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阳光之下》第13集柯滢调查封氏集团封家小弟成下手对象The Confidence EP13【芒果TV青春剧场】

Channel: 芒果TV青春剧场 MGTV Drama
柯小姐
你爸爸沒事了吧
沒事了謝謝你
那就好啊
這人啊
有啥都不如
一家子人在一起
健健康康開開心心的
真的
你說得對
你別怪我多嘴啊
我覺得你啊
就是脾氣太硬
幹你們這行的
哪能跟客人頂著來啊
你肯定得學軟和點
以柔克剛
小武哥
別別別叫我小武就行
之前你送我去醫院
醫藥費都是你幫我墊的
我還沒給你
沒事沒事
那封先生都給我了
你之前不是跟刀尖的嗎
怎麼又跟封先生了
我們當小弟的
那跟誰
不就是老大
一句話的事嘛
你之前不認識封先生
以前啊我就是送外賣的
哪認識得著
像他這種人啊
他又不點外賣
刀尖為什麼殺警察呀
這我就不知道了
聽說
和以前的杰哥有關係
申世傑
他以前是二叔手下
最得力的干將啊
後來犯了事
就是刀尖把他
出賣給警察的
本來人都跑路了
不知道為什麼又回來了
結果讓警察
給斃了
刀尖這小子太缺德了
面上樂樂呵呵地做弟兄
背地裡
咬牙切齒地下刀子呀
這樣啊
那小武怎麼會
撞見刀尖殺警察
倒霉唄
本來大傢伙
約了一塊兒喝酒
小武這倒霉孩子來晚了
在胡同口正好撞見
刀尖開車撞警察
刀尖也吃不准
只是看了一個背影
但是一直懷疑是小武
我們先不說
刀尖懷不懷疑小武
小武確實是看見
刀尖殺警察了是吧
是確實看見了
這倒霉孩子
我弟弟剛從國外回來
見個面認識一下
咱玩什麼呀
別有洞天哪這是
你怎麼突然回來了
我那活寶爸媽
做出來的事
說出來都讓人笑話
去個洗手間
你以前打橋牌
不玩這個的
玩膩了換換口味
坐唄
槍哥坐下來一把
不不不
這我不行不會玩
我這老眼昏花
也看不清楚牌了
一會兒我還得
帶著楞頭皮褲還得走
還得找人去
找什麼人
人都已經死得透透的了
您說的是真的嗎馳少
屍體被扔在了垃圾場
千真萬確
是內部的人
帶出來的消息
既然這樣
槍哥也沒什麼可急的
坐吧
打一把我幫你看牌
柯小姐可是高手啊
這個我也聽說過
聽過
妹妹原來是高手啊
妹子
你什麼毛病啊你
冒昧地問一下
您是演員嗎
看起來好面熟啊
我是甜心寶貝
選美大賽的
最上鏡小姐
剛簽約工作室
難怪呢
看起來這麼面熟
您比電視上還好看
我是南大的老師
我學生也都很喜歡您
我能跟您合張影嗎
可以啊別發微博啊
放心吧
我就給我學生看看
真好看
咱能加個微信嗎
我傳給你
這牌還打不打呀
這不就在等你嗎
開始吧
牌技怎麼樣啊
玩兩把不就知道了嗎
養不熟啊
可阿剛說
他一直都在海上釣魚
沒有離開過
我的天眼開著呢
跟你說
除了他
不會再有旁人
您的意思是
阿剛被他收買了
阿剛倒不見得被他收買
只是太蠢
被糊弄了
那錢呢
也是他弄走了
那可都是現金啊
況且還是一筆
不小的數目
盯緊他
不管是狐狸還是惡狼
早晚
都要露出尾巴來
封先生
再見封先生
小兄弟自家人
走了槍哥
槍哥
是先送
柯柯老師回去是吧
瀅瀅你沒在家啊
我班上有一個學生
過生日
就跟著一塊兒出來了
我今天感覺有點累
跟同事換了個班
怎麼還沒回家
用不用我去接你啊
不用了雨澤不用了
我一會兒就回去了
我就是想看看
你是怎麼睜著眼
說瞎話的
怎麼
還想陪我再待一會兒
我可以走了嗎
當然
封先生可以走了嗎
等一下
不請我上去坐坐
如果你還要我繼續
把遊戲玩下去
就給我留一條生路
我要是不留呢
求求你
我求求你
申世傑
雨澤你怎麼不開燈啊
太刺眼了
我剛才關了
你不舒服嗎
我看看
怎麼了
