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阳光之下》第7集柯滢被迫隐瞒实情小武直面封潇声受关注The Confidence EP7【芒果TV青春剧场】

Channel: 芒果TV青春剧场 MGTV Drama
今年六月份的時候
六月份以前
大概四五月吧
大手術
應該有記錄可以查到
出了點意外
看來我們的遊戲
要提前結束了
幹嗎呢
沒事吧
我說兄弟
你你誰啊你
你知道我幹嗎的嗎
我是警察
你這樣是算襲警
你這樣是算襲警
輕輕點輕點
疼疼疼
兄弟開玩笑的
兄弟我告訴你啊
我大哥刀尖
道上的二叔知道吧
那是我們老大
這個
大哥的女人
要讓二叔知道
你敢碰他女人
欺負他兄弟
你就得死啊
我勸你趕緊滾
刀尖哥在路上
你現在走興許來得及
你跟那兒傻愣著幹嗎
你給大哥打電話呀
輕點放開
算你識相
別讓我再看見你啊
我見你一次我
你沒事吧
你幹嗎
別亂動啊
管住你的嘴
這孫子誰呀
你前男友啊
你不認識他嗎
我怎麼認識他
整得跟蒙面大俠似的
你也是膽儿真大
把男人往這兒領
讓刀尖哥知道打死你
你東西
肖隊啊好久不見了
這不是
大名鼎鼎的二叔嗎
肖隊
你這玩笑開大了啊
這都是
多少年前的黃曆了
掀舊賬幹嗎
我可沒得罪你吧
你怎麼知道
你沒得罪我呀
不是你
這話什麼意思啊
什麼意思
封猛
就你那個
下三爛的夜總會
黃賭毒一樣不落
省委領導都知道
點著名地批評我
你說我什麼意思
怎麼著
你是打算等我擼嘍
替我交養老保險是嗎
這這
理解理解
不過我跟你說實話啊
自從我退休以後
很多產業我都轉手了
那家夜總會
早就跟我沒什麼關係了
跟你沒關係
你覥著臉來這兒乾嗎呀
一年前你還是法人
現在成張志高了
張志高是誰啊
跟你什麼關係
別跟我說你不認識他啊
這個張志高啊
我還真是不認識
不瞞你說
當時這些手續
都是律師辦的
具體誰接的手
我確實不知道
你先消消氣
這樣
我回去以後就查一查
到底是誰幹這
違法亂紀的事
我讓他第一時間
到你這兒來報到來
誰給你添堵
那就是給我添堵肖隊
徐傑抓住了
馬上提審
肖隊我也是受人之託
你還高抬貴手
罰多少錢我出
你說個數
哪位
裴主任
您好您好
好的
領導放心
我明白了
你託的
誰呀
那個裴主任啊
你這是拿領導來壓我呀
這這我真不敢
我哪能干那事啊
再說了
就憑咱們倆的關係
有什麼事
我直接找你就行了
何必繞那麼大彎子呢
說吧
給根煙唄警官
人是我撞的
這小渾蛋他爸欠我錢
我就讓他頂罪
就這些
行你們先聊著
好好說
本台消息
今天二十點十六分
南洲市警方接到舉報
稱淮海路高檔休閒會所
聚金霄
有涉賭涉黃行為
警方接到報警後
立刻前往展開調查
具體情況仍在調查中
你是聚金霄
娛樂城的法人對吧
對不對
我們在檢查的時候
發現娛樂城有聚眾賭博
涉黃等不法行為
作為負責人
你要承擔相應的責任
我要見我的律師
律師的姓名電話
劉局
同斌啊
這位是李組長
肖隊你好劉局
我們好不容易找著機會
才把這小子給抓回來
李組長是上級派來的
調查組的組長
我們的這次任務特殊
沒有和地方上
任何系統打招呼
李組長你好
你好
肖隊
情況是這樣的
一個月前
我們就對
封家進行了布控
和封猛有關的人員
現在都歸調查組
可這小子很有可能殺了
