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阳光之下》第8集小武肖队长暗中碰头封潇声身份露破绽?The Confidence EP8【芒果TV青春剧场】

Channel: 芒果TV青春剧场 MGTV Drama
刀尖不過是把
殺人刀而已
我們現在要做的
不僅僅是要
拿住這把殺人刀
還要斬落那隻握刀的手
把隱藏在幕後的
真兇給揪出來
讓他接受法律的製裁
老陳一直叫你小武是嗎
老陳一直叫你小武是嗎
都叫我小武
你現在有兩個選擇
一是拿著老陳
給你找的資料
到嶺北去找你
親生的父母
第二個選擇
第二個選擇是什麼
我覺得沒有說的必要
我選第二個
刀尖他們都盯著我
我哪兒也逃不了
再說
我欠陳叔的太多了
你可想好了
這艘船你一旦上來
想要再下去
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不用激將
我得走了
他們叫我接人
你說你這孩子啊
一忙起來就沒日沒夜的
你自己要注意身體啊
媽跟你說
你記得啊
週末約雨澤回家來吃飯
你爸爸的學生
送來一條大石斑魚
可新鮮了
媽媽知道你們愛吃
我給你們做著吃
申世傑
殺人不過頭點地
特恨我是吧
那就努力地好好恨我
春徽鋼業的事
就先說到這兒
喬宇接下來繼續跟進
連蓮整理一下
手裡的資料
盡快移交給喬宇
散會吧
走吧
行那我先走了
走啊散會了
我說怎麼突然間轉性了
原來自己藏著小心思呢
等著摘桃呢吧
剛外面有人送進來的
點名說要給你
誰給的
不認識
就一個年輕小伙子
放了信就走了
好謝謝
連大記者
什麼時候
學會翻垃圾筒了
什麼意思啊
沒什麼啊垃圾啊
垃圾我不信
甭管你信不信
我勸你啊
還是把它當垃圾扔了
為什麼呀
邢曉輝
聽說過嗎
當然了
赫赫有名的大記者
當年的三聚氰氨事件
興亞電器內鬥
還有雷夫事件
都是他一手披露的
我就是受他的影響
才放棄了金融專業
改行當記者
知道他現在在幹嗎嗎
還真的是好長時間
都沒有聽到他的消息了
他被別人打斷了一條腿
他的愛人呢
領著孩子走了
現在的他
在當狗仔
你怎麼知道的
他是我的老師
我還知道呢
他就是因為
調查封氏集團
才惹禍上身的
我要見他
誰呀
邢曉輝
我今天就要見他
不是
你怎麼還跟著
都開了三個會了
你們不累嗎
董事長
我累了
想休息休息
董事長
封先生說他累了
連蓮
有時間跟我吃個飯嗎
今天啊
今天中午不行
我已經約人了
約誰了
不會是那個喬大帥哥吧
吃窩邊草了
你可別跟我提他啊
這個人太卑鄙了
搶我的功
這個人就算是有能
那也是無德卑鄙之徒
畫風突變啊
前段時間是忙昏了頭了
還覺得他不錯呢
行了行了
回頭再說吧啊
咱們有空當面面聊吧
邢老師
很高興見到您
您快請坐
不錯啊慢點啊
都是我喜歡的
看來
喬宇這孩子還沒忘了我
喬宇哪敢忘了您啊
天天在我們面前
我老師我老師
顯擺著呢
他不可能提我
你知道
我們最後一次見面啊
也是在這個館
他掀了桌子
還罵我是膽小鬼
但是我不怨他
他引以為豪的老師
當了狗仔
專找人隱私下手
見不得人哪
邢老師您別那麼說
我認為啊
您沒有離開
調查記者的隊伍
狗仔呢
名字是不太好聽
