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老版《三国演义》 第二部赤壁鏖战第45集三气周瑜(主演: 孙彦军、唐国强、鲍国安、吴晓东、陆树铭、李靖飞、洪宇宙、魏宗万、张光北)| CCTV电视剧- YouTube

Channel: CCTV电视剧
建安十五年,公元(210)年初
周瑜率兵追杀刘备和孙夫人
被诸葛亮伏兵击溃
周瑜怒气冲天,箭疮复发 退回柴桑
上书孙权,请求兴兵雪恨
将军,趁热喝了这碗羹
体力难支矣
一曲长河吟尚未奏完
这箭伤便扰我琴思
养伤期间 将军何苦奏此抑郁之曲?
此次兵败,心中十分愧疚
今日养伤,深感人生之艰难
就像那不息之长河 虽有东去大海之志
却流程缓慢,征程多艰
然江河水总有入海之时
而人生之志,却常常难以实现
令人抱憾终生
将军之心,妾能理解一二
将军英才盖世,辅佐明主 渴求统一大业确属鲲鹏之志
然涓滴之水汇成江河 已属不易
奔流向前,汇入大海之时
更会倍感自身之渺茫…
妻之言,确有警示,令我宽心许多
大都督,大都督
记得公瑾当年曾说: ’日扶谣琴听音
夜有娇妻伴读
此生心愿足矣’
那只是少年之志
请,请
诸葛亮,刘备欺我东吴太甚
主公为何还不发兵征讨荆州?
主公已阅过都督表章
本欲起兵攻打荆州
只是担心曹操乘孙刘反目 而来雪恨
荆州只可缓图之
荆襄一日不归我东吴 我心一日不得安宁
正因如此 主公方派我为都督送一剂良药
何药? 上清心火,下行缓泻之药方
主公已派人前往许都 虚表刘备为荆州牧
待日后反间计,使曹、刘相攻
我东吴便可乘隙图之
但不知主公派何人出使许都?
华歆,华子鱼
建安十五年,公元210年春
孙权派华歆为使 赴许都求见曹操
此时曹操正在邺郡大会文武群臣
举行铜雀台落成大典
今日武将比射分为两队
曹氏宗族皆穿红袍
其余将士皆着绿袍
各带雕弓良箭 将一领西川蜀锦战袍
悬卦垂杨之上 袍下设一垛箭靶,百步为界
丞相有令:能射中箭垛红心者 可取树上红袍
射不中者,罚白水一杯
丞相!
按理丞相今日也该穿红
为何却以绿袍加身?
公以为此是何意?
我愚鲁不化,实是不知
还望丞相言明
孤一生用人之道,从不重门第亲族 皆以才能纳贤!
今日穿绿,亦有此意
丞相真是公正无私,用心良苦
真是公正无私,用心良苦啊
走,看我曹休箭法
好,休儿真是曹家千里驹也
快将锦袍赐予休儿 是
丞相,丞相且慢 锦袍应让外姓人先取
怎可偏向宗族?看我箭法
快取袍来,快
文烈先射,为何争先
看我曹洪为二位解箭
曹将军,真是出手不凡
箭法不错
箭法平平
看我射来
红袍本该我取
头顶成射,何为为奇 看我射而见奇
此箭可得锦袍乎?
众将武艺精良 各赐蜀锦一匹
谢丞相
起青草之微未兮 化狂飙以骋太宇
斥蜚语流言而自立兮
辟江山社穗以新章 唯天地之无穷兮,颂宏恩之不绝
尽吐哺握发之苦心兮
畴亘古孰可与比伉
诸公佳作,才华横溢,妙笔生华
孰可比伉
过誉,过誉
我本愚陋之人,始举孝廉
后来天下大乱
我在家乡构筑房舍
本想以此离世避祸 春夏读书,秋冬狩猎
以此度日,等待天下太平
不想朝廷征我从军
封为典军校尉
从此告别以往闲散生活
替国家效力 征讨四方贼寇!
初时我之愿望 是死后在墓碑上题曰:
汉故征西将军曹候之墓
然而,自从剿黄金始
讨董卓,除袁术 破吕布,灭袁绍,定刘表
忠于荡平天下,威加四海
如今我已身为丞相 人臣之贵,已到极点
复又何望哉?
