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老版《三国演义》 第二部赤壁鏖战第28集火烧博望坡(主演: 孙彦军、唐国强、鲍国安、吴晓东、陆树铭、李靖飞、洪宇宙、魏宗万、张光北)| CCTV电视剧- YouTube

Channel: CCTV电视剧
三弟,一会见到大哥 看他怎讲?
二哥,曹操大军已到
这下该是看我们的本事啦
此时该知道我们 兄弟二人是离不得的
大哥 军师到
大哥整天如鱼得水
此番何不用水去迎战
主公
迎敌之事,智赖孔明
勇须二弟,三弟 不得推诿
二位速去查点兵马
整备粮草兵器,以候调遣
大哥放心
军师请
主公唤我?
夏侯敦十万军已近博望坡
军情紧迫
军师之意?
主公之意?
军情紧迫,我观主公之色 恐不在曹兵压境
而是虑我之策是否得当
备故而请教军师
究竟应该如何处置?
主公有多大胆略,亮便有多少谋略
取我的配剑与印信来
这是我的配剑印信 交与军师以令三军
主公诚意,亮深领矣
夏侯敦大军离博望坡不到四十里 待到临阵之时兵马无人调动
二哥,众将官都等急啦
大哥再不发令
你我二人自去冲锋陷阵
真急死人也
兄长,兄长
子龙不据樊城回新野作甚?
奉军师之命,前来听令
前哨官
在 详报军情
是 哨马报来,夏侯敦十万大军
已临近博望坡,约有三十里路程
众将听令
众将依号令行事 兵马各阵紧密配合
若有不服号令者
服从军师号令
前哨官 在
速派人马探查 将曹兵一举一动随时报来
粮秣官
自此刻起库中粮秣 悉心查点分发登帐
每日呈报库粮情况不得有误
备足车马,随时听侯调用
是 新野守城官
加固城防,四门细心查守
不得有丝毫松懈
不过如此而已
今夏侯敦领十万兵马来取新野
必由博望城城外经过
今此一仗,便在博望坡打败曹兵
关羽
博望坡之左有座山名日豫山
右侧有林,名日安林
关将军
方才所言可曾听见?
军师说博望坡两侧有山有林
向导官
博望坡地形可清楚?
我专司勘察地形以为三军向导
且给关将军讲讲博望地形
博望之左有山,名叫豫山
右侧有林,名叫安林
军师所言俱实
关羽听候军师调度
关将军引一千兵马 往豫山脚下埋伏
待曹兵至,让过其首,不可出战
其辎重粮草必在后面
但看南面火起便纵兵出击
放火焚烧其辎重粮草 乘胜追杀曹兵
张飞
张飞
张将军
引一千兵马 往安林背后山谷中埋伏
一见南面火起,便可出击
向博望城旧屯粮草处纵火烧之
知道
关平,刘封
二位小将引五百军士 备足引火之物
于博望坡之南等候
至初更曹兵到,便可放火
赵云
在 子龙将军率所部兵马为前锋
在博望坡之北摆镇待敌
接阵之时,只要输,不要赢
怎讲?
只需诱敌深入将曹军引入 博望城峡谷内
主公可率领一军为后,援接应子龙
是 只可败,不可胜
得令
切记要诱敌深入
军师放心
各部须依计而行不得有误
我等皆出战迎敌 军师自已却做何事?
我只坐守县城
我等都去厮杀 军师却在家里坐着
三哥 好自在呀
剑印在此,违令者
岂不闻运筹帷幄之 中决胜千里之外?
二弟,三弟不可多言
三弟
且看他的计谋应不应
那时再来问他不迟
孙乾,简雍
准备庆功宴,安排功劳薄伺候
散帐
主公尚有疑虑
没有
此间是何处?
