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老版《三国演义》 第三部三足鼎立第55集立嗣之争(主演: 孙彦军、唐国强、鲍国安、吴晓东、陆树铭、李靖飞、洪宇宙、魏宗万、张光北)| CCTV电视剧- YouTube

Channel: CCTV电视剧
魏王曹操的公子 噢?
这就是人称天下奇才的 临淄侯曹子建
正是
小弟听人言
若天下之才共有一担
临淄侯可独得八斗
这其余二斗,为天下才子 共有啊!
奇才呀! 嗯,奇才
远望周千里
朝夕见平原
烈士多悲心
小人偷自闲
国仇亮不塞
甘心思丧元
拊剑西南望
思欲赴太山
好,好妙,妙
魏王这是三公子送来的新诗
近日魏王可曾对公子 提起立嗣之事啊
敢问公子
它年若登大位 愿志如何?
我若得其时,当戮力上国
留惠下民
建永世之业 留金石之功
方不枉为君子
公子才高志远 令人钦佩
但愿公子 壮志得踌
请,请
诗文词赋都不消说!
只是父王近日 又要考问时政军务
我平日不留心此事 到时恐难以应答
三公子
据此应答 料无差错
时政军务 可照此应答
公子,你看怎样?
人言知君莫如臣
知我父王者 莫过于德祖也
来,我再敬你一杯
谢公子
今闻民间厚葬之风日盛
宜加禁止
啊,正里 在
卿可草拟令文,已备颁行
大王
求贤令文已草就
言简意赅,喻理于情
真乃绝妙文章
妙极妙极
正里
大王,禁止厚葬令文
已草就
正里笔下竟如此之快
请大王过目
嗯,好
正里 莫非你早有腹稿?
大王刚刚提起之事
卑职岂能预先知晓
卿片刻之间下笔千言
孤且不能更改一字
嗯,嗯,真奇才也
大王
卑职之才若比子建公子 则不过
鸟雀之于大鹏而已
噢?
聪明智达,文章绝伦
当今天下贤才君子 皆愿从其游而死
实上天所以降福于大魏也!
孤亦深爱此子
大王此言
真乃上应天命,下和人心 朝廷幸甚
天下黎民幸甚
卿等以为如何呀?
此乃大王家事
卑职不敢妄言 但此事关系天下存亡
故斗胆进言
啊,子中但讲无妨
大王
前代废长立幼
兄弟相争 酿成祸乱者多矣
况且子桓公子 天性仁孝
博学渊识深得人心
万望大王明断
卿等且退
容孤再思
大王
此是何物啊?
一合稣 请大王品尝
此是何人所送?
此是五官中朗将特地榜求 能工巧匠
仿塞北风味制作 以孝敬大王
五官中郎将 不但诚心孝敬大王
就是小人们 也常得五官中郎将恩旭照顾
真不愧是大王之后
才德无双的 挚诚君子呀
公子
公子
大王品尝了稣糖
听罢小人之言,很以为然 据小人看…
临淄侯近况如何呀?
主簿杨修写了一个…
叫什么《答教十条》的 送给了三公子
答教十条
他们常常彻夜叙谈
可要细细留心哪
小人明白
玉龟
拿去吧
谢公子
大人有何吩咐?
这可是大王之物
为何放在这里?
大王昨日黄昏在此品尝
尝后连连赞赏 便命置此厅中
不知是否今日游园之时
再来食用
你去吧 是
来,来,来
此稣 滋味甚美,快来尝尝
哦,此乃父王之物 怎好擅自食用啊?
请问味道如何呀?
甘美异常
那就但吃无妨
你也尝尝
来,来 不不不
正里
德祖是我父王 最赏识的大主簿,他既斗胆
我们何患?
请 这…
这…
置酒高殿上
亲交从我游
中厨办丰膳
烹羊宰肥牛
秦筝何慷慨
齐瑟和且柔
阳阿奏奇舞
京洛出名讴
饮酒过三爵
大王 父王
何人所为?
这是孩儿一时贪嘴
此事与公子无关
实乃奉大王之命 噢?
此话怎讲?
这可是大王所题
是便怎样
大王明令在此
一人一口稣
我等岂敢违抗 大王之命
德祖奇思妙才
真真令人难测呀!
大王,过奖了
二卿若无公务 可暂时退去
不可与杨修,丁宜二人 来往过多,嗯?
