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暖人生》 新的家 20210601【下載鳳凰秀App,發現更多精彩】
June 1, 2021
Drop Subs Here
First line starts at Updating... Updated

Channel: 鳳凰秀Fengshows
玩一玩 放鬆放鬆 對
不用那麼太拘謹
我們來了十個孩子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比賽
對對對
這群在場上生龍活虎的摔跤少年
來自坐落於
北京鳳凰嶺的一家公益書院
年齡最大的15歲
最小的只有7歲
與其他的隊伍不同
這些孩子們沒有家長的跟隨
場下為他們加油的
只有他們的教練張玉君
張玉君
北京鳳凰嶺公益書院的創辦人
六年前
他將自己的商業培訓機構
轉變為公益性學校
專門接收因家庭變故
無法由監護人照顧的少年兒童
這些孩子們
大都失去了父母的關愛
有的甚至流落街頭很多年
張玉君一個人身兼院長
語文老師 書法老師
體育老師 摔跤教練等多個崗位
同時也要照顧孩子們的日常生活
喲 你看 這課很好啊
這個 第一句什麼
為中華崛起而讀書
好 這句話是誰說的
周恩來
這個在動詞前面
用“地”
毛主席身邊經常有一個人
周恩來
好 前面加油
前後擺臂啊
不要往旁邊
好 沒事
三 四
我們就是一個大家庭
而且我做這個事情的初衷
也就是要讓孩子們先有一個家
第一個給孩子一個
正常孩子的一種家庭環境
讓他去學習怎麼吃飯
怎麼睡覺 怎麼去洗漱
怎麼去與人交往
其次
然後我們再教給孩子們知識
然後還有技能
對 好 對
就你聽跤人著地的聲音
你判斷你動作做的好壞
你準不準 透不透
拿肚子撞他 破壞他重心
走 好 這個好
對 非常棒啊
然後把葉子放一邊
懂了嗎
之前是四個人(一組)
兩個星期
現在是三個人 活太累了
換成一個星期了
我們有意的會把
一個老生和一個新生
一個年齡大一點的孩子
一個年齡小的孩子
一個能力強的跟能力弱的孩子
把他給分成一組
這孩子當我帶不好的時候
你要跟老師說
然後他不聽話的時候
你要去跟他倆去交流
所以說這樣的話呢就是
也既帶小孩子了
又促進著大孩子成長
這個是種的蘿蔔
孩子們
讓他體驗從種子到發芽
然後到長成這個成品
然後要挖地 施肥
上種子 然後要澆水
然後要鋤草
讓他感受這種生命成長的過程
這小櫻桃也是咱們的
對 這都是 對
快能吃了
(吃完晚飯)小同學上課
我們大同學就出來
給它把這菜園子整理整理
一邊消消食
一邊也是體驗農耕
那邊還有種著西紅柿 豆角
那邊那個棚子上面
主要是給它爬那個絲瓜和豆角
讓它往棚子上面爬
一些沒有父母或家庭比較弱的人
相對來說
有很多孩子比較自卑
甚至會自閉
他們自己做飯 自己洗衣服
然後自己種菜
特別是還能夠自我學習
就像我們自尊心
和他的自我實現的程度就非常高
洗洗手 洗把臉
準備上課了
在開辦公益書院之前
張玉君可以算是一個成功的商人
他當過石油製品公司的合夥人
做過藥品銷售代理
在商界摸爬滾打多年
積累了一定的財富
這些並沒有讓他獲得多少幸福感
我是2000年以後
我就進入到藥廠工作
主抓銷售工作
因為銷售工作的過程
藥品嘛
本身你追求物質過程中
有些手段是不正當的
我自己的心也確實是
當時是翻轉的
翻轉了之後呢
當時我們學習傳統文化
傳統文化其實包括佛學
這樣的話 就知道了因果
知道了這個 凶財
懂得了這樣的一個
你種什麼因就得什麼果
它這弧線下去以後是不是往上提