夏侯将军,大陆直通新野
此路前面是博望坡
后面是罗川口
前面排开阵势 于禁李典压住阵脚
徐元直在丞相面前夸赞诸葛亮 有经天纬地之才,神出鬼没之计
今观其用兵
用此等队伍为先锋,与我为敌 岂不是驱犬羊于虎豹斗
我在丞相面前夸口
要生擒刘备,活捉孔明
今日必应此言
尔等追随刘备犹如孤魂随鬼
看枪
看枪
快撤
将军,莫追
恐有埋伏
刘玄德,我擒的就是你
捉活的,不抓到刘备誓不罢兵
主公,曹军全部跟进来了
好 弟兄们,往里退,快,快
将军,不好
此处道路狭窄,山川相逼 树木丛杂
若敌兵以火攻,必临大祸
后军止步
后军止步
后军止步
止住后军,止住后军
止住后军
中计矣,快快撤兵
快快撤兵
快快撤兵,中计矣
射箭
快撤兵
快撤
大哥,军师
三位将军请起
主公,三位将军
夏侯惇兵败而去
曹操必亲自引大军前来
万万不可大意才是
随时听侯军师调遣
收兵 是
军师,此番见到景升 应当如何回答
先谢襄阳之事
他若提出将荆襄让与主公
切不可推辞
若令主公前往征讨江东 万万不可答应
只说容先回新野,再整顿兵马
今江夏失守,黄祖遇害
荆襄危急
故请贤弟来共商报仇之策
黄祖性烈,不能用人
故招致此祸,实是可惜
今若兴兵南征夺回夏口
倘若曹操乘虚偷 袭荆襄又当如何?
贤弟之意,此仇不报
暂且忍耐,再做计较
我年老多病 不能理事
想请贤弟前来相助
我死之后 贤弟便为荆州之主
兄长何出此言备安敢担此重任 我
兄长只管静心养病
此事且容弟再思
刘景升欲将荆州托付于主公 主公为何推却?
失此良机,实在可惜
军师不必多言
景升待我,恩礼交至 我怎忍心乘人之危夺人之地?
主公真仁慈之主也
主公可曾想到 一旦曹操大兵攻来
小小新野怎能做立足之地?
再者,荆州乃用武之地 主公不取之立足,自有他人取之
主公,公子刘琦来见
叔父
公子快起,公子这是为何?
叔父,请急速救我
叔父 公子莫哭,有话请讲
叔父,继母不能容我 想让刘琮继位,时时有意加害
性命只在旦夕
此乃 贤侄家事
军师可为公子设谋相助
此乃公子家事,亮怎敢参言
此番我命休矣
公子
公子
公子如此,叫我如何是好
公子
明日我只推说身体不适 让军师代我回拜公子
余下的事就看公子的了
先生请
继母不能相容 琦危在旦夕
恳请先生相救
此事亮实不敢谋也
告辞
先生不言也罢,不必急走
琦有一部古书 请先生一观
先生
先生请
先生
书在何处?
先生,继母时时加害我 琦命在旦夕
先生怎忍无一言相救
诓我观书,意却在此
亮早有言在先 公子家事
不便多言,告辞
先生
琦欲求救命之策 先生恐有泄露不肯出言
今日上不至天,下不至地 出君之口,入琦之耳
可赐教否?
岂不闻,疏不间亲?
亮怎敢为公子出谋划策
先生忍心不救
琦今日便死在先生面前
公子不必如此
亮已有良策
愿先生赐教
公子可知春秋时 申生、重耳之事?
申生在内而亡 重耳在外而安
今黄祖新亡 江下无人防守
公子何不上言 请求屯兵守江下,则可避祸!
谢先生
请起
琦儿昨日上言要屯兵防守江夏
我恐他难以胜任 贤弟认为如何?
江夏重地不能无人防守
可又非他人可守
我意非公子亲往不可
既如此
我便令琦儿引兵三千镇守江夏
荆襄东南之防务由兄长父子承担
西北之事,备愿尽力
近闻曹操在邺郡 修玄武池训练水军
定有南征之意,不可不防
兄长勿忧虑
弟即回新野设防
不出诸葛亮所料
同年七月,曹操再起大军五十万
分五路大举南下
荆州形势岌岌可危
曹操大军南下,将如何应敌?
