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阳光之下》第15集柯滢封潇声天台对峙小武身份遭怀疑The Confidence EP15【芒果TV青春剧场】

Channel: 芒果TV青春剧场 MGTV Drama
柯老師
就算是做兼職
也請你敬業一點
哥這位是
阿剛
阿剛
這兒很安全
那屋有好多姑娘
請隨意
墨鏡摘了
請吧二位
你從哪裡找來的木頭啊
馳少很專一嘛
每天吃喝玩樂泡女人
你這個話說得沒天理啊
我好不容易回國一趟
吃喝玩樂
你高興我開心
你看我多不容易
才回國兩天
又被大伯往外趕
這麼快又要走
對走
過兩天就走
誰讓你就是個讀書的料
有些事情
還是得讓我來辦
再說了
我走了
你心裡才踏實嘛
我發現
這次回來你變化好大呀
以前你可是滴酒不沾的
怎麼現在就像是
換了一個人一樣啊
每個人都應該給自己
一次重新活過的機會
這句話
才像是我哥說的
乾一個
喜歡啊
喜歡的話我們換一換
我看出來了
這句話當我沒說過
丫丫
你看看人家
多端莊
見人先打招呼
封先生
封什麼先生
叫哥
你來晚了啊
該說啥說
封先生柯小姐
那天真大了
對不住啊
這樣我自罰一杯
柯小姐陪一個
柯小姐你陪一個
那我也隨一個
給面子
我敬你一個
我隨一個
李總啊
那得喝一杯恭喜恭喜
恭喜恭喜
過兩天就走
誰讓你就是個讀書的料
有些事情
還是得讓我來辦
你好
幫我把這個給封銳馳
告訴他到那邊露台找我
下次聚會的時候
還可以喝
封先生
那邊有個朋友
我去看一眼
你真的有一些
陰晴不定啊
我可是你哥的女朋友
那就當是交個朋友吧
你哥要是知道了
會殺了我的
我哥連殺雞都不敢
你是在逗我嗎
我們說的
好像不是一個人
我認識的封瀟聲
殺人可是不眨眼的
那你見過我哥殺人嗎
如果我告訴你
他殺了他自己
你信嗎
現在
站在你面前的這個人
不是真正的封瀟聲
柯老師
你是在給我補哲學課嗎
如果你動用一下
自己的想像力
就應該想到
封家繼承人
本來應該是你的
我提醒你
我哥現在人
就坐在裡邊呢
你知道申世傑嗎
封銳馳
你在裡面嗎
關於封瀟聲
和申世傑的故事
如果你感興趣的話
可以到這找我
我這幾天都在
你這個玩笑開得
是不是有點大了
是不是開玩笑
你過來找我
我告訴你
走吧
封先生您找什麼呢
要不然我幫您找吧
沒什麼找到了
好嘞
柯小姐衣服的釦子
那用不用
我一會兒給她送過去
不用了
下次我見她的時候
我給她
好嘞
慢走啊封先生
小武
上來一趟
拿點東西
好嘞
封先生
您叫我拿什麼東西啊
摁住
不是
封先生
您這是
誰派你來的
什麼
不是您什麼意思啊
老爺子
二叔
你不會是臥底吧
不是
這都哪兒跟哪兒啊
什麼派
是您自己讓我給您
開車的對吧
嘴夠硬
不是這
有事說事你別來這套
泥人還有三分氣性呢
我就是你司機
我沒賣給你
我犯不著受你這氣
大不了我不伺候了
有氣性
不是封先生
你說明白
到底怎麼回事
我都沒明
繼續胡謅
我就送你上路
你再問多少遍
我還是這麼回答
你要是懷疑我
你現在就崩了我
不過你開槍之前告訴我
我到底哪兒做得不對
幹什麼呀來這麼一出
封先生您找什麼呢
要不然我幫您找吧
沒什麼找到了
這就是你在車裡
找著的東西啊
這是個
竊聽器
接著演
我演什麼了演
你不用拿這個嚇唬我
你仔細想想封先生
冷靜一點
你是在哪兒找著這個的
您是在駕駛
車座底下找著的這個
找鈕扣的時候
他放在那兒
肯定是要監聽後座的人
對吧
誰坐後座
您坐後座啊
您坐後座的時候
我在幹嗎呢
我在給您開車呢
封先生
不是
您還沒想明白
轉過彎了吧
您想是不是這麼個理
