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阳光之下》第19集柯滢对小武下手开始报复The Confidence EP19【芒果TV青春剧场】

Channel: 芒果TV青春剧场 MGTV Drama
別跟我玩這些小花招
我不喜歡
我當然知道
我現在就在
你的掌控之中
生死就在你的一念之間
知道就好
不過
我既能夠認真地幫你
又能挖坑害你 你信嗎
怎麼
又想跟我談條件
我哪有資格
跟你談條件呀
只不過想給自己
爭取點待遇
真的
我認命了
不恨我了
恨啊
恨不得把你千刀萬剮
但那又有什麼用呢
我又斗不過你
身單力孤 無能為力
又有太多
需要顧忌的地方
我只能認命了
順勢而為
讓自己活得舒坦點
我會全力幫你
不過我有兩個條件
第一
你得完全信任我
你讓我達到目的
我就信任你
沒問題
我必須進入公司
了解所有的賬目和項目
這樣我才知道
從哪兒入手
你能幫我弄到多少錢
那得看你有多信任我了
第二
小武
上來
封先生
您叫我上來什麼事啊
先坐吧
人給你帶來了
消消氣就得了
封先生
小武哥
別 別 別
小武 小武就行
那你想知道
被人剁手指
是什麼感覺嗎
柯小姐
您一定冷靜點
我當時不過跟着過去了
您也看見了
是楞頭動的手
你冷靜一點柯小姐
咱們現在都是成年人
柯小姐 你聽我說
難為你了兄弟
密碼在卡的背面
去醫院看看
喝一杯吧
你是怎麼變成封瀟聲的
不說就算了
是你的秘密
我就是封瀟聲
你不是
申世傑和封瀟聲的區別
就是狼和狗的區別
狼和狗
現在的你
就像一條被扒了皮的狼
活生生地
裝進了狗的皮囊里
不是狼就是狗
罵人呢吧
還真是
狼心狗肺嘛
我根本就不想
當什麼封瀟聲
我討厭這張別人的臉
那天我跳下懸崖
計劃安排得很周密
他們為我準備好了
安全氣墊和一具屍體
山洞里
也特意留下了
屍體的指紋和毛髮
我醒來的時候
開始完全不知道
身在何處
我甚至懷疑過
我是不是正在地獄里
我被漂洋過海
運到了西班牙的
一座古堡后
終於重見了天日
在那兒
我見到了
已經病入膏肓的封瀟聲
封瀟聲讓我看了
一些資料
告訴我
他的父親
也是我的親生父親
封瀟聲告訴了我
一個瘋狂的計劃
這個計劃徹底改變了
我和其他很多人的命運
這個秘密
永遠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我和你說的這些話
希望你都記在心裏
切記
回到南洲
千萬別讓任何人
看出你的破綻
提前告別吧
我的兄弟
所以你是借屍還魂
我把這些都告訴你了
你可以去報警了
只要警方好好調查一下
一定可以查明我的身份
其實你知道
我說什麼都無所謂是吧
因為你沒有任何
拿得出手的證據
證據
我可以再來一杯嗎
可是陳警官告訴我
當時
打撈出申世傑的屍體
比對過脫氧核糖核酸
死的就是申世傑本人哪
這麼周密的計劃
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地
讓他們抓着把柄呢
你真的那麼想知道
算不上很想
但的確是有點好奇
偏不告訴你
不過想想也就知道
只不過是另一出
李代桃僵的把戲
封先生
人光有一張皮是不夠的
要好好學習
