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老版《三国演义》 第三部三足鼎立第48集张松献图(主演: 孙彦军、唐国强、鲍国安、吴晓东、陆树铭、李靖飞、洪宇宙、魏宗万、张光北)| CCTV电视剧- YouTube

Channel: CCTV电视剧
建安16年 公元211年
曹操大破西凉马超 汉中震动
张鲁惧怕曹操侵犯汉中
准备起兵攻取西川作为立足之本
与曹操抗衡
益州牧刘璋得报后
会集文武官员商讨对策
别驾张松自告奋勇出使许都
明为刘璋游说曹操
使之讨伐张鲁
实则准备趁此机会实现他的夙愿
是谁让你们改建此门的?
这不是相爷叫小人们改的吗?
老夫何曾对你们说过此意?
那日丞相来园查看
在这扇园上题了活字
工匠们都不解其意
是我告诉他们 门内添活乃是
对,对
是主簿杨修杨大人指点小人说
门内写一活字乃是阔字
相爷的意思是指门真宽
应为窄些方能好看
照此小人便…
德祖真是机敏过人 机敏过人呀
丞相过奖了
相爷
有何要事呀?
相爷,益州使者求见 候在门外
老夫久羁鞍马 难得与诸公一乐
刘璋小儿却来扫兴
使者是何等样人?
益州别驾张松,字永年
别驾?
诸公可曾听说过此人
从无所闻
擢令驿馆款待 是
丞相,西川使者远道而来
如能拔冗一见
对收取西川人心
他们已在驿馆恭候多日 不如…
好吧
传西川使者晋见
你主刘璋连年不来进贡
是何缘故
路途艰难,贼寇作乱 难以通径
中原我已扫清
何来贼寇作乱?
江南有孙权
汉中有张鲁
荆州有刘备
你攻我打
岂能说是太平?
大人,身为使节 怎么连礼仪都不懂?
什么礼仪? 那是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不是西川刘璋
话语言谈,当恭敬如仪 小心谦卑才是
西川之人,数以万计 没有阿谀谄媚的小人
西川没有谄媚的小人 难道中原就有
这是何人?
相府主簿杨修,杨大人
修孤落寡人
对蜀中风土知之甚少
不知足下部能否赐教一二
蜀为益州,素称天府之园 路有锦江之险
地连剑阁之雄
回还二百八程
纵横三万余里
鸡鸣犬吠相闻
田肥地沃,国富民丰
岁无水旱之忧
时有管弦之乐
所产之物,众如山积
天下莫可及也
请问蜀中人物如何?
文有司马长卿之赋
武有马伏波之才
医有张仲景之能
卜有严君平之隐
三教九流,出乎其类者 拔乎其萃者不可胜记
岂能尽数
请问蜀中刘益州属下
如公者还有几人?
文武全才,智勇足备
忠义慷慨之士,数以百计
如松不才之辈,则车载斗量 不可胜数矣
敢问足下,现居何官职?
滥充别驾,甚不称职
请问足下在朝廷任何官职?
现为丞相府主簿
在下听说足下世代公卿
为何不去朝中辅佐天子
却要屈尊相府门下作一名主簿?
我虽居下寮
但蒙丞相委以军政钱粮重任
早晚有教诲,受益非浅
因此甘愿在相府效力
据在下所闻
曹丞相文不明孔、孟之道
武不达孙、吴之机
凭强横霸道而居大位
安能对足下多有教诲
足下远居边隅
岂知丞相大才!
足下请看
足下可知此为何书?
这是丞相呕心沥血
仿孙子十三篇而作的兵书
足下说丞相无才
此书可堪流传后世否?
此书乃战国无名氏所作
蜀中三尺小童都能背诵
曹丞相却窃为已有
也只能瞒过足下而已
这是丞相秘藏的手稿 尚未传世
都足下说蜀中小儿能背诵如流
未免相欺太甚了吧?
足下如若不信 我可以背给你听
愿意领教
昔孙子曰
兵者国之大事 死生之地,存亡之道
不可不察也
该兵无常势,水无常形
临地变化,不可先传
故曰料敌在心,察机在目也
然则兵非所乐,胜非所利
是古乐兵者必亡
利胜者必辱也
夫天地之间,莫贵于人
故孟子曰 天时不如地利
地利不如人和
不得三者而能全胜
古所未闻也
治国以信,治军以诈 其容各殊
故曰军容不入国 国容不入军
礼不可以治兵也
兵之利在于信 兵之德在于道
德者兵之厚积也
信者兵之明赏也
君无才势不来 君无赏势不往
和君具众物在击器
临境劲敌物在利器
战日有期物在段器
今日将战物在严器 大人
气不击则拙,拙则不及 不及则失利
大人 气不利则塞,塞则无勇
无勇则必溃也 大人
足矣,足矣
足下过目不忘 真乃天下奇才
杨修今日大开眼界 钦佩至极
雕虫小技,足下如此抬爱
张松哪里敢当?
