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阳光之下》第12集刀尖被杀陈警官死因成谜The Confidence EP12【芒果TV青春剧场】

Channel: 芒果TV青春剧场 MGTV Drama
怎麼樣
明白了嗎
明白了
去那邊再看看
咱們去那邊
那個上邊看一眼
那邊也得排查一下
看有沒有什麼發現
再仔細點啊好的
你那邊怎麼樣啊
沒什麼發現
就這樣快去吧
好的
肖隊肖隊
走吧
來嘍
我就是想跟大家
湊個熱鬧
不知道你們介不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
封先生您
您您
我不抽煙謝謝
沒事槍哥
封先生不介意別人抽煙
您不介意
封先生
您您喝酒
一直聽小武說
槍哥槍哥的
終於有機會見面了
來喝酒
來來來
敬封先生
來嚐嚐
好久沒做了
手藝有點生疏
封先生的筷子呢
小武小武
好嘞
嚐嚐
您先來您先來
你今天不用值夜班啊
瀅瀅
我覺得我們
需要好好聊聊
聊什麼呀
這麼嚴肅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是我跟你說的那樣啊
你懷疑
封瀟聲是申世傑假扮的
懷疑他在
公安局裡有同夥
所以
特地避開了市公安局
去省裡檢舉他們對嗎
結果證明
你的猜測是錯誤的
封瀟聲
根本就不是申世傑
他們在公安局裡
也沒有同夥
是嗎
那你為什麼
不再早一點告訴我
因為
我怕你阻止我
我怕你覺得我是個瘋子
現在事實證明
我就是個瘋子
我可能精神
真的出了一點問題
我我可能真的瘋了
我我可能真的
對不起對不起
對不起
是我不好
沒事沒事了
你精神上沒有問題
你一點都沒瘋
對不起
是我做得不夠好
對不起跟你沒關係
對不起
沒事了啊
封先生
我先喝你隨意
我先乾
幹乾了
幹幹幹喝喝喝
好好
再來一個再來一個
再來一個再來一個
來來來再來一個
差不多了差不多了
我有點事先走了
今天很高興
先走了
封先生
走好啊封先生
走好啊封先生
肖隊
抓到曹亮了
我又沒犯法
你們憑什麼抓我呀
那真是我女朋友
我們兩廂情願的
在床上被抓的
正跟女人鬼混呢
屋子裡
還搜出來五十萬現金
要不你問我
她手機號和微信號
連她支付寶綁定的
都是我的銀行卡
沒問你這個
那我也沒犯別的事啊
說說
你跟張志高的事吧
什什麼張志高啊
我跟他做什麼事了
你說你跟他做什麼事了
漁村大院裡那錢呢
運哪兒去了
什什麼錢
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我這兩天歇班
陪女朋友呢
我沒去會所
我沒見著刀尖
我不跟你多廢話
刀尖已經被殺了
你覺得他們會不會
放過你呢
錢真不是我搶的
是刀尖
他想逃命跑路
就一不做二不休
把這錢搶了
他給我分了五十萬
讓我躲起來
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我說的都是真的
接著說吧
大鐘
馬上去調張志高
最近兩個月
所有的通話記錄
尤其是老陳
去後前後兩天
看看他跟哪些電話號碼
聯繫過
一個個地查
好我知道了馬上去
張鵬
你再去排查一遍
申世傑所有的社會關係
以前就查過
申世傑他是個孤兒
除了幾個狐朋狗友
幾乎沒怎麼
跟其他人有來往