我們的人
可你們也沒有找到
指控他的證據啊
報案人的一個匿名電話
不能作為證據
頂罪的徐傑
也不會供出張志高
他和張志高之間
很有可能根本不認識
他們倆之間
應該還有
另外一道防火牆
不管認不認識
就算是順藤摸瓜
早晚也能
摸到這小子身上
那然後呢
就算是把他抓捕起來
真正的幕後黑手
還會逍遙法外
肖隊
打擊黑惡勢力犯罪
中央非常重視
我們的目標不只是封家
而是要把
和他們勾結的官員
一併調查出來
斬草除根
肖同斌同志
這是一整盤不小的棋
我們需要
警方的全力配合
目前和封家
有關的所有的行動
都要經過調查組的同意
不能打草驚蛇
請領導放心
我們絕對全力配合
漂亮
二叔漂亮
漂亮
漂亮二叔
別老大呼小叫的啊
文明場所
嚴禁喧嘩
注意素質
注意素質
加油槍哥
加油啊槍哥
這屁股收起來
好二叔
槍哥球
槍哥
球槍哥球沒打住
球還在呢
二叔
我我別打了二叔
我再打
腰得閃著
歇會兒歇會兒
我也累了
來二叔
少抽點煙
別老整天就想著
這打打殺殺的
那阿聲說得也對
現在這個時代啊
在飛速地變化
我們得學會
用科學的思維思考問題
你得緊跟時代
要善於改變
否則咱們這些人
就得被時代淘汰了
對二叔
最近這生意怎麼樣
聽說被警察給盯上了
抓賭
例屬常態
損失了一點小小錢
多少
十八萬九
我正在想辦法呢
這個錢多錢少
它都是公款
走流程了嗎
誰背的水啊
是華子
不二叔
這事當時發生得
太突然了
這錢沒了
人回來了
老油槍
看來我還得教教你
怎麼帶隊伍是吧
誰叫華子
二叔
我明白
公司的錢再少也是大事
這小子您放心
我回去一定
你叫華子
二叔對不起
你叫華子
對不起二叔
你叫華子
你還回來了二叔二叔
二叔你還有臉回來
二叔二叔
我給您賠罪二叔
掙錢有沒有分給你們
分了
分了
你拿著錢挺高興
現在錢沒了
你就沒責任了是不是
我負責到底
您看成不成二叔
我發誓
二叔
我一定把隊伍帶好
損失的錢
我一定找回來
賠給公司
這您大可放心呀
公司下面的業務您放心
有我帶隊
來二叔
您消消氣
什麼酒啊這是
這什麼酒啊這個
打聽過了
確實有這麼個調查組
但沒人知道具體情況
另外
我去了汪行長
和劉主任的家裡
也沒問出是怎麼回事
而且我帶去的東西
他們都沒敢收
看情況是有些問題
但具體到什麼地步
還真不好說
沒什麼不好說
暴風雨將至啊
以前總是光打雷不下雨
一陣風就過去了
這一次
通過權力依附
得到的財富啊
總是太脆弱
一旦權力崩塌
所有的金錢都變成紙錢
道理雖簡單
可是能夠香象渡河
懸崖勒馬的又有幾個呀
公司的事怎麼樣了
都在按計劃進行
給你三個月時間
這時間是不是
就三個月
多一天都不行
明白
還疼不疼啊
我都不疼了
身上有沒有傷
讓我看看
沒有別鬧了
看什麼看啊
這事瞞著我幹嗎呀
要不是正好
我過來碰著你
你還打算瞞到底啊
我不是故意瞞你的
我手機真摔壞了
當時要著急送學生回家
我就沒顧上修
我想兩天
不就回來了嗎
哪知道我爬山
還能掉溝裡去啊
你那學生的家
到底在什麼地方啊
住得可遠了
在山區
我到了公共汽車站
我還爬了兩個山頭呢
你身上真沒傷啊
不行我得看看
我放心點
雨澤
你是不是故意
想吃我豆腐啊
服了你了
好好不看不看
晚上想吃什麼我給你做
我去看看
冰箱裡有什麼菜
