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老版《三国演义》 第三部三足鼎立第50集凤雏落坡(主演: 孙彦军、唐国强、鲍国安、吴晓东、陆树铭、李靖飞、洪宇宙、魏宗万、张光北)| CCTV电视剧- YouTube

Channel: CCTV电视剧
建安17年(公元212年)
刘备致书刘璋,假称孙权求救 自己要带兵返回荆州
因此,要求刘璋供给军粮十万斛 并借兵马三四万听用
刘璋表示,只能供给 刘备所需军粮的十分之一
和四千老弱兵卒
士元,快来,快来
今日,事已至此,如何处置为好
主公,某有上、中、下三条计策
请主公选择
请问上计
立即挑选精兵强将 备足粮草
趁刘璋尚无戒备 昼夜兼程直取成都
则西川一战可得
请问中计
主公
那涪水关是通往成都之咽喉
又是返回荆州必经之路
现由蜀将杨怀、高沛二人把守
主公可派人送去书信一封 佯称要回荆州,路径其地
他二人必出关相送
乘机…
然后,去取成都
请问下计又当如何?
那只有暂罢取川之议 立即退回荆州
日后见机而动,徐图进取
上计未免太急
下计又觉太缓
备以为中计不决不慢,正得其宜
可以行之
既如此,就请主公修书一封 我去布兵遣将乘机夺关
主公,军师 益州别驾张松,被满门抄斩
可曾探知是何原由?
张别驾得悉主公欲返荆州 大不以为然,乃修下密信
请主公从速取成都 并约作内应
不慎书信失落 被其兄张肃拾得
告发于刘璋,因而满门遇害
唉…张松一片至诚 助我收取西川
如今未受一金之赠
尺土之封,竟又因我之故 全家遭此横祸…
张松被斩,料刘璋必在各处关隘 增兵添将,严加防守
川中将领对主公统兵入川 早已心怀怨恨
刘璋大将张任足智多谋 此时万不可急切用兵
当徐图缓进才是
有庞统军师在,料想无大祸患
只怕他也是求成心切
既然如此 军师何不修书与主公明言
庞军师处
明日是双七佳节 我看是否撤回各防务,犒赏士卒
我等也松下心来与 城中居民共同欢庆一日
佳节期间,更当小心才是 刘备夺占涪水关以来,行兵甚急
其军师庞统更非无谋之辈
定会于佳节期间 前来偷袭,攻我不备
张松舍生取义 全为主公早日平定西川
如今涪水关已得
主公应立即进兵雒城
不使刘璋有增兵固守之机
主公
刘璋派遣张任,刘贵 冷苞,邓贤四员大将
率兵五万增援雒城
现冷苞,邓贤已在雒城以北 六十里分头扎下营寨
主公
城北六十里有一隘口 山险路狭,易守难攻
不先克之,大军就无法接近雒城
看来张任等将 决非有勇无谋之辈
不过,倒可假托天象
如何假托?
亮夜算太乙数,今年岁次癸巳 罡星在西方
又观乾象,太白临于雒城之分
主将帅身上,多凶少吉 切宜谨慎
我自投皇叔帐下 迄今无建功立业之机
这次进川,正要大展雄才 孔明却千里驰书谏阻
莫非是怕我取了西川 独得大功不成?
孔明信中所言,军师以为如何?
依统之见,与他恰恰相反
主公,用兵贵在乘时得势 良机一朝坐失,千载难觅
备非不知此中利害
只是孔明一向料事如神
今日所言,不由备不心生疑惑耳
主公你是被孔明言词迷惑了
他不想令统独成大功
所以故作此言,以疑主公之心
孔明决非嫉贤妒能之人 恐怕军师多疑了
孔明远在荆州 眼前雒城军情地理
岂能处处见到?
此事,容备再作思量,来日再议
主公,尚未安歇? 军师深夜进帐,有何见教?
主公明日是何节令 主公可知道?
