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阳光之下》第33集封潇声自曝身份报复二叔The Confidence EP33【芒果TV青春剧场】

Channel: 芒果TV青春剧场 MGTV Drama
為什麼瞞着我
我也是剛剛知道的好嗎
你不信的話
你也可以去問余澄波
我是不是在監考的那天
我才知道
苗苗在聚金霄打工
你問問他
我知道這個事
我是怎麼回答的
我是阻止她
我還是支持她
我但凡有點理智
我怎麼會想讓這些小孩
裹到你的事裡邊
被你的手下打個半死
還說我瞞你
我倒是想解釋啊
可你給機會了嗎
那天不知道給某個人
打了多少通電話
我自己都不記得了
可那人接了嗎
要不要現在
查一下手機記錄啊
那楊雨澤的事
你又繞回來了是嗎
你往哪兒開啊你
回家
我不跟你回去
那你去哪兒
就你現在這樣
要不
我把你
送到你爸媽那兒去
我還沒問你呢
你怎麼忽然出現了
碰巧了
碰巧 怎麼可能
你又讓小武
跟着我了是嗎
你今天
真得好好謝謝小武
要不是他
你今天
還不知道落什麼下場
我還真得謝謝小武
楊雨澤的手指
就是他領頭剁的
行了啊
沒完沒了
你手不疼了
我這件衣服怎麼樣
總監好
芬芳姐
我中午也是身不由己
實在不好意思
對不起
這位男人
我們好像不熟吧
你這樣的行為
有點過了
確實有點過了
一回生 二回熟
花又沒錯
收下吧
我告訴你啊
這是我
最後一次原諒你了
你要膽敢有下一次
我就掐死你
好 好 好
我接個電話啊
大哥
我馬上帶皮褲他們去辦
放心 哥
拜拜
稍等啊
褲哥
我給你安排一活兒啊
知道了吧
這事辦好了
有賞
老油槍
槍哥呢
最近怎麼
電話一直不接啊
什麼情況
二叔也在找他
再說了
他現在不會殺我
因為他喜歡我 我知道
用不用幫忙
不用
傷口別沾水
知道了
洗完樓下找我
挺會想辦法
輕點
我倒是挺好奇的
好奇什麼
我好奇封老爺子手上
到底有什麼證據
證明你是申世傑啊
不告訴你
有病
不方便
我就上去了
坐下
二叔要殺我
封先生 我需要錢跑路
我給過你錢了
不夠啊 封先生
一段模糊不清的視頻
我給了你二十萬
你還嫌不夠
買視頻是夠了
可是
買秘密不夠
什麼秘密
申世傑的秘密
傑哥
咱們好歹在一起
混了這麼多年的弟兄
如果我連您再認不出來
那就太說不過去了吧
傑哥
還記得當初
刀尖 瘦狗 老壺
咱們在一起
在您的出租屋裡
混日子的光景吧
後來您出事了
帶着瘦狗和老壺跑路
房東要收回屋子
我呢 您知道
最戀舊了
我特意呢
把您用過的那副麻將
給收起來了
就是為了以後
留個念想
東風
傑哥
這個 這個
用得着你插手啊
去 去 去
這不聽了嗎
傑哥
您看我
都站了這麼多年了
要不咱找個地方
坐下來聊聊
你想要多少
謝謝
謝謝傑哥 謝謝
謝謝封先生
封先生
您看我這一走
這輩子也就差不多
回不來了
我無所謂
走到哪兒都能活着
大不了是個死
可我總得給老婆孩子
留下點生活上
應急的錢吧
不多
您給我三百個吧
給我點時間我準備一下
今天是不是有點累了
我在想
你有沒有辦法
讓我爸媽先離開一陣子
最好是去國外
怕封勇對他們下手
封先生
您找我
怎麼樣
沒問題 沒問題
武哥都安排好了
您呢 就放一萬個心
您忙
我都已經安排好了
他們二十四小時倒班
守着你爸媽
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謝謝你
不用謝我
對我好點就行
哪位
你槍哥
槍哥
你跑哪兒去了
二叔現在滿世界找你
知道嗎
我現在準備上班去啊
您這說哪兒的話呀
沒有您哪有我今天啊
有什麼事
我上刀山下火海