再去查一遍仔細地查
任何犄角旮旯
都不能放過
明白
了解申世傑的一切
手裡還有刀尖的把柄
能逼他去殺警察
到底是誰呢
誰啊
嫂子小武
誰啊
小武
嫂子
這咋又喝成這熊樣
又喝了
整天到晚喝
咋又喝酒啊
哪那麼多廢話呀
我跟你說啊
小武
小武
家人就得有個家人的樣
明白嗎
這點你以後
得跟你槍哥學習
學習
你還杵在這兒乾嗎呢
沏茶去
還聊什麼聊
趕快洗洗睡覺
對對對
嫂子您千萬別氣著
槍哥時間不早了
我得撤咱改天再聊
別打擾你們休息
晚什麼晚
這才幾點啊這
三點
不是
我支使不動你了嗎
沏茶去
嫂子別氣了啊
別生氣啊
別跟槍哥一般見識
槍哥早點休息
別惹
我我撤了太晚了
你給我回來回來回來
坐下坐下
小武
別怪槍哥手狠
哥那是在救你
救我
救你
你你琢磨琢磨
對啊
是救我
您這一下
幫我洗清嫌疑嘛
苦肉計
要不說你小子腦瓜活呢
一點就透
槍哥調教得好
明白就行
不驕傲不許驕傲
記住了
我跟你說啊
刀尖這事
刀尖這小子
心黑手狠膽還大
不過你往後看
就沖他做了這麼多
缺德的事
他不會有好下場的
不不會有好下場的
我那會兒跟你說
讓你跟刀尖
保持一定的距離
走近了沒好對不對
不過還好你小子命好
入了封先生的眼
那封先生可不是正常人
是是正常人
不是常人
對對對不是常人
砸完了
想撒氣到我這兒來了
怎麼不去找你那些
小狐狸精啊
她們多好啊
一個個知冷知熱的
把銳馳叫回來
給銳馳打電話
讓他趕緊回來
那讓銳馳回來
也得跟大哥說呀
銳馳說了
是大哥不讓他回來的
那就別告訴大哥
讓銳馳直接飛回來
怎麼了為什麼呀
說了你也不明白
讓你打你就打
那大哥又不聾又不瞎的
銳馳回來
他能不知道嗎
你就說
我把你給打了
要跟你離婚
你瘋了吧你
你就這麼直不愣登地
給我說出來了
是不是
你就不怕我給你的水里
放上耗子藥
我就我就
就是幫你找個藉口
打個比方它不是真的
那銳馳再不回來
我真可能什麼都沒了
那我真變成窮光蛋
你還跟我過嗎
到時候別說我提出離婚
你就先提出來了
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之前不是說
要到年底才回來嗎
我太想你了
想你想得都睡不著覺
所以買一張機票
就回來了唄
我才不信
騙鬼呢
愛信不信
我再強調一次啊
這個論壇是國際性的
影響非同小可
你們在那裡代表的
不僅僅是南大
代表的是市裡面
是咱們省
咱們國家
絕對不能出任何紕漏
尤其是帶隊去的老師
你們要負起責任來
誰的學生出了問題
我就找誰
您好
您是餘澄波的媽媽吧
你是柯老師嗎
我怎麼問他他都不說
問急了
他就把自己關到小屋裡
誰都不見
我們家澄澄
從來不惹是生非的
怎麼會被別人打成
那個樣子啊
柯老師
我不是想來
找學校麻煩的
我就是想知道
我們家孩子
到底遇到什麼事了
餘媽媽你先別著急
咱坐這兒說
這件事
一定會給您一個交代的
對了
餘媽媽
這些錢
是同學們
給餘澄波的捐款
您收好
不不不
我不是來要錢的
這錢我不能要
您收下吧
都是同學們的心意
餘澄波現在的情形
可能需要心理干預
如果您找不到好的醫生
我來推薦費用我出
學校的事情
您不用擔心了
我先幫他把病假請了
看看他的情況
如果還不行的話
暫時休學半年
都是我這個老師不好
沒照顧好學生
您回去以後
把銀行賬號發我一個
餘澄波的獎學金
要下來了
回頭我轉給您
獎獎學金