對我好一點
我能慢慢教你的
說不定哪一天
我真能幫你
拿到一張博士文憑呢
今天晚上
老地方V31啊
什麼事啊
大事啊 必須來啊
正裝出席啊 正裝啊
別動 別動 我碰
來來來 來了
哥幾個喝起來啊
贏了不少了啊
來 華子 皮褲
來 來 來
華子 這牌
我碰
誰把燈關了
誰把燈關了
叫經理 叫經理
親愛的 生日快樂
祝你生日快樂
祝你生日快樂
祝你生日快樂
祝你生日
都別動 警察
別動 別動 別動
別動 別動 都蹲下
抓我干什麼
別動 別動
都蹲下
起來 走
走 走 走
二叔
壞了 壞了
咱們的弟兄啊
這回可能得
讓警察給一窩端了
怎麼了槍哥
你怎麼來了
不是楞頭打電話說
有大事
還穿正裝
你怎麼穿
怎麼這麼多警察呀
哪有什麼大事啊
這小子泡了個馬子
今天把弟兄們聚過來
給她過生日
這不是傻缺嗎
喂 二叔
二叔 我不是說您
我哪敢說您哪 二叔
不是
不是
不是
您說什麼
槍哥
快走
你們兩個干什麼的
你們 追
快 快 快
快快快 沒事了
快 快
沒事了 沒事了
槍哥
你說這是什麼情況
一定是有內奸呀
有內奸
不會吧
槍哥
二叔在樓上呢
來了
侃姐
侃姐
槍哥來了
裡邊都等你半天了
二叔
又是誰惹的禍呀
最近風聲這麼緊
弟兄們都夾着尾巴做人
沒人敢惹禍
那怎麼讓人一勺燴了
就跑出來你們倆
就我們倆跑出來了
要是再早到一步
我們倆
也得讓警察一網抄了
您說啊 就那幾個傻缺
明知道最近正在
掃黑除惡呢
扎堆就扎堆吧
還什麼統一服裝
我是因為道上堵車
來晚了點
他呢
是因為想等着我到了
一塊兒進去
所以 我們倆
小武 叫二叔啊
二叔
你是給阿聲
開車的那個吧
是我
他是以前
跟我一塊兒
背水的小兄弟
這前幾天
讓封先生看上了
這不是過去給他開車嗎
您放心 二叔
人絕對可以信任
你這個手是受傷了
傷了
什麼時候傷的
昨 昨天
怎麼傷的呀
怎麼沒聽你說起啊
槍哥 這
槍哥
幹嗎 槍哥
槍哥
二叔
二叔
不是
槍哥
疼 槍哥
二叔 二叔
怎麼傷得這麼重啊
我就是昨兒晚上喝大了
回家路上摔了一跤
也該着我倒霉
當不當正不正
它就有個釘子
直接給我戳一對穿
打破傷風了嗎
打了
這光聊天了
趕緊坐坐 快坐
好嘞
喝杯酒
給你壓壓驚
來 我給你倒上
我來
二叔 我來吧
槍哥 喝不了 喝不了
吃頭孢了
對了 他這手有傷
那我陪您一口
說你呢
你不會坐好了呀
把你那衣服扣子
給我繫上
你們現在還敢聚眾賭博
好好想想待會兒怎麼說
肖隊
我們一共抓了十七個人
但是並沒有抓到
那個老油槍
和那個叫小武的人
我知道了
邢葦
你再去把他們
賭博的數額核實一下
不要出紕漏
這招能行嗎 肖隊
瞧好吧
您留步 您留步
別呀 槍哥
我送送你們兩個
侃姐 哪敢勞侃姐送啊
瞧瞧您說這話
遠了啊
咱可是老相識了
這以後呢
還得指望槍哥您
繼續照應妹子呢
侃姐 您瞧您說的
您這兒要是有事一句話
我立馬就到
您留步啊 我們先走了
二位慢走
小武
好啊
你連我都敢騙呀
騙您什麼了
您說我騙財
還是騙色了
瞧您這話說的
槍哥 我這手
你幹嗎呀
說 這傷到底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
我剛不是說了嗎
就昨兒晚上喝大了