那我也得去
別貧
你去幫我把強強接出來
我跟他得見一面
想他了
槍哥
你說實話
你是不是有事
得罪二叔了要跑路
好小子
腦子的確好使
怎麼樣
要不要去
給二叔通風報信啊
你要再這麼說
我可真急了啊
我誰我也不告訴
不光得瞞着二叔
封先生那兒也得瞞着
懂嗎
明白
他是二叔親侄子
他那是一家人 不能說
你放心
我一會兒就去學校
偷偷把強強接過來
槍哥
我有句話
不知該不該說
那我可說了
你比我了解
二叔他們那些人
我覺得
與其現在這樣
還有一條路
找警察自首
至少能保條命
對吧
而且咱也沒幹什麼
大惡大奸的事
警察那兒都有數
早點配合
沒準兒還能
落個戴罪立功什麼的
這話您要不愛聽呢
您就權當我沒說
行吧
沒事兄弟
我知道你是真心為我好
哥心裏明白
自首的事
等我見了強強再說吧
你去把他接出來
然後馬上給我電話
先掛了
昨天抓的人
問出什麼了嗎
車上面那兩個人呢
是網絡上匿名聯絡的
給錢就辦事
僱主是誰都不知道
另外那個呢
是一個拾荒的流浪漢
老油槍
給了他二百塊錢讓他
尋找老油槍的事
必須要再抓緊
不管這兩個人
是為誰賣力
目的都是殺人滅口
我們一定要趕在
他們下步行動之前
找到老油槍
老闆 打個電話
這是保他一條命
這個
要再解釋給他家屬聽
爭取配合
我接個電話
他要見兒子
要我現在去學校
接了給他送過去
見面地點還沒說
讓我等通知
好 我知道了
沒什麼意外
不要再聯繫我了
我會派人
到學校門口找你
好 知道了
拿包煙吧
一共多少錢
二十
付了
武哥
這麼巧
我這不看您車在這兒嗎
想着您肯定在裡邊
買煙啊
買煙
來一根
我前段時間
不是跟您借點錢嗎
想着今天來還給您
有錢了
有點
不用專門跑一趟
手機轉給我就行
我這不想着見面
跟您說聲謝謝嗎
咱們倆別那麼見外
沒那麼多事
武哥
您點點
還用數嗎
那麼見外
以後有什麼困難
隨時跟我說
我還有事 我先撤了
武哥
我替我媽
謝謝您
替我跟阿姨問好
小武叔叔
您是
老師您好
我是強強他叔叔
他爸臨時有事
讓我過來接他
他是你叔叔嗎
他叫孟輝
是我爸爸最好的朋友
那行
麻煩您了啊
辛苦老師了
沒事 走
老師再見
拜拜
我爸在哪兒
我爸藏哪兒去了
小孩子瞎說什麼呢
什麼叫藏哪兒去了
你不用瞞着我
我知道有人在抓我爸
那天我爸想偷着回家
差點就被樓下
埋伏的人給抓住
這你都知道
我在樓上看着呢
後來我媽就抱着我哭
說我爸
一定是想回家看我
我爸給我看過你的照片
說要是有什麼事
可以信任你
你爸說得一點也沒錯
我是他最好的朋友
今兒他讓你來接我
是想
見見我還是帶我一起走
我媽呢 有人去接她嗎
我真不知道
別問我了
喂 槍哥
喂 小武
你在哪兒呢
接到強強了嗎
接到了
在我旁邊呢
爸 你在哪兒呢
我想你
好孩子
爸爸也想你
聽話啊
槍哥
你現在在哪兒
我們去哪兒見啊
小武 你聽我說啊
見到我的事
千萬別和封先生說
這個
我以後慢慢跟你解釋
你現在
先沿着中山路往南走
一會兒我再打給你
好吧
邢葦
目標車輛突然掉頭
交給我吧
收到
連位置都不告訴我
可真夠粗心的
你以後當警察得了
見到我的事
千萬別和封先生說
喂 小武
喂 槍哥
槍哥你是不是
開了我給你那輛車
小武 青年路後街
東方商場往東
快來 快來
槍哥
怎麼了
小武叔叔怎麼了
沒事
我馬上來
槍哥
小武
你說
封瀟聲就是申世傑
是申世傑
想什麼呢
沒什麼
我覺得封勇
可能
會加快他脫身的速度
怎麼講
形勢逼人
斷尾求生吧
我知道了
你剛才說什麼
爸爸
爸爸
快 快 快
強強
現場不要拍照啊
慢點啊
強強
強強
咱不看
咱不看
爸爸
大哥
跟你說一個好消息啊
這老油槍他完蛋了