然後再往斜下 下一點
對吧
你剛才呢 是下去之後橫著
2011年 張玉君辭掉了工作
一直愛好武術的他
聽取了妻子的建議
考取了太極拳
和中國摔跤的教練員證書
這之後
夫妻二人創辦了自己的
商業武術培訓機構
2015年 一次機緣巧合
張玉君去到藏區支教
這次經歷
也改變了他和他的學校
四川省甘孜州石渠縣
它有一個孤兒學校
我在那地方待了不到一個月
這樣的話就在那
跟孩子們一起生活
然後給他們做一些支教
那個地方是四川省最高的縣
連灌木都沒有
老百姓看著住得也不是太好
穿得也不是太好
但是他們給我感覺說
他們心情很放鬆 很愉悅
我就覺得心裡很受震撼
這樣的一個物質條件
還能保持這種良好的這種心情
也對自己影響很大
包括現在也好
就對物質的感覺
比過去就淡漠了很多
而更多的是想到自己是不是
能給別人能帶來一些幸福
逐漸的所有的這種想法
都往這方面去發展
支教結束後
張玉君收養了八個藏區孤兒
將他們接回北京
在自己創辦的學校內生活學習
他們來了之後
最大的改變就是生活上
孩子們都長高了 長胖了
而且呢 這個北京的伙食
比他們當地伙食確實好很多
還有我覺得他們是很聰明的
他們讀經典讀得很快
而且寫書法也是學得很好
學體育也學得很好
其中額沙尼瑪這個是最小
但這個孩子當時來的時候是8歲
這小孩特別有武術天賦
而且我們因為他武術比較好
我們還上過黃金100秒
張玉君收養藏區孤兒的義舉
通過電視節目被傳播出去
馬上就有很多特殊家庭慕名而來
尋求幫助
每看到一個孤兒被送來
張玉君都不忍心拒絕
最多的時候
同時接收了30多個孩子
我們以前收的收費的孩子
和我們不收費的孩子在一起
這樣的話有很多
這個課程的安排
就會有衝突
還有收費的孩子家長也不願意
我愛人說這樣的話
咱們就純做一個孤兒學校
當時有沒有考慮收入問題
因為你就算是做好事做善事
你也是有一個成本的
因為當時呢
我們這麼多年工作
我們夫妻倆還是多少有點積蓄
我們在公益組織裡面
是運營費用非常非常低的
我們的房子前面5年
是一個企業家張建軍
張總給我們提供的
然後我們一年的吃飯的錢
募捐
有人給我們專門負責捐大米
有的人負責給我們捐贈麵粉
盡量不接受現金的捐助
我捐的雞蛋他們吃了
我捐的米吃了
然後捐的墊子
你看孩子每天都用
這樣的話
大家對我們信任度越來越高
夠嗎
嗯 不滿意
他摔不過我
張家安在抽籤中
恰好抽到了同學朱茂森
即使是一個身高體重
都在她之上的男同學
她也有十足的把握
紅方勝
她呢 是父親沒了
然後她媽媽送過來
就是看我們的額沙尼瑪的演出
她就跟她閨女說
你看這個學校你去不去
她閨女說去
她就背一個弟弟拉著她
她也不知道我們具體地址
她就知道大概在海淀區山上
鳳凰嶺山上 她就來了
她堅信她說
我到北京一定能找到他們
比較神奇的人
是一個苦媽媽
哎呀 你要聽她講就苦死了
這孩子就特別喜歡摔跤
她跟你再強的人她敢跟你摔
第一個她不怵場
而且她確實是有能力
像上下差不多10公斤
上下差個兩三歲
她都跟著對方摔
而且一般都摔不過她
我們平常看一些全國比賽
奧運會的一些比賽
她就形成這樣的一個
我們叫夢想或者理想
天生的就說 我就要拿冠軍
我就要能夠走上領獎台
她特別明確
她是這裡面最明確的一個孩子
她如果正常的話
大概待到什麼時間
會離開這個地方
我估計15歲左右
她打全國青少年比賽之後
就會被省隊(選中)
最有可能就是遼寧省隊
在鳳凰嶺公益書院
生活學習的孩子們
由於他們的家庭背景特殊
很難和普通的孩子們一樣
通過一步步的升學來完善自己
步入社會
張玉君通過多年的摸索
為孩子們設計出了