摔那兒有個釘子扎的
咱能不能不扯淡呀
你們家釘子
能扎那麼大一窟窿
你摔的時候
手背先着的地
剛才當著二叔
我沒揭穿你吧
夠意思不夠意思
你要是連我都瞞着
我告訴你
你可別怪槍哥我
翻臉無情
厲害啊 槍哥
看出來了
明察秋毫啊您哪
幹嗎呀
你少整那沒用的
說 到底怎麼回事
槍哥
真不是我想瞞着您
或是怎麼的
我這話沒法說
我跟誰說
我都像背地里抱怨
你別問了
不 你跟我說怎麼了
我能跟誰說呀
這話到我這兒不就
柯瀅
柯小姐戳的
柯小姐
你說這事
我上哪兒訴苦去啊
直接拿一鋼筆
這麼老長 這麼老粗
直接給我戳一對穿
夠狠的 真的
疼得我差點死過去
那封先生呢
封先生應該在啊
他沒管嗎
就是他把我帶過去
眼看着柯小姐戳的
攔都沒攔一下
直接就顧着那兒
擺造型呢
你說 我這算抱怨嗎
這叫什麼事啊
有他那麼當大哥的嗎
您使喚完我
轉頭就讓我過去挨刀子
圖的就是哄你女人一樂
替楞頭背鍋呢
看來這柯小姐
是把氣撒在你身上了
不是 我招誰惹誰了
我反正也想明白了
我不打算跟着封先生
繼續開車了
我回來跟着您
二叔今兒也見了
我覺着他也不煩我
不 不 不
幼稚 太幼稚了
你跟着我
哪有跟封先生有前途啊
可是 槍哥
我跟着你我踏實啊
小武 來
來 武
你聽哥跟你說啊
封先生就是一棵大樹
跟着大樹呢 有好處
男子漢大丈夫
忍一時之氣
圖個長久之計
你聽哥哥的
等你這個手上的傷
養好之後
回去
好好地接着伺候封先生
就當這個事
從來都沒有發生過
這也許是封先生
對你的又一次考驗
又考
這中考完了考期末
考到什麼時候
不過話說回來 槍哥
有什麼好事
您還得想着我
我就真心實意
只想跟着您
沒問題
你看這樣啊
一會兒呢
陪槍哥去喝一口
喝不了 喝不了
我這手疼
吃着頭孢呢
困 早點回去睡
你這樣
今天呢 你陪陪槍哥
到那兒我喝你看着
怎麼樣
我不喝啊
那行
走 走 走
躲呀
接着躲呀
長能耐了
電話不接 微信不回
什麼意思呀
還沒等飛上枝頭呢
就想和舊朋友
做個了斷啊
你是覺得我這朋友
不夠檔次啊
還是怕我揭你老底兒啊
吃早飯了嗎
你什麼意思呀
我今天可不吃你這套啊
你在調查封氏啊
查出些什麼了
你是以什麼樣的立場
來問我這個問題呀
有什麼區別嗎
區別大了
如果你是以
封瀟聲未婚妻的身份
來問我的話
那我的回答就是
無可奉告
如果是以朋友的立場呢
封氏集團三年前
用極低的價格
從政府手裡
拿到了一塊工業用地
然後他們用暴力的手段
強迫當地的居民
和工人造假
說化工廠嚴重污染致癌
最後逼不得已
化工廠關門搬遷
再同樣利用卑劣手段
將一塊工業用地
變成一塊商業用地
開發房地產
從中牟取暴利
你說的這些
都是無憑無據的臆測
就算曝出來
也沒有什麼意義
根本動不了封氏的根基
你什麼意思呀
我的意思是
你不要再做
這些無用功了
你說的這一切
他們每一步
一定都是有
某些相關勢力
保駕護航的
封氏集團
這一棵大樹
根深蒂固
根本不是你連蓮
能撼動得了的
你為什麼非要
弄一些大新聞
來證明自己的能力呢
你也認為
我只是想證明
我的能力是嗎
難道不是嗎
你做的這一切
不就是為了
證明自己的能力嗎
證明自己一路走來
靠的不是
你副市長的媽媽