你這次摔成這樣
得算工傷吧
算什麼工傷呀
我這麼點事
還要弄得
整個學校都知道
我不是得不償失嗎
雨澤
我這幾天可想你了
活該
想我不給我打電話
槍哥
什麼時候
讓咱也見見這個
封老爺子
膜拜膜拜
老爺子是咱們的皇上
他是你這種
這種級別的混混
說見就能見嗎
能見見二叔就不錯了
老爺子早就金盆洗手
成了江湖上的傳說了
人家有個好兒子呀
把一個小的地產公司
愣是弄成了
省裡的龍頭企業
市值近千億啊
近千億
你個傻缺玩意兒
你別算了
你算半天也算不明白
大哥
咱晚上去哪兒吃啊
讓我來接風吧
今天我請客
槍哥刀尖回來了
刀尖
刀尖
早晚的事
有二叔給兜著呢
什麼事都能給摁下去
再說刀尖
刀尖這點事
也不算什麼事啊
老槍
二叔叫你
小武
跟我走
小武
開那麼快乾嗎
著急投胎啊
對不起大哥對不起
我我慢點
小武
你跟封先生認識呀
您您說哪個封先生啊
奇怪了
把車去停好了
在這兒等著
好嘞大哥
張總董事長有請
進來
董事長張總到了
封先生
坐吧
您請
人我給您帶來了
麻煩了
不麻煩
舉手之勞而已
就是這小子吧
有點滑頭
沒事機靈點好
是機靈機靈
你一直跟在二叔身邊
我現在在幫二叔
照看著會所
我看新聞
說前兩天警察去會所了
例行檢查而已
二叔一出馬
什麼事解決不了
明面上說整頓一下
其實私底下
什麼都不耽誤
您如果有時間的話
也可以過來坐坐
好啊
您來之前
可一定得告訴我啊
我給您安排得妥妥噹噹
我記得以前
跟在二叔身邊的人
是個姓申的
我記錯了
沒有
那個人
叫申世傑
他人呢
出事了
死了
這樣啊
那你門口等我一下
我還有幾件事情要處理
結束以後
我們一起下去
好嘞
小武
小武
來了老大
咱走嗎
叫人哪
照片上的這個人
叫封瀟聲
封氏集團創始人
封勇的兒子
現任集團董事長
大哥他誰啊
封先生
封先生好
嘚瑟車呢
喜歡嗎
還行
想開嗎
會開車嗎
賽車手啊
一直給我開車呢
辛苦你跑一趟
您太客氣
以後就讓他跟著我吧
好嘞
開車去
不是大哥
怎麼
不情願呀跟著我
沒有沒有
就有點突然
以後啊
好好跟著封先生
封先生
這個謝謝了
車鑰匙給我
哥車在那兒
跟刀尖多久了
我跟刀尖哥挺長時間了
他這個人怎麼樣
刀尖哥那沒的說
對兄弟們特好
可是我怎麼聽說的
跟你說的不太一樣啊
我聽說他這個人
挺不厚道的
跟了這樣的大哥
不怕哪天把你賣了
丟了小命啊
大哥
這怕也沒什麼用
你說我們當小弟的
哪能選自己大哥
我們跟誰
又不是我自己說了算
這又不是點外賣
人生啊
其實就是一場賭局
對我來說輸贏都無所謂
反正無牽無掛
爛命一條
是吧大哥
幹什麼玩意兒你
小武是吧
我喜歡你
上車你開
這誰調的座呀
開車吧
好嘞
大哥麻煩問一下
這個車咋打火啊
踩踏板
踩踏板
謝謝啊
柯老師
柯老師您來了
您沒事吧
沒什麼事
受了點小傷
沒事就好
不是我說呀
這現在電動車
真是討人嫌
你說個個騎得飛快
還在那馬路上
橫衝直撞的
可不嗎
你不管是走路還是坐車
都讓你怕得不行
你說這國家
也不出點措施
管制一下
就報告
這是上節課的作業
上課去吧
老師再見
拋棄你的楊雨澤
投入我的懷抱吧
你回頭把資料
直接發我郵箱裡
就可以了
知道了
辛苦了啊
拜拜
連小姐今天喝點什麼
老規矩
好的稍等一下
今天怎麼沒坐老地方呀
瘦了
