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老版《三国演义》 第二部赤壁鏖战第46集卧龙吊孝(主演: 孙彦军、唐国强、鲍国安、吴晓东、陆树铭、李靖飞、洪宇宙、魏宗万、张光北)| CCTV电视剧- YouTube

Channel: CCTV电视剧
公瑾
子敬
当初我不听子敬之言 以至…
以至今日蒙羞呀!
公瑾,多多保重 切莫再提伤心之事
我非不想尽忠报国
奈何天命已绝
望诸公齐心竭力 辅佐吴侯成就大业
父亲 父亲
父亲,父亲
别哭,别哭
父亲
时间已不多矣
切勿耽搁大事
扶我起来
夫君,我来代笔
瑜以凡才,得遇明主之恩
托以重任,统率三军
方今天下,曹魏在北
疆场未静; 刘备寄寓 如虎在邻
乾坤未定,成败难分
如此乱世之际,瑜撒手而去 心何安也?
幸有鲁肃忠烈 谋略长远,临事不苟
此乃天赐吴侯贤才 可以代瑜之重任也
届时,只需全权委托子敬 必无咎也!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倘蒙垂鉴…瑜死
死…死而无恨矣!
妇人
人言我与孔明两雄相争 水火不容
谁知,他竟能深解 我长河吟之寓意
各有其志各为其主 又岂能不争
只是
他未争竟高我一筹
天意乎…
人力乎…
既生瑜,何生亮 既生瑜,何生亮?
既生瑜,何生亮
都督归来!
都督归来!
军师,周瑜去世 荆州少一劲敌 应当高兴才是
况且那周郎心胸狭窄 几度欲置军师于死地
我听江南来人言道 周瑜死前遥望江北叹呼
既生瑜,何生亮
可见他对军师之恨 既如此,军师又何必伤感?
人言周公瑾忌才妒能 非也!
否则,当年他也不会 叫我兄诸葛瑾劝我归顺东吴
可见周公瑾并非 忌我之智有胜于他
而是恨我之才 不能为东吴所用
周公瑾风雅超群 乃一代儒将
今壮志未酬,如星陨落
怎不令天下英雄同悲!
不可,不可 江东人人以为 军师害死他们的都督
先生前往吊孝 如入虎穴,凶多吉少
公瑾去世后 代其职者必是鲁肃
子敬一向主张孙刘联盟 共抗曹操
他任都督之职正可前往修好 岂可惧而不往?
此外
亮借吊丧之机,兼往江东 寻找贤士以辅佐主公
尽管如此,我仍放心不下
东吴痛失主将 曹操必思报复
此时孙权必不愿结仇
何况有子龙随同前往 万无一失
主公放心 有我在,担保军师无失
孙权和鲁肃虽有联盟之心 只恐东吴将士会加害军师
周瑜在日,亮犹不惧 今周瑜已死
又何患哉?
还是多加小心
多谢主公
夫人
妾重孝在身 不能大礼参拜 望主公怒罪
夫人,明日即行大典 要多保重身体,请先与…
请先与孩子们去歇息歇息 我与子敬等轮番守灵
主公国事繁忙 还要来此守灵
公瑾有知 定将含笑九泉
公瑾临终时
托我将此佩剑馈赠与你
望大人替他…
替他辅佐君侯
以成大业
主公心情为何如此沉重?
子敬,可知大祸将要临头
适才听到消息
曹操知公瑾去世 听从程昱之计
正要亲自率领 三十万大军南下
此事我已知晓
主公,都督,诸葛亮率赵云 及五百士卒过江吊孝来了
孔明现在何处?
他们本来去巴丘奔丧
后知葬仪在柴桑举行 便星夜向这边赶来
孔明此来实令人为难
万一众将愤怒,伤害于他 孙刘必然刀兵相见
那时曹军杀来,江南岂不危急
应如何处置?