如国家无我一人 真不知将有几人称帝、几人称王?
有人见我权重,妄加猜度
疑我有异心,此大谬也!
然而欲使我交出兵权 封侯归国,实不可行
诚恐为奸徒所害
我败则国家倾危 天下必定大乱!
我岂能慕虚名而招大祸?
此番苦心,诸公未必能知
有谁能知我心?!
有谁能知我心?!
有谁能知我心?!
丞相胸襟,虽伊尹,周公不及!
取纸笔来
我要直抒胸臆
丞相 汉上九郡大半已被刘备攻占
孙权已将其妹嫁与刘备
并派华歆前来上表
表奏刘备为荆州牧
丞相在万马军中
矢石交攻之际 未尝动心,毫无惧色
昨日闻听刘备得了荆州 为何如此失惊?
哎,刘备,人中之龙也
他一生未曾得水 今获荆州
好比困龙游入大海
我安能不动心?
丞相可知华歆来意否?
不知
孙权本想起兵讨伐刘备
但恐丞相乘虚南下 故表奏刘备为荆州牧
以安刘备之心
同时也使丞相以为 孙、刘和睦,不敢轻进
我有一计,可使孙刘自相吞并 丞相便可乘机图之
丞相
丞相可表奏周瑜为南郡太守
此两地均在刘备手中
周瑜必定率兵前往讨还
两家一旦开战 丞相岂不坐着收渔翁之利?
仲德之言
正合我言
东吴周瑜文武兼才,儒将风范
朕加封为南郡太守 程普为江夏太守
谢圣恩
主公奏请刘备为荆州牧
本欲使曹操以我两家相亲
不敢轻举妄动
他反封都督为南郡太守
分明是挑起孙刘争端,从中渔利
子敬话虽有理
可也不能坐视荆襄 长久被他人盘踞
莫如由我再去索讨荆州
以避免战端
孙权表奏主公为荆州牧
曹操却加封周瑜为南郡太守
前者是惧怕曹操乘虚而入
后者则欲挑起我两家纷争
他好从中取事
鲁子敬此来,必为索还荆州之事
子敬是忠厚人,前次替我等做保
已受周瑜、孙权责备
此番索还荆州,如再推托
恐怕对不住子敬
主公
只要子敬提出索还荆州之事
主公就放声大哭
哭到伤心处,亮自会出来解劝
请鲁大人
子敬  皇叔
不必多礼,快请进坐
请,皇叔请
子敬请
现今皇叔已是东吴女婿
我是鲁肃之主人,岂敢落座
子敬与我乃是故交 何必如此,快请
今奉吴侯之命 专为荆州一事而来
前时我在吴侯面前作保
暂借荆州与皇叔居住
现又时过许久 未蒙送还
今两家既已结亲
看在亲情份上 就请交还荆襄之地
啊--
皇叔,这,这是何故?
这,这是何故
主公
子敬 可知我主公为何痛哭?
当初我主借荆州时
曾许下诺言,若取得西川 便当归还
仔细想来,益州刘璋 乃我主之弟
同是汉朝刘姓骨肉
若是兴兵夺他城池 恐被外人唾骂
若不取西川,欲还荆州
我等何处安身?
如若不还,两家又是亲戚
事逢两难 我主怎能不悲感伤情?
皇叔休要烦恼 且与孔明军师从长计译
有烦子敬,回见吴侯 将此烦恼之情一一恳告
归还之事请再容几时
偌若吴侯不从,奈何?
吴侯既以亲妹嫁与皇叔 安能不从?
望子敬善言回复
又中了诸葛亮之计
岂不知当初刘备依附刘表时
就常有吞并之意 何况西川刘璋?
事已至此,又待如何?
我有一计,定教诸葛亮断难料中
愿闻妙策
子敬不必去见吴侯
可再去荆州对刘备说
孙刘两家既已结亲,便是一家
若刘备取西川不便 我愿起兵伐取
取得西川则交换荆州
西川遥远,取之不易 不可,不可
子敬真乃厚长者
难道我真取西川与他?