想我想的吧
什麼時候回來的
今天剛到
剛跟領導匯報完工作
立馬過來找你了
連喬帥哥的邀約
我都給推了
要論重友輕色
我得算第一個吧
你臉色不太好
化了妝我還能看出來
睡眠還是不行嗎
還是因為之前那個事
你查得怎麼樣了
有結果了嗎
材料我都幫你看了
給你帶過來了
太好了
正準備跟你說這事呢
別提了
這次
絕對可以拍個電影了
剛開始呢
相安無事
一點風聲都沒有
可我們一摸到
春徽鋼業老底的時候
這幫人就坐不住了
先是給那姓羅的
把車給砸了
然後扔了一堆
死老鼠在裡邊
那姓羅的嚇得夠嗆
我還勸他呢
說你不用害怕
他就對著我大吼
說什麼
你是副市長的女兒
你當然不用害怕了
副市長女兒怎麼了
副市長女兒
不照樣被人跟踪
還差點被人
推到車輪子底下去了
你被人報復了嗎
沒事我還能扛得住
不過這一次啊
多虧了那個喬帥哥了
要是沒他呀您好
慢用謝謝啊
我還真不知道
該怎麼辦了
這傢伙倒還挺有膽的
我可能以前錯怪他了
把他當成一個
只會溜鬚拍馬的
繡花枕頭
就是以前
老跟你對著幹的
那個喬宇嗎
就是他
這次多虧有他了
他這小子吧
不光有膽儿
還挺睿智的
什麼事都瞞不過
他的眼睛
今天我還呲他呢
說他長了一個狗鼻子
不去當狗仔都怪可惜的
對了你不是說
有什麼大事要跟我說嗎
什麼事啊
柯瀅
柯瀅
問你呢
你你說什麼
來王老闆
敬你一杯
今天是個好機會
張老闆
再喝
不喝了
再喝一個
來來來走這邊
來張老闆
我們來這邊
來走
我去給您拿酒啊
張老闆來再喝點
張老闆
張老闆
張老闆
柯老師張老闆呢
申世傑
殺人不過頭點地
特恨我是吧
那就努力地好好恨我
張老闆呢
剛才出去了
你沒看見嗎
柯老師好手段呀
剛剛那男人
絕對對你有意思啊
別瞎說啊
不是我誇張
我甚至觉得
他還有點認真
哪有出來玩
還一本正經的人啊
就是啊
這種男孩子
不是在這種場合
能碰到的
你得珍惜知道嗎
這種男生啊
不常見到的
要有啊
申小姐
你堅持一會兒啊
我去叫醫生
什麼情況
出什麼事了
怎麼了這是
我的天啊
刀尖的手機我們查了
裡邊沒有照片
頂包的那個小混混
供出了他
人我們也抓了也審了
沒用
跟刀尖沒有任何關係
那就這麼把刀尖放了
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嗎
收著封氏集團的臭錢
跟他們同流合污啊
那能怎麼著
抓了直接判
你有證據嗎
我就是證據
我親眼看見他殺的人
你看見那人臉了
你在現場就根本
沒看見刀尖的臉
說實話
你現在連自己的嫌疑
都沒洗清呢
我嫌疑
我什麼嫌疑
殺陳叔
是啊
電話是你打的
人是你約的
雖說你是老陳的線人
但你也不是心甘情願呀
老陳答應你
幫你找你的親生父母
可他遲遲也沒給你消息
所以說
你心生怨恨
暗生殺機
我沒有
我怎麼可能殺人
我怎麼可能殺陳叔
我知道人不是你殺的
因為我相信老陳的眼光
我問你那現在怎麼辦
你們就拿刀尖沒法了
刀尖不過是把
殺人刀而已
我們現在要做的
不僅僅是要
拿住這把殺人刀
還要斬落那隻握刀的手
把隱藏在幕後的
真兇給揪出來
讓他接受法律的製裁
老陳一直叫你小武是嗎
都叫我小武
你現在有兩個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