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老版《三国演义》 第1部群雄逐鹿第20集孙策之死(主演: 孙彦军、唐国强、鲍国安、吴晓东、陆树铭、李靖飞、洪宇宙、魏宗万、张光北)| CCTV电视剧- YouTube

Channel: CCTV电视剧
孙策自霸江东 攻取泸江,声势大振
随派张泓往许昌上表报捷
但因求封大司马之事 被曹操拒绝
因而耿耿于怀
常有攻打许都的打算
于是吴郡太守许贡,乃暗中
派遣信使赴许都 上书曹操告密
连夜渡江
将此信送往许都 曹丞相相处,不得泄露
事关重大,要务必小心
何人深夜渡江?快快站住
吴郡太守许贡
日间看过孙策将军演练兵马
连夜沿水路回府
主公兵精粮足
若能剿处黄祖,进伐刘表
赖长江之险以保江东
则天下无忧
子布所言天下与策不同
如今曹操 挟天子以令诸侯
袁绍占据河北虎视群雄
我怎能只视江东为天下 而不图进取呢?
主公昨日 兴师动众操练兵马
今日又来船坞,监看造船
莫非,莫非是…
报,许贡使者携书渡江 被巡江将士所获
孙策骁勇,与项籍相似
朝廷宜外示荣宠,召还京师 不可使其称霸江东,以为后患!
当今天下大乱 群雄逐鹿
胸无大志者 终将受治于人
我所思之天下究竟如何 该明白了吧
孙策将军派人送来书帛
孙将军设宴款待荆州来使
特请许大人陪同
特我准备车马 略略收拾便去
许大人不必,所乘车马
孙将军已为大人备下
主公,这边
你看 是,哈哈
主公,这是
何事这么乱啊?
此乃何人?
主公,这是…先生,先生
此乃神仙到此 你赶快跪下吧
什么神仙?
去问问他是谁?
先生,元老神仙怪罪下来 如何是好
主公,快快跪下,快
子布,难道连汝也信妖不成
主公如若不跪下 就快快离开此地
此地不可久留 此地不可久留啊,主公
我乃江东孙策
为何没人向我下跪 真气煞我也
仲谋,快请程普将军
速速派人查明 那三个行踪可疑之人
孙权明白,回来
那三人查不查不甚紧要
让程将军 将那妖人速速擒来
尊命
主公
方才不过是城中小民 求助仙人术士,如同儿戏
主公何以如此动怒?
我岂能不怒
堂堂一邦君主
却要向一妖人跪拜行礼 成何体统?
我要看看那 装弄妖人鬼之徒是何人?
以何骗术妖惑满城百姓?
主公
太夫人
孩儿给母亲请安
快快起来
我儿为何面带不悦之色
母亲往何处去?
屋里坐久了
方才听人说 城中来了得仙道人
医治病人,万般灵验
求卜问占,通灵神奇
我闲坐也是无事 便想去看看
母亲,街市杂乱 还是少去为好
再说哪有什么神仙啊?
难得走走,散散心也好
人皆传说,未必言虚
这世间万物 真是无奇不有啊
出来,都给我出来
是谁将那街上妖道之事 传于家母耳中的
主公,诸事由我等安排 请勿迁怒家人
哎,你们还不快快起来 侍候主公歇息
哼,妖人过市,府中不宁
我还有什么可歇的
我要去丹徒山中 狩猎消遣,借以散心
当年神亭岭上,登山拜庙 面对光武神像,策曾发誓
若能于江东复兴先父之基业 即当重修庙宇
四时祭祀
如今,江东太平,该重修庙宇了
若能在此高山之巅,重修一庙
使众人随策时常登山高望远 缅怀先驱,岂不更好!
快快
快快
主公
主公
主公 张昭大意,来迟一步
子布
我要在此修建光武庙 每日登高远望
以使众人都能不忘大志
汝以为如何?好
伤情如何?
不敢相瞒.箭头有药 毒已入骨
须静养百日,方可无事
我儿遭此灾难 皆出于心急气盛啊
挂那儿
靠右边
主公能起身了
主公
托上天的福
母亲
夫君
什么托上天的福
儿是英雄之命 不死之命
岂是许贡家客所能暗害
我儿休要逞强
足足两月 叫母亲时时刻刻提挂着心
伤未全好,还是回去歇息吧
这是什么?
夫君逢大难 母亲和我还有府中上下人
皆为汝求神仙 祈保早日康复
我儿年少气盛 尚有祸事灾难夫尽
皆降于我一人头上便是
府中上下 也尽弄这些鬼妖之气
我孙策之命 可是哪一路神仙能保佑的
我就恨那些鬼怪妖术 迷乱人心之徒
快快扯去 别再让我看见
谁敢
无神仙扶助 我儿哪有今天
孙策箭伤稍有好转
忽闻派往许昌报捷的张泓 有使者回来
便匆忙召见
先生来此几日了?
已有六日
何时回许昌?
明日便回许昌
将军可有话转告张泓先生?