做乾淨了沒有
沒留下痕迹吧
這你放心
這回啊
是老天爺幫忙
動手的不是咱們
就誰查
也查不到咱們頭上
誰乾的
不知道
無名大俠唄
一定是他
誰啊
你到我這兒來一趟
什麼
下周就走
你趕緊回去
和你媳婦準備準備
下周就走
就說
出去看銳馳
不是 大哥
這老油槍他已經死了
咱還緊張什麼呀
那警察他一時半會兒
查不出什麼來
你懂個啥
什麼叫我懂個啥呀
不瞞你說
我現在什麼都不懂了
你什麼都不跟我說
我怎麼懂啊
你說好了
三個月以後再走
現在你說走就走了
那我那房子
我那股 股票
我怎麼辦啊
我不能都撇下吧
錢重要還是命重要
都重要
沒錢要命幹嗎
那怎麼活呀
我沒空跟你廢話
總之
下周你必須走
我就不走
有本事你捆着我出關
你干什麼
看着點路
您也別太着急
有話
慢慢和二叔說嘛
我覺得
您是不是有點多慮啊
就算老油槍
是那位殺的
那能代表什麼呢
當街就把人活活燒死
這是何等地猖狂
當警察都是吃素的
瘋狂透頂
愚蠢透頂
與誠啊
這匹惡狼
已經徹底失控
尖牙利爪
都露出來了
下個要撲的
可不知道是誰啊
相信我
我的預感不會錯
一個星期之內
能從集團
套出多少錢
頂多
三個億
一個星期
十個億
搞定了
我們一起走
別老胡思亂想了啊
你就把會所經營好了
再給自己攢幾個傍身錢
怎麼
你這會所還真要送給我
還不信我
但是也得分個時候
男人床上說的話
有幾句可信的呀
這男子漢大丈夫
說送就送
你不會讓我
扛什麼雷吧
你這什麼話呀
那男人的事
哪能讓女人扛啊
那我還是人嗎
它這個
是這樣啊
你也知道我
我們家那母老虎
管我管得確實是嚴
這樣
這個店呢
還是轉給你
你呢就是
反正象徵性地就
掏點錢
就走個形式
主要是為了堵她嘴
你這是要盤給我呀
不是
它 它是 是盤
但是它也 也不能叫盤
就是
就是 就是意
意思一下
對您來說是意思一下
對我來說
可就是砸鍋賣鐵
傾家蕩產了
得了
這會所啊 我也不要了
愛賣誰賣誰去
時間也不早了
快走吧
不 不 不
我覺得
咱 咱坐下再好好談談
好好談談
行不行 你先坐 坐
坐啊 坐
咱 咱坐好了啊
面對面 咱們好好談
好好盤算盤算
行不行
還盤算啥
要不這樣啊 這個
價錢你說
沒得說
您這份家業呀
白送給我 我都不要
還盤給我
傑哥
開摸吧
誰在裡頭呢
出來
聽見沒有
趕緊出來
怎麼了 猛哥
這裏頭有人
你可別嚇唬人哪
這招了賊了你還不知道
我告訴你啊
你趕緊出來
我就饒你不死
你要不出來
我可報警了啊
出來
你先回去
小心
快來人哪
抓賊呀
快來人哪
好漢 好漢饒命啊
好漢饒命
你 你到底是誰啊
二叔
我是阿傑呀
不是
阿 阿傑
別別別 不 饒命
不不不 饒命
我真的錯了
我真 饒命
有空再來看你啊
怎麼回事
誰乾的
封瀟聲
封瀟聲
不是二叔
他開的是我送他那輛車
就那輛車
只有封瀟聲能找到他
我想起這事正要提醒他
已經晚了
封瀟聲
送我這輛車的時候
早就備好這手了
那車是我
故意送給老油槍的
明知道
那裡面有追蹤器
為了迷惑封瀟聲
我送給老油槍
又能哄他開心
又能迷惑封瀟聲
我多聰明啊我
肖隊
這個人明明可以不死的
他雖然也做了不少壞事
但是我勸他自首的時候
他已經動心了
都怪我
起來吧
起來
事是封瀟聲乾的
他就算不燒車
也能想出別的辦法來
還有
我來是要告訴你
老油槍雖然是嚴重燒傷
但是由於我們出警迅速
搶救及時
醫生告訴我
他目前
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了
沒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