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老版《三国演义》 第二部赤壁鏖战第24集跃马檀溪(主演: 孙彦军、唐国强、鲍国安、吴晓东、陆树铭、李靖飞、洪宇宙、魏宗万、张光北)| CCTV电视剧- YouTube

Channel: CCTV电视剧
曹操统一北方之后
下令在漳河畔,修造铜雀台
以纪念平定北方的业绩
并于许都练兵屯田
进一步积蓄力量,待机南征
先取荆州,后取东吴
刘备于汝南失利后 投靠荆州刘表
曹操领兵北征,许都空虚
刘备几次请求出兵袭取许都
刘表均未采纳
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春
刘表部下降将张武
陈孙于江夏谋反
刘备率关羽,张飞 赵云前往征讨
一举击败陈张
主公
子龙真乃勇将也
好马
玄德公,一路辛苦了
江夏之乱平定,黎明百姓安宁
全亏玄德公勇建奇功
愚兄已备酒宴 为玄德公贺喜庆功
备投于兄长帐下 理应报效知遇之恩
贤弟 请
景升兄请
好马呀,真是少见的好马
此乃张武坐骑
好马
景升兄如此喜爱此马,备愿献上
噢,贤弟,那…好
贤弟,请 景升兄,请
贤弟如此雄才 荆州可无虑矣
今江夏乱事虽平
然荆州九郡四十二州县 并非安乐之地
南越不时侵扰,常为祸患
张鲁、孙权拥有重兵 增我忧虑
此事不足忧虑 备有三将足可委用
可命张飞巡守南越之境
命关羽防守固子城 足以威镇张鲁
赵云据守三江,以防孙权 兄长还有何虑?
呵,如此说来 荆州可无虑也!
我看刘备居心叵测
其投荆州,不过因被曹操大败
无处栖身所致
今日得胜归来,竭力讨姐丈欢心
乘机将手下三将,都委以重任
如此说来,荆州防务
都让刘备手下掌握了
刘备派三将居外,而自居荆州
我看,日久必将生患
我也常听你姐丈说
刘备胸怀大志,颇有城府 深不可测
既如此,就应劝阻姐丈
不能把荆州交给刘备
来人啊
我回去啦
姐姐应找机会劝说姐丈为是
我知道了
来人
我怎么躺在此处?
酒宴上,主公大醉,被人扶回
今番高兴,确是多饮了几杯
我看,主公真是昏昏沉沉
不然怎能把荆州军务大事 随意交付他人
此话怎讲?
荆州四面防务
听说主公都亲手交与 刘备手下三将?
玄德手下三员虎将 勇猛无比,令人喜爱
他人之心,怎可度量?
听说刘备自来荆州
文武官员常与他往来
此人不可不防
手下三员大将遣至四处
自己居住城内
一旦发生祸患
看主公如何应付
玄德乃仁善之人,莫乱猜疑
刘备汝南大败 四方诸侯无一敢收留他
谁也不像主公这般善心
我看,还是将刘备遣出荆州
主公
好马,好马,真是匹难得的好马
主公 此马不可骑也
怎么?
主公,此马眼下有泪槽
名为“的卢”,骑则妨主
张武为此马而亡 主公万不可乘骑
主公!
“的卢”的确是匹好马
然而,宝马之用应于战场厮杀
刘玄德乃是一员 驰骋疆场的猛将
俗话说,猛将配宝马
主公应将此宝马赐还 刘玄德才是呀
兄长
贤弟何来?
整日屋内闲坐
想来此处试骑消遣
玄德公如郁闷
不如引本部兵马暂往 襄阳属邑新野县驻扎
一来新野钱粮丰足,可以养兵
二来贤弟久居此间,武事疏废 日久恐亦不妥
如此甚好
前日惠赐良马,深感厚意
但贤弟不时征战
少不得良马宝骑 表实不该夺人所爱
敬当送还
兄长如此说来,备就将此马收回
多谢兄长
玄德公,请留步
不知先生尊姓大名
在下荆州慕宾,姓伊名籍
不知先生有何赐教?
将军此马不可乘也
请先生赐教其中缘故?
公将此马赐送与刘荆州了吧?