什麼獎學金啊
是一個教育基金
專門獎勵優秀的學生
我給餘澄波申請了一個
謝謝你柯老師
張志高有兩個電話號碼
通話記錄非常多
其中呢
大部分都是
去他會所的客人
我們一一排查過了
絕大部分是能打通的
但是呢有三個關機
兩個空號
還有幾個是那種
推銷電話
不過這裡面呢
有三個電話特別地可疑
是那種虛擬的電話號碼
每個電話
使用了一周左右的時間
就再也不使用了
就這個人了
陳頭出事的那段時間呢
張志高
和這三個電話
裡面的第二個
聯繫得特別頻繁
張志高手機
一直沒找到是嗎
沒有
你那邊什麼情況
我把申世傑的資料
都查了一遍
他初中沒畢業就混街頭
後來被封猛網羅到手下
憑著頭腦靈活
心狠手辣
而得到封猛的青睞
成為其手下頭號打手
和他走得近的
只有三個人
瘦狗老壺和刀尖
外號老油槍的
只負責賭場的放貸任務
和申世傑
只能算說是認識
並沒有深交
再沒其他社會關係了
他是個孤兒
從小在福利院里長大
什麼親友都沒有
他一死
幾乎沒人再惦記他
你這都畫的
什麼玩意兒啊
反正差不多就這樣吧
平時看著跟個吊墜似的
就不知道摁了哪兒
就能出來
特別鋒利個尖兒
上回就那兒
差點把我脖子給捅了
經你這麼一說
你畫的這東西
跟殺死老壺的凶器
倒基本吻合
再加上他離開的時間
你說封瀟聲這麼有錢
身價百億
他怎麼會在乎
這麼點錢呢
以他的身份
為什麼要親自動手
而不通知二叔
還有
這又是毀容又是剁手的
多大仇多大怨哪
不對
肖隊
我總覺得封瀟聲
他們這些人
都挺複雜的
怎麼講
我也說不清楚
你就說
封瀟聲跟那叫
柯小文的女人吧
你說他們倆
是什麼關係呢
我是眼睜睜看著
他快把她掐死了
我才衝上去的
結果呢
這倆人就當
什麼事都沒發生
你說他們倆這是
什麼人物關係啊
還有啊
你說像封瀟聲這種
有錢的大老闆
按理來說
一般都是文縐縐的
對吧
咱這位可好
平時言談舉止眼神
那就跟電影裡的
職業殺手似的
真的
就連刀尖都怕他
那比怕二叔嚴重多了
見了他跟見鬼似的
你這就讓人覺得
那你的感覺呢
我最近這段時間
跟他接觸
就覺得他
不像表面上那個人
這麼說吧
我覺得他不是他自己
對了肖隊
那阿坤呢找著了嗎
去找了
人沒了
還有那個肉粽店的老闆
也消失了
消失了
這絕對不是巧合
他之前那個房東
一直在外地出差
有一天接到
這個店老闆的電話
說老家有事情
不干了
連預付的半年押金
都沒提要不要
後來他這個
房東出差回來了
再給他打電話
人就找不到了
我也派人到他老家
去調查過
這一家人
根本就沒回過老家
這店開得好好的
說失踪就失踪了
一個開肉粽店的
這八竿子打不著吧
你不說他之前
見過申世傑嗎
對啊
你都能想到
讓我去調查這個店老闆
他們為什麼想不到
把他給嚇走呢
當然
希望僅僅是嚇走而已
不過目前
還沒有遇害的跡象
就是因為見過申世傑
所以就被嚇跑是嗎
不是什麼年代了
老陳之前
一直在調查
申世傑的案子
所以說被害了
這個肉粽店的老闆
也因為之前認識申世傑
所以說也突然間消失了
這個死去的申世傑
身上到底還有多少秘密
得值得讓這些人
這麼費心勞力地
去清除他之前
留下的痕跡
不是
這都是些什麼畜生
你們做警察的
就不能管管嗎
你說說
我們怎麼管
很簡單啊
申世傑刀尖
都是二叔的手下
他們殺了人
肯定跟二叔有關
把二叔抓過來審啊
實在不行
把封瀟聲也抓過來
全部抓起來
一審不就什麼都清楚了