但也是調查記者
中的一員啊
區別就在於
我們是在找企業
找政府的不規範
而您呢
是在道德範疇之內
譴責醜陋的人性
別說這些了
咱們痛快點吧
找我幹嗎
差點忘了給您倒酒
來來來邢老師
謝謝
謝謝謝謝
今天呢
我是想問問您
關於封氏集團的事
真是可惜了
這些好東西呀
邢老師您先別走
我知道您有很多的難處
但您是中國調查記者的
標杆啊
我記得您曾經說過的
調查記者
要以公眾之心為本心
要敢於揭露公權機關
和強勢企業的黑暗
我聽喬宇說
你是副市長的女兒
天不怕地不怕
就算是這樣
我也提醒你一句
千萬別動
餵雨澤
在哪兒呢
在學校備課呢
最近怎麼這麼忙
我有個老師
讓我幫他代兩天大課
我這不是怕
在學生面前丟臉嗎
提前做做準備
柯老師真是太謙虛了
我可是聽說柯老師的課
一座難求啊
你晚上又要值夜班啊
對啊跟同事換了個班
今天值班
明天就可以歇著了
你也不要太辛苦了
早點回家休息
我知道的
最近睡得還好嗎
我聽佟歡說
你有一陣子沒找她了
上次的面具畫完了嗎
瀅瀅你在聽嗎
聽著呢
我最近睡得挺好的
所以我就沒去了
好了我不跟你說了
我早點弄完早點回去
瀅瀅你不要應付我
沒有應付
你都打斷我思路了
拜拜
好吧你先去忙吧
尊敬的
省紀委監察委員會
相關領導
我叫柯瀅
是南洲大學
管理學院講師
也是南洲市
3·14搶劫殺人案的
受害者
今天我以實名舉報
南洲市
封氏福永控股有限公司
董事長
封瀟聲
你想幹什麼
餘波
柯老師
您最近是不是
遇到什麼事了
能和我說說嗎
沒有啊
你跟著範教授還行嗎
範教授人挺好的
那就好
範教授專業素養很高的
你能學到不少東西
校外兼職的時間
盡量控制一下
人的精力畢竟是有限的
不要捨本求末了
我會注意的
您放心
好了我到了
早點回去休息吧
柯老師您
如果您真的遇到
什麼麻煩
請一定告訴我
你已經幫了我很多了
我很感謝
我還能為您
做更多的事情
謝謝你
但是很多事
都需要自己面對的
你是這樣我也是
不是你別抻
我覺得正好
都起來了
沒有好著呢
挺好的
您這白頭髮根兒
可又都長出來了
真的
快快快拿鏡子
我照照我照照
我就是最近太忙了
都沒有時間去染頭髮
要我說啊
您都不用染了
幹嗎呀天天把自己
弄得跟個小假人一樣
至於嗎
人家都說
這染髮劑
對身體的傷害特別大
不是你知道什麼呀
我每天要面對
整個一個市的老百姓
我不得把我自己的形象
收拾得乾淨利落啊
你以為我跟你似的
什麼衣服
都敢往身上招呼
告訴你多少次了
沒有人有義務
通過你邋遢的外表
看到你高尚的靈魂
對啊你知道啊
都一百來遍了
行吧到點了
吃藥
幾點了
八點五十三
差七分鐘
您這是不是有點
太教條了
這叫嚴謹懂嗎
都跟你那麼隨意
那叫生活嗎
行那就等七分鐘
那就趁您這七分鐘
寶貴的時間
我跟您八卦個事吧
啥事啊
您對這個封氏集團
了解得多嗎
明星企業
給市裡​​頭做了不少貢獻
怎麼了
新聞上也是這麼說的
但是好像
這次查封的這個娛樂城
跟封氏集團有點關係
娛樂城查封我知道
跟封氏集團有沒有關係
我就不知道了
公安局的事
媽前幾天啊
我見著一個人
他曾經是我
特別敬重的一位老師
但是
他現在境遇非常不好
先是被人打斷了腿
緊接著
就妻離子散了