足下切莫过谦 杨修决无半点虚词
请公暂居馆驿
容我禀告丞相 一定再次会见足下
承蒙费心
告辞了 恕不远送
何必多言,此人面貌丑陋 言语张狂
实实令人可憎!
昔日弥衡张狂更甚
丞相尚能宽容
为何不能容忍一个
远道而来的张松呢?
弥衡文章出众,才名远播
张松无名鼠辈
怎能与弥衡并论?
依卑职所见 张松之才决不在弥衡之下
此人不但高谈雄辩 出口成章
单是那过目不忘之能 便世所罕有
如何过目不忘?
刚才卑职让张松见识丞相大才
曾把此书稿给他看
不料此人浏览一遍
即能背诵如流竟无一字差错
这是卑职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决无半点虚假
他还故弄玄虚
说此书乃是战国无名氏所作
蜀中小儿都能熟记
莫非古人与我暗合
来人
丞相
丞相
丞相
丞相
丞相撰写此书,惮思竭虑
二十年心血
何必因几句荒唐之言 就此毁于一旦
与气流污名于后世
何如先自焚之?
张松既有异才
明日教场点军
你可引他再来见我
也让他看看我军容之胜
教他回去传说,我即日下了江南
便收覆西川
足下有过目不忘之能
老父有心怀天下之量
城乡有吞天吐地之才 纳四位八荒之志
松怎敢相比
你在川中可曾见过如此阵势?
未曾见过
我川中从来只讲仁义
何须这些兵马武夫
老父雄视天下,大军到处
攻无不取,战无不胜
顺我者生,逆我者亡
你可知道?
丞相威武
张松岂能不知啊
想那濮阳攻吕布之时
宛城战张绣之日
赤壁与周郎,华容逢关羽
割须弃袍于潼关
夺船避箭于渭水
真可谓天下无敌!
大胆
你一介酸儒 竟敢与我评短论长?
来人!
在 给我拿下!
推出去,斩首示众
向我张松一世明白
今日却也缪托知己
丞相 张松从蜀中远来进贡
斩他恐怕有失远地人心
万望丞相从宽发落
丞相息恕!
德祖所言不差
还望丞相三思
不看你主刘璋尽忠之心
定斩不赦
给我乱棍打出教场!
主公,张松被打出教场后
连夜起程离开了许都
不出所料
好,下去领赏 谢军师!
士元
主公真是洪福齐天
二位军师笑些什么?
备愚钝不明,还请明言
主公欲取西川
正欠地利人和
看来这四个字
就要落在这位被曹操打出许都的
西川别驾身上
好,速唤子龙、云长前来议事
我此来本欲投奔明主 献上西川
谁想曹操竟如此轻贤慢士
行前我在刘璋面前夸下海口
必能说动曹操 以绝张鲁侵犯西川之患
如今空手而回
岂不被蜀中人士耻笑
前面来的可是益州张别驾否?
正是在下
请问二位将军大名 有何见教?
在下关羽 奉主公刘玄德之命
已洒扫驿庭
恭候别驾到来
未将赵云奉军师之命
已摆下酒宴 恭候别驾光临
原来二位就是声满天下的
子龙,云长 正是
请别驾上马 我家主公与二位军师
就在前面恭候别驾
刘备刘皇叔
卧龙风雏
松与刘皇叔素昧平生
仓促路过,何感受此厚爱
备久闻别驾高名
只恨无缘一见
此次得知别驾回蜀
倘蒙不弃 请到荒州暂歇片时
以叙渴仰之思
皇叔仁德布于海内
张松景仰已久
只是仓促打扰
实在惶愧之至!
别驾休要过谦,别驾请吧
皇叔先请
别驾请 请
别驾请看,这里风景甚好 好啊!
何需这般大动干戈
军师神算,非你我所料及
皇叔请
请问别驾贵庚几何?
皇叔面前免提贵庚
膝下有几双儿女?
只有一子
真巧得很,备也只有一子
令郎年有几岁?
五岁
犬子也是五岁 岂非天缘凑巧?