他又退还与我了
那是蒯越告诉刘荆州 此马名‘的卢’,乘则妨主
刘荆州因此将此马 又奉还于公,将军岂能再骑?
感谢先生厚爱,备实在不晓
不过,生死有命,马岂能妨
言之有理 久闻将军乃仁厚之君
如若不弃,日后定往新野拜望
多谢先生,先生过誉了
望常来舍下赐教
不敢,告辞了
前日,甘未人梦见仰吞北斗
主公,此乃吉祥之兆啊
即将降生的公子,必是大命之人
这是喜兆吗?
自然
恭喜主公即得贵子
快去问问,是男是女
恭喜主公,是个公子
果不出所料,恭喜主公
恭喜大哥
大哥,快给我侄儿起个名字吧
得起个喜庆的名字
好好,起个名字,起个名字
既然夫人夜梦中仰吞北斗
那就叫阿斗吧
恭喜大哥喜得贵子
匡复汉室后继有人啦
大哥,快去看看俺侄儿啊
玄德公,恭喜,恭喜呀
多谢先生,今日先生亲临舍下
不曾远迎,失敬,失敬
刘荆州遣我至此 请玄德公赴荆州一叙
我看兄长已有几分醉意 不可再饮
我不如你呀 忧烦之时方觉身边无知己
可叹,可叹呀
兄长勿忧,有何为难之事 但说无妨
曹操平定北方,班师回许都
袁氏已灭 曹操必生吞并荆州之心
唉,昔日不听贤弟之言 乘虚北进消灭曹操
失去良机,悔也 悔也!
景升兄不必因此顾虑
当今天下分裂,干戈日起 机会还是有的
兄长何故如此悲伤?
愚兄心事早欲诉与贤弟 只是未得其便
兄长不必忧虑
倘有用弟之处,备万死不辞
愚兄为二子之事所虑
前妻陈氏所生长子刘琦 为人虽贤
但柔懦不足立大事
后妻蔡氏所生少子刘琮 生性聪颍,深得我喜爱
我欲废长立幼,又恐碍于礼法
欲立长子
无奈蔡氏族中人 皆掌管荆州军务,后必生乱
因此委决不下,贤弟…
此乃兄长家事当从长计议 备不便参与
你我亲如手足,只管直言吗!
传位之事,事关重大 万不可造次
自古立幼废长 乃取乱之道也,后患无穷啊
若忧虑蔡氏权重 兄长可设法徐徐削弱之
却不可因溺爱而立少子
日月蹉跎,人已将老 而功业未建…
听说贤弟在许昌时 与曹操青梅煮酒共论英雄
贤弟尽举当今名士 曹操却独言:
“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
以曹操之权势 犹不敢居贤弟之先
贤弟何虑功业不建乎?
备只苦于无人无地
兄长实不相瞒 备若有基业,天下碌碌之辈
诚不足虑也!
兄长,请
今晚三更,我派人包围刘备馆舍
先杀了他再报知姐丈
千万不能走漏风声
姐姐放心
先生!
先生!
先生为何如此惊慌?
玄德公,你还蒙在鼓里啊!
蔡瑁已调集兵马
今夜要加害于你,请速回新野
此事刘表尚不知晓
蔡氏欲先斩后奏
玄德公不可迟疑呀
先生…这…未辞景升 如何便去?
哎呀呀,若走辞行 必遭蔡氏兄弟加害
那好,先生之恩,日后必报
快给我进去搜
没人
何人走漏了消息,让刘备跑了
快快去追
数年徒守困
空对旧山川
龙岂池中物,乘雷欲上天
如此无义之徒,我誓杀之
我与玄德相处多时
不曾见他作诗
莫非这是外人离间之计
姐丈,人心叵测
刘备此去,便是放虎归山
当速往新野捉拿刘备 免日后之患
不可造次,容徐图之…
姐丈,机不可失
今日放虎归山,日后悔之迟矣
主公
刘荆州遣使送来书柬一封
大哥,主公
三位贤弟  孙先生
刘荆州致书邀我 代他去主持襄阳丰收盛会
几位意下如何?
刘荆州为何不去主持?
