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Zero to Hero
【Eng Sub】非处方青春EP 10 | Youth Unprescribed (2020) (主演宋楠惜,马浩东,袁雨萱,刘哲珲,王润泽)

Channel: 优优青春剧场——YoYo Fun Station
在距离新的一天
还有十秒钟的倒计时之际
我对着神圣的舞台面光 脚光
追光和轮廓光发誓
我伍玥一定要做高教授的
第一个女学生
现在能让这个戏精
立刻现在马上从我眼前消失
伍玥
伍玥 你丫许愿许上瘾了是吧
如果不是你逮着这个事
说个不停
你也不会遭这个报应
我好歹就是逞个口舌之快
你这简直就是人身伤害
这件事不如就让它过去吧
来不及了
过不去了
七星 这么紧张的时候
你就别故弄玄虚了吧
我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
但是没有想到
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现在的氛围
已经不需要你再渲染了
直接进入主题吧
咱们礼堂东南角有一栋楼
解剖楼
解剖楼的传说你们都知道吧
根据我的了解
解剖楼的顶楼
有一间被锁上的屋子
那个房间从来都不让学生进去
而且里面有什么谁也不知道
而且更玄的是什么你们知道吗
两年前新来了一个保安
在巡逻的时候
突然听见房间里面有异响
他就出于好奇慢慢靠近那间屋子
结果从那个门缝底下
断断续续的出现了红光
突然
那个锁眼咔哒一声
门缓缓地被打开了
但是小保安只看到了一双腿
他刚想拿手电筒往上照
看清楚到底是谁的时候
里面的人突然伸出来一只手
一把抓了过去
听说后来直到下班的时候
才有人在员工宿舍
发现了昏睡不醒的小保安
而且你们知道他睡醒以后
第一句话是什么吗
我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也别问我
可是
你说的这些跟我们的礼堂停电
有什么关系吗
你还觉得这是单纯的礼堂断电吗
医学院的学生
多多少少对解剖楼都有点忌惮的吧
你说谁敢深更半夜的靠近解剖楼啊
咱们这么晚了还在这儿排练
那是会打扰到人家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
是咱们隔壁的
好朋友把电给停了
你这么一说
我倒是想起来
《法医实录》里也有类似的案件
只不过这种东西出来之前
都会有些前兆或者痕迹什么的
这一点动静也没有啊
什么声音
肯定是他们听见了
咱们赶紧撤吧
我宣布啊取消半夜排练的计划
文韬 礼堂晚上七点之后
把前后门都关好啊
解散吧
走走走
走走走
不行 我得摆个阵
够了 你能力已经超出范围了
走吧走吧
不行不行
你也觉得是不是
大吓人了
真有这么邪乎的事啊
那当然
咱们学校礼堂肯定已经沦陷了
我就说我们班话剧社的同学
怎么论文分都不高呢
厄运已经缠上我们了
还有啊
这额头上一晚上起了这么一个痘
这种推论不成立吧
目前为止在我身上
就还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啊
我要闭关了 你们自己小心
雨时 大禹在楼下
让你下去一趟
厄运果然缠上了我们
哪个是祛痘的呀
雨时
这个给你
这可不是普通的水晶球
你看啊
它能亮
在没有我的夜里
有了它你就不会害怕了
谢谢你的好意
但是我觉得我有这个就够了
要是没什么事
我先回去了
雨时
裙子挺好看的
谢谢
文静啊
施洁师姐 你在忙吗
等一下
你 接下来的事情
你应该不太想看到
你先闭眼吧
好了
文静
什么事
是这样的 师姐
我让我宿舍的同学
试了我们的这个凝胶
可是她们才用了一天
脸上就长了痘痘
我在想是不是我们的乳液成分
有了问题
需不需要做进一步的研究
不应该呀
也许是你同学的肤质
可能不太适合咱们的乳液
我敢保证
这个乳液的成分是
绝对没有问题的
那我们针对起痘这个问题
应该怎么解决呢
起痘
这样吧 晚点你到我宿舍来
我们来一起研究一下祛痘凝胶
快点儿
快喝了 驱魔辟邪的
赶紧的吧
我那边等着开黑呢
你就一个人来查不就行了吗
还非得拽上我
我偶像说了
临走前交代我要好好带带你
拿着
穿上吧
为什么是我穿
你一个凡夫俗子哪儿那么多废话
穿上
你今天最重要的任务
就是要好好地跟紧我 保护我
不论出现任何的事情
你都不能比我先逃跑
晓得吗
完了 手电忘带了
我们先走吧
你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
每次都拿拳头打招呼
谁让你每次都在我背后出现
你打算用肉眼来找出故障的源头
你再这么看下去
视网膜内的感光色素
会被迅速分解
三分钟之后
你就会因为礼堂突然断电
眼前一黑 突发一次过性失明
你确定十二点一过就会断电
还有大门上了锁
你是怎么进来的
管钥匙那个人跟我一个宿舍
