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老版《三国演义》 第三部三足鼎立第53集单刀赴会(主演: 孙彦军、唐国强、鲍国安、吴晓东、陆树铭、李靖飞、洪宇宙、魏宗万、张光北)| CCTV电视剧- YouTube

Channel: CCTV电视剧
建安十九年(公元214年)
刘备自领益州牧
对原刘璋属下的文武投降官员 都予以重赏、升用
同时开仓济民,大饷士卒 对荆襄旧部也皆有升赏
从而迅速安定了 益州的官心、民心和军心
并特派专差前往荆州
以黄金蜀锦厚赏坐镇荆州的关羽
刘璋引虎入川,自取其祸
只可恨刘备当初许诺 取了西川便还荆州
如今已得了西川却只字不提 归还荆州之事,真真可恼
刘备乃枭雄也,今得西川 日久必生进犯江东之志
荆州扼据大江上流 彼欲进兵,随时可沿江而下
如此要地 刘备自然不肯轻易放弃
看来收回荆州,非动干戈不可!
吴中方宁,不宜动兵
昭有一计
可使刘备将荆州双守奉还主公
先生有何妙计?
刘备所倚仗者,诸葛亮耳 其兄诸葛瑾现在主公帐下
主公何不将他全家老小都拘禁起来 派他入川,求告其弟
就说荆州再不归还 瑾之老小便有性命之忧
那时诸葛亮念其同胞之情
必然应允,荆州岂不唾手可得?
只是诸葛瑾乃是诚实君子 无故拘其家老小,孤实所不忍
明告是计,让他放心就是
不妨让子瑜自往成都 不拘其家老小也罢
不可不可
要子瑜在孔明面前 做戏焉能不露破锭
好吧,就按张公此计行事 是
主公 军师
关平方从荆州来此
报说云长闻马超武艺超群 欲来川中与马超一比高低
云长若来此,二虎相斗 恐有一伤
万一荆州再有疏失更非小可
军师可有良策 解此燃眉之急
主公不必忧虑 亮写一书信回复云长 自然无事
事不宜迟,军师请写
主公
请过目
军师知云长之深,备不及也
可命关平即刻携此书返回荆州 以止云长之行
来人
禀告主公 东吴诸葛子瑜大人已到城关
什么?再说一遍
东吴诸葛子瑜大人已到城关
迎大人先到官舍下塌 是
令兄此来何为?
来讨荆州 来讨荆州?
若别人来尚不妨事,令兄来讨
却该如何答复?
主公,亮先去迎接家兄 自明虚实 然后…
大哥
二弟 大哥
二弟 请受弟一拜
二弟请起,请起
大哥,请坐
大哥,进来嫂嫂侄儿可好
大哥为何如此伤心
你嫂嫂侄儿,性命休矣
大哥此次入川是为讨还荆州吧?
吴侯拘禁兄长老小 弟心中实在不安
大哥不必忧伤 弟自有计还荆州就是了
此话当真
弟怎能连累兄长? 眼看嫂嫂侄儿受苦
二弟
大哥
岂有此理
孙权既以妹嫁我 却又乘我不在荆州
暗地派人,将其妹骗回江东
真是情理难容
我正要大起川兵 杀向江南,以雪此恨
他却还想来讨荆州
主公
吴侯已将吾兄老小,拘禁为质
倘若不还荆州 吾兄全家将要被杀呀
兄死,亮岂能独生 望主公看亮之面
将荆州归还给东吴 以全亮兄弟之情
望主公怜恤无辜,归还荆州
军师请起
既如此
看军师面上
我就分荆州一半
将长沙,桂阳,零陵三郡
还给孙权便是
既蒙见允,就请主公 修书与关将军,令交割三郡
多谢皇叔
子瑜到荆州须用善言相求
我弟性如烈火 我尚惧之
请仔细啊
是,瑾一定小心从事
我修书倒非难事
倘若云长见我修书 当真将三郡来还东吴
岂不弄巧成拙,前功尽弃
云长心性非比翼德
主公此信若是命他攻取东吴三郡
必定当既提兵前往
今让他归还东吴三郡
则断然不会不假思索 而贸然从命
只是千里迢迢,万一云长失察
岂不误了大事?
云长拨通蹈略兵机 深知荆州关系重大
且又心高气傲 断无轻易将疆士让与他人之理
主公信中只需语气稍缓 勿限日期
云长自能猜透真意所在
主公放心就是
好,我来写
参拜父亲
快见过向大人、马参军 是
向大人,马参军
少将军回来了 将军一路辛苦
平儿
你伯父和三叔父、诸葛军师可好?