速命诸葛谨星夜迎上前去
务必拦住其弟 劝他回转,免生大祸
就让子瑜速行
军师,前面有快马迎来
兄长
二弟不能前往
东吴众将以为公谨 是被二弟害死
他们已知二弟前来吊孝 程普与甘宁等老将
都要杀二弟祭奠亡灵
鲁子敬现已统领东吴三军 他也劝二弟不要去柴桑
以免孙刘反目 曹操有可乘之机呀
子敬之言差矣
弟如半途而归
岂不反而证明了 公瑾之死与弟有关?
兄长素知弟之性情 我行事从不半途而废
只是 我意已决,兄长不必多言
兄长之情,弟心领了
公瑾生前与我等患难与共
今日气愤而死
罪责全在诸葛亮身上
他竟敢前来柴桑吊孝 分明是欺我东吴无人
我决计杀之,谁愿助我?
老将军之意正合我心
甘宁愿听老将军调遣
明日我等暗藏兵刃先斩后奏
主公怪罪时 由我一人承担
共同承担
都督之死 东吴众将转恨于刘备、诸葛亮
纷纷起兵征讨荆州
副都督程普感于公瑾生前情义 也力主报仇
肃新统三军 若要阻拦,恐众军不服
子敬 不欲为公瑾雪恨?
我与公瑾情同手足 公瑾早逝,我悲痛欲绝…
可是主公既以国家重任 委托于我
我必当处处以 国家大计为重,不能意气用事
现今曹操即将南下 妄图鲸吞江东
而刘备则居汉上九郡 羽翼已丰
如若此时孙刘反目 曹操乘虚而至
此乃江南之大患!
那时,肃将以何面目 见江东父老及主公?
昨夜程德枢、甘兴霸等 召集众将密议,要杀孔明
杀了孔明,刘备岂肯甘休 从此江东无宁日矣
葬仪开始
公瑾
公瑾
我来迟也 公瑾
公瑾,慢走
公瑾
公瑾 你慢走呀,公瑾
亮来祭你了
程老将军还不命他们住手? 主公命尔等善待嘉宾
孔明先生 请
公瑾
呜呼公瑾,不幸夭亡!
惊闻噩耗,痛断肝肠!
闻君仙逝,江河凝滞
闻君仙逝,星月无光
君如有灵,听我哭诉
君如有灵,享我烝尝
吊君幼学,以交伯符
开创霸业,威震三江
吊君少壮,远镇巴丘
统领千军,讨逆无忧
吊君风度,加配小乔
伉俪贤美,佳话流芳
吊君气概,谏阻纳质
始不垂翅,终能奋翼
吊君鄱阳,蒋干来说
挥洒自如,雅量高志
吊君弘才,筹略安邦
赤壁火攻,力挫敌强
想君当年,雄姿英发
哭君早逝,泪如血浆
悲哉公瑾!惜哉公瑾!
忠义之心,名垂百世
英灵之气,万代流芳
哀君思君,悲恸欲绝
昊天昏暗,大地蒙霜
三军失帅,怆然泪涌
明主哀泣,痛失栋梁
亮也不才,丐计求谋
助吴拒曹,辅汉安刘
犄角之援,首位相俦
若存若亡,何虑何优
呜呼公瑾,生死永别
冥冥无际,世事茫茫
魂如有灵,以鉴我心
从此天下,知音何方?!
公瑾
慢走
公瑾 慢走
公瑾
公瑾
我来也
先生莫哭 公瑾临终时留有遗言
表奏鲁肃大人替代其职 意在孙刘交好,以抗曹操
望先生深解公瑾之意
公瑾
真知我诸葛亮者也
公瑾
公瑾
孔明先生 公瑾
子敬,莫要拦我
孔明先生 公瑾
公瑾! 都说公瑾与孔明不和
今观其祭奠之情 人皆虚言也!
孔明先生
公瑾
都督归来
孔明先生 肃公务繁多,不能远送
今番前来 能在公瑾灵前倾诉衷肠
我愿足矣 后会有期
孔明先生
孔明先生 子敬…
可是如何退曹操三十万大军大事?