景升近日身体不适,不便出行
二位公子尚年幼 代为主持恐失于礼节
故邀我代为主持
日前主公自荆州匆匆而回 意甚不乐
愚意度之,荆州必有事故
今日之会,不可轻往
我在荆州同景升兄饮酒 酒后失言
可景升他并无责怪之意…
只是那蔡夫人与蔡瑁加害于我
亏得伊籍报信 使我得以星夜赶回新野
今日请我赴会,吉凶难卜
大哥疑心语失
然而刘荆州并无责怪之意
外人之言,未可轻信
襄阳离此不远
若不去,刘荆州反生疑心
云长所言极是
大哥
防人之心不可无
筵无好筵,会无好会 去不得
二位兄长,言之有理
若不去,刘荆州必生疑心
若去,又恐蔡瑁加害
主公,我看可去
我领马步军三百人同往
可保主公无事
如此最好
传我命令,不得走漏风声
违令者斩
我观将军举动,似有事故?
刘备乃世之枭雄
久留此地,后必为害
今日便要杀他
不妥
今日九郡四十二州官员 尽皆出席宴会
如此恐失人心
主公密旨在此
既是主公旨意,照办就是
襄阳城东南北 三门均有我兄弟把守
只有西门不必设兵
前有檀溪阻隔
虽有数万之众亦难通过
若刘备部将跟随守护,恐难下手
我已在城内暗伏五百军士
可使文骋,王威二将
另设一席于外厅,以招待武将
先隔开刘备与部将 然后方可行事
好计
主公
刘使君…
刘使君…
刘使君…
刘使君,在下迎接来迟 恕罪,恕罪
蔡将军,免礼,免礼,恕我来迟
不迟,不迟,来得正好
赵将军,请
刘使君,请
叔父,父亲身体不适,不能出行
各州县官员均已以到齐 请叔父入席主持盛会
叔父请
备本不敢当此重任
既有兄命 不敢不从
诸位,请
使者请,请
诸位,请
刘使君,请
刘使君,请
赵将军
侧厅宴宴席已就 只等将军入席
二位将军不必客气 赵云不会饮酒
刘使君,众武将官欲同 子龙将军共饮,你看如何啊?
子龙,且听安排
入席便是了
二位公子请
叔父请
赵将军,请
叔父请
赵将军,再,喝,喝
请请
赵将军,喝,喝呀
蔡将军,准备已就 只等将军号令
鼓声一响,尔等便可下手 不得走脱了刘备
赵将军,请!
来,满上.请
叔父请 好,好
赵将军,再来一杯
请玄德公更衣
好,请叔父自便
赵将军,干一杯 来…请!
蔡瑁设计害君
城内已暗伏兵马
城外东南北三门皆有军马把守
唯有西门可行
君宜速速离去
告辞 好
将军,请…请…
站住,站住
速报蔡将军 刘备逃出西门了
快,给我抓住刘备
赵将军,再干一杯
快追
的卢!快啊!
休走!
休得逃走! 刘备休走!
的卢,你为何妨主?
快冲入水中,捉拿刘备
的卢
蔡将军,你看
刘备你命休矣!
的卢的卢,你果真妨主!
何神助此人也!
刘使君何故逃席而去?
蔡瑁!我与你无冤无仇
何故加害于我
我并无此心,使君休听人言
蔡瑁
你请我主赴宴
何故引兵而追?
我主何在?
使君逃席而去不知何往
我前来寻找 却不见踪影
我再去寻找
如果找不到我家主公 回来拿你算帐
将军莫非刘玄德?
乡村小童,何以知我姓名?
我本不知
是我师父常与来客提起
有位刘玄德,乃当世之英雄
近日将路过此地
今见将军模样相象 故冒问一声
你师父是何人?
我师父复姓司马,名徽 字德操,颍川人
道号‘水镜先生’ 我师父朋友多得很
常来的有襄阳的庞德公与庞统
那庞德公与庞统又是何人?
两人是叔侄
庞德公字山民 大我师父十岁
庞统字士元,小我师父五岁 师父最爱庞统,呼之为弟
你师父现在何处?
就在前面林中庄院
刘将军随我来
好地方
琴声优美,听听不妨…
师父
琴声中忽起高亢之调
必有英雄窃听啊
这就是我师父水镜先生
明公,今日幸免大难哪
请到茅舍待茶
先生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