俱都康健
我欲入川与马超比武之事 汝曾说否?
说过了,诸葛军师有书在此 父亲请看
亮闻将军欲与孟起分别高下
以亮度之…
军师知我心也
列位请看
承蒙刘皇叔许允
先将长沙,桂阳 零陵三郡还与东吴
望将军即日交割,瑾好回去复命
此是皇叔手书,将军请看
我与我兄桃园结义
立誓共扶汉室
荆州本是大汉疆土
我受命守之 岂能妄以寸土许人?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将军,瑾此来非同往日
吴侯已将我老小拘押为质
我若讨不回荆州,便要将 我老小诛杀 望将军怜悯
此乃孙权诡计,焉能瞒得过我
将军,为何如此不讲情面?
休得多言,青龙偃月刀并无情面
将军
父亲看在诸葛军师面上 暂且息怒
不看军师面上,叫汝回不得东吴
送客 关将军
父亲
儿心中总在寻思
什么?伯父书中确有 让父亲归还东吴三郡之言
父亲不还,岂不有违伯父之命?
汝年少无知,怎解其中奥妙?
不还,方是汝伯父真意; 还,倒是违了汝伯父之命
儿实在不解,望父亲明教
孙权单遣子瑜来讨荆州
无非借助兄弟之情 以塞军师之口
汝伯父也碍于军师之面 不好当面回绝
只得佯作应允,遣子瑜来此 让我拒之
荆州重地 汝伯父岂肯拱手让与他人
书虽是汝伯父所写 但必出于军师之计
子瑜去而复返 莫非三郡已得,特来答谢?
皇叔,关将军他不肯交割
怎么?
我将皇叔手书交与关将军 好言相求
不料关将军翻脸无情 非但不肯交割
反将下官羞辱一场,赶我出门
二弟性情还是这样暴躁 来来来,不必伤心,请坐
皇叔请
此事还请皇叔作主 设法说服关将军
云长性格刚烈,极难说动
备平时也奈何他不得
况令弟孔明又出巡在外
只好委屈子瑜暂且回去
等我取了东川,汉中 那时再交割荆州
子瑜以为如何?
皇叔
岂有此理
子瑜此去反复弃波一无所获 只讨回几句空话
莫非是诸葛亮的诡计
不然,孔明也再三哭求
刘玄德才答应先还三郡
此事全是关云长蛮横无理所致
既然刘备有先还三郡之言
孤便派三名官员前 往长沙桂阳零陵赴任 看他怎奈
此法甚好
关将军
孙权已派三名官员 前往长沙、桂阳、零陵三郡上任
连夜将他们赶回东吴,不走者,杀! 是
主公 这是为何?
主公 我等前往长沙 桂阳,零陵三郡 刚刚上任一日
便被关云长赶了回来
险些丧命,幸亏我等跑得快呀
主公 够了
关羽匹夫
欺我大甚
来人 在
速往陆口,召鲁肃来见 是
当初是都督为刘备作保,让孤…
将荆州借与刘备 说好他取了西川便还
如今刘备却出尔反尔 关羽执意不还 子敬身为都督
又是保人,有何良策?
肃近日也深为此事不安 现已思得一计,正待禀告主公
何计?
今我屯兵于陆口 与荆州隔江相望
派人请关云长过江赴会
若他肯来,以善言相动
如其不从,则伏下刀斧手杀之
荆州可一鼓而得,若他不来
随即进兵,夺取荆州
正合孤意 立即按此计行之
主公,此计切不可行 有何不妥?
关云长乃世之虎将,武艺绝伦 非等闲可比
恐稍有疏失,反遭其害 望主公慎之
若如此迟疑不决 荆州何日可得?
父亲 东吴鲁都督差使下书来了
关将军 鲁都督请将军明日过江赴会
在临江亭相见
既然子敬请我过江赴宴 汝可回禀都督
我明日准到 是
来,季常,来,该我摆子了
父亲,鲁肃相请必无好意 父亲为何应允?
我岂不知其真意,此是诸葛瑾回报孙权 说我不还三郡
故令鲁肃屯兵陆口,邀我赴宴 赴宴是假,逼讨荆州是真
我若不去,彼必笑我怯弱
明日,我独驾小舟,只用亲随十余人 单刀赴会看她如何近我!
父亲奈何以万金之躯 亲蹈虎狼之穴?恐非伯父所望
况大江阻隔,万一席间有变 父亲一人如何应付?
我于千枪万刃之中矢石交攻之际 匹马纵横,如入无人之境
今日岂惧江东群鼠乎!