有啊,只是子布不让说
主公伤口未愈 棋也下久了
我看今天就到此吧
既然使者明日便回许昌
我只问一事
请子布切勿阻拦
我只问先生
曹操可是真的怕我
真的
不是真话
绝非谎言 曹操甚惧主公
其帐下谋士 也都服主公,只有
只有什么?
主公说了.只问一句
对对对
在下说得太多了 这就告辞了
容在下最后再禀一句
望主公 善保万金之躯,早日康复
什么善保万金之躯 存心惹我生气
有谁不服我孙策
只有郭嘉不服
郭嘉
他说什么?
主公休怒
郭嘉之言 实在不能禀告
在下告辞了
先生慢走
先生话已说出 不说完就走
岂不更使主公气闷吗?
不论是什么话 请讲完再走
郭嘉曾对曹操言 主公不足惧也
说下去
说主公轻而不备 性急少谋
乃匹夫之勇
还有
说 是
说主公… 他日必死于小人之手
主公,郭嘉匹夫该杀
主公切不可动怒呀
匹夫安敢如此
我誓取许昌
子布 在
袁绍遣陈震为使 已到数日
为何不报
你速去转告陈震先生
我欲联结袁绍 为其外应,共攻曹操
明日于城上召集众将
复请陈震先生也去
共议攻曹大事
医者戒主公百日休动
今何因一时之忿 自轻万金之躯
众官请起 请起
陈震先生乃袁绍之使
当为上宾
诸位在座的 或是家父老臣
或是立业江东时 随我征战的猛将
还有像子义…
这样杀场上结识的英雄
想我江东大业 赖众人鼎力相助
才有今日气象
来,我先敬众人一爵
主公康复,乃江东大幸
诸位,江东兵精粮足
百姓安居乐业
此番景象确实喜人
但是 欲保江东必须胸怀大志
胸无大志者 他日必将受治于人
联结袁绍,共抗曹操
是为当今大业
尔等当居安思危
及早准备,操练兵马
添置船械,称蓄粮草
以期早日北上,挥师许都
何故朝外张望
今有于神仙从楼下经过
诸将欲往拜之
又是这个妖人 快与我擒来
妖感之术,乱人之道
连尔等这样 带兵之将也被迷住
如此下去 还怎能随我打天下
主公 主公
此人姓于名吉 往来各地普施符水
救人万病,无有不验
当世呼为神仙,主公未可轻渎
去!
将那妖人 速速擒来斩道
违令者斩
主公,不可呀
主公
于道人在江东数十年 并无过犯
主公,不可杀害
此等妖人 我杀之何异猪狗
将军不见城下百姓 如此笃信于吉
此时动怒,实乃不宜啊
公等皆读书人,何不达理
我禁邪绝迷以靖天下
将军 我等愿联名作状,乞保神仙
汝等皆要从于吉造反乎
狂道怎敢煽惑人心
贫道惟务替天宣化 普救万人
夫曾取人毫厘之物
岂是煽惑人心
汝毫厘不取 衣服饮食从何而来
分明是狡诈之徒
今若不诛,必为后患
儿且慢动
儿可知道 屈杀神仙会招祸的
母亲之言,孩儿怎敢不信
可母亲,也该知孩儿心思
大业未成,江山未定
出此妖人为祸 弄的文臣震服,武将破胆
百姓兵士 视其皆有畏惧之色
如此下去 父亲未竟之业,孩儿何以实现
我怎能不知
只是前番,儿不敬神仙 险遭杀身之祸
母亲我,母亲我实在是怕了
山上行刺之人 实乃许贡家客
也怪孩儿大意
母亲怎能一时胡涂 反视我招祸
住口
儿啊…
汝父当年心急气盛
不听人劝 才身中乱石死于岘山
此事如昨 难道就忘了不成?
汝既为神仙,何必下跪?
如何?
为何不语?
是喜是忧
总该让太夫人 与夫人知道才是啊
我官微职贱 此等大事,实不敢轻言
说吧
有我作主,有话尽讲出来
实不敢相瞒 主公已经绝脉
主公体内箭毒夫消
又遇怒气冲犯 毒浸三焦
攻于心肺,危相已难消
下官久蒙主公恩宠
此时,只恨无回天之术呀
母亲…
儿不能复生
且将弟弟唤来
仲谋
仲谋
仲谋
天下方乱,以吴越之众 三江之固 大有可为
子布
若举江东之众,决机于两阵之间 与天下争衡,卿不如我
若举贤任能,使各尽力以保江东 我不如卿
卿宜念父兄创业之艰难 善自图之!
今非哭泣之时
你当挺起腰来 承父兄大任
母亲
儿自知天年已尽 不能侍奉慈母
今将印绶付于弟 望慈母朝夕训之
父兄旧人,慎勿轻怠
恐汝弟年幼 不能任大事
倘内事不决,可问张昭
外事不决,可问周瑜
只可惜周瑜不在身边 不能当面嘱托
你跟我多年,备受辛劳
我死后你须孝敬母亲
并请嘱咐小乔妹转告周郎
一定要尽心辅佐我弟 切莫辜负我的相知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