靠的是你自己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
你證明的這個過程中
你靠的到底是什麼
別人憑什麼
允許你由着性子來查
所以 連蓮
不要給自己找麻煩
也不要再給你媽媽
找麻煩好嗎
柯瀅
我真是錯看你了
我瞎眼了
這麼多年
把你當成我最好的朋友
你背叛楊雨澤
我幫你找了各種說辭
我認為感情之事
有的時候
是不受理智控制
但就你剛才說的這番話
你根本不配做我的朋友
你從內到外
從私德到公德
都是一個
徹徹底底的人渣
小安
去財務部
把集團過去三年的
財務審計報告拿來
好的
還需要其它什麼嗎
先這樣吧
董事長要連續三年的
審計報告
是的
特地讓我過來拿的
這好端端的
他突然要看這些幹嗎
誰在他那兒啊
柯小姐
柯小姐
哪個柯小姐啊
我想起來了
董事長那個
未婚妻吧
還未嫁進來呢
就擺老闆娘姿態了
查家底來了
你先出去吧
這邊我整理完了
親自給董事長送過去
還是在這兒等您吧
需要我給你騰地兒嗎
不用了
為什麼把辦公室的光線
調這麼暗啊
這樣不好嗎
因為你不相信任何人
喜歡躲在陰暗的角落
偷偷地觀察別人
對嗎
太聰明可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你現在需要聰明人
幫你辦事
進來
董事長
董事長
您要的資料
我給您備齊了
您就是柯小姐吧
你好 我是柯瀅
幸會
董事長
要是沒事
我就先出去了
那你慢慢看
就靠你了
封先生
不用跟着我
處理點私事
二叔和老油槍
對你起疑了沒有
二叔那兒有點
老油槍
還行吧
皮褲和楞頭呢
我會多扣两天
先把幾個無關緊要的
小嘍啰放出去
幫你分擔一下火力
至於老油槍那兒
一定得貼住了
趁這個機會
打入到
犯罪集團的核心裏去
放心吧
最近封瀟聲那兒
我也不用去
我會想辦法
盯緊老油槍的
柯瀅戳你手
是為了報復你們
剁楊雨澤手指頭吧
說血債血償
這冤有頭債有主
她怎麼不去找封瀟聲去
說的就是啊
不捨得唄
怎麼了
老陳去世第三天
柯瀅去過局裡
申世傑
申世傑他沒有死
他現在叫封瀟聲
你們快去抓他
柯瀅說
封瀟聲就是申世傑
她為什麼這麼說
這就是申世傑
是有一點像
但不可能是同一個人
封瀟聲就是申世傑
這不可能啊
申世傑跟二叔那會兒
封瀟聲早就是
封氏集團董事長了
這八竿子打不着啊
這個線索
局裡一直非常重視
更何況
封瀟聲一直在
威脅柯瀅的安全
這是公安機關
必須進行干預的
你可別說
有的時候這封瀟聲
真的不像
大公司的董事長
他更像黑道大哥
他不喜歡
跟那些高管精英
一起玩耍
反倒特別喜歡聽老油槍
皮褲他們吹牛打屁
聽槍哥那意思
封瀟聲以前挺高冷的
他們想攀都攀不上
也是最近這段時間
才變得比較隨和
先不說封瀟聲
就說這個柯瀅
案發之後
她對申世傑是又怕又恨
既然她認為
封瀟聲就是申世傑
之前你也說過
封瀟聲在醫院
差點把她給掐死
可她為什麼
又跟封瀟聲訂婚了
這不合情理
看來這個柯瀅
很不簡單哪
有機會
去探探她的底
我說的是有機會啊
千萬別冒失
一切以你的安全為重
知道
大哥
坐吧
喝不了 哥
吃着頭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