抓人簡單呀
可你有證據嗎
不是
證據比人命還重要嗎
陳叔的死
肯定就是這幫人幹的
還要出多少事
你們才肯抓人啊
死在他們手裡的
每一條人命
先不管是好人還是壞人
都是對社會公義
和人民警察的
挑釁和侮辱
我恨不能
親手把這些人渣
都給斃掉
可我能嗎
槍就在這兒
你只要輕輕一扣
是個人都得死
可法律會問你
憑什麼
證據是什麼呀
證據就是告訴世人
他們是邪惡的
我們是正義的
證據就是讓人們知道
老陳他是英雄
是跟邪惡做鬥爭的時候
英勇犧牲的
證據就是
你我還有警察
為之奮鬥的原因
懂嗎
懂了
我現在去找證據
回來
小武
你現在面對的是一群
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跟一群老虎
和惡狼差不了多少
隨時都有可能發生意外
所以你要小心再小心
要是哪天你不想乾了
或者是
你覺著危險了
隨時都可以撤出
千萬不要勉強
肖隊
我現在特別清楚
我自己在幹嗎
再見了您哪
你覺著這小子怎麼樣
我看還行啊
好謝謝
柯老師回來了
有事你問她吧
找你的
好謝謝啊
你是
柯老師
我是咱們經管學院
國際金融系的大一新生
我叫陳禾苗
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就是想問您
您知道餘澄波在哪兒嗎
我找他找了好久
電話也不接
問了他宿舍同學
說也不知道什麼情況
他請病假回家了
這樣啊
老師
那您知道他們家的地址
和聯繫方式嗎
我借了他幾本書
我還沒還給他呢
他老家在外地
要不這樣吧
書你先收著
等他回來了
你再拿給他好嗎
他會回來嗎
他會的
你們自己說說
我養你們有什麼用
錢錢看不住
人人找不著
你們自己說說
我養你們有什麼用
吃屎啊
二叔
南洲那麼大
藏個人
我們去哪裡找啊
你還頂嘴是不是你
二叔二叔
您別生氣您別生氣
您別跟個傻子一般見識
怪我怪我二叔
受傷
確實找不著
二叔
怎麼了
馳少
槍哥
這兩年不見
您怎麼胖成這樣啊
沒少黑我爸錢吧
您瞧您這怎麼話說的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這不剛回來
就給您請安來了嘛
你們哥幾個
誰又惹我爸生氣了
沒有沒有
這沒你事
你先回家去吧
誰啊
真的
不這消息沒錯吧
老老弟
麻煩你再幫我打聽打聽
行行
我知道了
怎麼了爸
刀尖死了
刀尖死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這人死了錢呢
我的錢哪兒去了
不好意思啊
剛才開會
那時候沒法接電話
你說
好好好
要我說那點錢不至於
還特地大老遠地
把我從國外騙回來
害得我現在
都沒辦法跟大伯交代了
你跟他交代個啥啊
他們爺倆早就想
把咱們甩開了
那他們吵架的時候
就把你叫回來了
幹完活又一竿子支老遠
對不對
那公司的活兒
還還阿聲把持著
什麼時候信過咱們呀
那早年間
那阿聲見我還還
二叔二叔叫得挺親熱
現在連影都不見了
這還有良心嗎
他們也不想想
這要不是我在前頭
給他們打打殺殺的
他們爺倆早就被人
剁成這餃子餡了他們都
你誤會大伯了
這些年公司的錢
大都是從我手上經手的
他們根本就
沒有防著咱們
從你那兒經手
那進你賬戶了嗎
你能取出來隨便花嗎
那那我怎麼能花啊
那不還是白使喚嗎
爸你這話