今日七月初六,明日乃是七七
七七佳节
此节在中原并不足奇 在川中却非同寻常
川民风俗,每年此日 家家户户都设酒食,庆贺游乐
军旅之中,也按例休战过节 犒慰将士
此时去攻雒城岂非天赐良机
只是张任颇具谋略,行兵谨慎 倘若有备,如何是好?
主公
张松此图,确是神算
可让张任防不胜防,主公请看
此山之北有一条 大路直通雒城东门
山南还有一条小路可通雒城西门
此路张松虽画于图上 却未标其名
足见偏僻异常 我问过归降士卒,竟也多半不知
张任不知我军有此图 定以为我军不知此路
这岂不是天助我军 又一出奇制胜之途
军师是想大路佯攻,小路奇袭 两路分进,合击雒城
正是此计,主公
这可是孔明身在 荆州所能尽知尽料的?
请法孝直即刻前来 是
果真按此计而行 能有几分胜算?
此计若成,则雒城一战可得
我军便可长驱直下 取成都、擒刘璋,一举而定西川
那时三分天下有其一 则主公可与曹操,孙权争雄天下
主公,兴汉大业有望矣
主公,庞军师
孝直,由此进兵雒城,路径如何 有两条路可以进兵
大路从北直通雒城东门
尚有一条小路直通雒城西门
险僻难行,川民也很少有人行走
依足下之意,取哪条路为好
当一虚一实,两路分进合击 可操胜算
既是二公都执此意 明日便发两万兵马
我与军师分两路进攻雒城
留三万兵马,请孝直助糜竺 简雍防守大营,如何?
主公,明日主公分兵一半走大路 统走小路
不,不,小路偏僻难行 岂可让军师冒险?
备自幼娴习弓马,惯走小路 军师还是走大路为好
那…主公
大路必有敌军拦阻 主公正可击之
小路崎岖难行,却能攻敌不备 统走小路,正是避难就易之意
主公何不成全一二
这…
实不相瞒 军师妙算虽令我折服
但孔明信中所言 也委实教备放心不下
万一小路…
主公,统自投帐下 久蒙主公厚恩,未曾报效
早思肝脑涂地,方称本心
莫道小路未必有险
纵然有险,统又有何惧?
主公再勿多言 统走小路,主公自走大路
还是请军师走大路为好
主公,请早些安歇 明早卯时升帐,辰时起兵
雒城乃成都门户 一旦失守,后患无穷
今日非但不能撤防 还须增兵添将
万不可疏怠大意
将军所言极是
可请刘将军点兵一万 于城东大路增设防务
吴兰,雷铜城内接应
刘备纵然来犯,又有何惧
城西小路也不能不防
张将军恐怕太过于谨慎了
那条小路,两端路口 都隐没于荆榛野莽之中
莫说刘备、庞统 便是西川人也知者甚少
宁可小心谨慎 不可给敌军万一之机
刘将军增兵大路
吴兰,雷铜二将军 分守在东西两门
我自带三千弓弩手防守小路!
军师,备思之再三
还是军师走大路,备走小路为好
主公将令已出,不可更改
请主公就此上马 你我雒城相会
军师,请军师路上 一定小心保重
主公只管放心,请上马
请军师先上马
主公勿须多让 请快上马吧
好,就依军师
主公,雒城相会
军师为何骑这等劣马?
此马已骑了多年,从未如此
这匹白马备已骑了多年 性极驯顺,万无一失
请军师换乘此马
不可,不可,主公这如何使得
小路崎岖,若马再有疏失 如何使得?
备久惯马上征战 请军师切莫推辞
主公
主公
主公厚恩,统万死不能相报
军师
军师先请上马
他们来了
张将军,他们来了
张将军,趁他们没发觉 干脆杀下去
这是前锋队伍,不要惊动 放他过去
是,隐蔽
刘备必在后面,等他过来
我曾见过刘备 骑的是一匹高头白马
传告全体将士 骑高头白马者是刘备
射杀骑白马者
传令,射杀骑白马者 射杀骑白马者
此处好生险恶
军师 那块大石上仿佛有字
你去看看 是
军师
落风坡
落风坡!?
我道号风雏 此地名‘落风坡’
难道我此行果真不利?
什么事儿?