公子
大王传命公子即刻进宫
何事?
大王要考二位公子 时政军务
子建
诗文词赋 子桓非你对手
我今日
要考问时政军务
恐就难以占先了
父王
往日虽如此 今日则未必
且慢自夸口 细听我出题
孤…
受圣命,入宫
带剑着履上殿
而今有人以为
去宗庙上殿 则应解履
试问
孤欲去宗庙上殿 应解履
还是着履呀?
父王
父王应着履
为何?
若解履
则是尊先公而违王命
敬父祖而慢君主
仲尼曰:虽违众
吾从下 诚哉斯言也
不知父王以为对否?
人言知子莫如父
子建之才 却令我亦难尽知呀!
子桓
时政军务
本是儿所擅长
今日,却也不及子建
日后还要用心才是
父王教训极是
儿之才本不能与三弟相比
近日,又疏于用心 今后…
一定努力
都下堂歇息去吧!
谢父王
兄长请!
三弟先请
兄长先请!
三弟得胜,理应在前
不料今日时政军务 又被三弟占尽上风
我看父王神色
恐怕近日便有废长立幼之举 这可如何是好?
卑职已冒死进谏
无奈大王不肯听从
都怪卑职
才拙志短 不足以说动大王
有负公子重托
事以至此,如之奈何?
我看中大夫贾诩 表面虽不置一词
其心实则在公子
此人老谋深算 一向被魏王器重
他若肯为公子 进言出力
大事或许可成啊!
贾诩…
今朝座上客 他年阶下囚
我并非大王旧臣
如今却常随大王左右
言听计从,备受宠信
这已招人妒忌
倘再不谨慎,必取祸端
凭我韬略文章 足可交四方之友
多年来
所以深居独处,不结高门
公务之余,从无私交者
无非为子孙免祸而已
祖父 大人!
有客来访
何人?
五官中朗将 哦?
祖父,苏儿去说! 就说祖父刚刚睡下
慢!
你且退下!
待我更衣出迎
贾大夫! 公子!
请坐
深夜驾临 不知有何吩咐
贾大夫救我! 公子,公子请起
公子有何差遣,尽管明言
如此大礼 下官焉敢承受
前者大夫 教我谦恭之策
以动父王之情 至今感念不忘
近日
观我父王言语情态 颇有废长立幼之下心
噢?
我恐生变 请吴季重商议对策
又怕他人生疑
今日午后 乃设法密携吴季重入府商议
不料…
不料怎样? 走漏了风声
父王大怒
以命虎卫营军校
在我府门外 严密巡哨盘查
此事 必令父王对我心生怨怒
更坚其择立子建之心
万望大夫救我
日后,得遂夙愿
定当厚报
公子请起
公子可知 此事是何人向大王密报
主簿杨修
请问公子 吴季重如何潜藏入俯
藏于竹筐中,上覆绢匹 车载入府
既如此
公子,不妨命人 再运一车绢匹
站住
箱中装有何物? 是绢帛!
五官中郎将的!
搜 是 唉,军爷!
这是五官中郎将府上用的呀 不能搜啊,不能搜啊
报军校 里面尽是绢帛
汉中来报
刘备派张飞,马超 屯兵下办
欲犯汉中
我已命曹洪率兵五万
前往助夏侯渊,张颌御敌
汝往日只知诗文 不知军旅
似此岂能成就大业
今委派汝为监军
与曹洪同往汉中一行
可愿往啊?
孩儿愿往
此行 务须勤勉谨慎
且不可滥饮无节 贻误军机
居家为父子 受事为君臣
军法无情,你须谨记
孩儿谨尊父王教诲
前往后宫 拜别母亲,然后出行
孩儿就此
拜别父王
大王
大王
我奉大王之命 在五官中郎将府门
盘查
有何异常啊?
并无异常
只有一辆马车进入府门
可曾仔细查验
都已反复查验,确无异物
车上装的都是绢匹
押车人言到
近日,已送两车
还须再送一车
将巡哨军校撤回 是
子建与子桓
均为我子
足下厚子建而薄子桓
今又凭空构陷 毋乃太过乎?
大王,这…
贾文和果然高明
杨修
被大王申斥 满面羞惭而去
临淄侯如何啊?
