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阳光之下》第20集柯滢进入封氏集团当助理The Confidence EP20【芒果TV青春剧场】

Channel: 芒果TV青春剧场 MGTV Drama
坐吧
喝不了 哥
吃着頭孢呢
手怎麼樣了 我看看
沒事
殘不了
我知道你心裏不舒服
我也沒想到
下手那麼狠
大哥
您這卡里有五十萬
之前
手傷醫藥費一千二
失血過多買點營養品
後期換藥我留兩千
現在四十九萬七
您收好
這錢還是你拿着吧
回頭買一個
自己喜歡的車
別老騎你那個小蹦蹦了
這錢我可不敢要
這次她廢我一手
您給我五十萬
下回她拿槍崩了我
您給我一千萬
我也沒命花啊
封先生
我不知道您拿我當什麼
沒準在你眼裡
我就是一小司機
但是在我這兒
我把你當哥哥待
按理說
大哥一句話別說要只手
就是要那什麼
我也不能說個不
但我不能
不明不白
死在一女人手裡
瞧我這臭嘴
人家現在可不是一般人
誰讓我得罪的
是您未婚妻呢
這啞巴吃黃連
說實話
在我眼裡
我從來沒有把你
當過司機
我一直把你當弟弟看
發生這麼不愉快的事情
誰也沒有想到
既然發生了
就讓它過去吧
翻篇了
以後不會了
大哥
我這人說話直
咱有什麼說什麼
江湖上那三不惹
您應該知道吧
老人 孩子和女人
一旦恨上你
那一輩子沒完沒了
反正那女的
我是沒膽再見了
您呢 也不用為難
我辭職啊
我出去干點什麼都行
能養活自己
是吧
我這無牽無掛的
您剛說了
拿我當弟弟
那我一輩子
都拿您當我哥哥
任何時候
只要您招呼一聲
只要不是要我命的事
小武我一定到
我說句過線的話
您找什麼樣的不好啊
怎麼就偏偏
喜歡她呢
緣分吧
進來
柯小姐
吃飯吧
好啊
正好我也餓了
你們公司伙食不錯呀
你不知道吧
這幾個菜啊
都是董事長親自打電話
交代給餐廳為您做的
你跟董事長多少年了
今年
差不多有五個年頭了吧
不好伺候吧
董事長
人挺好的
我怎麼不覺得啊
固執又霸道
不知道什麼時候
惹着他了
臉就黑着
感覺好像
欠了他八百萬一樣
霸道總裁
說的就是他吧
我今天
見到你們財務總監
我突然覺得
你們董事長挺好的
不管怎麼著
我也只欠他八百萬
那財務總監
我還沒怎麼著呢
感覺我欠了她一個億
袁芬芳啊
她就那人
集團上下
除了大王總
和董事長以外
就沒有第三個人
能得到她一個笑臉
更別說您是來查她賬的
你說這個我信
就今天她翻我那白眼
我都擔心她
眼珠子翻不回來了
柯小姐
我跟您說
她這還只是翻白眼
您還沒見她笑過呢
她要是一笑啊
那才嚇人呢
你敢這麼說
你們董事長的頭號心腹
等會兒他回來
看我怎麼告你狀
柯小姐
您可別
那袁芬芳要知道了
那還不得吃了我呀
對了
你剛才說那個大王總
是個很厲害的人物吧
我看你們董事長
不在的這半年
都是他在主持
集團的工作
大王總啊
背後有人支持呢
柯小姐 吃這個蝦
一會兒涼了
就不好吃了 好
董事長
董事長 您回來了
吃過午飯了
她喜歡嗎
柯姐說挺喜歡吃的
謝謝
都看出什麼了
公司的虧損
盈利
積壓 壞賬
都能看出來
都能看出來
那你跟我說說
封氏的家底
到底是什麼情況
真的跟外面說的一樣
那麼有錢嗎
從現在的報表上看
不容樂觀
不容樂觀
挺複雜的
我跟你說了
你也不一定聽得懂
那就把複雜
往簡單里說
集團的槓桿率偏高
主營業務業績不佳
關聯交易很多
賬是做得很漂亮
可是凈資產收益率
提不上去
而且現在
銀行都在收緊信貸
公司的文旅
網絡
金融 汽車
這些都是需要燒錢的
資金鏈
不知道還能維持多久
沒關係
以後
我可以慢慢講給你聽
但是現在還有很多問題
我需要進一步地確認
另外 封總
我需要
看公司的財務憑證
袁總監
這是調閱清單
東西都已經拿過來了
給安大秘過過數
讓他簽上字
安秘書
那個憑證
已經全部拿過來了
您點一下數吧
簽個字
袁總監