军师
速速退出此谷
射箭
快快避箭
看准骑白马者,狠狠射
快快避箭
军师,军师,快救军师
快,速带将士们退出此谷
军师
此图关系重大
必须交到主公手中
我等愿与军师共生死 决不独生
死不足惧
只恨我未听孔明忠言
贪功致败,愧对主公
愧对三军将士
请务必转告主公
切莫以为念
白马…
白马…,主公的白马!
再也不能同你伴随主公
驰骋天下了
多好的白马呀!…
落风…坡!
军师
士元,是为我而死的 是为我
是我害死了军师
是我
主公
庞统出师未捷身先死 使刘备士气大挫
取川计划不得不陷于停顿 退守涪水关
同时派关平立即赶回荆州报信
撤请诸葛亮,统兵入川 再谋取川大计
庞士元出师未捷,仙逝西川
主公痛折一臂,困守涪水关 进退两难
我不能不立即前往 助主公一臂之力
张任那厮射死了庞军师 又将俺大哥困在涪水关
俺倒要去会他一会
二哥,子龙,我们大家都去 杀他个人仰马翻
三弟,军师与你我都去
荆州重地,交谁防守?
二将军所言甚是
西川尚在他人之手 若荆州再有失
主公多年的基业 岂不毁于一旦
只是主公公信中,未曾说明 应留谁驻守荆州
主公信中虽未明写其人 我已知其意图了
主公派关平来此送信 二将军可见其中深意
军师是说
主公之意,要云长公当此重任
云长为桃园结义之情 一定竭力守卫
不负此重托
关某尽知
既如此 荆州安危今后就全仗将军了
既蒙大哥军师信任 关某岂能推辞?
好!
此事关系重大,望你千万小心
切切不可轻忽大意
军师放心,大丈夫既领重任
除死方休
倘若曹操引兵来犯 将军如何处置?
以力拒之
若是曹操,孙权同时起兵前来 又当如何
分兵拒之
若如此,荆州危矣
我有八个字将军牢记 可保荆州万无一失
哪八个字,请军师教诲
东和孙权,北拒曹操
军师之言,关某谨记
季常 在
你与糜芳,廖化,周仓 辅佐云长同守荆州
翼得 在
命你率精兵一万从大路入川 先取巴郡
我自带一军从水路入川 你我于涪水关会合
先到者为头功 速去准备,明日起程
二哥 保重啊
三弟 你也保重
子龙 在
你速去准备船只器具 明日与我一同启程,从水路进兵
云长
军师还有何吩咐?
大任在肩,万望将军珍重
以不负主公重托
军师但放宽心
关某既接此印
必当效死命以保荆州不失
何以言死?
云长,只要你能东和孙权 北拒曹操,定能保住荆州
西川豪杰众多 千万不可轻敌
当以收服人心为先 攻城夺地为次
将军务必谨记
路上必须严明军纪 不可抢掠百姓财物
凡是归降士卒 都应善加优抚
唔,记下了
将军性暴 不可只敬君子而不恤小人
须时时自制怒气
勿再随意酗酒,鞭打士卒!
俺,改过就是了
好 祝将军一路顺利,拿酒来
不喝,不喝,等我拿了头功 军师再敬不迟
也好
也好,早到涪水关与我相会 定当奉酒
军师好小看人
为何不说你到涪水关 来与俺老张相会
这么说,入川的头功 翼德是志在必得了
水路长驱直入,又无兵将阻挡 山路崎岖难行
重重关隘都有重兵把守 此赌将军岂不太吃亏了
赌,赌,赌,俺就是要赌
此乃必输之局 将军还是不赌为好
哎,不,不,不,俺就是要赌
将军果有胆量一赌?
就看你军师敢与不敢
你我击掌为誓 看谁先到涪水关 好
这次非要与军师见个输赢
俺先走一步 等你们来涪水关见俺
出发
翼德勇武过人,毫气纵横 真是一员虎将
只可惜性情暴躁,往往处事鲁莽
翼德虽然鲁莽,却并非无谋 军师这次与他打赌,未必能赢
果如子龙所说,亮正求之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