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阳光之下》第10集恐惧如影随形柯滢再度遭受暴击The Confidence EP10【芒果TV青春剧场】

Channel: 芒果TV青春剧场 MGTV Drama
餵你好
雨澤是我
瀅瀅你怎麼換號了
我那個手機丟了
我剛換了一個新的
你們下高鐵了嗎
對剛下高鐵
叔叔陪著阿姨
去衛生間了
我在看行李
你要跟他們說話嗎
不用了
雨澤
我有點事
想要跟你交代一下
你仔細聽好了
什麼事啊
是這樣
大哥
人沒在辦公室
我從她抽屜把手機拿了
關機了
回來再說
好嘞大哥
請付四十元
收您四十元
錢剛好請走
謝謝
不客氣
開門
開門
我就在她們家門口呢
車停在樓下
可這屋裡沒人啊
她有個學生叫餘澄波
去南洲大學
把這個學生給我找到
你好
我是外地到省城
來辦事的
路上身份證給丟了
能住嗎
身份證號記得嗎
我記不得了
你等一下
這是我的教師證
我是南洲大學的老師
您看這個可以嗎
可以住
但是開不了發票
沒關係的能住就行
您好
那邊
謝謝啊
餘波
你們老師找你
在樓下呢
好知道了
餵怎麼了
柯老師
開門啊
柯老師
你還真是給了我驚喜呀
餘餘澄波呢
你把他怎麼樣了
我還能把他怎麼樣
他他只是一個大學生
他跟這個事情沒有關係
我不該把他攪進來的
他什麼都不知道
真的放過他好嗎
有什麼事沖我來就好
放過他好嗎
真聰明啊
一模一樣啊
敢在我眼皮子底下
耍小聰明
柯老師你還是第一個
你來省城
就是乾這個來了
還要舉報公安局
我說你怎麼住在這兒啊
身份證查得不嚴是吧
你這是要跟我玩命啊
你來親自送信
還打算當面舉報是吧
柯瀅
你做得夠絕的呀
說實話
你爸媽和楊雨澤
現在在哪兒
我還沒找到
他們根本就沒有住進
預訂的酒店
我都已經安排好了
你不可能找到他們的
申世傑
別動
你想幹什麼
你確定這個能電死我嗎
只有你死了
我才不用再玩
你這個變態的遊戲
我的家人
我的朋友才不會有事
那餘澄波呢
這麼快你就把他給忘了
救命啊
救命啊
救命啊
我說過
他跟這個事情
沒有任何的關係
他替你租車
給你買手機
就跟這件事情有關係
我要是死了
他必須陪葬
申世傑
你會下地獄的
救命啊
你太幼稚了
救命啊
我是剛從地獄
回來的好嗎
我知道你會逃跑
但是我真的沒有想到
你居然有膽量
想拉著我一起死
我們一起死
一起下地獄
看看是你怕還是我怕
你放過放過他
記住了
你的命是我的
我不讓你死
你千萬不能死
你要好好地
活在我的地獄裡
明白沒有
給我往死裡打
給我往死裡打
瀅瀅
你那裡情況怎麼樣了
叔叔和阿姨已經起疑了
我快騙不住他們了
瀅瀅你在聽嗎
告訴我你現在在哪兒
我馬上過去找你
不用了
我沒事
剛從省城回來
已經確認過了
封瀟聲和申世傑
沒有一點關係
之前都是誤會
我可能
精神真的出了一點問題
我會去找佟醫生
你放心
會沒事的
一會兒我就回家了
我在家等你
拜拜
別找我
只有我知道你是申世傑
陳警官可能也知道了
所以你殺了他
不錯
他本來可以不用死的
是你連累了他
你不殺我
不只是為了折磨我
還有其他的原因
殺了我
就沒人知道
你是申世傑了
申世傑就會在
這個世界上
徹徹底底地消失掉了
像一攤爛泥
曬乾了被碾成灰
都不知道掃到哪兒去了
也許還有人也知道
你的秘密
但那些人都巴不得
把你是申世傑的一切
痕跡都抹掉
他們巴不得
你完完全全地
變成封瀟聲
你不甘心
不甘心頂著
別人的一張臉
活在這個世界上
即使活得再春風得意
那也活得不是你自己
你剛換了
封瀟聲的身份的時候
一個亡命徒
突然變成了社會精英
人上人
你應該也得意過
也開心過
可是你現在一定不會了
因為
你只是別人的替身
一個影子
一個傀儡
少跟不三不四的人
打交道
別忘了你的身份
所以你需要
需要一個人看著你
看看這個成功的人
這個人人尊敬的人
讓這個人證明
他其實是申世傑
說得不錯
確實啊
也只有你還記得申世傑
是啊
只有我記得申世傑
所以他怎麼會放過我呢
遊戲還是要繼續
我很喜歡這樣的開始
生活實在是太苦悶了
總得給自己找點樂子
是不是
把這些年我放出去的錢
挨家挨戶都給我收上來
我有急用
這些錢對我至關重要
我這身家性命
都在這裡頭了
找可靠的兄弟
辦完事以後
你們先找地兒躲躲
等風聲過了以後再回來
你放心啊
我肯定虧不了你
阿傑你先出去躲一躲
等風頭過了再回來
你就听你二叔的吧
刀尖
阿傑那幾個點
你都清楚吧
清楚
給我盯好了
明白
以後
他的地盤都歸你了
謝謝二叔
槍哥
武哥
您現在是攀上高枝了
