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老版《三国演义》 第五部三分归一第79集吴宫干戈(主演: 孙彦军、唐国强、鲍国安、吴晓东、陆树铭、李靖飞、洪宇宙、魏宗万、张光北)| CCTV电视剧- YouTube

Channel: CCTV电视剧
公元252年,吴神凤元年
吴主孙权病逝
在位24年,享年七十一岁
太傅诸葛恪遵遗命
立十岁的太子孙亮为帝
改元建新元年
消息传到魏国
即刻点军,兵分三路,伐吴
平北将军到
太传
丁将军,请 太传请
魏国大兵压进,情势危急
众官主张退守长江
以保江东
不知将军有何良策,请
魏兵来取东兴大堤
名夺左右二城
其意却在东兴
将军所言极是
司马昭深知东兴乃我东吴 第一紧要处所
东兴有失,则南郡,武昌危矣
正是此意
将军可否引三千水军 取江上去救东兴
丁奉敢不效命
靠岸
看,有吴军战船 靠近了
快支禀报将军 快去
丁将军,看
如此进兵,不过三十只船,何惧之有
将军,须防吴兵袭击营寨
将军,我军立足未稳,须防魏兵
靠岸 是
将军,敌军由东吴老将丁奉率领
战船上未见多少兵士
也未见援军接应
丁奉本领不过如此
回营 好
大丈夫立功名,取富贵正在今日,杀
将军,吴兵杀进大营
杀向大寨 杀向大寨
东兴一战,大获全胜
司马昭兵败北归
此时正好乘胜进取中原
我已谴使入蜀 约姜维并力伐魏
不可,不可
太傅北伐中原 精诚报国衷心可嘉
怎奈入春以来,久旱不雨
此时出兵恐于我军不利
太胆蒋廷
太传 安敢出此不利之言,乱我军心
推出去,斩 太傅
太傅,蒋廷出言无状,念他一片忠心
还求太傅法外开恩
太傅开恩
将其贬为庶人,轰出营去
是 走
太傅,北伐大计 实为国家,依愚之见
魏以新城为总隘口
若先取此城,敌将破胆
传令三军即刻起兵,直取新城
传令,进军 是
传令,攻城 是
老将军,将军
老将军身染重病,万万不可出战 为将者百战沙场
马革裹尸而还
乃是丁奉平生所愿
区区小病,何足挂齿
备马 老将军
将军,老将军
走开 将军
大将军
吴贼太 传诸葛恪率兵二十万攻打新城
守城牙将张特已与吴军相持两月之久
现送来加急战报,请求援兵
否则新城不日将破
虞松主薄 在
你看呢
主公
今诸葛恪围困新城不可与战
何出此言
吴兵不足为虑
而西蜀不可不防
自曹爽逆党被诛杀
其亲族镇守陇西的右将军夏侯霸
已久出雍州
投奔了西蜀姜维处
一旦夏侯霸趁机引兵前来
于陇西杀出,洛阳危矣
新城又当如何?
吴兵远来,人多粮少
粮尽自退
然后击之,必获全胜
主公可修书一封与张特
只须…
如何
守将张特为何不降
太傅有所不知,魏国法度
敌兵围城
守城将士若能坚守百日 而无救兵
出城降敌
家族亲眷皆不问罪
今太傅围城已九十余日
望乞再容数日
张将军定率全城军民出城投降
今先将册籍献上
巧言善变,分明有诈
推出去,斩
我好恨 且慢
将死之人,何恨之有
恨太傅精明有余,恨张特愚拙粗鲁
何出此言
若新城守将不降,尚有意夕之保
如今倾城而降,全城将士死在旦夕
危言耸听,安能骗我
献出册籍,如同降敌
而今守城不足百日
魏主得知,定斩不饶
不降是死,降亦是死
这才是一将无能累死千军!
