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阳光之下》第6集小武遭质疑有惊无险柯滢惨遭封潇声重击The Confidence EP6【芒果TV青春剧场】

Channel: 芒果TV青春剧场 MGTV Drama
張大夫是吧
她現在情況怎麼樣
現在是這樣的
患者呢被人擊打頭部
胸部背部以及四肢
身體多處都有爆裂出血
而且剛才的檢查過程中
患者還有嘔血
頭暈的狀況
現在還不能排除
顱內損傷
以及內臟器官的損傷
需要住院觀察一段時間
我們呢
會盡快為她安排做
頭顱掃描
以及胸腹部的
超聲檢查
你跟患者什麼關係
我們是好朋友啊
那她怎麼受的傷
這不遇上打劫的了嗎
報警了嗎
報了
那幫人全抓起來了
我們剛從派出所回來
這個是單據
去把費用交一下
把手續辦一下
交費啊
柯小文
打這麼狠
真是幫孫子
看你這氣質
還是大學生吧
你說你要是穿個白襯衫
白球鞋
走在操場上多颯
多範兒啊
比你穿
那暴露的好看多了
真的
你說說你
幹什麼不好啊
偏乾這個行當
這行能有什麼前途啊
再說就你這暴脾氣啊
根本不適合這行業
我要是你啊
早從良了
跟他們玩
你你醒了
要不要喝點水什麼的
你別哭你別哭
你別誤會我我我
我說錯了
你你你先別哭啊
不是我不是那意思啊
你聽我說
我現在給你
你不能這樣啊
你這醫藥費好幾萬
我給你墊著呢
我哪兒有那麼多錢啊
我全部積蓄
我都給你放這兒了
我滾滾滾
你你別激動
我滾好吧
我又不是故意的
這臭脾氣
誰給你慣的
也是啊
這麼說一個女孩
確實有點太過分了
嘴欠
回來得夠早的呀
我說是誰出賣了杰哥
你跟他們不一樣
你比他們有良心
你比他們有正義感
你比他們真誠
而且你有你的底線
你幫我們獲取的情報
非常非常地重要
我代表我的同事
還有我自己
要向你表達我們的敬意
我是真去不了
你讓誰來找我
我也去不了
我們有紀律不讓喝酒
肖隊
對就是不能喝
週末也不能喝
得一直保持清醒
隨時待命
肖隊
行了我不跟你聊了
上班
這個是技術那邊
轉過來的
陳頭出事那天晚上
隨身帶的包裡的
檢查過了
沒什麼問題
您看怎麼處理
哪兒來的呀
嶺北市公安局
行了給我吧
查清楚誰幹的
尤其是和申世傑
有關係的
挨個兒去給我查
連警察都敢殺
真瘋了吧這是
二叔
您說杰哥
是不是真的死了
那還能有假
那他會不會有什麼
過命的兄弟
能知道他所有事的
我叫你查呢
你問我幹什麼呀
你趕趕緊查
查出來就趕緊處理了
連渣都不許剩
你就吃點吧小姐姐
我都跟您道歉了
你說
你跟我置這氣
最後遭罪的還是你自己
小武
來了
還住上院了
挺能裝啊
大哥大哥
肋骨斷裂
腦震盪
內臟出血
半條命快沒了
醫院檢查的時候
差點報警
我編了一大堆瞎話
才把他瞞住
報警
行讓他們試試
老子把這破醫院
給他們砸了
我也是這麼嚇唬他們的
不過大哥
這妞啊懸了
那大出血
哇哇往外吐血
我親眼看見的
你說萬一要
真給弄嗝屁了
事就大了
至於嗎
來起來我看看來
不是醒了嗎
算了算了
你說你跟一小姐
置什麼氣啊
咱外面說
你們倆那邊等我
來大哥
來消消火抽一根
你小子跟我說實話
咋了
是不是看上這妞了
我我看上她大哥
我得多愛綠帽子
她一小姐
大哥你老拿我開涮
真是
接個電話哥
餵誰啊
餵誰啊
孟輝嗎
是我
我是市刑警支隊肖同斌
陳瑾岩
陳警官你認識吧
不買房
誰買房
你也不看看
我有多少錢買
天天給我打電話
賣房賣房的
別給我打了
煩死了
這破中介
天天給我打電話
賣哪個樓盤的呀
哪個樓盤
這我還真沒注意聽
電話給我
最近我打算買房
這房肯定不是
什麼好房大哥
好房肯定都不愁賣
還推銷呢
拿來
密碼
330083
說話
您好
這是安居家園中介
我是小王
請問您需要什麼幫助嗎
您需要買房嗎
不買房
那您需要賣房嗎
也不賣房
那您需要租房嗎
最近房租上漲了
我們可以查一下
您房源的地段
幫您談一個好的價錢