你別聽不進去
我跟你說啊
別看你老子我
小學二年級都沒畢業
但是我不傻
他們爺倆一直防著咱們
早就想把咱們給甩了
你知道嗎
你看看什麼呢
那手機比你爹還親呢
這不您兒子
人緣比較好嗎
知道我從國外回來了
現在都排著隊約我吃飯
約約約吃死你得了
你那幫狐朋狗友
沒一個好東西
也怪那親朋好友
都都高看人阿聲一眼
人家事做到那兒了
你再瞧瞧你
整天除了
吃喝玩樂泡女人
你還會什麼
浪費我的錢
劉局肖隊
我們言歸正傳吧
今天借你們這個寶地
是要跟你們
通報一下情況
最近封家的情況有變
封銳馳
今天上午抵達了南洲
他和封瀟聲
先後出國求學
封瀟聲學成之後回國
而他卻加入了外國國籍
長居海外
多年來
他並沒有什麼
正式的職業
表面上看起來是
一個花花公子二世祖
但實際上並非如此
這是他們在海外的
投資線路圖
大家看一看吧
我們對封家的海外投資
進行了監控
發現他們通過投資
轉移了大筆的資產
而這些投資的款項
都通過非常複雜的渠道
最後匯集到了
開曼群島的一個
神秘的賬戶上
而封銳馳這兩年
經常到這個地方來潛水
最近一周
我們的調查員發現
封猛的手下
在南洲以及周邊地區
也都進行了清盤
匯集了至少有
四五千萬的現金
我們為了跟踪
這筆錢的去處
並沒有進行攔截
但是後來
這筆錢並沒有出境
而是神秘地消失了
封銳馳常年待在國外
這次突然回來
一定和他們家
這些錢有關
但是他們急於
轉移這麼多現金
是為什麼呢
劉局啊
你們有什麼線索嗎
同斌
說說你這邊的情況
封猛的得力干將
張志高剛剛被殺
應該是跟李組長
說的這筆現金有關
我正在調查
目前還沒有線索
李組長放心
肖隊這邊的調查
只要有進展
會立刻和您聯繫的
你剛才
是不是還藏著什麼話呢
老陳的死因已經查明了
就是張志高所為
張志高和老陳
有直接的利害關係嗎
您真是一針見血
應該沒有
所以說張志高的死
應該跟這點有什麼關聯
下一步呢
下一步我們打算
再主動出擊一下
故意打草驚蛇
讓他們內部也亂一亂
好讓我們的人
盡快打入他們的核心圈
封瀟聲到底
是不是申世傑
這個調查還要抓緊一點
劉局您就放心吧
這一切都在
我們的掌控之中
您今年仍是組委會的
重點邀請嘉賓
而且還會有雜誌
對您進行專訪
你剛才說什麼
我是說
您今年仍是組委會的
重點邀請嘉賓
而且還會有雜誌
對您進行專訪
就說我病了
董事長
這能推的我都推了
而且這個論壇很重要
您跟賈西亞先生
又是多年的好友
這不去不好吧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董事長
你心情不好的時候
都喜歡幹什麼
我們這種人
也就跟兄弟們
喝酒吹牛唄
聽你的我們喝酒去
董事長
您那兒不是
有好多會呢嗎
你剛才叫我什麼
董事長啊
對啊
讓他們等著呀
謝謝
在其位的那個明阿公
細聽我來言哪
惹著二叔了
是我們沒有用
誰有用
刀尖啊還是申世傑啊
在二叔那兒
越有用死得越快
來喝
喝你幹啥呢
小武
封先生
去把柯小姐接過來
明白
小武這孩子
看著油嘴滑舌的
可是心裡實在啊
當初要不是刀尖逼著急
我還真捨不得
把他借出去
刀尖逼著
什麼意思
說說
封封先生
您不是外人
我就不瞞著您了
小武這倒霉孩子呀
他撞見過刀尖
殺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