我却不信
信于不信,十日之后定见真伪
且慢
暂且押在营中,十日之后,叫汝死而无恨
传令,暂缓攻城
太傅有令,暂缓攻城
太傅,万万不可歇兵
老将军身染重病,岂可外出走动
坐太傅
此乃敌人缓兵之计,千万不可轻信
哎 全城册籍尽在此处
何患之有哪?
但凭来人之言,怎可全信?
想我军数日围攻
城北将陷
破城歼敌,只在旦夕
倘若就此歇兵
敌军得以喘息 修补城防,整备人马
十日后再想破敌,只恐难矣!
新城弹丸之地
尽在我掌握之中
歇兵十日,又有何妨?
岂不闻孙子曰:
不战而屈人之兵
善之善者也
太傅,我军与敌相峙新城
旷日持久,天气炎热
甲兵多病
倘若再拖延时日
只恐粮草不济,军心散乱哪!
将军病势沉重
回帐歇息去吧!
太傅,末将病痛事小
伐魏成败事大!
末将丁奉讨令攻城!
吾意已决
有敢再言战者,斩!
太傅
太傅
快点
快,这边
快点
快快,这边
太傅,魏兵已将新城修补完毕
张特在城上大骂
骂什么?
说城中尚有半年粮草,岂肯降
岂肯降吴狗
张特小儿,安敢欺我
将使者斩首示众 传令
攻城
站住
何人阻路
太傅
连日天气酷热 将士,将士多染恶病
军无战心,岂可用兵
不如就此回师,伺机再讨伐中原
人多抱病,岂能
再战
太傅
太傅
丁将军病势沉重,即刻送往江东调养
传令,攻城
吴国太傅诸葛恪,刚愎自用
不听大将军丁奉劝阻,失去良机
新城一战,吴军大败而归
诸葛恪自觉羞惭,恐人议论
于是嫁祸手下
轻则发遣,重则斩首
又命心腹接替孙峻掌管御林军
跪下
行刑
将军所掌御林军已被太傅收管
日后生死荣辱
唯有听他人摆布
诸葛恪杀害公卿
必有篡逆之心
兄系天子宗室,为何
不剪除此贼?
即刻进宫,秘奏天子
闪开,天子有诏,诛杀逆贼
诸葛恪被诛杀不久,孙峻病故
其从宗弟孙郴辅政,独揽朝权
太平三年,公元258年
孙郴废吴主孙亮
拥立孙权第六子孙休为帝
改元为永安元年
孙郴受封丞相
孙氏一门五侯
掌官禁军,权势显赫
天子有旨
文武官员上寿礼品一律不受
什么?一律不受?
一律不受
是一律不受
我教汝一律不受
左将军,抬礼品到汝府,大家共享
这…
怎么?汝也不受
张布领命,丞相,请
当初我废会稽王孙亮时
众人皆劝我自立为君
我是看当今天子贤德
故而立他为帝
今日上寿,一律不受,一律不受
分明不把吾放在眼中
早晚教汝,一律不受
陛下,孙郴命中书郎孟宗
私自调一万五千兵,出屯武昌
临行时,擅自开启武库
取走大批武器
早晚必生变故,如之奈何
老将军丁奉,智略过人
能断大事,可与之商议
陛下勿忧
臣有一计,可为国除害
老将军有何良策
待到时日
陛下设宴大会群臣
诏孙郴入宫赴宴议事 居时臣子有调遣
老将军
江东安危社稷兴衰,在此一举
朕即刻起草诏书 陛下
兄长,昨夜大风不息 恐非吉兆啊
我兄弟同掌禁军,有何可惧
兄长,还是小心为是啊
也好  也好
倘有变故,你等于府中放火为号
进宫
二位将军,准备如何
禁军中将士已联络妥当
愿听将军调遣
张布将军传出话来
宫中也已准备妥当
好,待孙郴入宫后
我等直奔禁军大营
捉拿孙氏兄弟,收缴兵权
进营之后,依计而行 是
何人大胆
敢在禁军营中擂鼓聚将
奉诏检典禁军
拿来我看
请将军检视
拿来