哦,实在是巧
别驾请 皇叔请
别驾请
别驾请
别驾请 不敢不敢
别驾,这手?
鞍马颠簸,不慎碰伤
咳 世事混乱,日后还当多加小心
皇叔大德,当平定乱世
一统四海
不知皇叔驻守荆州
辖下有几郡?
荆州本属东吴
只是暂借我主安身而已
每每使人前来催讨 好不烦人哪!
东吴占据有六郡八十一州
还不知足?
我主乃大汉皇叔 却不能占据州郡
那些大汉蟊贼 却恃强侵占地土
怎不叫人气愤
唉,此言差矣
备有何功德 敢做非分之想?
皇叔是汉室宗亲 广播仁义
别说占据州郡
就是代正统而居帝位
又有何不可?
此言差矣
备决不敢当 决不敢当
明日分别 我还要仔细看他一看
到底是诚心待我 还是别有所图
但愿西川有幸
张松有幸不虚此行
使君 别送了,就此留步吧
蒙别驾不弃 别驾在荒州留叙三日
使备大慰平生
这觥酒,谨表刘备敬慕之忱 请别驾满钦
别驾博学高才,令备永生难忘
这觥酒祝别驾鹏程万里
壮志得酬
壮志得酬
多谢主公疗伤之恩
这第三觥酒 祝别驾一路平安
今日一别
关山重重 不知何日再见别驾之面
主公,送别驾上路吧
别驾手伤未愈,多有不便
就让刘备为你牵马执蹬吧
别驾请
别驾请
使君
别驾快快请起
别驾快快请起
使君如此宽人爱士 松原朝夕服侍左右
只惜未得其便
今日一别谨奉一言
若有不当,还望使君体谅
愿听指教
以松之见 荆州虽处水陆要津
但东有孙权,北有曹操
时思侵夺,恐非久恋之地呀!
备也知如此
可惜天下之大 竟无刘备安身之地呀!
益州沃野千里,财富民殷
智能之士久慕使君之德
使军若起荆囊之兵 长驱西指
则霸业必成 汉室可兴啊!
别驾厚意,刘备心领
只是刘璋刘益州也系帝室宗亲
我怎能手足相夺呢?
使君错矣!
非是张松卖主求荣
今日得遇使君
我不能不披肝沥胆
刘季玉暗弱无能
况有张鲁在北,久欲南侵
使君不取,此地早晚属之他人
那时岂不悔之晚矣!
与其让与虎狼,不如送于贤君
听君一言,茅塞顿开
只是蜀道崎岖,车马难行
刘备纵有取川之心 也是束手无策!
蜀中山川道路沟谷桥梁
关隘府库 张松一一画在图中
现奉于使君 以报使君知遇之恩!
别驾三日之内 竟能默画此图
实不相瞒,我此次去许都
本想将此图献给曹操 助其收取蜀地
不料曹操欺贤慢士
令我大失所望
今感使君盛德,故献地图
使君取西川为基业
然后北图汉中,收取中原
匡正天朝,名垂青史
张松就此拜别
主公,松有一计
可使曹操 张鲁不敢侵犯西川
有何良策?
荆州刘皇叔与主公同宗 仁慈宽厚
主公何不遣使结好
使其作西川外援
我也久有此意
那可先派法正为使 前往荆州
请刘皇叔入川
再派孟达,率兵五千 前去迎接
主公,刘璋请主公带兵入川
真乃天赐良机
张松已献地图
法正又可作内应
可谓天时,地利 人和三者齐备
主公为何疑虑不决?
当今之世 为曹操与我水火相敌
曹以急,我以宽
曹以暴,我以仁
曹以诈 我以忠,每每与曹相反
事乃可成
今刘季玉与我有同宗之宜
又诚心相邀
若就此机会攻取西川
恐将失信于天下,于心何忍!
主公之言虽合天理
但当今腐乱之世
用兵争抢,宜从权变
若拘之常理
必然寸步难行
如今张鲁虎视西川
刘璋暗弱无能
主公今日不取
终被他人所取
到那时追悔莫及呀!
兼弱攻昧,逆取顺守
本是商汤周武之道
何失于信
事定之后,善待刘璋
厚加封赠,有何失于义?
军师金石之言 令备深铭肺腑
我心宽慰许多
今晚宴罢就请孔明军师
与法孝直同来共议入川之事
建安16年(公元211年)冬
刘备留请诸葛亮
率关羽,张飞 赵云镇守荆州
自与军师庞统 和黄忠、魏延、刘封、关平诸将
率领大军从荆州出发 开赴西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