有點感冒
我吃藥了
那你早點上床睡覺吧
怎麼了
你還是先沖個澡吧
班上好幾個男生抽煙
沒把我當老師
也不避諱
可能我人緣太好了吧
我我去了啊
封先生
您說她這圖什麼呀
一大學老師
還有男朋友
偷摸跑出來做
您說她這圖名啊
還是圖利啊
是吧
你和刀尖關係怎麼樣
刀尖啊
他之前做我大哥
還能怎麼樣
不過
這突然知道他死了
心裡還是挺感慨的
你感慨什麼
挺厲害個人
說沒就沒了
你好像很怕他
是是有那麼點怕
怕他吧
為什麼
我叫您一聲哥
這事
別問了
不是什麼好事
吊我胃口
沒有真沒有
這真不是什麼好事
對您沒好處
而且槍哥之前
再三囑咐過我
這事一定爛肚子裡邊
跟誰都別說
說出來準惹禍
您看
這眼下刀尖人都沒了
我更想把這事忘乾淨
您就別問了
沒睡著
怎麼了
還不舒服嗎
瀅瀅
你是不是覺得我
特別無趣啊
我整天忙得團團轉
完全沒時間陪你
關心你
沒有啊
我知道我自己
還有很多地方
做得不夠好
可你還記得我們之前
說過的話嗎
我們不僅僅要做愛人
更要做知心朋友
有問題絕不過夜
兩個人之間
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
都不要賭氣不要欺瞞
一定要及時說出來
商量著解決
不留在心底
沒有沒有任何問題
你已經做得
非常非常好了
是嗎
可我總覺得
你離我越來越遠了
你呀
一生病就愛瞎想
我們最近工作都忙
見面見得有點少
對不起
有什麼好對不起的呀
你是不是生病生傻了
我有個資料要查
你先睡
晚安
去吧
我弟弟剛從國外回來
見個面認識一下
咱玩什麼呀
別有洞天哪這是
你以前打橋牌
不玩這個呀
玩膩了換換口味
封瀟聲
封銳馳
瀟聲
銳馳
封銳馳並不知道
封瀟聲就是申世傑
不賴
不賴
還不趕緊謝謝你大伯
謝大伯
不賴你
賴你爸媽不像樣子
沒把你管教好
大哥
你這麼說就不公平了
這我都乾什麼了就賴我
不是再說了
你就是怪
那也是怪我那敗家媳婦
整天這嘴就沒閒過
我這吃頓飯的工夫
她就滿世界嚷嚷
說是要捉姦去
閉嘴吧
回都回來了
就在家待幾天再走
好好陪陪你媽
她才是不容易呢
都散了吧
二叔
先走了
阿聲留下來
我有話說
走了大伯
聽說你換了個司機
是嗎
是啊
阿剛不記路
甭說別的地方了
就您這兒
來了有一萬遍吧
還開錯呢
阿剛這孩子
是蠢笨了點
想當年
他父親
就是為了救我而死
兩個兒子
老大阿海
跟著阿聲九年
一直忠心耿耿
阿剛
是個遺孤啊
阿海是好樣的
我讓阿剛跟著你
是因為覺得
這個孩子沒什麼心眼兒
只有忠心
你要記著
跟你幹活的人
聰明人不少
缺的
是老實人
受教了
好好好
我現在馬上過去
兒子
你自己回去啊
上哪兒去啊
去公司
別去公司了
我難得回來
陪我玩玩唄
正事重要
玩也是正事
看見前面那車了嗎
二叔的車
跟上別被發現了
好嘞
是內部的人
帶出來的消息
開車
前面車少
再跟我怕被發現
那回去吧
我把你當好姐妹你
幹什麼
你竟然這麼對我不是
還有你
你聽我解釋
你們兩個都是騙子
卡大騙子
卡了卡了
姑娘
你演的啥玩意兒啊
又躲早了你知道嗎
幾遍了
一遍一遍的有完沒完
知道了導演
小孩兒
到到到
你調過戲沒
說了說了
對不起導演
我剛才有要個特寫
別廢話趕緊弄
對不起導演
對不起對不起
我錯了
老師
咱就按著這趟來啊
按照特寫弄啊
謝謝師傅
美女
不好意思啊
我們這兒不讓進
我是丫丫的朋友
我想找她一下
那好沒問題這邊請
謝謝啊
柯老師
丫丫
你怎麼來了呀
我的學生們
都太喜歡你了
非要讓我送禮物
給他們的愛豆
謝謝謝謝
太客氣了
謝謝啊
來都放好了
你們還要拍多久呀
還有一場就結束了
我能看看嗎