我只以此为名,教他不做准备
待我路过荆州时,向他索要银粮
刘备必然出城劳军 那时乘势杀之
夺取荆州,雪我之恨 亦解足下之祸
这…
子敬不必迟疑,速去
吴侯甚是体察皇叔苦衷
已命都督周瑜起兵
替皇叔收取西川,来换荆州
以西川全当嫁资
难得吴侯如此好心
此皆子敬善言之力
不知我辈如何效力?
军马经过之时 只需接应少许钱粮
子敬放心,待雄师到日 即当远接犒劳
如此甚好
区区小计
此乃“假途灭虢”之计 虚说收川,实取荆州
待主公出城劳军之时 便乘时拿下,杀入城来
这将如何是好?
主公宽心,只管准备 待周瑜到来
他便不死,也得九分无气
诸葛亮中我计也
都督,我仍有忧虑
何虑之有?
此番或许能拿下荆州
只恐孙刘联盟从此不复存在
那时东吴自面对北方强敌
还请都督三思
汉上九郡一旦归吴
足可与北方曹操抗衡
不如此刘备岂能拱手让出荆州?
此番前往,甘宁为先锋
凌统吕蒙为后队
我与徐盛,丁奉
率五万水陆大军前往荆州
先生就留守柴桑 汝为人过于忠厚
恐到时狠不下心来
还应禀报吴侯,派程普引军接应
既然都督主意已定
我就留在柴桑,静侯佳音
交友当推子敬,然而问鼎天下
争夺江山,决不能凭情意行事!
都督,对岸有人迎候我军
想不到 诸葛亮也中我“假途灭虢”之计
皇叔派糜竺拜见都督
劳军之事如何? 已全部备妥
刘皇叔现在何处?
正在荆州城门外等候 要与都督亲自把盏
这样才好,回去告知皇叔
今日我是为刘皇叔出兵远征
所以劳军之礼,万万不可草率
都督放心 我即刻回报主公与军师
断然不敢疏忽
都督,此去荆州只有十余里
沿途并无一人迎接
荆州城门关闭 城上只插两面白旗,不见人影
吕蒙 在
你与凌统速率大队人马 返回江边驻扎
我率诸将前往荆州,万一有变
速命大军人马登船 是
进发
丁奉,快去叫门 是
快开城门
快开城门
何人叫城?
东吴大将丁奉
大都督周瑜亲自来此 快去通报迎接
不知都督此来,为了何事?
子龙将军 我替汝家主公
去取西川,为何不开城门迎接?
诸葛军师已识破都督 “假途灭虢”之计
故留赵云在此守候 主公让我转告都督
东吴若真取西川,他便披发入山 拱手让出荆州,决不失信于天下
刘备,着实可恶!
请都督稍安毋躁
我家军师知晓都督通音律
特命我备一队乐手
为都督演奏一首乐曲 名叫得胜归
请都督赏听 奏乐
都督
荆州四路人马,一齐向我杀来
关羽出江陵,张飞出姊归 黄忠出公安
魏延出孱陵小道 四路军马不计其数
喊杀声震天动地 扬言活捉,活捉 说
活捉周瑜 什么?
活捉周瑜
诸葛村夫
都督,都督
是何人弹奏我的长河吟?
山上
是何人弹琴?
汝怎会弹奏我的“长河吟”?
亮对公瑾之绝唱,铭心倾慕 故不惜重金求之!
亮得此曲,爱不释手,时时弹拨 常为曲中所蕴含之深意,感慨不已
大英雄壮志难酬 岂不令人悲怆!
都督乃一代豪杰 英姿勃发,气宇盖世
亮以为自赤壁战后 而今三国鼎足之势已成
然魏强而孙、刘皆弱,亦是事实
若俩家联手,共击曹魏 或许可成统一大业
今曹魏在北,疆场未静
都督却不顾东吴自身之安危 擅自兴兵与我主相拼
岂不知曹操赤壁兵败 时刻思念雪耻报仇
都督乃明智之士,行事万望熟思
孔明,我知汝素能巧言善辩
适才所言,我岂能不知?
然而你与刘备,据我东吴州郡 强借不还
莫非与人联盟就可 如此豪夺诈取么?
我既为东吴之臣 便与吴主谋事
今日我拼却性命不要 也要与汝一决雌雄!
都督
让道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