你呢
不会是走道具室的窗户吧
我明确告诉你
礼堂断电这个事我会自己查清楚
不劳你这儿添乱
干嘛
左眼已经有点散瞳了
如果你还是决定
自己单枪匹马行动的话
那么只有一种结果
因为眼部剧痛难忍
倒在这漆黑的礼堂
你就只能幻想在最后一刻
能有个超级英雄来救你
就算是这样
这个英雄也不会是你
你还有七秒钟的考虑时间
合不合作
七百秒也只有一个答案
谢谢
看来某些人
是要脱去预言家的外衣了
怎么个合作法
要我跟你合作也可以
但你得先告诉我
我妈临走那天
到底给你塞了什么东西
你过来 站这儿
你看我手势
待会儿我一拉门
举起照妖镜那一瞬间
你就冲进去跟我打配合
懂吗
照妖镜
做好冲锋准备
准备 三 二
哦 对了
你这节奏带的
我差点把腰给闪着
你妈那天临走的时候
塞给我的是她破灭的希望
准备吧
准备啊
不要啊 你就放过我吧
朱老师
这儿
顺着它走
看来一切都是因为这大家伙
这也意味着我们的合作
将陷入比较复杂的境地
工具我倒是带着
但是我们必须要去跟工头确认一下
是否可以暂停供电
以供我们检修
还要搞清楚电压 电路构造
这些基本的参数
这样我才好知道
该去购买什么原料
还是因为礼堂那电路的问题
你说
我们是不是应该去买份保险
喂 李师傅
行 我们在礼堂等你
师傅
我觉着吧
就算把学过的物理知识倒背下来
也捋不顺电箱里那些复杂的线路呀
所以这合作的第一步
就是应该打给学校的电工师傅
你觉得呢
我 当然知道
我只是提前准备好B计划而已
我就知道
情况比我想得还要严重
朱老师很可能
是被里边什么东西给控制住了
那我们还冲锋吗
让我想想
还冲吗
等等我
七星 你没事吧
我扶你扶你 走走走
你没事吧
进去
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好像没动静了 应该没事了
接下来怎么办
任务取消
好了 修好了
谢谢师傅 这么晚麻烦你了
没事 行
那我也先走了
明天可以通知社长照常排练了
铜丝 电笔
证明了我的B计划绝对可行
你跟着我干吗
B计划的最后一项
送我的合作伙伴回宿舍
毕竟都这么晚了
本来就顺路
还要找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宿舍铁门
夜归
不会还要翻墙吧
省点心吧
借这头盔的时候
我早就跟值班保安打过招呼了
绝对不会再有被关小黑屋
和误传八卦的事发生了
绝对不可能
那真是太好了
慢点
不是吧
你们俩
偶遇
我是去操场夜跑
我去操场找电工
我去收床单
我带罗盘采月去了
那今天的事
谁都不会说
什么也没看见
同意
大禹
大禹
大禹
那个社长说今晚恢复排练了
大禹
韬啊
我刚梦见你跟我说
今天晚上话剧社恢复排练
真是天助我也
这样的话
那我排练结束以后
送我女神回寝室的任务
又可以提上日程了
感谢灯神
他俩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知道
我昨天是什么时候离开解剖楼的
七星同学 你问这个干什么
顶楼 深夜
您难道没有经历点什么吗
今天是周三
这很明显
你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
你穿的还是代表周二的绿格子衬衫
原来昨天是你啊
朱老师
说说吧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作为你的老同学
大学期间的班长
我觉得我还是有义务来拯救你的
老杨 你不要那么严肃嘛
我连续两个晚上来找你
就是想跟你聊聊
关于高教授讲公开课的事情
你却一直在这儿捣鼓你的萤火虫
你知不知道
我还准备了一篇前沿论文
要呈给高教授检阅
你这样会耽误多少事情
老杨
你又上纲上线了
我们几个老师
只是有点自己的小爱好罢了嘛
等等
几个老师
小爱好
你们
七星同学 你别误会
主要这事我们都商量好的
谁也不能说的
你不说也行啊
你要是不说呢
那我就去
药学的宋教授你知道吧
还有影像学的林主任
我们三个有个小传统
都喜欢研究点自己领域以外的知识
尤其喜欢身体力行的实践一番
两年前呢
我们跟教务处申请下来
解剖楼顶楼的那个实验室
为的呢
就是方便我们做实验
那什么实验需要偷偷做呀
这怎么能说是偷着做呢
我们只是不想占用工作时间
就拿宋教授来说吧
他当年为了研究羧甲基淀粉钠
这种药用辅料的取代度高低
对不溶性药物崩解效果的影响
三天三夜没睡觉的
用有机溶液法生产了少量的
朱老师 你还是
继续讲昨天晚上的事吧
昨天晚上
我气就气在
你宁愿在这儿鼓捣这些有的没的
也不愿帮我想想
高教授的讲座应该怎么弄
这事简单啊
我们班伍玥同学
就是高教授的头号粉丝
安排讲座事宜的事情
完全可以交给她去做
你又在推卸责任给别人
那你想怎样
先办我的事
剩下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
不对啊
那坊间传闻说那个神秘屋