我人在前座給您開車
您在後座無論說什麼話
跟誰打電話
我聽得一清二楚
我又不聾
我犯得著
還找個竊聽器
當我耳朵嗎
犯不著對吧
你懷疑我幹嗎
你還不如懷疑阿剛呢
不是我放的
什麼不是你少廢話
放開他
他本來就是個
行走的竊聽器
餓了給點吃的
那麼晚了
這麼著急把我叫回來
是乾嗎呀
你今天去公司沒有
去公司
我去公司幹嗎
那我把你叫回來幹嗎
爸你又來了
我再跟你說一遍
不管是大伯還是阿聲
他們兩個
誰也不會看上您
那點錢的
行行行
他們看不上我那錢
那我的錢
自己長翅膀飛了呀
對了
你今天看見阿聲了嗎
我們還一起喝酒了呢
喝酒
他不是從來不喝酒嗎
以前不喝
現在正好
把以前沒喝的補上
再說了
我大老遠從國外回來
他陪我喝喝酒
有那麼奇怪嗎
那你今天
有沒有看出
他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要說有
如果我告訴你
他殺了他自己
你信嗎
現在
站在你面前的這個人
不是真正的封瀟聲
還真的有那麼一點
感覺就像是
變了一個人一樣
發現了
發現什麼了
今天啊
我打這個監聽號
下午還能打通呢
到晚上就怎麼都打不通
人客服說了
像這種情況
只可能是對方
把這個監聽器給關掉了
你給阿聲上監聽器了
在他車上裝的
人客服說了
說這肯定發現不了
我的親爹呀
現在什麼年代了
你怎麼老幹
這種糊塗事呢
我怎麼糊塗了
許他背後下黑手
就不許我給他
上點小手段了
大哥
他這時候給我打電話
幹什麼呀
有句話你一定不愛聽
但我還是要講
你有沒有想過
你二叔
為什麼要在你車上
裝這個玩意兒
你做了什麼事
才把他逼到這個地步
他是我二叔
我能逼他什麼
我覺得他放這東西
跟您派人盯著我
差不多的意思
我派人跟著你
是怕你不適應
這個新身份
一旦行差踏錯
能有個人及時幫助你
你若是在意
我就把阿剛
撤回來也就是了
別撤了盯著吧
您放心
我心裡也踏實
你對我的怨氣
對封家的怨氣
什麼時候才算盡哪
老爺子
我真沒什麼怨氣
您說句公道話
這誰逼誰啊
要不咱們
等會兒再進去吧
等你大伯的火小一點
都到這兒了
進去吧
你不知道你大伯那脾氣
進去吧
滾進來
大哥
我錯了
你看你做的好事
大哥
大伯
大伯大伯
大哥我錯了行不行
有話好好說大伯
真是長本事了啊
消消氣大伯你你
大伯這種下作的手段
消消氣
都用到自家人身上了
不不是你你
大伯大伯
我今天大伯
有話好好說行不行
消消氣您
爸爸爸
算了算了
不是你有完沒完了
你把那給他
你讓他打死我
有本事你打死我
什麼叫下作啊
到底誰下作呀
當著面說什麼兄友弟恭
同心協力
背過頭去
你就捅刀子是不是
就搶人錢
你兒子那當著董事長
高高在上人五人六的
我兒子呢
今天馬耳他
明天馬布里
跑來跑去
累得跟什麼似的
連個家都著不了
你還
什麼還什麼憑什麼呀
行我沒文化
是吧
我只會打打殺殺
我上不了檯面
但我兒子
也是個大學畢業啊
憑什麼要聽你們的
爸爸你別這樣
你給我閉嘴
扔根骨頭出去
我們就得跟狗一樣
屁顛屁顛給你叼回來
是不是
把我們當狗一樣養
就給那麼倆錢
打發叫花子呢
每次
那扔磚頭打悶棍
揮大刀片子的事
你們去了嗎
不還是我去嗎
這個你記得嗎
你看一眼你看一眼
這兒記得嗎
這刀是誰呀
我替你擋的刀
我身上大大小小
幾十處傷疤
那都是為封家打
打打出來的
我們在前頭
衝鋒陷陣的時候
你們在哪兒
挨刀的都是我
沒有我們爺兒倆
在前頭乾那些臟事
有你們的今天嗎
你們倒是好
幾百億幾百億地掙著
你還不知足
還搶我那點小錢
那是我拿命換來的錢
你是兄弟嗎
你這個渾蛋
說夠了沒有
大伯大伯大伯