大王命临淄侯为监军
与曹洪同去汉中
明晨卯时 统兵启程
回宫禀报
请临淄侯今晚过我府中 我为临淄侯饯行
赏给你了
贤弟此行千里之遥 归期难料
你我兄弟不知何日才能重聚
为兄先敬贤弟一杯
兄长请
贤弟大才,为兄望尘莫及
为兄祝贤弟马到成功
请 请
待贤弟凯旋之日
为兄当再禀父王 早立贤弟为世子
继承父王大业
贤弟
人言兄长妒忌小弟之才
今日方知兄长 一片诚心
兄长深情 小弟没齿不忘
贤弟
贤弟,请
兄长,请
贤弟,吃
大王,卯时已到
三军待发 临淄侯不知何往
来人
大王
速去后宫唤临淄侯 来此见我
早时孤叮咛再三 还是如此误事
临淄侯
去吧
大王
大王临淄侯
可曾唤来? 临淄侯昨夜饮酒大醉
至今尚在沉睡,小人屡唤不醒 嗯
下去 是
曹洪
军情紧急不容延误 自领兵先行
去吧 是
此子天资极高 悟性过人
可惜视才放旷,难以任事
儿,偶得一物,似不寻常
呈请父王过目
子建
子建呐
父王
子建年少无知
望父王宽恕息怒
此皆杨修居心叵测 蒙骗父王
杨修
子桓 你去吧
贾大夫
公子
大王
大王呼唤卑职,有何吩咐
贾诩呀
诸子之中
唯子桓、子建才具最高
以卿之意,孤当立谁为嗣 以承大业呢
卿为何不答
大王恕罪
方才卑职正有所思
故未能有作答
卿所思何事呀
思袁本初
与刘景升 以幼子为嗣
兄弟相攻之事呀
真乃策谋深长之士也
建安二十二年 (公元217年)
曹丕终於战胜曹植
被立为魏王世子
瓦口关乃夺战汉中的必由之路
又是曹军夏侯渊的屯粮之地
张飞奉刘备之命 屯兵巴西
准备进军汉中
如果攻克瓦口关
曹军在汉中 便无法立足
军师所言极是
主公,军师
曹军大将张颌 领一万五千兵马
昼夜兼程 进攻巴西
知道了 去吧
张颌乃曹操爱将 勇而有谋
翼德辖下不过万余人马 何以降敌
主公不必忧虑
三将军已非昔比
我料他必有破敌之策
曹操 为了在汉中有立足之地
派大将张颌 前来与张飞征战
张颌
快来受死
张飞小儿
我来灭你,驾
报,将军
张飞在山下叫骂
专骂将军胆小 不敢出战
让他去骂
还有多加滚木檑石 坚守山寨
任凭张飞如何叫骂 无论何人都不许出战
骂,骂 胆小鬼
都给我骂
张颌小儿
我要把你杀了
张飞小儿
任凭你怎样叫骂 我就是不下山
骂,给我骂
张颌匹夫
胆小如鼠不敢下来 骂,给我骂
翼德终日饮酒
要误我大事呀
军前恐无好酒
成都佳酿极多
可派人 送几十瓮到军前
与张将军痛饮
我弟素来饮酒误事
军师为何反送酒与他呢
主公与翼德
兄弟多年
还不知他的为人
翼德素性刚强 但此次入川路上
戒酒自律
义释严颜
则非一勇夫所能为也
今翼德
与张颌相持月余 张颌坚守不出
翼德日日于山前饮酒辱骂
此非贪杯
乃诱张颌之计耳
张将军
张将军 辛苦啦
受主公之命送来美酒五十瓮
将军你看
喝酒啦
来,喝酒
大哥和军师不让俺老张戒酒
反来劝酒 倒是头一次阿
喝,都喝
将军鼓乐齐备 做什么?
不是将军命令,每日此时奏乐
为张飞助酒兴吗?
免 是
速选精干细作一人 换上张飞军中号衣
去 是
军前难得如此佳酿
大家尽兴痛饮,一醉方休
张颌早已吓破了胆
其余更是酒囊饭袋 怎敢下关
饮酒,饮酒
饮酒 都与俺放心的饮吧
二位将军各引一只人马 为左右翼
见红旗摇动,便各自攻进
截杀张颌两侧之兵
将军,敌营中乃是刘备亲命 送来美酒
张飞命全营痛饮三日 并无防备
可曾哨探仔细
张飞亲口传令
将士皆狂饮作乐已无战心
张飞小儿,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