您知道為什麼嗎
就因為他曾經
查過封氏的事
真的
要不是我親眼見到
我也不敢相信
那要是這樣的話
那不就有
涉黑的嫌疑了嗎
其實啊
這樣的事呢
我也不是第一次見到
但就看
封氏在咱們南洲的影響
行了行了啊
偏激了啊
我告訴你啊
你可別隨便去調查別人
你要是被人打斷了腿
我還得養你一輩子
說點好聽的
我是誰呀
我是您副市長的閨女
誰敢啊
別別笑別笑別笑
行了吧有褶了
到時間了
得揭下來了行行行
來從下往上
我知道知道知道
拍一拍
姑娘
我還得把頭髮卷一下呢
如果以後有一天
你要去調查封氏集團
你可千萬得跟我說一聲
我就說吧
您肯定得想著罩著我
我呀
得先把輪椅給你買好了
您是我親媽嗎
親的呀
親媽吃藥
來兩片啊
這孩子簡直
兩個兩個
就是
這上面的情況呢
是我對封氏企業的
一個基本調查的結果
我認為
他們當中存在著
很多不合理的情況
所以
我想繼續深挖一下
應該還挺有料的
你知道邢曉輝的事吧
我昨天剛見過他
那你就應該對這件事的
難度和危險
都有一些了解呀
總編
這一次呢
您只需要拍板
做還是不做
剩下的您不用太擔心
我完全可以應付
這次的情況呢
我也跟我媽
簡單地介紹了一下
她非常支持我
真的
那行
你放手去做吧
謝謝總編
連副市長啊
您好您好您好
好好好
明白明白
好的好的好的
好好
這人老了呀就是糊塗
你說我媽竟然吃了
我爸的降糖藥
當時人就昏過去了
真是嚇死人了
幸好身邊有人
那現在人沒事吧
現在沒事了
當時送到醫院
輸了葡萄糖人就醒了
我就是擔心
這後邊
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啊
趕快上網查一下
柯老師
你男朋友是醫生對吧
不過他是外科的
動手術的
小連蓮
總編
又答應你什麼好事了
你想知道啊
我就不告訴你
那我也告訴你
別高興得太早
抽你信嗎
連蓮
過來一下
好狗不擋道讓開
你在家
怎麼不開燈啊
我睡覺了
怎麼了不舒服嗎
沒事我就是困了
你怎麼回來了
你不值夜班嗎
看來你是真忘了
今天
是我倆認識
七年的紀念日
雨澤
對不起對不起
對不起我真的
對不起沒事沒事
你只是需要
好好休息
對不起我真的錯了
我竟然把這事
什麼情況啊
親熱的時候
不知道關門啊
你怎麼來了
我怎麼不能來啊
我跟瀅瀅
同床共枕的時候
還沒你什麼事呢
楊醫生
今天要親自下廚啊
準備做什麼好吃的啊
還好我聰明
我呢
今天帶了下菜的酒
連蓮是這樣
今天呢
是我倆的紀念日
酒呢我就先收下
沒什麼事你先走吧
等一下
怎麼還動上手了
我告訴你啊
你還沒過門呢
就算是過了門
那我也是正房老大
是吧
別對我媳婦動手動腳
把手拿開
行了趕緊的吧
我餓著呢
封先生
封先生
怎麼了
飯做好了請您用餐
好我馬上過來
好的
封先生慢用
有事您叫我
幫我拿點酒來
好的
我自己來
王姐
把阿剛叫過來
好的
封先生您叫我
王姐
加一套餐具
再拿個酒杯
好的
坐下一起吃飯
吃啊
喝啊
封先生我不會喝酒
坐下繼續吃吧
吃菜啊
王姐
一會兒收拾完了
早點下班
好的
坐下繼續吃
別浪費了
到你了
說出你的願望
怎麼又是我啊
這瓶子跟我有仇啊
這是
別說那麼多沒用的了
趕緊說
如果天使能滿足