少将军所虑不无道理
鲁肃往日虽有长者之风 但如今情势紧急,难免不生歹心
将军的确不易轻往
昔日战国赵人蔺相如 手无缚鸡之力
且与渑池会上,视秦国君臣无物 终于完壁归赵
况我幼学兵法,身经百战 既已许诺,不可失信
将军纵然前往,也须有所准备 以防万一
平儿 选快船十只 水军五百,于江上等候
明日我令旗一举,便过江来 是
关云长非无谋之辈
我骤然邀他过江,他不能不疑
此来焉能不带兵马? 带兵马就好
早闻此人之名,未见其实
明日我倒要看看 他的武艺究竟如何?
看来
关羽若带兵马来
我与甘宁各领一军,在岸边两侧埋伏 听都督号令,一齐杀出
若无兵马来 只于临江亭后埋伏刀斧手五十人
听都督摔杯为号,就席间杀之
看来,难免一场厮杀
都督
你看
好江风,将这轻舟催送
波翻浪涌 添几分 壮志豪情
龙潭虎穴 何足惧
剑前丛中 久练兵
非是俺 藐群雄 一部“春秋“铭记
义不负心 泰山重 忠不顾死 何言轻
桃园金兰誓 弟兄山海盟
早把这 七赤身躯 青龙偃月
早把这 七赤身躯 青龙偃月
早把这 七赤身躯 青龙偃月
付与苍生
须听我号令行事,决不可妄动 是
只艄公、水手几个人 好大胆啊,这不是白来送死吗?
送死,想当年他温酒斩华雄
斩颜良诛文丑,过五关斩六将
那真是天神下凡,八面威风 你等着瞧吧
关将军,别来无恙
多承都督盛情相邀
承蒙光临,不胜荣幸 君侯幸会
幸会
请  请
甘将军,不可妄动
关羽究竟有何过人之能
只带八九个从人过江 竟敢如此狂傲,藐视我江东无人
我倒想领教领教 甘将军
即便动手五十名刀斧手 杀此二人也足够了
且看都督以言相劝如何 再作行动
请 请
公谨故后,足下继任都督 驻守陆口
于我少有往来 今日相邀 不知为何缘由?
只因近日闻知,刘皇叔已得西川 自领益州牧
将军也受新封,故备薄酒与君侯共饮 聊为祝贺,君侯请!
既如此,多谢都督美意 请
肃有一言,望君侯垂听
请教
想当年令兄刘皇叔兵败 远来无地容身
是肃于吴侯面前作保 将荆州暂借与皇叔
约定于取川之后归还
如今皇叔已得西川 而荆州仍未见还
岂不有失信义
此乃国家之事,宴间不必谈论
江东地域狭小 而吴侯肯以荆州相借
全是念在皇叔与君侯兄弟 颇有仁德之名 故此愿助一臂之力
近日诸葛子瑜入川 皇叔已答应先还三郡
君侯却又不从 只恐有违情理
足下是请我来赴宴 还是来讨荆州
此皆实情,君侯既然来此 就请赐教一二
当年赤壁鏖战,我兄刘皇叔亲冒矢石 诸葛军师全力以赴
与吴共同破曹,皆居功甚伟 岂能徒劳而无寸土相赠?
今足下来复讨荆州 此皆吾兄之事,非某所宜语也
况荆州原属刘表,而刘表与 我兄刘皇叔,同是汉室宗亲
兄承其基业 又何违逆情理可言?
君侯此言差矣
何差之有?
当初君侯与皇叔兵败 技穷力竭,将欲远窜
我主念皇叔身无处所,不碍土地 使皇叔有所托足,以图后功
而今皇叔却愆德隳好 已得西川,又占荆州
贪而背义,岂不为天下所耻笑
惟军侯察之!
此皆我兄之事,非我所宜参与
我闻皇叔与君侯桃园结义 誓同生死
皇叔即君侯,君侯即皇叔 岂能推托?
君侯为何发笑?
都督欲讨荆州,莫如直言
何必摆这鸡门宴?
君侯既知我意,便请明言 荆州到底还与不还?
天下土地,惟有德者居之 难道只有东吴能够据有?
放肆,此乃国家之事 汝怎敢多言 还不速去
公今请我赴宴 不必提起荆州之事
我醉了
恐伤故旧之情
他日我请都督,到荆州赴会
另作商议,如何?
这…
有劳都督相送
告辞了
有劳都督相送 告辞了
关羽以其非凡的胆识 超人的勇气
挫败了东吴 讨还荆州的又一次图谋
留下了单刀赴会的千古美谈
孙权得报大怒
欲起倾国之兵强取荆州
忽然获悉曹操又起 三十万大军来犯
只得移师北向拒曹
暂将荆州之事置于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