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老版《三国演义》 第四部南征北战第65集兵渡泸水(主演: 孙彦军、唐国强、鲍国安、吴晓东、陆树铭、李靖飞、洪宇宙、魏宗万、张光北)| CCTV电视剧- YouTube

Channel: CCTV电视剧
建兴三年 公元225年
蜀国建宁太守雍凯 结连南王孟获
起兵十万反叛
张柯越雋两郡太守 献出城池
永昌郡被围,其势甚急
消息传到成都
诸葛亮决定 亲自率军南征
平息叛乱
杀!咬!
咬!咬!
杀!咬!
咬!使劲!
杀!咬!
南王叛乱
永昌告急
陛下,南王孟获进犯
陛下应该上殿议事
上殿
南方不服 实乃国家大患
臣当亲领大军,前往征讨
不可,不可
相父怎能弃朕而去呢
相父,您看
东有孙权,北有曹丕
如今相父弃朕而去
倘若吴魏来攻 如之奈何
东吴已与我国和好
料无异心,若有异心
李严在白帝城 此人可敌陆逊
曹丕新败
锐气已丧失,难有远图
且有马超把守汉中各处关口
不必忧虑
臣留下关兴、张苞等
分两军为救应
保陛下万无一失
臣先去平定南方
然后北伐
以图中原,重兴汉室
报先帝三顾之恩 托孤之重
好 好
朕年幼无知
相父可斟酌而行 斟酌而行
陛下,不可,不可呀
丞相
南方乃不毛之地 瘴疫之乡
丞相重任在身,不宜远征
只须派遣一员大将前往 必能成功
南方边地,离国甚远
人多不习王化,收伏甚难
我当亲往征讨
或刚或柔,自有斟酌
岂可轻易托人
长驱远征,山险水恶
且逢六月酷署 丞相实实不宜前往
南方不平,北伐难行
我亲自率兵 入山险水恶之地
并非不自量力
乃不负先帝临终之重托也
诸葛亮到达云南后
用反间计除掉了叛军首领
庸凯,朱褒
收降了高定 率军进入永昌城
准备与南王孟获交战
我有要事见大王
闪开
大王,大王,大王
诸葛亮已进入永昌城了
什么
大王,大王
今诸葛亮率领大军前来
我等需并力迎敌
金环三结 大王
董荼那,阿会喃
大王
尔等可分兵三 路夹击,务心取胜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幼常新到南地 对此次征战,不知有何高见
不敢,丞相,丞相
愚有片言,请丞相明察
请快快说
恕我直言,此番南征
擒孟获易,服孟获难哪!
请道其详
丞相
南王恃其地远山险
不服已久,虽今日破之
难保日后再反
若丞相此次平判之后 班师北伐
南王定会再乱边庭
丞相后顾之忧终不能解
依你之见
以某看来,征南王
攻心为上,攻城为下
心战为上,兵战为下
愿丞相但服其心
以图长治久安 然后挥师北上
大业可成矣
攻心为上,攻城为下
知我者幼常也
大王,不好了 快讲
金环三杰阵亡
那两位元帅呢
董荼那,阿会喃 两位元帅被俘
诸葛亮,我誓报此仇
我誓报此仇
二位将军受惊了
丞相
起来,起来,起来
备宴 为二位将军压惊
二位将军 我主待南王不薄
二位又何以助其左右 涂炭生灵呢
莫非二位有难言之隐
我们身为孟获部下 只可遵令行事
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今日冒犯丞相
实实罪在不赦
噢,将军此言差矣
此次刀兵相见 实属一场误会
今日一见,尽释前嫌
日后倘能共图一统
实乃国家之大幸事也 啊,来
二位请饮此杯
有劳二位将军回去 规劝南王
罢兵休好,休养生息
造福百姓 本相拜托了
谢丞相
此乃蜀中丝织
今日赠与将军 以志永世之好
干戈玉帛
相距反在咫尺之间
只望将军能跨此一步
丞相赐教 我等定当铭刻于心
丞相请回
请起,请起
子龙,文长,子均 在
今日南兵虽败
孟获必不肯干休
来日必然亲自引兵厮杀
子均 在
可用计诱他进入我军埋伏 然后围攻之
孟获败后 必然逃往锦带山
子龙,文长 在
你二人可先驱锦带山埋伏
务心生擒孟获
好一位英武的南王
人言诸葛亮善于用兵
今观其阵
旌旗杂乱
兵士松散
怎能胜我?