你一個願望
你準備許什麼願啊
我要你立刻消失
連蓮你知不知道
你現在就是一個
一百瓦的大燈泡
你幹嗎總針對我呀
我有那麼亮嗎
你這一晚上
不是跟柯瀅表白
就是咒我消失
你的職業
當醫生那麼高尚
那你的思想
能不能也一樣高尚一點
願一個世界和平啊
什麼的
連大記者
那我問你啊
你的願望是什麼
要說真心話啊
我的願望啊
我願意追隨
過往的真正騎士的腳步
在沉沉入睡的荒野中
信馬漫步
我的命運
將緊連著動人的傳說
跟隨自己的意願
那將是我一生的行為
歲月啊
究竟是在無盡的幻想中
昏然流逝而去
還是在廣闊的世界中
刻下萬世留名的戰績
此刻
誰在世上奔走哭泣
誰在世上橫行施暴
你睜開眼
眼中只有憐憫
弱者的哭泣
你閉上眼
眼中只有巨獸
咆哮的風暴
這世界需要拯救
需要偉大的
唐吉訶德騎士
兩個瘋子
喝不動了
走了
你才想起來要走啊
雨澤對不起啊
今天打擾了
你和瀅瀅的浪漫約會
你們改天再繼續吧
你是不會放過我們的
我會的
我要去外地了
你不是剛回來嗎
怎麼又要走啊
我們總編
非讓我去外地
做一個跟踪報導
這事情啊不由人
本來呢
我要去調查
一個特別大的事
都已經說好了
可我們總編
又臨時變卦了
非讓我去追踪一個
莫名其妙的報導
你說哪有那麼巧的
這說明什麼
說明這裡面
一定有大問題
放心吧
我是絕對不會
那麼輕易放棄的
想打發我
哪有那麼容易
我都記在這兒了
連蓮
你要調查什麼大事啊
我們社里收到了一封信
信上寫了七個字
調查封氏
有黑幕
那不是給喬宇的嗎
是給喬宇的
他那麼慫
他敢接嗎
我就把這事給接過來了
我們總編答應得好好的
沒半天的工夫
又突然間反悔了
非讓我去外地調查報導
領導安排你去外地
你就听他的嘛
他肯定有他的道理
不就是因為怕事嗎
我管他那麼多呢
什麼封氏鄭氏
等我回來
我照樣給他查個底掉
連蓮
我送你
不用
你去看看你們家的
小身板吧
走了
查過了
都是網上賣出的手機號
根本不知道誰買的
你說這神秘人
到底能是誰呀
不但知道申世傑的事
連我的事
也知道那麼清楚
大哥
你別這麼看我
你借我仨膽
我也不敢耍您哪
現在真得趕快
把這個神秘人找出來
這一天天
把咱耍得團團轉
那還得了
讓咱殺警察
我想想都後怕
神秘人
封先生啊
什麼
您都到這兒了
有失遠迎有失遠迎
我這就來啊
這邊
得了
一萬
就一萬吧
封先生
我就不重註打您了
這把肯定贏了
跟一萬
再加一萬
您什麼牌呀
不會是偷我呢吧
實話告訴您呀
我這牌
真的不小
我猜應該也不小
對尖兒吧
您鐵定是偷我的
跟了
驗牌
對尖兒
JK 兩對贏對A
您這兩對兒啊
演得是真好
我是真沒看出來
總以為您偷牌呢
不過話說回來了啊
我可是對尖兒啊
這總得驗吧
就這麼著被您打回去
太寒磣了
想贏就得學會棄牌
輸的都是貪心的
我猜準了你的底牌
就得想辦法
把你的籌碼吸過來
不研究我的底牌
只顧著貪心加註
你不輸誰輸啊
您慢走
皮特
你先去忙
你說這事怪不怪
哪兒怪
像封先生這種大人物
還能跟咱們玩到一塊兒
那那皇帝還
與民同樂呢
你覺不覺得他
特別像一個人
誰啊
申世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