消消氣消消氣
您消消氣消消氣
消消氣大伯
大伯
大伯您先坐
您坐
消消氣
我爸就是個粗人
您最了解他
您千萬不要往心裡去
你說兩句
銳馳
你跟阿聲先回去吧
我有話跟你爸說
別氣了有話好好說
先走了
你認識申世傑嗎
不認識
怎麼了
你變化可真大
是嗎
可能是你
好久沒見我了吧
有空一起吃飯
叫上那個柯瀅妹妹吧
好啊
你就不用跟我走了
最近挺辛苦的
給你放幾天假
好好休息休息
不是封先生我
等我一下
柯瀅來找我
說封瀟聲和申世傑
是同一個人
這個想法很離奇
但是她很恐懼
也很認真
她還當著我的面
跟在封瀟聲的後面
喊申世傑的名字
封瀟聲
並沒有什麼反應
但是在後來的視頻當中
我發現
封瀟聲聽到申世傑
這個名字的時候
他的手
下意識地做了
攥拳的應激反應
這說明
封瀟聲
和申世傑
很可能是有聯繫的
今天上午
去了封瀟聲的辦公室
跟他提到申世傑
他說他不認識
他在撒謊
封瀟聲和申世傑的體型
非常相像
而且容貌
也有相似的地方
柯瀅
作為申世傑案件當中的
受害者
她會不會認錯人
從另一方面來講
受害人對加害他的人
會有特殊的認知
她的恐懼從何而來
一定是有原因的
待查
怎麼樣
幫我約到柯瀅了嗎
沒約到
我去學校了
老師說她帶著學生
去郊外的一個會議中心
當會議的志願者
都到了吧
等著我
在這兒等我
好嘞
人到的時候直接帶上來
好的
都準備好了吧
準備好了
論壇就要開始了
這兩天與會的領導
來賓
都會陸陸續續地過來
我們志願者
要注意好自己的
體態禮儀言行舉止
你們代表的
不僅僅是你們個人
還有你們的單位
你們的學校
甚至是整個南洲的形象
柯老師
在這裡
封銳馳先生讓我給你的
第一
封銳馳
是的
遲到早退這種事情
堅決要製止
絕對不能讓
這種事情發生
第二
要注意環境的衛生
所有的地點
不允許出現
各種各樣的垃圾
關於封瀟聲
和申世傑的故事
如果你感興趣的話
可以到這兒找我
我這幾天都在
這對我們南洲的形象
非常不好
第三
要注意個人的服裝
餵雨澤
瀅瀅
剛剛下了一急診手術
挺累的
特別想你
你有沒有想我
還有幾天我就能回去了
我在忙
就在那個論壇
沒什麼事的話
我回頭再跟你說好吧
柯小姐
封先生在裡面等你
請跟我來
馳少在哪兒
封先生在裡面等你
柯老師好啊
馳少今天身體不舒服
託我
把這個還給你
順便聽一聽
你跟他開的玩笑
是什麼
你到底知道
封瀟聲和申世傑
什麼事情啊
說出來聽聽
我也很好奇
你知道申世傑嗎
我什麼都不知道
我只是想詐一下封銳馳
我也覺得
你就是詐他一下
銳馳說
這個柯老師
偷偷地約他見面
要告訴他
申世傑
與你之間有趣的事情
從這麼高摔下去
應該很刺激吧
我來之前我告訴我同事
我去見封先生了
如果我死了
你會接受調查的
你看看你自己乾了什麼
我上次好不容易
心軟放過你
你不但不感激
還去挑撥封銳馳
他是我弟弟
柯瀅
你腦子在想什麼
我在進這棟樓之前
我就跟楊雨澤通過電話
如果三十分鐘之內
我不出去
他就立刻報警
你可以看一下通話記錄
他已經追了很多電話了
應該是著急了
我怎麼可能
沒有一點防備
就自己一個人
到這兒來呢
又撒謊
挺曬的
別那麼多廢話了
我看到了
你們確實通過電話
但這是他打給你的
不是你打給他的
而且通話時間
寫得很清楚
只有十秒鐘
你確定十秒鐘
你說得了
那麼多的事情嗎
封瀟聲
你真的是越來越喜歡
自欺欺人了
你真的確定
我跟他的通話時長
只有十秒鐘嗎
那要不要看看微信啊
我們到底聊了些什麼
聊了多少
看看吧
還嘴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