待我给他个厉害看看
哪里逃
孟获
认得常山赵子龙否
跪下
汝可是孟获
今日被擒,心中可服
不服
丞相
把兵器,坐骑还给他 送他出寨
丞相,这…
休得多言,快去
丞相,孟获乃南兵渠魁
今幸擒得,何故放之
我擒此人,如囊中取物
杀他不过举手之劳
但要孟获心服
使边庭归顺王化,决非易事
此次南征,旨在于此
丞相来,多谢丞相 不谢,不谢
尔等都是好百姓
不幸被孟获所逼
今日被俘
家中父母,兄弟,妻子 必定倚门而望,忧虑万分
如今我放尔等回家
以安家人牵挂之心
谢丞相 快快回家去吧
走吧
谢丞相
大王回来了
回来了
我打翻兵卒,一路赶回
诸葛亮用兵 不过善用诡计而已
大王神勇,故能化为夷
如今不可与战
战则不免中他诡计
我等可凭泸水天险
固守南岸 将江上船只尽数拘留
沿河一带,筑起土城
深沟高垒
固守不出
蜀军远来劳苦
天气炎热
再加不识水土 岂能久住
我看诸葛亮 如何施展计谋
二哥,此计甚妙
仅凭泸水之险
足可抵御诸葛亮大军
丞相,所有船筏 都被孟获拘留于南岸
沿河一带,都筑起土城
皆有兵士把守
水势甚急,难于强渡
传我将令,我既率军至此 绝不空回
天气炎热 各部人马依山傍树
拣林木茂盛之处 扎下营寨将息
待马岱将解暑药品 及粮草送到
再进兵不迟
孟获拒守泸水
无舟可渡
我军累战疲困
要用将军带来的三千兵马
未知肯向前否
任凭丞相调遣
来,我想先断他粮道
令其自乱
不知如何断法
离此一百五十里
泸水下流沙口,水浅流缓
可以扎筏而渡
将军亲率三千兵士 从此偷渡
直入蛮洞,先断孟获粮草
敌军必不战自乱
然后会合董荼那
阿会喃两位洞主 以作内应
孟获便可擒矣
遵令
天神保佑,将诸葛大军 毒死在泸水之中
将军,水很浅
对岸可有伏兵
未见伏兵
传令
渡河 是
将军,水里有毒
撒,快撒
丞相,这
蜀军已到沙口
他们列队走入水中 皆已昏倒
那个诸葛亮可曾前来
将军,未见诸葛亮前来
带队将领是谁
兄见有面旗帜上写着 平北将军马岱
马岱
下去吧 是
大哥 啊
你在洞中留守
我需面见丞相
好,汝放心前往
这里有我顶着
丞相
快快请起 快快请起
将军星夜前来 不知有何见教?
孟获拘留船筏
固守南岸 借泸水之毒,阻截丞相义军
今日马岱将军已受其害
将军有何良策 可渡泸水
泸水内有瘴气
烈日一照,毒气蒸发
此时渡水,必中毒身亡
丞相渡江
须等夜静水冷,毒气不起
人须饱食足饮 方能平安无事
我就是此时渡江而过的
多谢将军指点
丞相之恩,结草衔环
难以为报
只是我得及早回去
免得事发
让董荼那元帅受累
那就请将军速速赶回 一路可要小心
丞相
诸位将军,告辞了
可以渡河
夜静水冷,渡河吧
渡河 渡河
大王,大王
大王,那蜀军已渡过泸水
夹山峪粮道已被切断了
此话当真? 大王,千真万确
大王,大王 芒牙长将军前往迎战
已被蜀将所杀
蜀将是谁
平北将军马岱
马岱?
大王 董荼那元师
命汝立斩马岱
打通粮道
将军,此人曾被丞相释放
是被丞相释放过
来者可是董荼那元师
正是
董荼那
夹山峪粮道可曾打通
马岱英雄无比,战他不过
哼,大胆,分明是汝 受了诸葛亮不杀之恩
故而不战自退
还敢用谎话瞒我
推出去,斩了
大王,董将军虽有不战之罪
念在跟随大王
屡建功勋
还望大王能饶他性命
让他戴罪立功
大王
二哥,大兵压境 不宜临战斩将
还是让他戴罪立功为宜
二哥
看在他跟我多年的情份上 饶他不死
快谢大王不杀之恩
推出去,打一百大棍 是
大王
大王执意要与蜀军交战
我们早晚不死在阵上
也要死在大王的刀下
我部几位酋长都言道 只因孟获相逼
不得已而造反
多人都受过 诸葛丞相的活命之恩
他们都不愿再战啦
那诸葛丞相神机妙算
曹操、孙权尚且怕他
大王怎能取胜?
丞相待我等恩重如山
你我有何面目
再与蜀军交战
我等皆受丞相活命之恩
无以为报,已是寝食不安
不如先杀了孟获
杀了孟获,而后去投丞相
以免洞中兵士再受涂炭之苦
不,只须生擒活拿
然后交与丞相
二位将军,请留步
汝前者有言
若再擒得,便肯降服
今日有何话说
此非汝之能也
实为我手下之人 自相残害
以至于此,我知何肯服
我今再放汝回去,如何
我虽南人,也知兵法
若丞相肯放我回洞中
我当率兵再决胜负
那时丞相若再擒得 我将倾心归降
决不食言
若再擒得,还不顺服
必不轻饶
我蜀营兵精粮足
猛将如云
上上下下,士气高涨
汝安能胜我
汝若早降
我当奏明天子
今汝不失王位 子子孙孙永镇此邦
汝意下如何?
我虽肯降,怎奈洞中兵将 心中不服
若丞相肯放我回去
当召集本部人马 一同归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