滾蛋
大哥你不買房
哪兒那麼多廢話
把這妞給我看好了
一步都不准離開
明白了大哥
肖隊
那小混混撂了
徐傑
徐傑是誰啊
不是刀尖嗎
他就咬死了說
您好
您剛才打電話給我
我說話不方便
你認識老陳是吧
認識
老陳給你留了點東西
你看你什麼時候方便
我給你拿過去
什麼東西
電話裡也說不清楚
要不咱們見面聊
你看
哪個地方見面方便
您好
不好意思我手機壞了
跟家里聯係不上了
能不能
借你們座機用一下
好你打吧
謝謝啊
您好
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籃板
好好
誰的電話
誰的電話響了
我的
你接
繼續繼續
餵餘澄波
柯老師
我能請你幫個忙嗎
八床的
就是你
沒事別到處亂跑
你女朋友找你都找不到
知道了
醒了
你找我
你找我呢
剛才護士說你找我
什麼事
我要吃東西
你看餓了吧
我剛說什麼來著
幹嗎也不能跟自己
過不去啊
最後餓壞了
都是自己難受
我不吃這個
涼了
給你熱熱
沒壞
我給你熱熱啊你放心
我不要
我去給你買新的
你等會兒啊
學長
苗苗
你家裡的事我聽說了
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你跟我說
餵你好師傅
我在學校門口
你要去哪兒
我捎你一段
不用
我去的地方
離這兒也不遠
你先走吧
那我就先走了
手機借我一下吧
我手機壞了
別惹事啊
要不然咱倆都有麻煩
媽是我
我手機壞了
我這是拿
別人的電話打的
我這兩天去外地出差了
對是挺突然的
我那學生家裡出了點事
所以我就送他回去了
你放心
我下車就去修
雨澤那邊
你跟他說一聲啊
我就不給他打電話了
好好我知道了
我不跟你說了啊
這是人家的電話
不好多聊
胡主任你好
我是小柯
是這樣
我今天出門的時候呀
被電動車碰了一下
腳崴了
沒事沒事不嚴重
就是行動不太方便
醫生說了
讓我多休息幾天
那假條我回學校再補
好嘞謝謝您啊
您先忙
再見
圖啥
那個
我出去買點東西啊
孟輝是吧
柯老師
您您沒事吧
沒事磕了一下
我家里人生病了
我過來陪護
東西給我帶了嗎
給您
按照您說的型號
號碼是用我身份證買的
手機也充滿電了
微信也下載好了
電話是我打的
柯老師
您記得我手機號碼
不用記
我對數字過目不忘
看微信
有一個新的好友是我
加上
有事一定要
給我發微信
千萬不要打電話
記住了嗎
記住了您放心
您的傷真沒事嗎
我沒事
你好好回去上課
過兩天我會聯繫你
謝謝你
沒事應該的
我先走了
原先
我根本沒
跟他們在道上混
也沒做過任何違法的事
都是老油槍他們逼我的
這些陳警官都知道
陳警官就是讓我
幫他盯著老油槍
他們這些人的行踪
然後他幫我
找親生父母的下落
我知道
不是老陳說的
我猜的
他手機裡存著
你的電話號碼
可他從來都
沒給你打過
老陳出事了你知道嗎
聽說了
有這方面消息嗎
是挺突然的啊
老陳出事那天晚上
你在幹嗎
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好像
是跟老油槍
他們喝酒呢吧
在哪兒喝酒
沿海路附近
那離老陳出事的地兒
不遠呀
那個
兇手抓到了嗎
差不多了
投案頂包的那小子
已經全招了
就剩下抓人了
我給你看樣東西
這是出事那天
跟老陳通話的那個人
認識嗎
是不是挺眼熟
我看這身形
跟你挺像啊
老陳那天接的電話
是你打的吧
你約他出來幹嗎
撞死他
然後偽裝成一場車禍
不是我
不是你那是誰
是刀尖
我當時是真的嚇蒙了
有人竟然敢殺警察
陳叔就死在我眼前
我是廢物
小賣部的電話
也是你打的吧
刀尖為什麼要殺老陳
不知道我真不知道
只是讓我盯緊
老油槍局上的人
他說
一定會幫我找到
親生父母的下落
可是一直都沒有信兒
我只想找到我親生父母
他沒騙你
這是老陳出事的時候
帶在身上的東西
應該是要交給你的
局裡的同事