眼裡邊都瞧不上我們
這些下邊的兄弟了唄
瞧瞧你那德行
嘴臉我是那種人嗎
跟著刀尖這人哪
睡覺都不能太瓷實嘍
省得一覺醒來
身上再少倆零件
槍哥
我這最近沒跟著刀尖
刀尖讓我跟著封瀟聲
真的
真的
這是個什麼路數啊
我我這也糊塗著呢
可能那天湊巧吧
剛好碰上了
封先生就讓我給他開車
行啊小子
這財神爺的大腿
都讓你給抱上了
不是
他不就二叔侄子嗎
有什麼了不起的
那二叔
和封先生
和封老爺子比起來
那就是個
反正那差距是大了去了
武啊
好好混
以後槍哥沒準
還得仰仗著你呢
別別別槍哥
您千萬別這麼說
接不住
我對您對二叔
那絕對是忠貞不二
絕無二心
降低一千
開了
這把開個大
老鱉到日子了
就那麼多
沒了
我跟你說老鱉啊
我今天只搬葉子
數目的事你跟二叔去說
槍哥
槍哥慢走啊
慢走
權叔
您老真精神呀
帶個話給阿猛
您說
我欠的都還完了
這是最後一次
您放心一定帶到
您老保重啊權叔
怎麼開的
不是槍哥
我看到那些標語我緊張
皮褲
你太慫了吧你
你好你好
全閉嘴
這是大勢
都小心著點吧
槍哥
今兒什麼情況啊
咱之前
也沒放那麼多錢啊
二叔的
也不知道怎麼
這麼著急往回要
二叔還放貸呢
少打聽活得長
好嘞
最近他們頻繁地
在這些地方出沒
每次呢
都是拿著大袋子呀
行李箱
裡邊肯定是錢
你看一個個緊張的
裝完東西以後呢
他們就開始在小巷裡面
七拐八拐的
怕驚了他們後面沒跟
肖隊
咱們接下來
今天就到這兒吧
我還有事要出去一趟
你們把這些照片
歸一下檔
辛苦了
好嘞好嘞
全是現金
不光現金
還有黃金呢
那這些錢
最後都運哪兒去了呢
刀尖
刀尖帶著個人
給接走的
聽老油槍說
這都是二叔放出的錢
最近著急巴火地要
說是有急用
就這兒
回去的時候小心點
肖隊肖隊肖隊
怎麼了
那個
下回咱們見面的時候
能不能換個地兒
為什麼呀
這個地兒
如果讓熟人看見
難免會誤會
這是為你的安全著想
下次咱們見面的時候呢
直接給前台打電話
報上名字約面談就可以
肖肖隊
又怎麼了
那你看這樣行嗎
我記得這個小門
下回我從這小門過來
這樣沒問題吧上來
也可以吧
不行
為什麼呢
你還就得
神神秘秘地從前門走
憑什麼呀
這是為你的安全著想
安全
走了
回見
把藥拿走
謝了啊
肖隊
這是那輛貨車的
車牌號碼
馬上查
尤其要注意港口和漁村
肖隊你是不是
懷疑他們
要往外面運現金啊
運現金
現在都什麼時代了
怎麼可能會用
這麼老土
又冒險的方法呢
調查組已經監控了
封家的銀行賬號
封猛想要轉移大筆資金
又不能走銀行
所以只能
走回過去的老路子
找到這輛車盯緊它
絕對不能讓他們
把錢給運出去
請進
這是你家
對啊隨便坐
這裡面隱藏了
一個龐大的犯罪家族
調查他們
就意味著時刻
都有生命的危險
還有你不得不面對的
可怕的現實
你忘了
我曾經說過的話了
這件事
我必須要調查清楚
要想調查封氏
就要從封氏兩兄弟的
發家史開始
封猛
江湖人稱二叔
初中沒畢業
就開始經營餐廳錄像廳
卡拉OK廳
和電子遊戲廳
雇了一群小弟
給他看場子
沒過多久
就成了道上有名的大哥
封勇
也就是封老爺子
年輕的時候呢
當過體育老師
文革時帶頭武鬥
打傷過人
一九九三年呢
開始經營採沙場
採石場
用很短的時間
壟斷了
咱們全市的沙料市場
賺取上億資產
等有了資本以後呢
就和某些官員的關係
日漸密切
封氏兩兄弟的四廳兩場
屬於傳統的涉黑企業
暴力起家累積財富
之後呢開始轉型
封勇持商政兩道
表面上洗白
同時控制賭場
夜店高利貸
這種情況呢
一直延續到
封瀟聲接管封氏集團
封瀟聲
我知道他
我曾經採訪過他
他對經濟和投資
有自己獨到的見解
是一個極其聰明的商人
沒錯
有了封老爺子的
人脈關係
加上封瀟聲的經濟頭腦
封家這幾年的資產
何止是幾十倍地遞增啊
國內貸貸貸
國外買買買
花幾十億歐元
購買德國整條
新能源生產線
又在南非巴西澳洲
花數百億購買礦業
封氏的大量
資金流向海外
又通過各種不同的渠道
匯集到封瀟聲
瑞士銀行的私人賬戶
這一切都是你查出來的
不是我
是我的老師
他們銷毀了所有的罪證
我的老師呢
也就此結束了職業生涯
還瘸了一條腿
自打我老師出事以後
就沒有人再敢查他們
封先生沒事吧
解開
別裝死
封先生
我這就是給您當個陪練
您下手也忒狠了吧
我這得算工傷啊
醫藥費多給我報點
還得請我吃頓好的補補
封先生
我剛那王八拳
還可以
可以
那一腳也可以
燒肉粽又加一份
這位先生有點面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