老是会发出五颜六色的光
那是怎么回事
你傻呀
人家分子与分子之间的碰撞
你还不允许人家擦出点小火花呀
那曾经有一个小保安
进去了就再也没出来过
那又是怎么回事
小保安
那事啊
影像学林主任在拆B超仪的时候
被新来的小保安抓了个正着
为了让他保守秘密呢
就给他喝了点
伽马射线照射过的红星二锅头
这酒我们业内称为百年陈酿
我真希望我从来都没有来问过你
七星同学
老师只能告诉你一句话
信则有 不信则无
小星星
怎么了 朱老师
这件事仅限咱俩知道
听后即焚
师姐 还有
易拉宝要一个大号的
上面就写着
心胸外科一把刀高益生教授
做客东南医科大学
传授多年的讲授经验
还有讲座的时间和地点
横幅还要一条
上面就写着
欢迎高益生教授莅临指导
传单要印个五百份
然后将高教授的头像印在正中间
等等等等等 你慢点说
我已经难掩心中的激动之情
根本慢不下来了
我希望时间走得快一点
巴不得下一秒就是讲座当天
时间马上快到了
哥们儿
你那讲座筹备得怎么样了
我可友情提示你啊
这是你成为高教授的
第一个女人的第一步
大禹 请注意一下你的措辞
你这个反应过于强烈了
那你是让我注意
高教授的第一个女人呢
还是高教授的第一个女人呢
我懒得理你
倒计时
十九八
我怎么有一种大家一起跨年的感觉
五四三二一
好 今天好朋友们都放假
咱们也回去吧
走了走了
把那蜡烛吹了
把蜡烛吹一下
雨时 我送你回去吧
虽然这个灵异事件已经过去了
但是保护你的安全
是我身为护花使者永远的职责
七星
要不你再跟我说说解剖楼的故事吧
走吧
有故事 我也要听
看来孙阿姨说得对
合作比对立更有效
好 暂且同意一次
那我先去拉闸
怎么办 跑啊
文静 快下雨了
这么晚了你叫我出来什么事
班长 我有一些事情想要问你
是关于成功者协会的
这段时间我觉得
施洁师姐对成功者协会的定义
有一些偏差 所以
你能说具体点吗
文韬
身为班干部
半夜私约良家小妹妹
容易影响仕途
你说什么呢
我先回去了
顺便提一嘴
文静 你今天的风格
和之前不太一样
我觉得之前那个比较适合你
大禹 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吗
文静
没开玩笑啊
你先走吧
你现在能站起来吗
你现在能走吗
走 去急诊
去急诊丢人和截肢
我选后者
你快走吧
虽然我只是个医学生
但医者仁心这四个字
我还是懂的吧
行 你不去急诊可以
那你告诉我什么地方
可以处理一下你的伤
我现在初步判断
你手上只是个外伤
脚踝比较严重
软组织挫伤算是轻的
一个将要上手术台的人
手上留疤加脚底站不稳这一套组合
足以成为阻碍了吧
有时候
是真的很讨厌这个家伙
冰山脸 死脑筋 差脾气
倔强起来简直是个
不折不扣的人形刺猬
可是我还是没法丢下他不管
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是同班同学
因为
他也好奇礼堂停电的原因
又或者是因为今晚
天上好看的月亮
我不知道
为什么总在这样的时刻
碰到这个明明是
志不同道不合的家伙
如果有天真的有幸站在手术台前
不知道我们是否还会记得
这样一个好气又好笑的夜晚
大哥
面子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治病要紧啊
就算你家再乱
我也不会笑话你的
这么久 你家是有多乱啊
我家没人 你可以正常说话
换鞋吗
换啊
有必要挂这么多钟吗
我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
作为一名医生
时间观念最重要
从小
你是说从小你爸妈就想让你当医生
我讲时间的故事呢
就是想告诉你
在你说这些问题的时候
我的伤口
也同时朝着化脓的方向发展
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帮我包扎
你放心 我入学前的暑假
我就已经学过什么包扎 环形
螺旋 转折
甚至八字包扎法我都学过
小心小心
你家有酒精棉吗
那儿
你家有冰袋吗
喂 你家有冰袋吗
有 有 在冰箱里
家里还备着医用冰袋
你挺专业的吗
伍医生 你也很专业
我知道 谢谢
脚拿上来
小心小心
不是 你也好歹把我的脚踝包一下
再垫冰袋吧
不然我直接局部冻伤
神经坏死
就可以彻底告别
医生这个职业了吧
不好意思啊
你经历过“短暂性失明”吗?
你是否有过这样的体验
当从一个很明亮的地方
突然移动到黑暗处时
会忽然什么也看不见
要过一会儿才能恢复过来
这是为什么呢
从视觉的形成原理来说
是瞳孔适应光线强度的突然变化
需要一定的时间
这就导致进入
眼球的光线不足以在视网膜上
形成清晰影像
我们就会看不清楚东西
甚至刚进入暗处的一瞬间
还会看到一抹白光
别担心
这样的短暂性失明是正常现象
至于恢复视觉的时间长短
一般来说
女性眼睛的调节能力强于男性
此外
不同职业也会对视力造成不同的影响
今天就先讲到这儿吧
后会有期