從泰安找回了當時
拐賣人口案件的
相關資料
裡面有你養父的信息
還有這個
老陳託他嶺北的戰友
查到
當年報案丟孩子的夫妻
已經在十年前
由南洲遷到了嶺北
所以說一直沒能找到他
那他們
現在還在嶺北嗎
不知道
只知道他們
十年前就遷到了嶺北
能找到這些資料
老陳他沒少花心思
為你尋找親生父母
這是我們公安
分內的事情
是公事
但是現在
我也把它當成
我自己的私事來辦
也當成我自己的
大事來辦
你打客人了
是他先動的手
臭丫頭
敢打我的客人
活夠了是吧
大哥沒事吧大哥
張總
給我追
大哥大哥
快點
別走
站住
你們放開我
放開我
把她給我綁上
還大鐘哥
給你送終吧
肖隊
苗苗被刀尖給抓了
苗苗
你知道刀尖在哪兒嗎
聚金霄
快帶我去找他們
苗苗被他們給抓住了
苗苗
老陳的閨女
跟我來
等會兒
咱們兩個不能一塊兒走
那我自己過去
分頭行動
孟輝
老陳他就留下了
這一個閨女
放心吧
肖隊
老實點
出去
什麼
叫你滾出去
你也滾
活膩歪了
是不是
我呸
怎麼著
你你還想殺人啊
行別慫
老子就喜歡你這種
嘎嘣脆的小丫頭
大哥
陳總那邊等急了
找你呢
肖隊
我們這前面出了個
交通事故
把我們都堵上了
餵三中隊盧亮嗎
有個事需要你幫忙
小丫頭
挺有本事呀
鬆開
你還有什麼其他本事啊
你有事沒事
大哥警察到醫院來了
正一間一間查房呢
這咋回事啊
我哪知道是怎麼回事
該不會是衝咱來的吧
你說萬一要是
查到咱這房
這女的再說被你打的
那可就完了
她敢
警察同志怎麼回事啊
警方例檢
妨礙公務的後果自負
警察同志
我說這位大哥
我已經去過醫院了
那女的半死不活
就在那兒躺著呢
真不是裝的
你放心
大哥警警察來了
別動警察
把手舉起來
怎怎麼回事這是
快快把衣服披上
大鐘
警察打人
我要見我的律師
憑什麼抓我
憑什麼抓我
沒事了
我們來之前
有人來救你嗎
沒人來過
那女的半死不活
就在那兒躺著呢
真不是裝的
大哥警警察來了
進去
進去
你跑哪兒去了
我出來買包煙
怎麼了有事啊
給我買包衛生巾
你說什麼買什麼
衛生巾
知道了
喝點水
苗苗
你想過沒有
要是你爸還活著
會怎麼評價
你今天這種莽撞的做法
可是我爸已經死了
苗苗
關於你爸爸的事
局裡自有安排
你不要添亂
你知道今天為了救你
打亂了
局裡多少的計劃
和安排嗎
什麼計劃
什麼安排
不就是找兩個人
跟著刀尖嗎
結果呢
找到他害我爸的
證據了嗎
這不是你該管的事
我當然要管
因為你們根本就
沒把我爸當回事
苗苗
你爸爸他
不僅是我的戰友
還是我的老大哥
不光是我
隊裡所有的戰友
都非常地敬重他
對於他的死
我們每一個人心裡
都特別地悲痛我
撒謊
你們根本就沒有人
管我爸的死活
他死了也就死了
你們給他開個追悼會
在領導面前做做樣子
再來我家裝模作樣地
慰問慰問
就完事了
後來呢
我爸他是不是慘死
在你眼裡
他就是個老警察
沒準生前
還給你惹點麻煩
現在好了
反而少了麻煩
可我不一樣
他是我爸
我就這麼一個爸爸
他死不瞑目
我拼了性命
也要給他報仇
你要是我閨女
我早抽你了我
幸虧不是你閨女
我知道了
我馬上過去
一會兒邢葦送你回學校
給我好好地上學
好好照顧奶奶
要是再瞎折騰
我就替你爸爸揍你
餵周靜
我有個事情
想找你幫個忙
我表弟出車禍了
臉被撞得很嚴重
我想幫他找一個
整形醫生
我聽說有人在巴塞羅那
做過整形手術
邢葦
裡面的人筆錄做完了嗎
都做完了
就是那個經理
還要再補一份
崇海峰那個案子的
凶器還沒找到
還得要重新排查一次
讓張哥陪你去吧
你跟我去吧
今年六月份的時候
六月份以前
大概四五月吧
大手術
應該有記錄可以查到
出了點意外
看來我們的遊戲
要提前結束了
幹嗎呢
沒事吧
我說兄弟
你你誰啊你
你知道我幹嗎的嗎
我是警察
你這樣是算襲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