用不着簽這個吧
不行
公司是有規章制度的
誰都不能違規操作的
你讓我把這些賬本
憑證
我都給你搬來
那你說這突然
要是少了一件兩件的
算你的還是算我的呀
怎麼了
不好簽啊
那這樣
誰要看你找誰簽
柯小姐要看是吧
那你找她
對了
我差點忘了
柯小姐
還不是我們封氏的員工
現在簽呢
有點不合適
安秘書
那你說現在怎麼辦啊
我來簽
董事長
這下可以了吧
董事長
還有
從今天開始
柯瀅就是我的特別助理
不論她有什麼要求
你們
都要全力地支持她
怎麼樣
滿意嗎
袁芬芳不知道
你是假的吧
你覺得呢
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
小心一點
別讓她看出馬腳來
她這個人很麻煩的
別平添事端
你說
行 好
知道了
好 好 好
兩位請慢走啊
老汪看起來很緊張啊
最近不要再安排
和他見面了
不只是老汪
其他幾家銀行
也好像都
統一了口徑一樣
不說拒絕也不說同意
好像
都是故意在躲着咱們
另想門路吧
這些人
都指望不上了
這場風暴
真是不簡單呀
剛才那個
芬芳打電話來抱怨
說是那位
突然要查她的賬
擔心是不是
想換掉她
查賬
還帶着他那個女人
把徐輝他們幾個高管
也分別叫過去
單獨聽彙報
看樣子
那位不僅開始
對公司的事上心
好像還想
培養他那個女人
參与公司的管理
沒叫王長君
沒有
那位知道他是您的人
哪還會叫他呢
陰溝里爬出來的東西
抬舉不得
屁股還沒坐穩
就想着奪權了
他願意瘋
就叫他
先瘋去吧
是 是
那位怎麼折騰倒沒啥
就是芬芳那裡
芬芳那孩子
雖然不夠聰明
但忠誠
是毋庸置疑的
告訴她
收好那幾本
關鍵的賬本
誰要
都不要給
謝謝
你剛才說的就是
公司欠着不少錢
現在主要靠銀行撐着
是這意思吧
這兩年
公司陸續地
把在國內新建
和改建的項目都停了
甚至原來很看好的項目
都轉讓了
回籠了大量的資金
而這些資金
又以在國外建廠的方式
流出海外
特別是
奧新新能源汽車
那個項目
簡直太奇怪了
放着國內成熟的
上游配套產業鏈不用
非要去舍近求遠
引進國外的新能源技術
為什麼
本來公司的資金
就很吃緊
沒有任何人
來跟你解釋一下
耗資如此巨大的
汽車項目
會不會讓公司
出現現金流的問題
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說了這麼多
你就是覺得這個項目
有問題對吧
大有問題
這個
靠得住嗎
是人就不可能完全可靠
但我從他的眼睛里看到
他想活下去
阿聲
我覺得這個靠不住
再想想別的辦法吧
我的病治不好了
這個您早就知道
我們不要再浪費時間了
他是個孤兒
手上有命案
我們很容易
就可以操縱他的
他就是為我的計劃
準備的
只要六個月
甚至更短的時間
我們封氏集團
就會走出危機
徹底地被拯救
而您要做的
就是把他當作我
猛子
大哥
能等等嗎
最近我這手下
人手有點緊
不等了
有幾個人就夠了
人多
反而麻煩
行 明白了
我馬上去安排
你那大哥
現在整天
跟個老和尚一樣的
天天吃齋念佛的
閉嘴
你這大晚上的
運什麼去啊
別瞎多嘴
你跟我嚷是不是
我這都是為了你好
怕你累着
他有什麼好事
能想着你嗎
閉嘴
那麼多廢話
喂 老油槍
出來喝兩杯
這又要出去是嗎
就到那個
港口食堂吧
你又去找那騷貨是不是
告訴你啊
你今天從這門走出去
你就別想回這家
那我就不回來了
猛哥
你咋才來呢
老油槍到了嗎
等你呢
就差你了
二叔
你們先聊
我去準備一下菜
你說你也是
這些年也沒少掙啊
別老那麼摳摳索索的
我說你死了
這錢又帶不走
二叔
那我掙這點
不都是從您的
手指頭縫裡頭
那點
您是不知道啊
我這
我這房貸還沒還完呢
還得供應孩子上學
上各種班
這上學這費用啊
我想想腦袋都大呀
二叔
您說
咱們要開幾個補習班
怎麼樣啊
教孩子們
拉拉胡琴兒
說說外國話
老掙錢了
真的
行 行 行