新野小县,不可久居
近闻刘景升病危
可乘此时机取荆州为安身之地 以拒曹操
景升兄待我不薄,安忍图之?
他曾当面相托,令我自立荆州牧 已被我拒绝
今若不取,后悔莫及
我决不做此负心之事
站住
父亲病势沉重,我自江夏赶回
请让我进去
主公有言,让公子好生防守江夏
不必担忧家中之事
父亲病急,天大的事也应以此为重
奉主公之命,任何人不得入府
公子擅离职守 倘东吴兵临江夏,如之奈何?
请公子速回江夏防守
父亲
我父去世,我兄现在江下 更有叔父玄德在新野
儿等立我为主
倘我兄与叔父兴兵问罪 我该如何解释?
公子问得好
应急发哀书至江下 请大公子刘琦速回荆州理事
再由刘玄德协助
北可敌曹操,南可拒孙权 此乃万全之策!
李跬,竟敢乱言!
逆贼!
儿等内外合谋,假称遗命 废长立幼
眼见荆襄九郡,毁于蔡氏之手!
故主有灵! 必当咒汝于九泉!
左右拿下,推出斩首
逆贼,荆襄九郡毁于你手
主公
曹军五十万人马大兵压境
今大公子在江夏,玄德在新野 我皆来往报丧
若彼兴兵问罪,荆襄危矣
我有一计,可使荆襄之民安如泰山 又可保全主公名爵
有何好计,请讲
不如将荆襄九郡献与曹操
曹操必重待主公
是何言也
孤受先父之基业 坐尚未稳,岂可弃之他人?
主公
退下
主公自此曹公如何?
不如也
曹公兵多将勇,足智多谋
擒吕布,摧袁绍,逐刘备,不可胜计
现又以朝廷为名大举南征
公欲拒之,其名不顺
而今荆襄之民,闻曹兵至 未战而胆先寒
安能与之敌哉?
宋忠
命你携此书潜往曹军前献上
切勿走漏风声
大哥,蔡瑁遣宋忠往曹营送信 被二哥拿获
景升兄亡故,蔡氏竟不报丧于我
今番又献荆襄九郡于曹操
我兄若在天有灵 何不诛杀此等忤逆之人
事已如此,大哥不必伤心
先斩这厮,随后起兵渡江 夺取襄阳
杀了蔡氏、刘琮 然后与曹操交战
你等暂且下去
使君
我自江夏赶来
刘景升亡故,蔡氏已篡立刘琮为主
大公子恳请使君,起摩下精兵 同往襄阳问罪
此信何来?
宋忠自曹操处回来,被云长拿获
既如此
使君不如以吊丧为名,前往襄阳
请刘琮、蔡氏出迎,当场擒获
荆州则归使君矣
主公,依伊籍先生之言,尚可有用
我兄临危托孤于我 今若执其子而夺其地
他日于九泉之下 有何面目与我兄相见?
如不依此行事
曹兵已抵宛城,何以拒敌?
不如暂走樊城以避之
曹兵已到博望坡
军师将如何拒敌?
前番一把火烧了夏侯敦大半人马
今番曹兵又来
主公,且放宽心
亮让他再中此计
如此行事,应携新野百姓 往樊城暂避
这…
好吧
主公
果不出所料,大风已起
今夜火烧新野定成
探马来报 曹仁所部已入新野城
关,张,赵三位将军 均已按军师之命,准备停当
进城,快进城
安营,埋锅造饭
将军,城内起火
启禀将军,城东起火
快,撤出东门
快,撤出东门
曹仁休走
快,捉住曹仁
捉住曹仁
放水
曹仁小儿,张飞在此久侯了
快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