现有天子诏书,诛灭孙氏逆贼
余者一律不究
愿听丁将军调遣
将孙氏兄弟拿下
汝等要造反吗
逆贼孙郴何在
奉诏擒拿反贼孙郴
陛下,张布造反,速速拿下
陛下,速擒逆贼
陛下,速斩张布
住手
反贼张布
放下宝剑
丁奉站住
请驾出宫
命从人让开去路
让路
陛下出宫,可需传唤车辇
就烦丁老将军前往传唤
准备车辇
圣驾出宫
陛下,快上车辇,快
快上
陛下受惊,臣之罪也
老将军为国除奸
功高盖世
陛下 丁将军
陛下,孙氏兄弟俱以擒获
请陛下发落
陛下,留孙郴一命吧
甘愿去做苦役
来呀,将孙氏兄弟殿前斩首
夷灭三族
是,带走
恭请陛下升殿 恭请陛下升殿
好,就依众卿
升殿
自吴主孙权病逝后
吴国朝中连遭变乱
幸有老臣丁奉辅佐
吴国得以安定
蜀汉延熙十六年,公元253年秋
西蜀大将姜维,为继诸葛武侯之遗志
匡扶汉室
以魏国降将夏候霸为向导
起兵二十万,北伐中原
曹氏政权以尽归司马氏兄弟
只是不知此二人是否有 吞天吐地之志
纳四海八荒之心
司马氏兄弟方圆篡逆
国势混乱
恐一时还无暇及外
但魏国新有二人
若使其统领兵马
实为吴蜀之大患
此二人是谁
一人现为秘书郎,姓钟名会,字士季
钟会?
此人自幼聪明,胆量过人
七岁时,与其兄随父上朝
其兄心中惶惧,汗出如浆
帝问曰“卿何以出汗”
对曰
“战战栗栗,汗出如浆”
帝问 钟会何以不出汗
钟会对曰
“战战栗栗,汗不敢出”
帝独奇之
年稍长,喜读兵书
深明韬略
司马懿视为奇才
另一人现为掾吏 姓邓名艾,字士载
邓艾
此人幼年丧父,素有大志
但见高山大泽
便谋划何处可以屯兵
何处可以积粮
何处可以埋伏,人皆笑之
唯有司马懿视为奇才
逐令其参赞军机
此二人深可畏也
众爱卿,今有西蜀姜维
连接羌兵犯我雍州境地
请大将军调拨军马,抗击蜀军
西蜀姜屡次犯竟
今又在逆贼曹爽的亲族 夏侯霸引导下
犯我雍州境地
不知哪位将军敢于领兵 迎战姜维
微臣愿望
辅国将军徐质 英勇过人可为前部先锋
司马昭为大都督 统领人马前往陇西拒敌
好,下诏出兵
都督
启禀都督,蜀军在铁笼山后
用木牛留马搬运粮草
日夜不停,往来不断
恐姜维等不至羌军到来 就要撤回汉中
这是为何?
昔日战胜蜀军皆因断其粮草
如今蜀军又在铁笼山后运粮
魏兵来,快逃
另拨一半军马押运粮草返回大营 我速率一半人马前往后山
是 随我杀奔后山
将军,前面车障堵塞道路
即刻下马,拆除车障 是
速速撤军,撤军
徐质
还不下马受降
将军,劫粮敌军均以拿获
就令我军将士换了魏军衣甲旗号
烦劳将军前往魏营
诈开寨门,从中起事
我自引大军随后接应
快,快换衣甲
快快,快快
快换衣甲,快
快点,快点
快点
快点,快点
快点,快点
站住,站住
什么人?
徐将军得胜回营
夺来木牛流马,粮草淄重 快开寨门
好 等着我们,开寨门
启禀将军 徐将军俘获无数木牛流马
得胜回营
姜维又败一招啊
都督快上马
都督
都督,西蜀廖化引大军杀来
速奔小路,快
都督,姜维领兵守在小路
我命休矣
都督,前面就是铁笼山,可暂避一时
上山,快上山
快上山
传令,弓弩手把住上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