您放心我不拍照
不發朋友圈不發微博
行吧
那你就在這兒坐著啊
丫丫姐現場請您呢
來了來了
你就在這兒待著
別亂跑丫丫姐
好你放心吧
咱是不是得換雙鞋
不用穿鞋拍不著鞋
你這個忘恩負義的
騙得我好慘
不是我
從今以後
我和你一刀兩斷
童童
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童童靜靜
好卡
彭指導有問題嗎
沒問題
沒問題就謝謝大家了
辛苦
謝謝大家啊
大家辛苦了
謝謝導演
拍完了導演怎麼樣
不怎麼樣
哪兒找的演員啊
演得也太次了
您消消氣
您演的真好
她是個網紅有流量
對咱的戲啊有好處
你一會兒是要跟
劇組的車回酒店休息嗎
我不住酒店
銳馳來接我
我不跟你說了啊
我去換衣服了
辛苦了辛苦
你看
大寶貝
想不想我
柯大美女
你怎麼也在啊
我是替丫丫的粉絲
給她送禮物來的
拍一天戲累死了
快走吧
你怎麼走
我打車走就行了
打什麼車呀
這不是打我臉嗎
坐我車走
沒關係
你們應該還有自己的事
我我打車走就行
一回生二回熟
別跟我客氣了
請吧
那我就不客氣了
慢點啊
馳少很少回國吧
都沒怎麼聽
封先生提起過你
柯小姐去哪兒啊
我們送你過去
不用麻煩了
你們應該後面還有事吧
就把我
放在地鐵口就行了
這怎麼可以呢
要是讓我哥知道了
我該怎麼交代呀
真沒想到你們兄弟倆
感情這麼好啊
我以為像你們這種
豪門兄弟
都是貌合神離
一心想著爭財產呢
你電視劇看多了吧
是這兒吧
下車慢點
怎麼了
我好像腳崴了
柯老師
您的戲可比我好啊
腳怎麼崴了呢
沒事
都是一些舊傷了
我回去擦擦藥就好了
那我送你上去吧
不用了
真的不用了
跟我就不用客氣了
走吧
慢點慢點
小心啊
慢點慢點慢點
快放我下來
你快把我放下來
被人看到了不好
怎麼不好了
謝謝你送我回家
你快下去吧
人家丫丫等著呢
那就讓她等
你好像也不怎麼怕你哥
你都不怕
我怕什麼呀
我怎麼不怕
我怕死他了
那你怕我嗎
我怕你幹什麼呀
你又不是封氏集團的
董事長
我也姓封
姓封的人多了去了
封瀟聲
千億身家
坐擁封氏集團
而你呢
你有什麼呀
現在沒有
不代表以後沒有
生氣了
什麼意思
電話都不給我留一個
等著
快下去吧
別讓人家等久了
有空電話聊
我打給你
怎麼了我的大小姐
怎麼就不上車了呢
好好好來來來
上車吧
我帶你去吃好東西
不生氣了啊
附近有一家法餐
我跟老闆關係很好
都是垃圾
那邊又在催
這回不好應付了
胃口真是越來越大了
已經明白著說了
讓咱們把錢打到
國外賬戶上
估計也是想跑路
要以後的養老錢呢
也是到了窮途末路
連點吃相都顧不上
出去的錢不能動
得防著
被他拖累
引火燒身
那這錢從哪兒來
又怎麼出去啊
一億美金啊
不是小數目
吃點
嚐嚐你槍哥的手藝
我說小武幹嗎呀
有什麼事啊
這麼往裡灌酒
慢慢來啊
槍哥
你說刀尖真死了
那肯定死了
馳少說的嘛
馳少他怎麼知道
他怎麼知道
他從二叔那儿知道的唄
他爸爸
慢點慢點
你有話說
我就是不明白啊
你說二叔怎麼知道得
這麼清楚
難不成
他在警隊裡邊有人啊
你這不廢話嗎
沒人
沒人他封家
能混到現在這種地位嗎
不光警隊裡有人
那後邊還得有
大腦袋罩著
圖什麼呀
圖什麼來
就罩著他們那些人
還能圖什麼呀
圖錢唄
你小子啊
機靈勁夠
還是嫩點
慢慢練吧
你說他們這些人
不怕嗎
怕什麼呀
怕自己被抓啊
怕自己這良心過不去啊
良心
良心是什麼呀
葷的還是素的
能當飯吃嗎
能當酒喝嗎
但是看著也挺正的呀
是吧
不是你又看誰
挺正的呀
看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