另一個可能的方向
通過體育來掌握命運
雖然我們(書院)
小學跟初中沒有學籍資質
但是我們現在是
河南(武術)中等專業學校的
北京分校
這樣的一個中專學校
我們所有的體育生
都是從中專然後再直接上本科
上研究生
走單招這樣的一條路
單招的話 總共600分
它的錄取分數線
一般是在235分左右
然後你看天津體院180就取了
如果是一級運動員
還有30分的降分
他去上體育學院
做一名體育老師
做一名體育研究者
或者做一個體育工作者
另外呢你看
他去當兵
他到部隊裡面
他會成為一個很優秀的兵
因為他的體能
他的這種運動技能 運動技術
會得到一個很好的發揮
對 你有良好的全面的基礎
然後才是你將來
能夠獲勝的法寶
而且也是進入專業隊
人家考核你技術全面的
一個重要標誌
藍方勝
朱茂菲來自廣西
她還有一個妹妹和四個弟弟
父親已經過世
母親由於患有智力殘疾
無法照顧年幼的6個孩子
四年前
他們被一名記者發現
送到了張玉君的書院
這6個孩子
從來到現在
跟我們已經生活了4年
他父親去世了
然後母親就是不能夠自理
所以說整個家庭的重擔
就落在她大姐(朱茂菲)身上了
甚至廣西日報都寫過報道
9隨或者一個10歲的女孩
獨立支撐七口之家
她就充當一個一家之長的角色
你想她要考慮今天吃什麼
考慮孩子這個穿什麼
還要考慮晚上這孩子跑出去了
到哪去找
幾個弟弟跑得滿山遍野都是
所以說她就很緊張
她就是一個人要承擔
那麼大的壓力
哎呀 我就說
沒有過上真正孩子的生活
她到我們這之後
我們就讓她所有弟弟妹妹
就不歸她管了
這樣話她就成了一個
真正的一個孩子
她學自己的課程
然後她也能夠去發發呆
然後到外面去跑一跑
然後也能跟別的孩子嬉鬧
這樣的話
她整個這種生存狀態
發生了一個根本的變化
在老家廣西
由於要照顧家裡的所有人
朱茂菲沒有上過一天學
來到書院的時候
已經10歲的她
必須從一年級的課程學起
經過四年的努力
她已經準備學習初一的課程了
我覺得她的童年對她來說
沒準也是一個歷練
她有那麼痛苦的這種童年
她就現在特別珍惜
你看下課的時候最明顯
同學們都 打鬧的出去玩
她還跟那看書
她很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的
學習的機會
而且我們訓練課
她也是最認真的一個
你要讓她做100個動作
她絕對是不折不扣的去完成
這次在河南省中國式摔跤比賽中
第一次參加全國正規的比賽
拿了一個第三名
她對生活的嚮往
甚至將來上大學
對未來生活的憧憬
她是很強烈的
朱茂坤在六個兄弟姐妹中
排行老五
來到書院時剛剛四歲
短時間內就顯露出了
不同於其他孩子的運動天賦
這讓張玉君非常看好
他將來能夠走上運動員之路
運動天賦最好的一個孩子
甚至我把視頻發在朋友圈
然後我們北京隊的教練都覺得
這孩子將來是進專業隊的
一個材料
還專門給我發視頻
讓我按照視頻去教這孩子訓練
我們2018年在全國
中國式摔跤的基本功大賽
他又拿到一個全國冠軍
後來在2020年的全國中國摔跤的
這個視頻大賽中
他在小組又拿到了第一名
現在的朱茂坤
已經具備了小運動健將的氣質
在摔跤場上的一招一式
讓人無法聯想到他四年前的樣子
像老五老六來的時候
他們肚子很大
都幾乎透明的肋骨一根一根的
就像我們看到非洲圖片一樣
這就是他長期的營養不良
他就很饞的 能吃
而且我們對他一開始
沒有什麼要求
先讓它能夠北京的氣候適應
然後吃飯能夠適應
睡覺能夠適應
然後慢慢能夠生活上
比方說自己洗腳 刷牙 洗內褲
然後從這種生活上
先讓他們能夠適應
然後他精氣神提起來之後
