬆一下
也行
看你自己
阿瀅
怎麼了
還有什麼事嗎
沒事
就是有點想你了
對了阿剛
我做護理時間很長
你要不
去找個地方休息一會兒
一會兒來接我
沒關係的柯小姐
我就在車裡等您
你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