正是此事,求教于先生
此事不难 何不到许都造流言于城内…
就说,西凉马腾…
知道了,知道了 多谢先生指点迷津!
子敬是我挚友
区区小计,何足挂齿? 你我就此道别
孔明确是多情 看来周公瑾度量太窄
军师快请上船吧
士元
好个孔明,你气死周瑜 又来吊孝
明明是欺东吴无人啊
我乃真诚凭吊公瑾 士元切勿谬我诚意
此处不宜久留,请船上说话
不知士元今欲何往?
身在江东,当然要效力东吴
孙仲谋虽不失为明主 只是能用人,却不能尽其才
我料他必不能重用足下
稍不如意时,公可到荆州 先生与我共扶刘皇叔
此人款仁厚德,重才求贤 必不负公平生之所学
取笔墨来 我为公修书一封
如公至荆州,我不在时
可将此信交与皇叔 必当重用
好,多谢
告辞 好
士元兄 倘不如意,定来荆州啊
知道了
宠统经鲁肃举荐去见孙权
孙权因见他 行容古怪心中不悦 未能录用
先生一路辛苦?
闻皇叔招贤纳士,特来相投
荆襄刚刚平定,苦无闲职
唯阳县缺一县令 委屈先生接任
今后有缺,再另委重任
莫非先生不悦?
初次相见皇叔 便以一县之重任交给我
士元感恩不尽
既然先生并无异议 就请即日赴任
谢皇叔
老爷,大事不好了 莫非曹操兵临城下?
不是,是三将军来了
哪个三将军?
张飞,张翼德
去,去
混帐东西,竟敢不理政事 在这醉卧不起,起来
老爷我今日不升堂
汝是何人?怎敢到此骚扰?
三将军,且慢
久闻庞士元乃高明之士
当年赤壁献连环计者 就是此人
他如此贫杯误事,必有缘由
或者他回答不当 再行处置不迟
你就是庞…庞什么?
庞统
庞者广大也
古诗云‘推贤让能,湛恩庞洪!’
统者,总领也
《周书》有云: ‘何言乎王道?大一统也!’
又云: ’兴国安邦,统百官均四海
封疆定土,何其广大也…’
住口!
我兄因汝有才,命作县令
汝怎敢贪杯恋酒 尽废县事?嗯?
三将军,请问我废了县中何事?
汝到任三月,终日醉生梦死
可审过一案?怎能不误政事?
量百里小县些许公事 何难决断?
来人  在
速将这百余日所压公务 尽皆取来
老爷当堂理事审案
传达室衙外喊冤百姓 依次前来  是
有何冤情
我儿大壮 背羊皮口袋贩盐而归
路遇恶绅李六 硬说羊皮口袋是他家之物
我儿不给 他们毒打我儿致残
传被告李六,带物证上堂
跪下
老爷,口袋明明是我家的 上面有我家印记
老爷,那印是他们新印上去的 老爷明断
早就有的,早就有的
二人争执不下
来人,将口袋一分为二 一人拿一片,下堂去吧
老爷,冤枉啊,冤枉啊 我等不服,我等不服
一个冤枉 一人不服
那好 那便每人拿好半片口袋 用汝等舌尖舔舔口袋的边缝
让我把它粘接起来
其中可有滋味?
老爷,是咸的
李六
差役再舔
何种味道?
老爷是咸的
李六,你知罪么?
老爷,老爷饶命
恶绅李六,强夺孙氏皮袋
私设刑堂,使良民致残 老妇含冤
此案证据确凿不容抵赖
现判李六赔偿孙氏新皮口袋一条 罚银一千供孙氏之子养伤糊口
李六触犯律条,按律拘役半年
传下一个案子
你真了不得 我一定向兄长保荐
你看,军师回来了
庞先生,备多有怠慢 特来请罪
不敢,不敢
像庞先生这样的大才 军师为何不修书一封于我?
此乃孔明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