我們才開始要求他們去學習
再走向這種正規訓練
這應該不出頭
他寫出頭了
提醒他一下 這可以算對
但提醒他一下
這就是不認真
馬虎哦
將來你參加高考的時候
其實你看 其實你做對了
但因為你馬虎 是吧
多寫一筆少寫一筆那你就不對了
好不好
你可能因為一分
跟清華大學 北京大學
或者說北京體育大學失之交臂
你認真一點
你的人生可能就改變
理解了吧
你們老家都是哪的呀
我老家是遼寧的
遼寧的 對 遼寧
你呢 我老家河北的
你呢 我邳州的
江蘇 對
你覺得這個地方像一個什麼
一個家 對
像一個大家
你是這個
腹肌你是最好的嗎
不是的
你給拍一個
不是的 行嗎
這是練了多長時間
我練了7年才出來的
你今年多大了
我今年13
你是全亞他姐
是的 讓你費心了
沒事不要緊 跟自己孩子一樣
你等下 去叫一下全亞
咱們孩子您多費心
沒事 跟自己孩子一樣
這孩子跟我們還是挺親的
你放心
來 快 GO
快 看誰 Hello
喂 姐
你現在那邊生活什麼的挺適應的
聽院長爸爸話
咱這個出身不好
這個路一定要走好
聽見嗎
李全亞今年13歲
來自江蘇徐州
父母雙亡
姐姐已經出嫁
兩個月前
他就讀的武術學校突然被取締
沒有著落的他和同學顧晨一起
被愛心人士送到鳳凰嶺公益書院
你來這一個多月適應了嗎
適應
這好 還是那個武校你覺得舒服
都好
自己又能玩
又有好多朋友
武校也是的
那會不會想武校哪些同學
我在以前的武校
很多演出都少不了我
什麼演出
演出
去韓國 澳門 香港
我上哪都可以
我哪都想去呢
走了 同志們
我們是八點去樓上洗漱
洗完漱 按摩
按完摩到九點半就睡覺
走吧孩子們
走了
好 先收衣服吧
收衣服嘍
晚上一定要洗襪子哦
襪子必須洗
我都洗完了啊
刷牙 洗襪子
必須的啊
他現在還差點
您這要求就是這些事都自己做
必須自己做
那像這種小小孩也會自己幹嗎
對 必須自己做
他完全有能力
但他有一個師傅
他是專門給他提供幫助
對 有一個小師傅
小師傅專門領著他
像這些都不需要了
這些都自己完全能搞定了
像老五這個
都能當小教練了
師傅們學習都比較老練
他是新來的
老六是老師
他就照顧他
裡面那個呢完全就是
一個小師傅一個小徒弟
你看那個小孩還帶尿不濕呢
我的工作第一個角色就是
擔任家長的工作
一個父親的感覺
這6年了
都是每天晚上都跟男生睡在一塊
晚上要帶他們一起去洗漱
泡腳 然後上床
然後甚至包括內衣褲的
要換 要洗
都是我要操心的事
除了有一個父親的感覺之外呢
其他就是我們做好一個監護人
一個老師的感覺
給孩子既有這種親昵的關係
又保持一定的距離
比如上課的時候 訓練的時候
跟平常生活中又是另外一種狀態
我們對孩子要求還是很嚴的
第幾名 第一名
韋玉豪
韋玉豪在這
老韋
哎呀 冠軍
張玉君會定期帶孩子們參加
各種比賽
這些即將通過體育
拓展自己人生的男孩女孩們
在比賽中不斷地發現不足
樹立信心
不管有沒有拿到名次
每個孩子都會帶著收穫離開
經過六年的時間
鳳凰嶺公益書院
已經接收超過90名兒童
其中3人發展成為專業運動員
8人考上體育類高等學校
畢業的學生大都從事了
體育相關工作
張玉君校長想把書院繼續擴大
開設分校
以便接收更多的孤兒
因為我跟孩子們說
咱們沒有理由太懈怠
沒有理由太鬆散
我們必須自強不息
這樣的話
你這代人努力了改變了
你的下一代再下一代都會改變了
Drop Subs Here
First line starts at Updating...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