不是 就你這樣還
還補習班呢
你會拉二胡嗎
你會說外語嗎
得 得 得
你還是想點正事吧
我這不也是掙不着錢
急的嗎
您說現在這社會
沒文化真是不行啊
那有文化的流氓
都能混成C C
C什麼O
您說我這
沒文化的流氓呢
到這把歲數了
還得靠打打殺殺的
過日子
咱也不能讓孩子以後
老了之後
指着咱的鼻子說
你就是一土流氓
行了吧
就你這整天一臉喪相的
誰沾上誰倒霉
不是 再說了
誰說這個
沒文化當流氓
就沒出息了
以後這我這位子
可是你的
你就說我沒出息唄
二叔
我 我不是那
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掌嘴
行 行 行
說正事吧
這事你要是做成了
你孩子到美國
讀兩輩子補習班的錢
都夠了
累了
腦子有點僵硬
沒精打採的
你幹嗎
幫你活泛活泛腦子
吹吹風
柯瀅
明天早上我來接你
不必了
不用跟我客氣
我沒有跟你客氣
我明天上午
要去學校請假
自己開車比較方便
髮型很帥
袁芬芳不知道
你是假的吧
你覺得呢
你打一晚上
能不能消停會兒
能不能不打了你
能不能不打了
一晚上了
怎麼了武哥
怎麼了
什麼怎麼了
滾回你屋睡去
我那兒回不去
晨子他老婆來了
呼打的
房頂都快被你掀了
我一宿沒睡着
我要補覺 滾
滾不滾
我要補覺快
不是說讓你
哪位
大早上能不能
讓人睡個好覺
封先生啊
好嘞 好嘞
馬上
封先生
您吃面呢
封先生
您換車了
送你的
送我的
不是
別愣着了
上車試試
怎麼樣 喜歡嗎
喜歡
封先生
說實話
我覺着這車啊
我不能要
這平白無故的
我消受不起
你叫我什麼
既然叫哥
那就消受得起
先開着吧
等有機會給你換更好的
還換哪
還有更好
這哪 這哪成啊
不用
這就夠好了
最近一直跟着老油槍呢
皮褲楞頭不是被警察
抓進去了嗎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
能放出來
槍哥
最近那兒也正缺人手
我就幫着跑個腿
大哥
您不會生氣了吧
這槍哥是我老大哥
一直待我都特別好
他現在正是難處呢
我也不好不仗義
您說是吧
知道你仗義
就先跟着老油槍吧
反正我又不缺人
那是
您這兒還能缺個司機啊
對吧
再說了
那柯小姐
我還是別見了
行了啊
別跟個娘兒們似的
人家柯瀅都不提你了
那當然了
她戳的我 又不是
張老師
這裏就交給你了
好的
來 你來
柯老師
你這三天兩頭的總請假
很影響教學進度啊
主任
我這两天家裡
確實出了點事
實在是不好意思
希望您多諒解一下
當然 你有正當的理由
這假我不能不批你
可作為一個老大姐
過來人
我還想跟你再多說幾句
你有天分 有能力
又正是做事情的年紀
院長都很看重你
一定要把心思
全部集中到工作上
這是一次機會
當然
我並不是否定
家庭的重要性
而是希望
你可以找對方法
擺脫當下的困擾
在事業上
做出一番成績出來
我這說的
可都是心裡話
謝謝主任
我明白了
柯老師好
你好
怎麼還不去上課
有什麼話想對我說嗎
改天吧 我有點事
你先好好上課
柯老師
新聞里說的
都是真的嗎
為什麼
為什麼要屈服
什麼屈服不屈服的
瞎說什麼呢
整天胡思亂想
好好回去上課
小心掛科了
評不上獎學金
劉行長
講話方便嗎
我這邊有個事
想請你幫個忙
陸行長
沒關係
不就點現金嗎
我過两天
再給您存上一筆
不就可以了嗎
是 是 是
我的信譽您是知道的
沒什麼好擔心的
謝謝 謝謝
大哥
我覺得這車
我還是不能要
又怎麼了
剛才不都已經說好了嗎
最近我不是都
跟着槍哥嗎
你想想他都沒這車
我每天開這麼個好車
在他面前感覺有點嘚瑟
換您您心裏肯定
也不高興
對吧
那這樣吧
這個車你就先停在公司
等你回來再跟我的時候
就當是公司給你配的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